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622章 群妖开挂【四合一】

第三卷 - 第2622章 群妖开挂【四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5/14
    谢文东这边虽然个个精锐,可是人数太少了。

    在这有限的人数里,还得分出一部分人来,控制住R本首相安培,副首相麻省太郎等人。这让本来就人数不够的谢文东一方,更加显得捉襟见肘。

    最开始,九门提督还能勉强将他们制住。可是,随着敌方参战人数的越来越多,他们也有些疲于应付了。

    为了可以完全放开手脚来,在谢文东的授意下,余勇和王如朋两个人,将台上的老头子们全部打晕,然后像扔死狗一样,扔进旁边的一个小偏殿当中,门口再放上一些炸弹。

    这么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谢文东一方可以完全放开手去大战一场。

    坏处就是,这几个老头子的性命暂时没有危险。

    附近观战的领.导人保镖们也没有顾忌,可以全线全力参加战斗。

    只要打败了“赤军”一行人,那么大家便可以静下心来拆弹,营救里面的领导。

    如此一来,双方的战斗焦点,就从人质的营救与被营救上,变成了打败与被打败上。

    随着这些武装警察,这些特种部队成员的加入,陈德园一众战斗里陡增。

    陈德园这边参战的人员包括:四位参战的天王凶将,三十位宫三~宫七的干部,二百余位经过严格训练的保镖,武装警察,特种部队成员。

    谢文东这边参战的人员包括:神月阁副阁主万东伟,神月阁长老苏佳亮,余勇,王如朋,周汝杰等人组成的九门提督,姜森,谢文东,无名以及二十六位化妆成商人,服务生的驭血兄弟。而且,这二十多人,没有一个人驾驶着驭龙一号战甲。

    说实话,这种场面不是谢文东想见到的。他本来想兵不血刃地,用这种方式,控制这些人。

    可是,半道杀出个程咬金。这个程咬金,还一点不把这些人质当回事,这确实让谢文东有些头疼。可以说是打中了他的七寸。

    不过,谢文东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

    他知道,真实的战场就是这样的,充满了各种的不确定,各种的意外。

    如果如果抵御意外的平常心态,那就别出来混了,干脆去拍电影吧。

    与神月阁相比,与九门提督相比,谢文东的武功或许很弱。可是,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毅然参加战斗,与兄弟们并肩作战。

    想想真是感动,以谢文东今时今日的地位,其实根本就不用深入虎穴,做这种危险的事。

    可他还是来了。

    除了自身的气魄和胆魄之外,他始终奉行的一条法则,这些年从来就没有变过。

    那就是,绝对不坐享其成,与各位兄弟绝对是以真心换真心。

    有这样一位如此具有人格魅力的老大,手下的兄弟,怎么能不豁出命去,怎么能不誓死效忠于他。

    当然,以谢文东的本事,不敢去碰那些天王凶将,升龙族的高手,但是,对阵一些特种兵,一些士兵,还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现场情况比较混乱,关押着几个老头子的房间门上,又绑着炸弹。所以,后面介入的人员,也跟前面寒冰人员一样,不敢动用热兵器,生怕一颗流弹,把门上的炸弹给引爆了。

    故而,他们使用的是冷兵器。

    就单兵格斗而言,四五个特种兵,也别想近谢文东的身。可是,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人乌央乌央地过来,直奔谢文东的方向。

    当然,姜森,无名这都不是吃干饭的,立马独挡一面,为他减少压力。

    在这边激战的同时,元觉寺的外场,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战斗。由神月阁阁主率领的人马,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火并。

