第四卷 - 第3138章

所属目录:第四卷      发布时间 : 2018/11/8
    发了疯的“老板埃文”,爆发出了极为强悍的战力。

    下手非常刁钻狠毒,速度飞快,并且,专门踢向梁晨的要害部位。

    其中,以后者的下体居多。好像已经拿定了注意,不把这位神月阁排名前三的长老,踢废掉绝对不善罢甘休。

    他手上脚上的动作快了许多,嘴上也没有闲着,一直不断地试探道:“你叫什么名字?看你的武功,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我比较欣赏你的武功,如果你肯投降的话,我愿意做你的举荐人,让你加入寒冰组织。小伙子,做人要识相,谢文东这次是死定了,你是聪明人,可别一直跟他找死,我这是在帮你。”(中、英)

    他嘴上说得好听,可是手脚却根本没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反而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狠。

    如果说,刚开始,他只表现出了青铜级别的战力,那么现在,表现出来的,则是黄金级别的战力,而且,是黄金级别当中的中高位。

    如此悬殊的差别,倒是真挺让梁晨刮目相看,匪夷所思的。

    吃惊归吃惊,梁晨可不是傻子,他知道,对方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麻痹自己,让自己分心而已。

    “哼,真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哄了,开玩笑,我会那么容易听你的么?”梁晨暗忖道。

    当然,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而是摇晃着脑袋,饶有兴致地听他在说些没用的屁话。

    要瞧着攻心术不管用,这老板尤,才老实地闭上嘴巴。

    梁晨虽然平时一副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不在乎。可是,他却不敢拿自己的命根子开玩笑,也不敢不考虑。

    自己还没结婚呢,要是这一脚下去,少了什么玩意儿,那可怎么向未来的老婆或者女朋友交代啊。

    出于男人的立场,梁晨急忙抽身闪躲,错开和错开和“老板尤”的相对线。

    和对手不再一条攻击线上的他,也算是暂时躲过了这一断子绝孙的一脚。

    这一脚,躲是躲过去了,但由于退的匆忙,闪避间便已经失去了还手的资格。

    “老板尤”见一招得手,哪里肯放过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只见他踢出的脚蓦然上扬。

    前踢立时改变为攻势,撩向下体上部的肚子:“小心,我要踢你的脑袋了。”(英)

    这家伙,还真是阴损,明明要踢他肚子,说要踢他脑袋。

    当然,梁晨丝毫不为所动,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而来。

    只见“老板尤”以落地的足尖为支点,对前面闪现的肚皮就是三脚。

    “老板尤”出脚的速度极快,三脚下去,好像它们的力道也汇聚在了一起。

    梁晨本想试试他这一脚的力道,可是,没想到,脚下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身体一个踉跄,身体不稳。下一秒,被“老板尤”的大脚弹开,倒飞出起码有三米远。

    这一摔,直把他摔得七荤八素的。屁股的擦伤,身体与大地的碰撞所带来的一切疼痛,对他的战斗力影响并不大。

    唯一让他的战斗力下降迅速的,是肚子上的那三脚。三脚下去,他疼得俊俏的五官,都快扭曲到一起去了。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只感觉肚子里的肠子都好像断了似的。全身肌肉抽搐,根本就提不起半点力气。

    梁晨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咧咧嘴道:“MD,真是倒霉。”

    “呵呵,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不客气了,送你上路。”(英)老板尤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钢刀杀来。

    这个时候,正是攻杀梁晨的绝佳时机。

    趁他病,要他命,一般的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果然,“老板尤”一个抽身,如同移形换影一样,出现在梁晨面前。

    啪啪!!

    刷刷刷!

    连续两脚再三刀,齐齐轰向梁晨。

    梁晨眼睛一眯,眸中迸射出火彩一般的光芒。

    照理说,这五招是从五个不同的方向攻过去的,地上的这个家伙,应该必死无疑才对。

    不过,奇怪的是,如此迅猛的五招皆被后者接下来。

    老板尤仔细一瞧,两脚被他躲过去了,前面两刀,被他挡开,而最后一刀,距离梁晨的脑袋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差一点就把他的脑袋劈开了。

    而梁晨接住这最后一记绝命杀招的工具,居然是两根肉手指。

    “又是灵犀一指!!”

