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613章 先拿你开刀【二合一】

第三卷 - 第2613章 先拿你开刀【二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5/9
    旁边的士兵,看到情况不对,赶紧一把把他扶住,紧张地关心道:“长官,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这位军方高官努力让自己保持着站立的状态,然后扶了扶脑袋,自言自语道:“完了,完了,咱们的两个军事基地,也同时遭到了攻击。”(日)

    旁边的心腹士兵听完,嘴巴张得老大,心说今天这也出了太多太大的事吧。没想到,这赤军恐怖组织,居然有胆子,武装攻取军事基地,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如果不是将军亲自打电话,亲口这么说,恐怕没人会相信。一个不久前制造了靖.国.神.社事件大新闻的恐怖组织,居然敢打起军事基地和元觉寺的主意。恐怕,世界上第一恐怖组织,也不敢这么干吧。

    “长官,那我们怎么办?”旁边一位助手吞了吞口水,着急问道。

    这位军方高官脑筋一转,突然想起,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M军军事基地。

    料想赤军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攻击M军军事基地吧。真要是敢这么干,那他就是和两个政府对抗。这个世界,还从来没有任何一支军事力量,敢同时单挑这两个军事大国的。

    M军向来和日军交好,而且有战略同盟的关系,如果是日方向他们求救的话,他们是没有理由的。而且,几百公里的距离,武装直升机顶多一个半小时就能赶到。

    他赶紧弯下腰来,把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然后迅速拨通了M军军事基地上校的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忐忑的,也怕电话打不通。

    不过,好在,这种猜测在十几秒钟过后,被完全打消了。

    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上校史蒂文懒洋洋的话:“三目君,怎么了?”

    “谢天谢地,你们没事。”(日)名叫三目的这位军方高官大为庆幸道:“我们需要你们的援助。冲绳县元觉寺这边,有恐怖分子袭击,现在首相和副首相以及各位大臣,都在危险当中,我们需要你们的增援。”(日)

    其实,那个史蒂文已经猜到了这边的情况。可是,他还是大为吃惊一声:“什么,你们那边遇到了恐怖分子的袭击,连首相和副首相他们,都有危险?”

    他这个吃惊声,可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吓了一大跳。

    没想到,谢文东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会这么疯狂,居然真的要对R本政F下手,这野心这魄力这胆子,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三目:“是啊,我们就近的两个军事基地,也遭到了袭击,短时间内,应该派不出人手过来,这才想到了你们。看在我们是同盟的份上,还请史蒂文上校,一定要施以援手啊。”(日)

    史蒂文是拿人手短,不过,也不能当面拒绝他的请求。

    他连声说道:“好好好,没问题。不过,我的舰队,现在不在R本啊,赶过去,至少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日)

    三目听完,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一两天,那黄花菜都要凉了。”(日)

    史蒂文:“我们收到太平洋司令部的命令,临时决定过来演习。现在正在靠近新加坡的地方...”

    “啊...”三目急得直拍大腿,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谁能想到,最能指望的M军军事基地,居然在这个时候,有出海演习的任务。

    既然M军军事基地指望不上,也只好指望更远的日本政F旗下的军事力量了,希望己方可以顶住那么长的时间。

    他简单说了声:“谢谢。”(日)然后,匆匆挂断了电话,并且迅速给其他一些基地的军事主管打去电话,让他们立刻派人过来增援。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三四个军事基地的军官立刻出动,往这边赶来。

    而这个叫三目的军方高官,也亲自带着人马,前往一线指挥战斗。

    外场的战斗,打得非常激烈。

    炮声和呼喊声,在内场这些官员们的耳畔徘徊个不停。

    大家都在暗暗祈祷,希望枪炮身不要往这边靠近,希望外面的士兵和警察,早点打退那些恐怖分子。

    整个会场,依然乱糟糟的,不断有身穿制服的特种兵涌入这里,以保护大家的安全。

    很快,偌大的会场也人满为患了,连发言台上,都站满了许多全副武装的士兵。

    打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交战双方的枪炮声非但没有越来越远,反而越来越近。

    甚至,偶尔还有一两颗炮弹,在元觉寺的附近炸开,巨大的爆炸声,让元觉寺内场里的众人,惶惶不可终日,简直都要吓得发疯了。

    这时,谢文东的手机响了,是负责外场行动的神月阁阁主张振坤亲自发来的。

    前线的三重防线已经顺利突破,我方人马,正在距离元觉寺一公里多点的地方,与R本政F的军方和警方,展开激烈的对抗,双方的损失都很惨重。

    感觉差不多了,谢文东给张振坤发去消息——执行计划的第二部分。

    张振坤照办,攻击的力度和强度,都比刚才大为减弱。

    他们也不是急着往这边猛攻,而是守住自己的阵地,开始短暂的休整。

    好不容易有了歇一口气的机会,R本军警两方也暂时不着急将来人打退,而是趁着这个机会,补充弹药以及调整部署,以拖延时间,也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好准备。

