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第2662章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5/29
    随着寒冰组织的诸位高手被谢文东这边击败,副宫主也感到大势已去了。

    他甩了甩手中的飞天剑,气喘吁吁道:“好小子,今天,我们就打到这里,等下次再打。”

    副宫主的情况不太好,额头上上布满了汗珠,浑身大汗淋漓,胸膛也一起一伏,连浑身的黑色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张振坤的情况,也没比他好到那里去。

    就现在的自己而言,是无法将他击败的。必须好好静下心来,将今天所学到的东西沉淀下来,再其他的地方,再做改良。

    所有,能有这样打平的战斗,他已经算是很满意了。

    张振坤也一收无极剑,气喘吁吁地说道:“那好。那我们约定好了,下次一定得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副宫主:“好,我等着你来。”

    说着,从衣服下面,拔出一把类似信号枪的东西,对着天空打了几枪。

    接着,飞天御剑的四个护法,开着一辆装甲车前来,将副宫主飞天御剑接走。

    临了,还不忘狠狠地瞪一眼张振坤,似有警告,也有吃惊的意思。他们肯定在想:“你这家伙,真是运气好到极点了,和副宫主打了这么久,居然没有死。”

    张振坤没有动,悠然而笑。

    在副宫主的带领下,仅剩的三百余号升龙族残余,直接无视陈德园的命令,选择离开这个战场。

    见他们要走,主将任长风,袁天仲等人可不干了,立马要前往追击。

    可这个时候,谢文东却突然传来消息:“穷寇莫追,放他们走。”

    任长风和袁天仲一听这个,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三确定之后,才遵循谢文东的命令,主动放他们离开。

    不过,他们虽然执行了谢文东的命令,可依然是想不通,打破砂锅问到底地找到谢文东,询问他愿意。

    任长风:“东哥,你怎么下令,把寒冰组织那三百多号人,给放跑了。”

    袁天仲:“是啊,这次没有干掉他们,那下次可就难多了。”

    与他们有着类似想法的,还有许多人。

    只不过,有些兄弟地位没有达到,不好意思问罢了。

    谢文东将兄弟们的反应收入眼中,随即点头颔首,眯着眼睛说道:“我也很想把他们赶尽杀绝,可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没有时间了?”兄弟们奇怪道:“什么没有时间了?”

    谢文东:“根据暗血兄弟的报告,敌人的第一批援军,将在十五分钟左右之内,赶到这里。我们如果再打下去,会将原本已经占据的优势,拱手让给其他人。”

    “而且,敌人现在是处于疯狗状态,如果我们更得太近,会造成相当大的伤亡。”九门提督之一的余勇,将话接了过来。

    这时,神月阁阁主张振坤也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过来,笑着说出了三条理由:“而且,咱们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不是寒冰,而是R本政F。”

    “也就是说,只要赶跑了寒冰组织,R本政F的那些重要官员,还被咱们捏在手里,就是胜利。”神月阁副阁主万东伟也笑着接过话来。

    谢文东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禁大为点头。嗯,这场仗打下来,大家都成军师了。

    他先是问了问张振坤的身体情况,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之后,接着点头道:“没错,咱们得知道,谁是主要的,谁是次要的。”

    任长风和袁天仲其实也不是傻,而是他们有另外一重重要的顾虑。

    这不,他们这就说出了他们的顾虑。

    任长风:“东哥,你不是说,这件是非常重要,不能让一个知情人,在丝毫没有顾忌的时候,与外界联系么。换句话说,今天的事,今天的真相,外界不能知道半点。”

    谢文东:“那是指得普通的政F军,官员,或者记者。可是,寒冰组织不一样。他们不是当事人,说出的话,可信度要比那些政F人员要差许多。另外,他们自己都是一屁股屎呢,控制R本军队这件事他们已经在我们之前做了。所以,如果他们聪明的话,应该不会说出去。”

    听完谢文东的话之后,大家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

    任长风和袁天仲大点其头,表示释然。

    这时候,山口组有干部问道:“东哥,咱们接下去,要干嘛?”

    谢文东:“命人迅速打扫战场。并且,把那些躲在元觉寺各个地方的官员,重新聚拢到一起,我有大事要宣布。”

    干部答应:“是!”

    然后,谢文东又快速地布置了一下任务,大家赶紧忙活开去。

    而谢文东本人,在九门提督等兄弟的护送下,也重新坐上装甲车,戴着R本首相安培,副首相麻省太郎以及防卫省大臣等等老头子,前往元觉寺内场,为接下来的大事件做着准备。

    整个战场,按照谢文东的安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由于不再有炮弹的“招呼”,装甲车开得很快,原本十多分钟的路程,四五分钟就赶到了。

    来到元觉寺内场之后,已经有很多官员,媒体记者,在己方武装人员的驱赶下,重新聚拢到了一起。

    当然,聚会地点,不再是先前那个诵经殿,而换成了一个相当比较干净,比较宽阔的地方。

    此刻,谢文东正领着这些人,走了进来。

    看到是恐怖分子这边,居然打赢了政F军,这些官员们,那是又惊又骇,仿佛要大难临头一样。

    别看先前他们一个个人五人六,一个个很有志气的样子。

    可是,亲身经历了这种真实的战斗,看到那满是尸体,尸块的战场之后,什么国家,什么人民,统统抛到脑后面去了。

    他们脑海当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活下去。

    跟先前凶神恶煞的“恐怖分子”相比,这次,“恐怖分子”们,倒换了一副和善的嘴脸,对他们的态度也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