    当老板尤反应过来的时候,吃惊得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了。要知道,自己的这一刀下去,除了有一个下劈的力,还有一个惯性力,起码有五百斤以上。

    可是,他居然用两根手指头接住了,如果灵犀一指,能有这么大力量的话,那么这两根手指头,都可以拉动火车了。

    其实,灵犀一指,虽然可以徒手接刀,可那也是在一般的打斗情况下,对角度和力道都有要求。

    像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梁晨了,就连张振坤本人,都未必能接住。

    可梁晨能够接住,那是因为有别的原因——在梁晨的食指上,有一枚戒指。是这枚戒指的格挡,卸掉了大半的力。

    只不过因为手上沾染有鲜血的缘故,他没有看清楚罢了。

    梁晨咬咬牙,哼笑一阵:“有点意思,现在,该我了吧。”

    说着,一脚点在对方的肚子上,以相同的招数,将对方踢飞。

    重新站稳之后,梁晨开始开始发动暴风骤雨般的反向攻势。

    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短兵相接,以快打快,攻防间全是以硬碰硬。

    拳脚脚交接的‘噼啪’声和兵器碰撞声,不绝于耳,直看得众人翘足引颈、摒息攥拳。

    这一次,梁晨很从容,步履轻妙,间隔均匀,节奏掌握的相当好!而且是退中有守、守中有攻。

    梁晨一边挥刀窜风,一边不停的说道:“快点,快点,再快点!朝我的心脏砍,要不然,你这样是杀不死我的。太慢了,太慢了。”(英)

    其实,梁晨的外语水平不错,只不过,先前他并不想说,而且还假装听不懂。

    现在一张口,一口偏美式的英文,说得极其地道和流利。

    “老板尤”被这种嘲讽的话,气的不行。他迅速打出三刀,分袭对手的脖子,腹部,心脏。

    梁晨格挡迅速而且干净利索,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身形敏捷,移步井然有序。

    一开始,两人一直僵持不下,打得个你死我活。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梁晨开始将属于神月阁排名前三位长老所应该有的潜力发挥出来,牢牢将这位老板压制住。

    二十招过后,“老板尤”被梁晨的刀锋划开好几道血口子。又过了十几招,梁晨一拳过去,把对方的一嘴牙齿打掉了十几颗。

    “阁主,这人应该是他们挺大的一个头目,要不要留活口?”梁晨扭过头来,高声问道。

    此刻,张振坤正在和万东伟、徐治保三个人,有说有笑着什么。

    见梁晨突然发问,张振坤犹豫了一下,随后冲梁晨说了一句:“文哥这次的目的,就是要毁掉这个分部,既然如此,这人留着他干嘛,送他上路吧。”

    “好的。”梁晨打了个哈欠,随后,对“老板尤”说道:“神出东方,剑影刀光。月入四海,地老天荒。杀你的,是武部神月阁长老——梁晨。”

    老板尤,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的末日即将到来,故而吓得眼珠子突然凸起,吃吃道:“NO,NO.NO。”

    梁晨眼睛一抬,沉声说道:“这个时候求饶,已经迟了,上路吧。”

    说着,手腕翻转,钢刀在梁晨面前画出一跳美妙的弧线,也将后者的脖颈划开。

    哧!血箭自老板尤的脖子射出,他两眼翻白,仰面倒地,身子扑通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梁晨与“老板尤”的战斗,就此告一段落,以前者的胜利,后者的失败完美收场。

    二人的争斗,可谓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十分过瘾。

    而与此同时,神月阁另外一位长老——刘深磊,与另外一位老板——

    “老板埃文”的战斗,也进展的如火如荼。

    刘深磊,外号小火人,火气重,大冬天的也只需要穿两件衣服。

    常年一个大裤衩,一个大背心,一双人字拖,脖子上挂着根金项链,戴个七彩墨镜,跟刚刚到夏威夷旅游回来一样。而且,因为他年纪不大,谁也不会把他跟神月阁长老联系在一起。

    说实在的,他并不喜欢这种沙漠酷热的环境,甚至可以说讨厌。

    这不,从进入红砂沙漠到现在,他的身上,没有一块地方是干的,浑身上下大汗淋漓,跟刚刚洗完澡没有擦干一样。

    他的饮水量,也是常人的四五倍。

    要不是这次是东哥亲自带队,他才不愿意过来这种地方呢。

    当然,比这温度还让他讨厌的,是来自寒冰的高手。

    要不是他们把分部设在这种鬼地方,自己何苦受这样的罪。

    面对讨厌的人,年纪并不大的刘深磊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刘深磊本来的武器,是赤霄剑,足有一米五长,二十厘米宽,是个个头十分大的家伙。他用起来,也很趁手。