    双方的激烈交锋,突然就这样停止了。

    元觉寺内场的众位官员们,还以为战斗结束了,己方赢得了胜利。

    不少人慢慢站起身来,兴奋地问道:“是不是我们打赢了?”

    “那肯定的,要是我们打输了,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还能活下来。”(日)

    “是啊,那太好了,那太好了。”(日)

    “日本万岁,日本万岁。”(日)

    “......”与会的许多官员,商人自己臆想一阵以后,忍不住激动地欢呼起来。也有一些胆子大的,想出去看看。

    可是,刚刚走到门口,便被守卫的士兵拦住了:“不好意思,现在外面的情况还不明朗,为了您的安全起见,请继续留在这里。”(日)

    这些人悻悻而归,不过,倒也配合。

    是啊,万一还有个把恐怖分子躲在哪里,准备偷袭呢。这些恐怖分子,可以都是亡命之徒,要是着了他们的道,那就糟糕了。

    大家相互点了点头,很配合地回到原来的位置,以等待接下来事情的发展。

    他们倒是比较乐观,可是,首相安培,副首相麻省太郎以及几位大臣,却没有那么乐观。

    因为,他们也刚刚得到消息,敌人并没有全部被歼灭,而是与己方保持着对峙的状态。另外,也有随时可能再次发动袭击。

    所以,还得请大家继续留在这里,以防有什么不测。

    只是这些话,实在是对大家的打击太大,不好直说而已。

    想了一会儿,首相安培的发言人才走上演讲台,用麦克风对大家说道:“各位,请大家稍安勿躁,要相信我们强大的军事实力,恐怖分子,不可能这么轻易打进来的。外面浴血奋战的士兵和警察,一定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

    呼~~~有了首相发言人的这句话,大家心安多了。

    不过,也有一些人抱着疑惑的态度说道:“那到底多久,才可以结束呢?”

    发言人:“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得看三目将军那边的处理情况。他正和很多优秀的军官,在一线亲自处理这次突发事件。”(日)

    “那个,恐怖分子的头目抓到没有?”

    “对,这个人,一定不能放过,一定要对他施以最严酷的酷刑。我听说,是一个叫无名的无政府主义的极端分子吧。”(日)

    “嗯,这个人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一定要顺藤摸瓜,找到国内还有谁跟他有牵连。凭他一个人的能力,肯定不可能,做下这么大的事。”(日)

    “我也是这样想的,没准跟在野党的某些败类有勾结。”(日)

    “你这话是什么事实,这件是还没有定论,怎么就能把屎盆子,往我们在野党上扣。怎么,你们执政党就一定没有叛徒?”

    “是啊,这话可不能乱说,这可是叛国。这么做,对我们在野党有什么好处。”(日)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激动什么。不过,要说有什么好处,这好处还少吗。只要把我们执政党推翻了,你们在野党就可以上位,就可以执掌军政大权,可以控制整个日本。”(日)

    “混蛋,你***再说一遍。没有证据,你敢这么说。”(日)

    “别骂人好吧,我也只是假设而已。”(日)

    “假设,我今天就看不惯你的假设,我看你是欠打。”(日)

    “来啊...谁怕谁啊...”

    原本以为,这战斗快结束了,谁知,执政党和在野党两党,因为几句话,居然上演了全武行。

    许多手无缚鸡之力的官员,这个时候却像打了鸡血似的,要把对方打倒。

    这并不奇怪,不管是哪个国家,只要是民主选举制,不同的党派之间,矛盾总是很深的。平常的时候,还能隐忍。在一些重大的决策和事件面前,经常存在很大的分歧。

    这些分歧,如果是以往,倒可以坐下来谈判化解。可是现在,大家出不去,又一肚子火,吵着吵着打起来,那就再也正常不过了。

    这不,才一会儿的功夫,打架的人数,就由刚才的一两个人,变成了十多个人,最后变成四五十号人。

    在场的媒体,看到这副场面,很自觉地就把摄像头和话筒全部关闭。他们明面上是独立运营的传媒公司,可实际上,也是官方控制下的一个宣传工具。

    如果这样的场景,也播放出去,那会大大降低几个党派,在民众心中的威严。这不管对执政党还是在野党来说,对他们各自的形象,都是极为不利的。

    眼前这一幕,被R本政F的那些老头子们,看在眼里,顿时气不打一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帮笨蛋还在窝里斗。

