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第3077章

所属目录:第四卷      发布时间 : 2018/10/22
    谢文东所处的安全屋,设置在一个教堂的后面,既可以与教堂的忏悔室相通,也与附近几座大型商场地下车库相连。地面的街道,也十分繁华,可谓四通八达,很是繁华。

    这家教堂,是悉尼市很大的一座教堂。每天,来这里做礼拜,结婚的人,络绎不绝,看着很是热闹。

    谢文东和余勇两个人出了安全屋后,很快就涌入了附近的人流当中。

    这一带,有很多餐馆。

    不管是中餐西餐法餐以及来自全球各地的小吃,都应有尽有。

    可是,他们并没有在当地找一家餐馆,将近吃上一些。

    而是单独打了个出租车,跑到了五六公里的地方,专门选了一家中餐餐馆。

    两个人,都是Z国人,自然还是中餐最符合他们的口味。

    余勇倒是不奇怪,可是,东哥跑这么远来吃饭,还只带他一个人,不禁让他觉得疑惑。

    他也问了谢文东的原因,后者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因为这家店铺,比较正宗啊。”

    之后,余勇心中虽然依旧存疑,可是倒也没有多问。

    他与谢文东两人一起,进入餐馆当中。餐馆比较多人,不过,大部分都是澳大利亚本地人,像他们这种真正的Z国人,还是很少的。

    老板姓福,是个大肚子,大脑袋,一团和气的人。

    一听到谢文东和余勇两个人,操得是一口中文,立马亲自过来接待,并且热情地打着招呼道:“两位同胞,是哪里来的啊?听你们的口音,有点像南方人啊。”

    其实,余勇是南方人,而谢文东是北方人。

    只不过,谢文东和余勇,喉咙下面,都贴着一个变声器,选择的语种,也是四川话。故而,有点像川普(四川普通话)。

    余勇哈哈大笑道:“是啊,我们是四川乐山的,来澳大利亚做生意。老板,你是哪里人啊?”

    胖子老板听完哈哈一笑:“四川的同胞啊,乐山我知道,有世界上最高的乐山大佛,还有东方佛都是吧,我去过,很漂亮的。我是江西的,江西老表。”

    说着,客客气气地伸出了手。

    余勇听完,也很是亲切,与老板握了握手:“江西老表,你好你好。对了,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啊,都给我们上点过来,我们都快饿死了。”

    胖子老板打了个响指:“我知道,四川同胞喜欢吃麻辣,我知道你们的口味,马上上一些特色菜。很快很快。”

    余勇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道,反过头来,问谢文东:“东...谢老哥,你能接受麻辣味道吗?”

    谢文东含笑一阵:“当然可以,舌头触电的感觉嘛。”

    “哈哈”,余勇冲老板客气一笑:“就它了,搞快一点哈。”

    “得嘞。”胖子老板热情地冲他们一笑,随后招待谢文东和余勇先坐下,自己则到后厨忙活去了。

    二人找了个相对僻静点的地方坐下,随后,各自点燃了一根烟,开始等菜。

    在等菜的过程中,余勇看到东哥好像在一直不断地看着手机。可,又不像是在办公,倒像是在等什么人。

    他听完,不禁感到好奇:“东哥,是在等什么人么?”

    谢文东哈哈一笑:“还真瞒不过你啊,没错,我是在等人。”

    余勇呆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到底什么样的人,还得大哥亲自出来接见。更何况,咱们只带一个人,未免有些,太不安全吧。”

    安全两个字,是余勇时常挂在嘴边说得,也是他刻在脑子里,刻在骨子里的。

    谢文东神秘一笑:“放心,那人绝对安全。我只带你一个人出来,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这个人现在的地位,可非同小可。”

    越说,越神秘了。

    敢情东哥出来这一趟,不单单是为了吃饭啊,而是为了见人。可是,什么样的人,能值得东哥,费这么大的力气,跑这么一遭呢。

    他们等了好一会儿,人没等过来,倒是菜先上来了。

    果然,全都是四川当地的特色菜。

    有钵钵鸡,狮子糕,烤猪蹄,鸡辣椒......