    可是他今天,却没用,因为,这么热的天气,挥舞这么重的家伙,简直就是受罪。

    故而,他从神月阁别的兄弟那里,借下来一把唐刀先用着。

    战斗刚开始的时候,刘深磊并没有直接找上那个老板,而是攻杀普通的寒冰弟子。

    这不,在连续干掉四五人之后,立马有二十多位大汉龇牙咧嘴地上前过来,哭着喊着,要杀了他为那几个死去的兄弟报仇。

    刘深磊速度极快,抢刀上前,身子前冲,直接将一人撞倒,手起刀落,刺穿那人的心口窝。

    其他人嚎叫着向他劈去,刘深磊身子就势向前一滚,轱辘出好远,到了一人脚下时,唐刀一挥。

    银光闪过,再看那人,双腿齐断,嚎叫着躺在地上,翻滚两下,便没了动静。

    刘深磊速度不减,继续前冲,三把钢刀对着他迎面劈来。

    “开!”刘深磊双手握刀,横过头顶,硬是将刀架住,同时手臂猛的向上一扬,将三把钢刀弹开。

    不等对方收刀,他的唐刀顺势一扫,在三人的胸前各划出一条半尺长的口子。

    “哎呀!”三名大汉痛叫着连连倒退,趔趄几步,摔倒在地。

    伤口虽然不深,不至于丧命,但也够他们失去战斗力的。

    刘深磊上来就连伤五人,其身手之犀利,让人无从招架。

    好厉害!

    “老板埃文”看得真切,暗吃一惊,不过此时刘深磊已快到汽车近前,容不得他多想。

    “老板埃文”抽出一把砍刀,直奔刘深磊冲去。

    到了刘深磊身侧,他无声无息,冷然就是一刀,刺向刘深磊的软肋。

    “深磊,小心!”后面一位长老邱海文,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出声提醒。

    当“老板埃文”过来的时候,刘深磊就已经注意到了,他嘴角一挑,反手一刀,将“老板埃文”的砍到挡过,随后恶狠狠一脚,踢向“老板埃文”的胸口。

    “老板埃文”的身手也是相当了得,尤其是近身格斗,有独特的地方。

    他身形侧偏,避开刘深磊的一脚,同时,手臂回收,将其脚踝夹住,拿刀的手高高抬起,准备劈向刘深磊的脑袋。

    哼!刘深磊嘴角挑起,不慌不忙,单脚猛蹬地面,身子凌空倒翻,另只脚石火闪电的踢出,脚后跟正挂在“老板埃文”的下巴上。

    “啊!”“老板埃文”惊叫一声,身一后仰,倒退数步,夹住刘深磊的脚自然也松开。

    他揉揉火辣辣地下颚,嘴把左右动了动,目光幽深地看着刘深磊。

    “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说着话,刘深磊面带藐视的冷笑,抽刀上前,由下而上,反手挑出一刀。

    “老板埃文”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刘深磊战在一起。

    说实话,这个老板的实力,跟刘深磊其实差不多。

    “老板埃文”身法缥缈,每一次的踏云飞扬,身法飘渺,都是奔着人命去的。他的动作很是优雅,但只要和他交过手的人才知道,这种优雅异常血腥和霸道。

    而刘深磊的身法更加炫目和玄妙,玄妙身法,刀尖乱颤,如银瓶乍破水浆迸,全方位三百了六十度围攻咻杀声不绝,如西方国家的牛仔骑士。

    二人单从实力来看,可谓针尖对麦芒。

    不过,他今年已经快六十了,而刘深磊才二十多岁,两个人的体力消耗速度,是完全无法比拟的。

    随着战斗逐渐进入白热化,二人的脸上,都满是汗水。而且,“老板埃文”的喘气频率,要比刘深磊要大得多。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

    之前“老板埃文”学习中文的时候,学习过这句话。以前一直没有搞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现在,他一下子明白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老板埃文”脑神经飞转,他当即需要一个救命的法子。望着周围大呼小叫的寒冰手下,他突然急中生智。

    呼着重气,大吼一声:“点子扎手,快过来帮忙。”

    寒冰的小弟们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得令后的他们大喊着‘保护老板!!''的口号,抄着片刀杀了过来。开始的对攻,变成现在的群殴。

    原本,就快了结他的刘深磊,突然被这么一群该死的小喽喽挡住,心里难免窝火。

    气得他跺着脚直骂:“胆小鬼,缩头乌龟,有种的,过来继续和我战斗。”

    “我杀光你们这群该死的混蛋。”

    “M的。”

    ......

