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493章 你知道我是谁么【二合一】

第三卷 - 第2493章 你知道我是谁么【二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3/12
    本以为看到了刀,眼前的这几个人,怎么着也得露出惊吓和害怕的表情。

    可是,这些人看上去,跟没有看到似的。非但没有露出应有的反应,反而有说有笑,依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看来,这些人不怕刀啊。

    这个粗鲁的老板见刀没用,顺手把刀往旁边一扔,又把枪拿了出来,指着谢文东的鼻子骂道:“你TM的胆子还挺大,不怕刀,那怕不怕这个呢?”

    他这一亮枪,倒把李小芸吓了一跳。她忍不住说道:“这位老板,有话咱们好好说,犯不着动刀动枪的。”(俄)

    这时,谢文东把李小芸拉到自己的身后,然后笑眯眯地说道:“不用担心,他没有开保险,吓唬人的。”

    “嗯,如果他敢把保险打开,我敢保证,他在下一秒看到自己的脑浆。”九门提督来自少监的张震阴测测地说道。

    别看这小子年纪不大,说出来的话,确掷地有声,像刀子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李小芸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在今天之前,他好像没有见过谢文东身边的这个保镖,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不过,能在谢文东的身边做保镖的人,本事肯定不会差。

    这话,绝对不会说假话。

    李小芸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过表情还是处在惊悚的状态。也是,毕竟是自己的男人被敌人拿枪指着,哪个女人不会担心了。

    也许是刚才李小芸的一声尖叫,让粗鲁老板感觉自己的威胁,收到了效果。

    他重重哼得一声,骂骂咧咧地说道:“这下知道怕了吧,这下知道你们惹祸了吧。”(俄)

    这时候,谢文东一笑,摆了摆手,说道:“朋友,咱们都是文明人,有话好好说,犯不着舞刀弄枪的。你这样,我真的是有点害怕呢”(俄)

    听完谢文东的话,原本李小芸还处于担心和恐惧当中,差点乐出声来。

    堂堂世界黑道的第一大龙头,居然说自己有点害怕,这上哪里说理去。

    不过,对方的这个态度,却是粗鲁大汉最想看到的。

    见对方年纪不大,派头倒是不小,他瞥了瞥嘴巴,探着脑袋,凑到谢文东的近前,哼出一声:“你他妈DE,就是这臭biao子的老板对吧,我急得就是她把我的手打断了。还有我四个手下,是被这臭女人打伤的,现在他们还躺在医院里呢。是你下的命令吧?”(俄)

    他口中所指的臭biaozhi和臭女人,一个指的是魏佳美,另外一个指的是静慧。

    谢文东笑吟吟地说道:“没错,是我下的命令。”(俄)

    “你***承认就好。我今天给你两条路走。”(俄)

    谢文东:“哦,我倒想听听。”(俄)

    粗鲁老板:“第一条,赔偿我和我兄弟们的医疗费,再把这两个女人,不,三个(他手指向李小芸)女人交给我们处置,我就放了你们。第二条,我们把你们这几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全部扔到西伯利亚去喂狼。”(俄)

    谢文东听完,呵呵一笑,幽幽道:“从这位朋友的做派来看,以前混过道上吧。或者,现在还在道上混?”(俄)

    粗鲁老板:“老子以前是贩卖军火的,杀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哎,我跟你说这个干吗,两条路,你选哪一条?”(俄)

    谢文东冲他勾了勾手,神秘道:“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俄)

    那粗鲁老板,还以为他想跟自己妥协什么呢。忍不住往前倾了倾,嘎声问道:“你想跟老子说什么?”

    他这往前一倾,便看到了一双明亮无比的眼睛。这双眼睛的眼神之犀利,好像一下子能心底都能被他扫得透透的一样,半点秘密也没有。

    粗鲁老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种目光,他见过,那是狼一般的目光。

    他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去,双手轻轻搭在那粗鲁老板的胳膊上,幽笑道:“你知道吗,如果你是说钱的事,那还好说,钱在我这里不算事。可是,你跟我要人,那就是你太不是长眼了,她们可是我的人,怎么能这么轻易交出?你必须为你刚才这句冒犯的话,付出代价。”(俄)

    还没等那粗鲁老板是怎么回事,只见谢文东的手往外一拉。

    只听咔擦一声,那粗鲁老板的胳膊,被他硬生生给那脱臼了。这还不是什么,谢文东又把手放到了粗鲁老板的那只刚刚打了石膏的手上,轻轻一捏,直接把那硬硬的石膏捏碎。原本已经接好的手,再次脱臼出来。

    这还不算完,谢文东又双手一用力,直接把那粗鲁老板的两只手,像掰莲藕一样给掰断了。

    手腕脱臼,不算什么重伤,像粗鲁老板这种以前在黑道上混的人,咬咬牙也能勉强忍住。可是,手骨直接断裂,这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了的。

    谢文东将人往前面一退,那粗鲁老板,双腿发软,站立不住,扑通跪坐在地,提着两条不听使唤的胳膊,拼命的嚎叫。

    他带来的那些小混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他几名混混见状,急忙想冲上前去救援,可是五行兄弟已先一步将他们挡住。

    过了好久,粗鲁老板脸色憋得通红,两只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大声吼道:“操***……他把我的胳膊弄折了……”

    “啊~~~”众人皆感到不可思议,就这么随便摆两下,老大的胳膊就被人给掰断了,这怎么可能。

    这不,许多人,还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看到这里,那个身材火辣的小妞,吓得夺路而逃,把一干人扔在这里。

    这时,那粗鲁老板又歇斯底里地大喊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我砍死他们,砍啊。”(俄)