    大大小小,足有十几样之多。

    谢文东哈哈一笑,直接拿起筷子:“来来来,吃吃吃。”

    余勇愣了一下:“额,不用等那个人吗?”

    谢文东:“不用,咱们吃咱们的。”

    余勇:“好啊。”

    然后,也拿起筷子,和谢文东一起,大快朵颐起来。

    说实话,这菜做的只能算一般,跟地道的四川菜,还是差了一个等级。不过,能在异国他乡,吃到这种东西,已经算很了不得了。

    谢文东和余勇,都不是挑食的人,也都算吃得津津有味。

    等吃到差不多了,一个全身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人,突然出现在谢文东和余勇的面前。

    然后,他简单地说了一句:“天地玄黄。”

    谢文东回了一句:“我心飞扬。”

    那人:“厨房后面的那条小街道,有人在等你。”

    说着,便很快转身离开了。

    谢文东放下碗筷,然后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对余勇笑呵呵地说道:“阿勇,吃饱了没有?”

    余勇快速地将碗里的饭菜扒拉进嘴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擦着嘴巴:“吃完了,老大。”

    谢文东起身:“跟我过来。”

    “哦”,余勇赶紧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的澳元,放到桌子上,随后,快步跟着谢文东,往门外走去。

    出门之后,谢文东在那个人的带领下,直接绕过餐厅,来到餐厅后面的一条很窄的巷子当中。

    这里,原本是一条挺大的巷子,不过,城区改造,一多半的地方建成了房子,这条巷子,也自然而然地被废弃了。

    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来。

    跟着那个神秘的人,进入巷子之后,余勇的心,一下子就悬到了嗓子眼上,这要是突然跳出个敌人来,那可真的危险了。

    所以,他的手始终压在腰间的枪把上,一双眼睛,始终无比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唯一让余勇略感安心的是,东哥的脸上始终没有太大的波澜,眼眸也深沉如水,充满着自信。

    东哥虽然喜欢冒险,可是,也不会自己去送死的。

    这个人,肯定是东哥绝对相信的人。

    在小巷子里,走了差不多三四十米的样子,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全身也包裹着一身黑色,脸上戴着口罩,手上戴着手套,脚下瞪着一双皮鞋,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和额头部分,没有露出一丁点肤色。

    不过,余勇一下子就看出来,此人是个女人。

    因为,这人的双峰,无比饱满和硕大,起码有36D,把前胸撑起来,好像塞了两个皮球一样。

    在看到谢文东之后,女人赶紧将自己的面罩摘下来,以近乎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谢文东这边冲了过来。

    当她摘下面罩的那一刻,余勇一下子就看呆了。

    只见此人,身高170,胸围36D,樱桃小嘴,柳叶眉......一切东方meinv的特质都能在她身上找到,真是人间尤物。

    原本一向镇定的余勇,好像一下子魂儿都被对方勾走了一样。

    乖乖,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大个meinv,在等着东哥呢。

    当然,身为禁军统领,九门提督之首,余勇的反应速度,也是相当快的。他二话不说,赶紧拔出枪,指向对方,喝道:“站住,站住。”

    这时,谢文东将余勇的枪,往下压了压,随后笑着说道:“阿勇,不要紧张,自己人。”

    余勇啊了一声,自己跟随东哥这么久了,可从来没看过这个人啊。

    难不成,这人的脸上,也带着假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未免有些太扫兴了。

    不过,仔细想来,倒也正常。毕竟,如果己方的阵营当中,真的有这么大个meinv存在,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虽然,自己不是那种好色之人。

    旁边的谢文东,那一双目光,好像一下子洞穿了余勇的心思。

    他呵呵笑道:“漂亮吧,这可是她的真实相貌,不是假面的。”

    啊!