    刘深磊的阵阵喊话,没有喊住“老板埃文”,倒是把神月阁的兄弟们喊来了。

    长老周旸:“深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长老邱海文:“神月阁长老杀到,我来助你扫清路障。”

    长老宋亚军:“算我一个,深磊兄弟,一定要把他干掉。”

    除了他们几个,还有数位神月阁的准长老以及弟子响应。

    好家伙,没想到自己这一嗓子,居然叫来了这么多人。

    刘深磊欣喜若狂,赶紧吼道:“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我一定要干掉那个鞭子男。”说完,风风火火地追击过去。

    在如此强大的“亲友团”的帮助下,刘深磊如入无人之境,杀入前方,到底还是追上去,把“老板埃文”给干掉了。

    两位老板的身亡,更加助长了张振坤一众的气势。

    这时,武部一众兄弟,把全部的战斗力发挥出来,一个个如同饿极了的下山虎,面对着寒冰组织如林的钢刀视而不见,疯了似的往前硬冲。

    寒冰一众被突然发疯的武部兄弟,打了个措手不及,加上两位老板死亡,群龙无首,谁也指挥不动谁,阵营一下子就乱了。前方人员受不住冲击,纷纷往后撤退。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场拥挤的撤退当中,被踩断了手脚,被生生踩踏而死。

    很快,这一路的寒冰成员,也出现了溃逃现象。

    溃逃现象一旦发生,就无法阻止。

    这不,几乎与谢文东那一路前后脚,张振坤一众将面前的敌人击溃。

    两支大军一路追击,最后兵合一处,兵临中枢门外。

    两边寒暄了一阵,随后趁热打铁,开始继续猛攻中枢大楼。

    中枢大楼,是一栋大约三层楼高的云腾建筑,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很大,类似于一个小型的宫殿。

    而此处,是寒冰组织分部最后一处重要的据点。

    如果把它打下来,那整个战役,就可以直接宣告结束了。

    本以为,寒冰的气势已经随着三位老板的死亡,而打落到了谷底。

    可是,谢文东和张振坤一众,与对方一交手之后发现,事情根本就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这中枢大楼里的寒冰成员,不单单好像没有受到外围几场战斗的影响,反而攻守得当,战斗力十分强劲。

    谢文东的兵马,拖着疲惫的身体,连着向中枢发动了几次猛烈的攻击,都以失败告终,并且,还损兵折将。

    谢文东:“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很厉害的指挥者不成?”

    然后,他吩咐兄弟,去抓几个舌头问问,看看在中枢里面指挥作战的,是什么人?

    手下兄弟,答应一声,然后风风火火赶去。

    虽说寒冰组织成员,向来以严守纪律,口风紧而著于世。可要想从上千人马中,跳出一两个软蛋,还是根本不费什么力的。

    很快,手下兄弟就过来汇报:“东哥,这中枢里面,一共有五位老板。哦,也就是他们的指挥者。刚刚死掉三位,还剩下两位。”

    谢文东:“剩下的这两位,能耐如何?”

    手下兄弟:“剩下这两位,为一男一女。男的叫恩斯,女的叫戴安娜。这两个人,文武双全,聪明果断,远比那三个鲁莽的老板,要厉害的多。所以,大事拿主意的,往往是他们两个。”

    谢文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是把事情想得有些简单了。

    他左右看了看,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好像少了几个人。

    没错!正是神月阁阁主张振坤,神月阁副阁主万东伟。

    再仔细一瞅,望月阁的刘氓超和天星家族的胡育萌,也跟着去了。

    与之一起行动的,还有神月阁长老之首徐治保,神月阁长老况明松,神月阁长老周旸,神月阁长老宋亚军,神月阁长老邱海文,神月阁长老杨硕。

    这十个人,应该是武部武力值金字塔顶尖上的那几个人了。

    在刚刚的战斗当中,有的没出手,有的就算出手了,也没有领到什么难啃的骨头,完全没有过到瘾。所以,才会组成一支超强的战队,开始直接对那个叫“恩斯”和“戴安娜”的老板下手。

    谢文东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个词——擒贼擒王。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3139章 亨鸿登场发力            上一篇  第3137章 高层作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