    跟着他来的这些人,也顾不得这附近就是红场,顾不得这里附近就是克林姆林宫了,纷纷掏出家伙,想要砍杀谢文东一行人。

    当然,他们没有动枪。

    毕竟,如果一动枪,这性质可就变了。在政府的家门口用枪杀人,这上面追究下来,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他们也没有真的听老大的话,想要把谢文东一行人置于死地,姑且先把他们打成重伤,再拖到别的地方去处理好了。

    他们的算盘,倒是打得挺响。可是真正与对手交上手,才发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对方,只出动了一男一女,两位长相稚嫩的少年(魏佳美和张震),可是这两名少年,却如风卷残云一样,把他们几十号手拿武器的家伙,全部打翻在地。

    整个过程,连一分钟都没有到,平均下来,也就一两秒就放倒一个人。

    这位粗鲁老板带来的人,可不是那些刚刚出道的小毛贼,他们都是在江湖上,有些年头的人了。有的还是道上的老油条,一流打手。

    可是,不管是老油条,还是一流打手,都根本不是人家的个儿。一个个平时长得人高马大的,可是,关键时候,却半点用都起不到。

    “啊?”看到自己带来的手下,被人家两个人,轻轻松松就收拾了。

    瘫坐在地上的粗鲁大汉,脸色顿变,整个人都傻了。刚才那嚣张的劲,一扫而空,颤声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是生意人。”(俄)谢文东幽幽说道。

    那粗鲁大汉也不是傻子,正经的生意人,身边的保镖能这么厉害?

    他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非常肯定道:“不不不,你们绝对不是普通的生意人那么简单。”(俄)

    正说着话,附近巡逻的警察听到这里的打斗声,开着警车过来了。

    他们还奇怪呢,谁这么大的胆子,大晚上的,敢在红场附近闹事,这要是惊动了克林姆林宫里面的总统或者副总统们,那可真不得了了。

    前文说,这一带是莫斯科最繁华,也是治安最严密的地区。

    这不,一组巡逻的警察,就是两辆警车,十个身穿警服的警察。另外,还配备了两条警犬。

    一看到警察过来了,那粗鲁的老板,好像一下子就看到了救命活菩萨一样。

    他五官扭曲着,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警察的面前,哭喊央求地说道:“警察先生,快救救我们。这几个人疯了,我们就是出来吃个饭,没想到跟他们吵了几句嘴,他们就把我的兄弟们,打成这样。”(俄)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你再厉害的人,遇到警察,总该怂了吧。你不是嚣张嘛,我看你们怎么嚣张的起来。

    听到老大的话,他跟来的那些手下,也一个接一个的附和,一边喊着疼,一边要警察们给他们做主。

    李小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居然倒打一耙。她忍不住上前解释:“警察先生,这些人贼喊捉贼。。。。”(俄)

    谢文东笑眯眯地打断李小芸的话:“小芸,用不着跟这种小喽啰解释什么?我来打个电话。”(俄)

    说完,掏出手机,给莫斯科主管警界的一把手,打去电话。谢文东是混黑道的,跟政府方面,打交道最多的,便是警察。

    之前谢文东在这里呆过挺长的时间,有警察部部长的电话,也是很正常的。

    “趴下,都给我趴下。”(俄)警察一看这情况有些大,下意识拔出枪来,让大家趴下。

    然而,谢文东和谢文东的人马,好像没听到一样,依然好好地站在原地。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些身穿西装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趴下,趴下,再不趴下,我就开枪了。”(俄)十名警察中,一位年纪毕竟老的警察,把保险打开,指向了谢文东。

    见到他把保险打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想去坐这个动作。

    可是,还没等他们坐完这个动作,谢文东身边,突然有一个年级很小的小子,拔出双枪,啪啪就是一顿乱枪。因为枪上带着消音器,所以发出的动静并不大。

    然而,其效果却十分明显。

    等枪声结束以后,十名警察手上的枪全部不见了,被打飞了。

    这些警察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枪法,能到这种出神入化的地步,不禁全部傻眼了。

    其中一个人,偷偷地把对讲机摘下来,想要去喊人。

    可是,接下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那小年青的嘴里发出来:“不要乱动,要不然,打飞的,就是你们的脑袋。”(英)

    咣当!

    十名警察,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待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谢文东已经打完了这通电话,笑眯眯地对那些警察说道:“警察先生,不要害怕,只要你们不乱来,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俄)

    咕噜!警察们吓得同时吞了吞口水。

    谢文东:“不出两分钟,你们的上司,就会告诉你们。”(俄)

    果然,大约过了一份来钟,当中那个年纪毕竟大的警察,接到了上司的电话:“站在你面前的那个人,叫谢文东。你们可千万不能找他的麻烦。你们不想活,我还想活呢。”(俄)

    “啊,谢文东,你是说,该不会是那个谢文东?”中年警察听完以后,嘴巴张大得能吞下二十个鸡蛋。

    对方不耐烦地吼道:“不是那个谢文东,还有哪个谢文东。他就是黑带的教皇,世界最大黑手党的老大。”

    “啊~~”中年警察再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冷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

    简单地跟自己的上司说了一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以后,他挂断了电话。

    然后恭恭敬敬地说道:“实在抱歉,我们不知道是黑带的教皇谢先生。谢文东可是高端人士,怎么会跟小混混有瓜葛,肯定是这些小混混瞎眼了,主动找你们的麻烦,需不需要把这些人交给我们,让我们处置。”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494章 谢文东的新任务            上一篇  第2492章 找麻烦的叼毛来了【六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