    当中,居然有不少人,向他们游说,说他们赤军如何如何的不容易,并且承诺,只要他们合作,不但能够继续保证他们的安全,还可以继续保证他们的高官厚禄。

    谢文东手下众人的表现,让许多人受宠若惊,当场表示,愿意合作,愿意听话。

    别以为这是他们奉承,虚与委蛇的话。实际上,很多都是发自肺腑的。

    甚至,很多人都开始同情起赤军恐怖分子来,以为他们如何如何的不容易。

    这就奇怪了,难不成,他们都有神经病,都开始发癔症不成,居然会同情他们的敌人。

    其实,正因为他们没有病,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其实,他们的这种反应,有一个专业的名词,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

    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听起来,这很不可思议。

    可实际上,却可以用非常严谨的科学道理解释。

    人质之之所以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

    是因为,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为了说服自己,他们往往会以各种理由,去欺骗自己。

    比如“我帮助他们,是处于正义”,“我帮助他们,是出于良知”,“我帮助他们,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由于有这样一种情况出现,谢文东才更好操控这些傀儡。

    “首领,有兄弟有事汇报。”(日)这时,九门提督之一的王如朋,来到谢文东的身边,轻声说道。

    谢文东:“是谁?”(日)

    王如朋:“森哥和刘哥。”(日)

    谢文东点了点头,对王如朋说道:“把他们叫到旁边的佛殿,我马上就来。”(日)

    王如朋:“是。”(日)

    说完,转身而去。

    谢文东简单地交代了一下现场的兄弟,除非是有人公开要作对,要对其实施严厉耳朵惩罚。否则,正常的情况下,不能打骂现场的这些官员和媒体记者。

    还有一件事需要特别注意,那就是将大家的手机全部收缴上来。媒体的摄像机,话筒,录音笔等物,也得弄上来。确保这其中,不出现什么意外。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谢文东才在九门提督兄弟,以及任长风,袁天仲,张振坤,万东伟等大将的护送下,来到附近的佛殿。

    在佛殿中,姜森和刘波两个人早就等候在里面了。

    看到谢文东过来了,二人齐齐施礼,躬身说道:“东哥好。”

    谢文东挥了挥手:“老森老刘不用拘礼,有什么话,赶紧说吧。”

    姜森嗯了一声,先说道:“我们的人,没有找到陈德园的下落。这家伙,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对此,谢文东并不意外。

    他幽幽道:“这个人,鬼精鬼精的。又有假面具,作为掩护。想找到他,确实不容易。通知下去,加强警惕,不能再让他在关键的时候出来捣乱。”

    姜森:“是,东哥。”

    谢文东:“老刘,你有什么要说的?”

    刘波:“有二十架F15战斗机,正在往这边赶来。根据我们的情报,这二十架战斗机,全部都满载炸弹。第二批战斗机,也在往这边赶。”

    谢文东:“让防卫省大臣河野一郎给他们发电。就说现场已经被政F军控制,恐怖分子全部歼灭,让他们先降落下来。等他们一旦降落,直接给它干掉。至于剩下来的批次,让他们返航。违抗命令的,也把他们干掉。”

    刘波:“东哥,这个我知道。只不过,那可是二十架F15战斗机啊,价值几十个亿。就这么炸掉了,会不会太可惜了?我这次过来,就是想确定一下,能不能把飞行员干掉,把飞机留住。”

    “哈哈,老刘,不要小家子气嘛。咱们可是要接管一个国家政权的人,区区几十个亿,算得了什么。放心吧,咱们只要这次成功了,以后几百架,几千架飞机都有。

    刘波想想也是,随即呵呵地点了点头。

    二人,又向谢文东,汇报了一下其他的工作,谢文东皆一一回应指示着。

    等他们汇报完,姜森摸了摸脑袋:“还真别说,这个时候,倒是挺紧张的,头回遇到这么大的事。东哥,你说咱们...会成功的吧。”

    本来,这句话应该遭到大家的鄙视,因为你一个驭血的组长,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动摇军心么?

    堂堂驭血组织,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可是,没想到,姜森的话,却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因为,他们也想问这么一句。

    刘波顿了顿,赶紧替姜森圆话道:“东哥不要误会,老森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有点底气不足罢了。如果东哥能说几句话给打打气,就立刻没事了。”

    姜森使劲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是啊,接管一个国家的政权,还是一个发达国家的政权,这事实在是太大了。

    一开始,大家倒没觉得有什么,只有努着劲,往前走。

    可是,真当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反而有些犹豫了。

    好像,这是在做梦,好像这一切,都不存在似的。

    其实,除了他们,神月阁,望月阁,天星家族,甚至是任长风,袁天仲,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种惶恐。

    准确地说,是紧张。

    也难怪,连姜森和刘波这样的人,都会感到紧张,更别说别人了。

    别说他们了,其实连谢文东,心里也是悬着的。

    可是,既然走出了这一步,便没有回头。因为他们没有退路,后面是悬崖,只有义无反顾地往前面走去。

    这俩家伙,其实不是来汇报的,而是来寻找信心的,亦或者说,是来找谢文东寻找宽心的。

    越到这个时候,大家心里也就越紧张。

    大家需要谢文东,在他们彷徨的时候,点亮一盏指路明灯,驱散他们心中的黑暗,照亮他们前进的路。

    谢文东颔首,环视一圈四周的诸位兄弟们,重重说道:“兄弟们!”

    身边的诸位兄弟听完,齐齐站直了身体,竖起耳朵,倾听谢文东的话。

    “...你们的感觉是对的!其实,我心里跟你们一样,也担心的要命。尤其是,在知道,寒冰组织副会长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来搞破坏的时候...在这期间,我也很怀疑自己。这次行动的决定,是不是太仓促了,是不是太鲁莽了。可是,是你们,用你们的行动告诉了我...”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663章            上一篇  第2661章 陈德园的c计划【二合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