    余勇再次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说话间,这个尤物女人,已经奔跑到了谢文东的面前。

    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嘴里还不停地说道:“东哥,可想死我了。”

    这还不算什么,因为太激动了,还使劲往谢文东的脸上,亲了几口,留下些许香诞。

    余勇的表情,愕然得比刚才还要夸张。

    莫不是,这是东哥的女人?!

    难怪,东哥只带自己一个人出来呢,这,这...

    因为这女人的胸围罩杯实在是太大,再加上她整个人,几乎都要挂在了谢文东的身上,所以,谢文东差点都快被她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了。

    旁边另外一个黑衣男人,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也摘下面罩,一脸笑容地看着他们。

    感觉这姿势确实有些太亲密了,谢文东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腰,笑道:“都多大身份的人了,还这样,不怕别人看到,笑话你啊。”

    “我可不管”,女人还非常霸道地吊着谢文东的脖子,撒娇道:“东哥你不知道,我都多久没见到你了,可把我想得不要不要的。”

    “哈哈”,谢文东爽朗地笑了笑:“这不,在你的强烈见面的要求下,我不是还来了吗?”

    “嗯”,女人拱了拱鼻子,扬了扬脸说道:“这还差不多。”

    “好了好了。”谢文东干咳一声,半开玩笑道:“把我放开吧。再被你抱一会儿,我都要起邪念了。”

    “咋的,起邪念不是很正常么,我长得这么漂亮,”,女人坏坏一笑:“更何况,起邪念又怎么样,只要东哥有需要,我随叫随到啊。咯咯。”

    她嘴上是这么说,可为了避免谢文东更多的尴尬,还是把他给放开了。

    “呼呼呼”,谢文东长长地舒了几口气,拍着胸口说道:“差点憋死我。”

    “这位,就是余勇吧,禁军统领,东哥身边的近卫。虽然,你带着面具,可是,我还能猜出你来。”女人目光一转,将自己的手伸出来,客客气气地说道:“久仰大名,失敬失敬。”

    余勇讷讷地伸出手去:“你好,你好,请问,你是?”

    女人灿烂一笑:“我是澳大利亚劳工党,党魁安迪·克劳。”

    她一不说,不要紧。一说,差点把余勇给惊得眼珠子都飞出来了。

    只见他结结巴巴道:“你...你...你就是东哥将要在澳大利亚,负责的那个新党的党魁...那个安迪·克劳?”

    他万没想到,安迪·克劳,居然是一个女人,还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此人跟东哥的关系,还真不一样。

    女人咯咯笑道:“当然,有假包换。然后,这位,是我的助手,也是劳动党副党魁——徐良旭。

    旁边那个黑衣男人,客客气气地伸过手来,笑道:“余兄,久仰大名,失敬失敬,我来自文东会虎堂,以前是爽哥手底下的市一级堂主,现在名字叫作莫克斯·旭。”

    这两个人,在这条小巷子里,算不得什么。

    可在外面,那可是大名鼎鼎。

    在别人眼里,他们的名字,是安迪·克劳,是莫克斯·旭。

    是最近几年澳大利亚政坛新秀,也是目前澳大利亚政坛,第四大党派,在澳大利亚政坛,拥有434个成员,有超过八百万的民众支持他们。

    律师出身的他们,进入政坛之后,一举一动,都备受国内外民众和媒体关注。

    可是,在谢文东的眼里,他们是自己的绝对心腹。否则,也不会派他们来这里,做这么重要的工作。

    (早在很多年前,谢文东就制定了一个计划,将一些有能力,信得过的兄弟,渗透进许多国家的政坛,为日后的行动打下基础。)

    余勇将徐良旭这个名字,记在心里,并且与他热情地握了握手。

    随后,把目光重新放到那个自称安迪·克劳的女人身上。

    既然这个副党魁,是文东会的兄弟,那么,这个党魁,是不是也是文东会的人呢?

    如此,她到底是谁?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3078章            上一篇  第3076章 出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