    而这火并,还只是开始。等双方弹药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寒冰组织就会正式介入。

    这次,陈德园出动了一些特别牛逼的人物。

    光是宫八宫九,就有许多。甚至有传言说,连传说中,极其神秘的升龙族的二把手——副宫主都到了。为得,就是找回在俄罗斯丢掉的面子,为死去的门徒报仇。

    想必,外场也有一场腥风血雨。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

    现在,整个大事件的焦点,还在元觉寺内场,也就是谢文东这边。

    先说说那些特种兵。

    这些特种兵,保镖能够被派到这个地方来,能够被安排过来保护会场,保护那些老头子的安全,除了能力以外,必定都是对上级忠心耿耿的。

    现在,他们看到日本最核心的一群人,落到了恐怖分子的手里。不管于公于私,都会尽最大的能力进攻。

    想想看,二百多号人一起喊叫着杀了过来。一般人别说打仗了,即使吓得尿裤子,也不稀奇。

    可是,谢文东不是一般的人,他见过太多的大风大浪了。即便身边只有这么几个人,也是士气如虹的。眸中射出的道道精光,光是扫一圈,给敌人就是一种震撼。

    说话间,有四五个特种兵,绕过九门提督,绕过万东伟,绕过苏佳亮等人,来到谢文东的跟前。

    这些人二话不说,直接抡起手中的军刀,朝着谢文东的脑袋招呼。

    对待“恐怖组织首脑”,他们可没有半点仁慈,上来就是杀招。

    别看谢文东身材瘦弱,看着没几两肉似的。可是,他也是这么多年,风里来血里去滚过来的。在加上,身边有那么多的高手,一个人随便教他几个绝活,他成了一流高手了。

    这不,这几个人看着来势汹汹,可是,谢文东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一个华丽的转身,就避开了来了的锋芒。

    然后,一反手,将手中的短刀递了过去。

    他手中的短刀,别看长得黑黢黢的,一副很不起眼的样子。可是,却是钛合金打造,锋利无比。

    没看他怎么用力,他就把一位特种兵的军刀砍断,连带着把他的脑袋给劈砍半个。那人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身体一震,轰隆倒地,当场气绝身亡。

    “大家小心。”(日)“这人不好对付。”(日)”小心他的刀。”(日)

    有几个人大声喊了一声,然后,提着军刺,组成第二波攻势,朝着谢文东杀来。

    谢文东眯起眼睛,用全力顶住面前的四把军刺。

    “当啷”火星四溅,谢文东拿着的那把短刀的刀背死死的抵在他的肩膀上,力道之大差点让谢文东跪在地下。

    谢文东咬着牙,把身上的短刀顶了出去,在抵出刀片的同时,一个横扫千军,把四人的喉咙生生割开。

    四人也没想到谢文东的力道竟然如此之大,能顶住四人的劲劈,这人的爆发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谢文东没有给他们多想的时间,割开他们的喉咙后,又一把把两人踢开,杀向他人。

    虽然他只交战了一分钟不到,可是,已经有十多人倒在他的刀下了。

    正当大家感觉,这些特种兵,士兵也不怎么样的时候,敌方人群中出现一阵断喝。

    “该死的恐怖分子,我来会你。”(日)一名身穿便装的保镖,拿着一根大铁棒从谢文东的身后挥过来。

    大铁棒的目标就是谢文东的脑袋。要是被它砸到,谢文东的脑袋一定开花。

    “首领,小心后面。”(日)

    姜森一边战斗,一边注意谢文东的情况,看到突然飞过来的那个铁棒,他为谢文东捏了一把冷汗。

    不用他说,谢文东也感到后面恶风不善,但是他还是慢了半拍。

    他一侧头,大铁棒刚好打在谢文东的肩膀上,谢文东感到嗓子一甜,有股热流就往外喷,他咬咬牙,把刚到嘴吧里的血又咽了下去。

    乘着那名大汉收棒之际,谢文东一个驴打滚,不给对方下第二次手的机会,那名大汉一心想要谢文东的命,见一击不中,又抡起大棒想要再来一击。

    可是谢文东那会给他这个机会,谢文东纵身一跃,凌空把刀刺进了那名大汉的肩膀。

    那名首相的保镖大汉,比谢文东要想象的强悍的多,他一把抓住谢文东的刀刃,铁棒又飞了过来,谢文东无奈,只得弃刀。

    好家伙,这可是钛合金打造的短刀啊,他怎么敢用手抓。

    待到谢文东仔细一看的时候,才发现了端倪。原来,他的手上,戴着一副很特别的手套。正是这手套,保护了他的手。

    这种手套,军用名字叫作“防割武装手套”,是专门用来空手夺白刃的。其材料比较特殊,很轻便,但是又有很好的,保护手掌心的作用,还可以卡住兵器。

    “哼,可别小瞧我们正规军。”(日)大汉暗哼一声,挥舞着谢文东手中的短刀,直刺向谢文东的腹部。

    他的速度极快,料想这可是杀掉对方头目最好的时候。

    他以为有机可乘,可是他不知道谢文东可不至一把刀。

    谢文东常说:“世界上有两种人,白痴和聪明人的区别在于,白痴总以为别人是白痴。”(日)

