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575章 一夜风情&壮士出征【二合一】

第三卷 - 第2575章 一夜风情&壮士出征【二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4/22
    看到二人如此亲热的样子,文姿默默地退了出去,并且把房间的门给关上。

    彭玲被他转得脑袋发晕,连连道:“坏蛋,大坏蛋,快把我放下,都多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谢文东嘿嘿一笑,这才把彭玲放下,吃吃笑道:“怎么突然来这里,还不提前给我打电话,弄得神神秘秘的,让我猜了半天。”

    彭玲撅了噘嘴,昂起头,直视谢文东的眼睛,继续说道:“没说完呢,刚才说到哪里了?”

    谢文东晕倒,这家伙演戏演上瘾了。

    他干咳一声,继续配合道:“那你说,那你继续说。”

    彭玲沉吟了一阵,随后才想起来:“要说男人,你绝对上的上是男人中的极品。可是,要说老公,要说儿子,要说爸爸,你做的太不合格了。”

    说到这里,彭玲似乎有些生气,一张小脸的腮帮子,鼓得老高。

    说到这个,谢文东的确很是惭愧。他摸了摸鼻子,叹息一声道:“是啊,小玲,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突然过来吗?”彭玲缓了缓气,说道。

    谢文东摇了摇头,如是说道:“不知道。”

    彭玲:“妈发了高血压,高得达到了一百七,昏迷了一晚上,差点没有救过来。...”

    “什么?”谢文东听完,脑袋轰得一炸,急声说道:“怎么会这样?她现在怎么样?”

    彭玲很早就没有妈妈的,她口中的妈妈,自然便是谢文东的妈妈。谢文东的爸爸,在当年极乐岛的战役中去世了。

    他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耿耿于怀。

    如果这次自己的妈妈出了什么事,那自己真的非得愧疚而死了。

    彭玲:“别担心,妈已经没事了。医生说,只要定时吃药,定时体检,就会没事。老人了,有点高血压倒也正常。”

    谢文东知道自己的母亲有高血压,倒是没有想到,这高血压会严重到这个地步。而且,这高血压无法根治,只能稳定和缓解。

    他吸了口气,心中的愧疚依然不减。银河实验室,发明了那么多厉害的药物,怎么就没有一种是治疗这种的药物了。

    他吸了口气,让彭玲稍等一下,接着拿出手机,给掌管谢文东账务的“财神”之一的喻超打去电话:“喂,超子,你单独给银河实验室增加一笔三十亿美金的资金,让他们开一个项目,研究如何去根治高血压。”

    “东哥,三十亿美金,这...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怎么突然想起弄这个了。”对面的财神说道。

    谢文东:“因为我妈,我妈有高血压,我这个做儿子的,想孝顺一下行不行?”

    “哦哦,是伯母啊。那当然可以,那是必须的,我这就去安排,我这就去安排。”

    谢文东啪嗒一声,这才挂断了电话。

    随后,又急切地给自己的母亲,发去了一个视频聊天。

    电话那头,自己的母亲,正带着两个双胞胎孙女散步了。看上去,精神头还不错。

    见自己的儿子这么关心自己,谢母是既开心,也有些怪小玲:“我说她怎么突然想起要出岛呢,原来是去告状去了。这丫头...你可别怪她啊,这丫头为这个家可操心了...”

    谢文东含情脉脉地看了彭玲一眼,也笑道:“怎么会呢,放心吧,妈。”

    然后,谢文东又跟自己两个女儿打了会儿招呼,好一阵寒暄,才挂断了电话。

    一张口,就是三十亿美金,这也把彭玲给吓着了。

    看到这个男人,心里还是有家,有亲人的,不是个冷血动物。

    原本还有怨气的彭玲,一下子就气消了大半。

    她坐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嘟囔道:“饿死了,怎么还不开饭。”

    “开开开,马上开,我来给你添。”说着,谢文东亲自拿了一个干净的碗,给彭玲添饭。

    一边添,还一边说道:“看看看,今天还有你喜欢吃的肉沫茄子和麻婆豆腐。”

    正说着呢,彭玲一把从后面,保住谢文东,爱意十足道:“这次来这里,除了是想当面质问你一下以外,还有就是...我想你了。”

    谢文东愕然,随即将米饭放在桌上,然后转过身,挑起眉眼,面孔更加贴近彭玲。

    彭玲被他看得有点不自然,扭捏一阵。

    谢文东逗她:“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什么?”