    正经本事没有,搞事情的本事,倒是玩得飞起。早知道,就应该把他们全部送到全线去,让他们把拳头去打恐怖分子,而不是对着自己人下手。

    首相安培倒是没有说什么,倒是副首相麻省太郎一脸愤懑的走上演讲台,从首相发言人那里抢过来话筒,重重喝道:“这像什么话,谁要是再闹,给我滚出去。”(日)

    副首相麻省太郎,向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惹毛了他的人,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个人的政治手腕和手段,厉害和残忍到一定地步。

    这在R本政坛,是人所共知的事。

    之所以会养成这个性格的,跟他的出生有十分重要的关系。

    麻省太郎是福冈县饭冢市人,出身政治世家,曾祖父麻省太吉在明治年间经营煤矿起家,号称煤矿大王,最后封爵成为贵族院议员。

    祖父也叫麻省太郎,在33岁的时候就早逝。其父麻省太贺吉继承祖业,担任麻省商店、麻省矿山和麻省水泥等公司的社长。

    在二战期间,强征数万名朝鲜劳工进行生产,战后在外祖父吉田茂支持下当选众议员,而麻省家族的产业也成为吉田茂的最重要的政治资金来源。

    麻省太郎的妻子铃木千贺子是前日本首相铃木善幸的三女儿,他的妹妹,则嫁给了明仁天.皇的堂弟三笠宫宽仁亲王。

    麻省家族成为正宗的皇亲国戚。

    也因为当过R本政F的上一任首相,所以威望比现在的首相还要大,资格比现在的首相还要老。

    另外,这个人是非常典型的鹰派,对待其他国家(尤其是zg)非常偏激和过分。

    随便举两个例子,2015年的“购岛闹剧”(从日本的民众手里,购买钓.鱼.岛)就是他一手策划的,还时不时怂恿美韩两国联手,对朝鲜实施军事打击,以达到将中国拖进泥潭,延缓阻碍后者发展的目的。

    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不夸张的说,这个人就是一根恶心的搅屎棍。要是他突然挂掉,那简直就是造福全人类的大喜事。

    书归正传。

    且说副首相麻省太郎,在R本政F的地位很高。

    他这一嗓子下去,立马就把现场混乱的气氛给镇住了。

    原本拳脚相加的官员们,虽然心里还有气。可是,在面面相觑,面目仇视一阵之后,也只好暂时把这口气吞下去,各自退到一边。

    副首相麻省太郎扫视了一圈,随后重重说道:“这件事结束以后,你们每个人,都降一级。挑起事端的那几个人,每个人降三级。然后每个人打一个认错报告出来,我要亲自过目。”(日)

    他这话一出,那些打架的人,简直都要哭了。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最开始挑事的那几个人,甚至扑通一声,给他跪下了,连连认错道:“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日)

    这也难怪,在官场上,升一级有多难,这是不在官场上混的人,很难体会到的。一级都是这么难,更别说三级了。

    如此,便不难解释,大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不过,这个副首相麻省太郎,是个心肠很硬的人,也深谙人性的弱点。他这么做,既是给政F立威,也是稳定大家的情绪。

    所谓乱世用重典,说得就是这么个道理。这几个倒霉蛋,只不过成了人家所用的工具而已。

    果然,被他这么一弄,原本乱糟糟的元觉寺内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大家屏息凝神,额头上上布满了汗珠,浑身大汗淋漓,呼吸的频率也明显加快了。不敢发出蚊子大的声音,生怕麻烦找到自己。

    副首相麻省太郎一挥手,对旁边的几个特种兵说道:“把他们弄起来。”(日)

    “是!”左右答应一声,快步上前,把那几个跪倒的人给弄了起来。

    看到这里,谢文东暗自点头,这家伙,确实是个狠角色。

    “好吧,就先拿你开刀吧。”谢文东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暗忖道。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614章 无法无天【三更            上一篇  第2612章 火线战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