    这句话用到他的身上最为合适。

    那位大汉只感到眼前一闪,一道金光闪过。

    接着就感到了皮肤被勒紧,谢文东本来眯着的眼睛,突然瞳孔放大,眼中发出燎人的精光。

    没错,他的第二把刀,便是他的金刀。

    这金刀,由化妆成服务员的驭血兄弟,提前带了进来。

    他的嘴角慢慢上扬,一抬手收回了发射出的金刀。

    大汉的身体突然一下僵住了,接着半跪在地上,铁棒支着他的身体不倒,细细看从他的嘴角流出了细细的血流。

    谢文东看都没看他一眼,从地上,捡起那把掉落的钛合金短刀,以目光看向其他人。

    四周的特种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齐齐刹住脚步,一下子愣住了,奇怪地看着他。

    这时一名特种兵,被姜森逼到了这位首相保镖大汉的身旁。

    那名特种兵为了躲避姜森甩出的一刀,不小心碰到了那位大汉的身体,大汉倒下了,他的头滚到了老远,再看脖子上的伤口,光滑无比像被切过了一样。

    见到这种场面,这些特种兵们都吓傻了,吓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位特种兵首先回过神来,举起刀,喊道:“为兄弟报仇,杀死他,营救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日)

    他这一招呼,更多的人,往谢文东这边扑了过来。

    九门提督看到这种情况,迅速收缩战线,向谢文东这边靠拢。

    和格桑一样,九门提督之一的“红魔”游明亮最喜欢打这种群战。

    本来,他是有钛合金匕首作为武器的。可是他嫌弃那玩意儿太轻,没去用,而是把武器,换成了一更又粗又大的圆木。

    这原木,起码有二百年以上的历史,是用来当这元觉寺的栋梁用的。可是,却被这家伙拆下来当作了武器。

    别看这圆木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可是因为外表涂着一层厚厚的桐油,防止了它的腐坏。所以,这跟圆木还跟刚锯下来时那么沉,那么坚硬。

    这根圆木,有二百多斤重,砸在人的身上那就是一个坑,砸在人的骨头上就是断骨,砸在人的脑袋上,就是脑浆崩裂。

    因为他的脸上带着面罩,所以,那副如恶魔一样的样子没有显露出来,在外形上震慑不了敌人。

    可是,他的表现,却足叫敌人吓破胆子了。一棍子扫下去,一倒一大片,跟他遭遇上,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当然,这一招虽然好用,尤其是适合这样的群殴。

    可是,其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太消耗力气。

    二百多斤,普通的人连抱都抱不起来,更别说,还得挥舞着它施展各种招数,杀人伤人了。

    这不,游明亮舞了一会儿,自己也累得大口喘气,赶紧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看到他停下来了,其他的特种兵和保镖们,一下子就来劲了,立马挥舞着家伙,蜂拥而上。