    说着,一只手,很不自觉地摸向她的小腹,笑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你今天很漂亮啊,尤其是这一身的警装,多少年没见你穿过这一身了?”

    彭玲吃了一惊,心中小鹿一阵乱撞,吃吃道:“啊,你不会是想在这里...”

    谢文东阴笑一阵:“怕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里面就是我住的房间。”

    说着,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彭玲抱了起来,往房间里走去。

    彭玲挣扎一阵:“大坏蛋,我还饿着呢。”

    谢文东一副大流氓的样子:“那怪谁,谁让你主动送上门来的呢。放心,我会有办法,我会让你吃饱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都说小别胜新婚,谢文东和彭玲挺长时间不见了,彼此在一起,没有什么可害羞的。

    别看刚才彭玲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一和谢文东接吻,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幅样子。

    她的需求是如此的强烈,仿佛一头发了情的母狼,以至于还没有躺到床上,自己的香舌边和谢文东的嘴巴紧紧缠绕起来。

    至于饥饿,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正如谢文东自己说的,今天的彭玲确实非常漂亮。尤其是穿了一身警服的制服之后,更让人平添一种强大的征服欲望。

    谢文东把彭玲放到床上之后,一抬腿关上了门。

    先是很享受地盯着她看了一阵,接着动作很慢,也很轻松地解开了她的上衣,然后将衣服扔到一边。

    又毫不客气地解开她的腰带,出乎意料的是,长裤极其顺利地被褪了下来。

    原来,里面还穿着一双既有诱惑力的黑色连体丝袜,里面是紫色的蕾丝内裤。

    “原来你这家伙,是早有准备啊。”谢文东欢笑一声,打趣道。

    彭玲玉腿微微蜷曲着,身子微微侧着,咬着嘴唇,冲他勾了勾手指:“那当然了,我来见我老公,当然得打扮得好看一些了。”

    “嗯嗯,不错,虽然生了两个小家伙,可是身材一点也没走向,还想咱们当年的第一次一样。”谢文东说着,将身上的刀枪摘了下来。

    一丝不挂!

    彭玲完璧无暇展现在谢文东面前,风情无比的颠倒众生,高耸的双峰,挺翘的臀部,每一寸肌肤都闪现诱人光泽。

    彭玲适时的闭上美丽眼睛,脸上涌起三分羞涩,继而让自己变得更加动人。

    嘴里呓语一阵:“讨厌!”

    谢文东手指从女人身上缓缓滑过,用这种方式去逗逗她。

    彭玲身体随着谢文东指尖不断抖动,看得出这是一个敏感的女人,这也无形中让她添加了两分魅力。

    “睁开眼睛。”

    谢文东趴在彭玲柔软的身体上,淡淡命令,彭玲配合的睁开一双水灵眸子,两分幽怨三分委屈五分春意。

    短暂的安静甚至是温顺之后,彭玲猛然爆发,一把向谢文东扑了上去,并且直接把他放倒。然后主动翻身骑在他身上!

    靠!被逆推了?谢文东脑海中轰的一声,这戏码超出想象啊。

    此时,彭玲已经撕开谢文东的扣子,裸露出后者的胸膛。

    看着坚硬的肌肉以及疤痕,她的呼吸更加急促,嘴里轻轻喊道:“坏蛋,让你忙,让你忙,忙得都没时间回家,都没时间好好跟我亲热亲热。我打你,我打你。”

    她喊叫之后马上俯下脑袋,在谢文东身躯猛烈亲吻,从脖子吻到胸膛,从胸膛滑到腹部,温香小舌划出一道道香艳的痕迹...