    “哼,小日本,真欺负我们没人了是吧!”九门提督之一的张震,在心里暗骂一声,然后联合另外一名少监成员——魏佳美,同时欺身而上。

    别看这两个小家伙年纪小,可是武功却不弱。

    张震是个狠角色,一直都是。

    他的武器,也是一把钛合金打造的匕首。这把匕首,是仿照三角洲特种部队使用的军用匕首。通体黑色,两面开刃,刃面森白,在刀身上还有两道很容易放血的血槽。

    这匕首锋利无比,一不小心就会割破手指,所以使用起来,必须十分谨慎。可他呢,将这把匕首玩得提溜转,匕首在他的手指尖旋转,缠绕,偎依,还巧妙地避开了所有皮肤。

    并且随着转动的持续,速度越来越快,让人看了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

    而他本人,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玩弄着,好像这把匕首已经被他注入了灵魂一样。

    而魏佳美这次,没有用自己惯用的武器——双节棍,这次用得是跟谢文东一模一样的短刀。虽然用得兵器,不是最趁手的,可她身法太灵活了。

    前进、滑闪、旋转、跳跃、腾空,灵活多变,如同一条毒蛇一样,每一次袭击,都能带来无尽的杀意。

    他们两个的加入,在敌人的阵营中,刮起了两阵旋风。很多特种兵,士兵,在他们的疯狂屠戮下,一个个接着一个受伤,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来。

    惨叫,敌人的惨叫,是他们最为享受的。

    他们的出现,也给游明亮缓解了很大的压力。

    “好小子!”游明亮欣慰地看了他们一眼,而后急急喘了几口气,抱着那根大圆木,又杀了过去。

    这边,张震和魏佳美杀得兴起,倒在他们手底下的人,也有八九个了。

    正当他们打得很顺,觉得敌人也不过如此的时候,敌人阵营中,跳出两个宫七级别的干部。

    这二人,为一男一女,看着很普通。可是,他们手里的武器,却不普通。

    刀幅宽,整体宽窄变化小。刀锋闪亮,品质实在,刀风刚健。

    张震对兵器很热爱,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手里的武器,叫作“太刀”,是R本刀的一种。用的人不多,可是如果能把它运用纯属的话,威力还是特别大的。

    宫七男:“小子,把我的人当菜砍,不合适吧?”(日)

    宫七女:“那咱们把他们当菜砍好了。”(日)

    说着,二人一错肩,向他们两个迅速杀了过来,速度快如闪电。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张震吓了一大跳,心说好快的速度啊,这两个,应该是那种特别厉害的高手。

    因为战场上,不适合用普通话,而张震的日语又不行,他只能用手势比划,提醒魏佳美,小心这两个人。

    别看张震和魏佳美两个人平时打打闹闹的,关键的时候,还是能够拧成一根绳。

    魏佳美冲他点了点头,随后拿着短刀,与那位宫七女战斗在一起。

    而那位宫七男,则把目标瞄准了张震。

    四个人,将对将,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且说张震和那位宫七男的战斗。

    宫七男,脚下一动,率先向张震发难。

    张震还没来得及反击,对方便一头撞在张震的肩膀上。后者受其冲劲,站立不住,连续退出数步。

    等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对方的太刀业已刺到他的近前。

    张震年纪虽然小,但是可不是个这么容易挂掉的人。

    他连想都没想,急忙用手中的匕首挡住。然后下面狠狠一脚踢出,脚尖狠狠点向对方的下体上。

    那位宫七男迅速用手挡住张震的脚,然后,反手一记太刀,直取张震的脖颈。

    张震暗暗皱眉,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再次攻杀,抽身往后退去。

    沙!

    这名宫七男的这一脚几乎是贴着他的胸腹掠过。

    还没等张震喘口气,对方再次攻杀过来。

    只见他手中的太刀来回穿梭呼啸,令人目不暇接。说实在的,要不是张震年轻,身体灵活,要不然,早就死在这个家伙身上了。

    可以纵然这样,他的后背以及腹部,还是被对方的刀锋,砍出好几道深可见骨的刀痕,血水潺潺而出,让人看了忍不住头皮发麻。

    交手了一阵子之后,张震自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可是,他又是个很要强的人,觉得这样逃跑,实在是太不男人了。

    没办法,为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抗争下去。

    旁边另外一名九门提督——魏佳美,也不是那位宫七女干部的对手。这不,交手了一会儿后,魏佳美被人家一脚踢飞。

    魏佳美的肋骨,一个月前本来就被发疯的唐寅打断过,本来就还没好利索。现在,又挨了这一脚,当场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眼前冒着金星,差点直接昏了过去。

    那位宫七女干部见势,立马冲了过去,想要最后一下接过她。

    魏佳美虽然好胜,可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面对着强大宫七干部的战力,她一下子没了信心,迅速往旁边一看,找到一个目标以后,撒丫子往那边跑去。

    她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九门提督的老大——余勇。

    “你怎么了?”余勇一脚将一个特种兵踢开,一把扶住歪歪倒倒的魏佳美,压低声音问道。

    魏佳美把嘴巴凑到余勇的耳朵边,小声说道:“后面来了个狠角色,我打不过她!”

    余勇打眼一看,过来有一个拿着太刀,速度非常快的女人,直奔魏佳美二人。

    他一把魏佳美拉到自己的身后,然后低声说道:“交给我了。”(日)

    咣当!

    余勇抬起匕首,一把就将这位宫七女干部的攻势完全化解。非但自己没有什么反应,还把对方震退好几步。

    这就是,神月阁长老,和少监小姑娘的差距。虽然二者同为九门提督,可是,两个人的差距,还是有相当大的。

    有了余勇的保护,魏佳美暂时没有了生命之忧。

    她经过短暂的歇息之后,才又重新加入了战团当中。

    余勇身为九门提督之首,战斗力极其顽强。

    这不,从他游刃有余与眼前这位宫七女干部较量之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在此之前,他一个人打宫七干部,或许还有不小的难度。

    可是现在,他一个人已经可以轻轻松松对付一个宫七干部了,实力直逼宫八。

    这个人,身高一米八五,浓眉大眼,鼻直口方,五官长得还不错,算进入英俊的行列。

    不是很有威严,但他板起脸的时候,就是会给人一种不怒而威之感,同时还伴随着一股浓重的压迫感。即便带着面具,这种压迫感,也不曾消失。

    “你也是谢文东的贴身保镖吧,好,先杀了你,再杀那个臭丫头。”这名宫七女干部,寒光闪动,长刀倏地刺出,指向在余勇的左肩。

    余勇拿着一把短刀,腕抖刀斜,刀锋削向宫七女干部的右颈。

    可是,这名宫七女干部非但没有闪躲,反而用手中的太刀刺向余勇的喉咙。

    乍看一下,这是以命换命的疯狂打法。可是仔细一想,她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因为太刀,要比余勇手中的短刀长的多。

    还没等余勇的刀刺中她,她手中的太刀就可以抢先一步,把他干掉。

    高手交手,任何一点的马虎,都可能让自己的小命丢掉。

    余勇虽然觉得诧异,可以,反应非常快。他迅速的收回攻势,引刀抗诀。

    铮的一声响,双刀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

    双刀刀光霍霍霍霍,宫七女干部刀法精湛,而余勇战场经验丰富,武功更是超绝。前者一招一式,而后者见招拆招。

    交手数十招,实力在这位宫七女干部之上的余勇,只衣服被她化开一个口子,几乎半点便宜也没有占到。

    反观那位gs,浑身已经伤痕累累了。

    眼见余勇的短刀越逼越近,兀自未分胜败,宫七女干部自觉不发飙不行了。

    她迅速扭动身法,全力相搏。右手刀身一引,疾刺余勇的大腿。余勇迅速闪躲,然后一挑旁边一位士兵的脑袋,往宫七女干部面前扔了过去。

    宫七女干部连想都没想,用手中的太刀,下意识将那颗断头分成两半。

    因为用力太猛,刀锋牵动了里面的液体。咔嚓声之下,宫七女干部感到面上和头上突然淋了雨水一般。这个时候,怎么会下雨呢?