    屋子里的香气更浓,浓得几乎可以令人溶化。

    她整个人热得就像是一团火。

    陌生的地方,静谧的夜晚,封闭的房间,一对干柴烈火的夫妻。

    两个人从四点三十进入房间,之后一直没有出来,连饭都没有吃。

    九月二号,农历十五,月圆之夜。

    幽暗的天空一览无云,点点繁星点缀长空,一轮明月当头,博照大地,丝丝月光倾洒如同水银泄地。

    在皎洁的月光下,在又大又软的床上,已经近乎虚脱的谢文东对彭玲说道:“小玲未来的几天,我不能陪你了。”

    “是又要去打仗吗?”一丝不挂的彭玲依偎在谢文东身上,用手指轻轻数着他身上的疤痕。又心痛,又自豪,又幸福。

    心痛在于,这每一道伤疤,都让自己的男人受尽苦楚。

    自豪在于,只有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才会拥有这一身的荣耀。

    幸福在于,此刻自己正完全拥有这个男人。

    谢文东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一次的任务,不同以往。我们面对的敌人,是R本政F。”

    彭玲吃了一惊:“要跟R本政F开战么?”

    谢文东:“没错,我要接管R本,成为R本这个地方,最大的王。”

    彭玲嘴巴张得老大,不过听得也是惊心动魄:“这...这是不是太...太...”

    谢文东笑着接过话来:“太疯狂了是吧。”

    彭玲点了点头,表示承认。这已经不是疯狂不是疯狂的事了,简直就是疯了。

    天才和疯子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跟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挑战,这事光是想想,就觉得震惊的。

    不过,她也对此充满着期待以及对自己老公的无限崇拜,因为他正在走一条谁都没有走过的路,演绎一段千古之下也能流传的传奇。

    男人可以不帅,可以没有钱,但一定要有理想,一定要有野心。

    正如文东经常说得那句话:“人的手可以做很多事,可是,当我的手张开的时候,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下,亦在我的掌中!”

    谢文东眨了眨眼:“不过,你会支持我的,对吧?”

    彭玲想了想:“我既然阻止不了你,就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你。我只要你向我保证,一定得安安全全的。我,妈,孩子,还有那些姐妹,都眼巴巴地盼着你回来。至于家里,我们都会好好的。”

    谢文东是个念旧重感情的人,也感念彭玲这些年的默默付出。

    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她在家,把后院看好了,不让自己的后院起火,自己哪能全心全意地忙事业。

    他笑了笑:“这个世界,能杀得了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你别忘了,我是受上天庇佑的人。”

    彭玲把谢文东搂得更紧了,眼角闪现出一些晶亮的液体。

    她嗯了嗯,缓缓说道:“其实,今天来这里,除了“控诉”以及想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哦,什么?”谢文东脑袋一转,好奇地问道。

    彭玲不说,只是闭上眼睛,缓缓道:“你猜。”

    谢文东想了想,

    结婚纪念日?

    不是,还没到呢。

    小玲的生日?

    不是,更晚。

    自己的生日?

    也不对啊。

    他仔细琢磨了一下,突然想起先前彭玲问的那些话,顿时眼前一亮:“莫非,今天就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彭玲睁开眼睛,掩嘴一笑:“对啊,你都忘了吧?”

    男人,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承认自己忘了某某日子,即便真的忘了,也不能承认。

    因为,麻痹大意的后果,总是会很惨的。最起码,也得落个让mei人失望的结果。

    谢文东的脑子得很快,而且智慧超群。

    他当即摇头,后者脸皮说道:“当然没有。这不,我都还准备了一首诗呢,专门来纪念这个日子。”

    知道谢文东这家伙,肯定是忘了。

    不过,她并不点破,而是饶有兴致地问道:“是嘛?那得是藏头诗吧,我知道,曹植是七步成诗,文东你能做到六步成诗的。”

    听完彭玲的话,谢文东顿时脑袋滑下三条黑线,咳咳,这也太有难度了吧。

    不过,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到底。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576章            上一篇  第2574章 佳人有约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