    宫七女干部一抹脸和脑袋,后瞧向掌心。掌心里哪是什么雨啊,分明是脑浆夹杂着血液混成一团的液体嘛。

    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恶心,宫七女干部连连甩手,好像要把掌心的液体甩的一滴不剩似的。

    这个时候,余勇趁机将手中的短刀送进了她的胸膛,把这个要命的宫七女干部干掉了。

    他刚刚把这个宫七女干部干掉,另外一边的张震,却差点要被那位宫七男干部给干掉了。

    确实,以他现在的能力,想干掉一个宫七级别的干部,有点困难。

    可是,这死孩子,明明打不过,还就是不放弃,这股子轴劲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余勇叹了口气,想过去帮助他。

    可是,有一个人,比他要早动身。

    这个人,便是有着“生化博士”之称的王如朋。

    直接王如朋替张震接下那位宫七男干部至关重要的一记杀招,然后一把把他推开,自己与对方战斗到一起。

    “好险,差点连命都没了,这小子,真他娘的难对付。”张震身体歪歪斜斜,连连吞了吞口水,感激地看了王如朋一眼。

    可不是,升龙族的宫七干部,岂是说干掉,就能轻易干掉的。

    不过,来自神月阁的王如朋看着倒是比较轻松,与这位宫七男干部打得难解难分。

    刚开始是难解难分,可是很快,王如朋就牢牢占据上风。

    没多长时间,那位升龙族宫七男干部就被砍断了一只手。得亏那小子跑得快,否则,他也会成为王如朋的刀下鬼。

    从他刚才的表现看,其战斗力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打个一两个宫七,应该不成问题了,实力,也可以说直逼宫八一级。

    除了余勇,王如朋,游明亮等人,九门提督个个表演的非常出色。谢文东,姜森,无名,也卖了很大的力气。神月阁长老苏佳亮,表现的也非常优异。

    当然,神月阁副阁主万东伟是绝对的,挑大梁的主力。

    可是,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又有升龙族的干部掺杂其中。

    这场仗,打得非常艰难,谢文东一众的体力,消耗的非常快。

    才十来分钟,大家的呼吸频率起码增加了两三倍,汗水和血水混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成了大花脸。

    身上也多多少少挂了些彩,连谢文东本人也不例外。

    不过,敌人可不会给他们丝毫停歇的机会,攻击的波次,频率越来越强。而且,打得最后,那些不厉害的人都放倒了,剩下的还能站着的,都是厉害的。

    谢文东等人,只感觉敌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好像怎么杀也杀不完一样。

    最后,他们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杀。

    手脚,也成了条件反射性地躲避和劈砍。

    这仗打到什么残酷的程度呢,连他们手里的钛合金的钢刀,都砍得卷刃了。整个人,好像到血水池子里泡过一样。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一样。

    没想到,谢文东本人的战斗力这么强,还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这让在一旁观战的陈德园,感到大为吃惊。

    更让陈德园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身边的这些保镖,好像比在俄罗斯的时候,战斗力更加强悍了。

    真是一群可怕的人,武功进化的速度,居然会如此之快。

    假以时日,恐怕连升龙族的高手,都很难制衡他们了。

    “必须把这群人,扼杀在萌芽当中。”(日)陈德园暗暗握了握手,下定决心道。

    照这么打下去,还真的不好说。

    他揉着下巴琢磨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想点什么办法,好让战斗早点结束。

    也就在他们琢磨的时候,外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这人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操着日语喊道:“各位老大,我把你们的武器,拿过来了...”

    说着,奋力将背上的包裹,往就近的万东伟的方向一扔。

    他倒是聪明,知道谁也没法从副阁主的手里,把东西抢走。

    万东伟听到这动静之后,迅速反应过来,心里激动道:“终于来了。这兵器,用着也太不顺手了。还是自己的家伙好用。”

    刚才,万东伟虽然表现的特别好,死在他手里的敌人,也是最多的。可是,总是感觉缺少点什么。

    对,是武器。

    对于一个顶级剑客来说,一把好剑,就是他的第二灵魂。是跟自己的血肉,长在一起的,是不可分的。

    假如分开了,那战斗力,势必大打折扣。

    他一脚把一位宫六级别的干部踢死,然后凌空一跃,将背包接过。

    然后,迅速把背包打开。

    当他看清楚里面的兵器之后,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了。

    没错,这里面就有他的兵器——太康和龙吟。

    除了这个,他还看到了一把很漂亮的家伙——神月阁长老苏佳亮的九龙轩辕剑!

    那么接下来,便是他们开挂的时刻,精彩,敬请期待。<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623章 宝剑出鞘,将杀四方【二合一】            上一篇  第2621章 你是我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