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319章 大事不好【三合一】

第三卷 - 第2319章 大事不好【三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1/26
    谢文东安排好了以后,旁边的黑带副教皇东旭按照前者的吩咐,把在外围擒获的一干寒冰俘虏,都带到大厦里来。这其中除了普通的寒冰打手以外,还有数量不少的寒冰中高层。

    之所以要把这些人弄过来,一方面,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把他们当作人遁。

    另外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是谢文东考虑到,现在寒冰组织主要的目的是灭掉己方。

    假如这个时候,他们先躲道地下,再将这整个大厦引爆,那么这场游戏也将提前结束。而且是以谢文东这边的惨败而提前结束。

    谢文东是个脑子非常聪明的人,当然不能让寒冰这边,有这种不合规矩的举动。除了里面的人,外面也安排了应自新以及许多狠劲角色,以防不测。

    当然,这些俘虏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可是让寒冰在一定程度上投鼠忌器,却无法让他们直接投降。

    也就是说,双方的较量,还会继续上演,直到哪一边被彻底打败,或者彻底被消灭。

    谢文东这边,虽然激战许久,可是,力量依旧十分强悍。

    其中不乏有像十大长老,九门提督,袁天仲,任长风这样的悍将。寒冰这边,虽然外围遭到了重创,同样实力依旧强劲。

    这不。说话间,有二十来个人,又闯了进来。这二十几号人,虽然人数不多,可是,黑带的兄弟基本上抵挡不住。

    只一会儿功夫,已有十多号人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之中。

    袁天仲哼笑一声,提起软剑就杀了过去。

    这边的事还没有了解,又有一波人马,提着家伙,冲了过来。然后,任长风又接着往上。

    如此反复,谢文东身边的大将陆陆续续被派出去了,最后就剩下了九门提督。

    谢文东也没有闲着,领着九门提督,在指挥大厦一到四楼的作战一线,巡视起来。

    一是为了鼓舞士气,告诉兄弟们,我跟你们一直在并肩作战。二也是看看谁有麻烦,顺便帮帮忙。有了谢文东的亲临战场,兄弟们斗志昂扬,别提多干劲十足了。

    别看谢文东这边只有十个人,可是,九门提督的大名,那可不是盖的。

    连升龙族宫八级别的干部,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更别说眼前这些普通的寒冰打手了

    。所以,老远看到他们过来,不少有自知之明的的寒冰弟子吓得赶紧躲开,生怕他们找上自己。

    当然,也有眼睛瞎的,居然没有认出他们来。

    这不,有一小撮寒冰成员,还真把注意,打到了谢文东的身上。

    这波人大概二十来人,并不认识谢文东,为首的,是一个光头,大约四五十岁左右,满脸的横肉。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叫“老鹰”的心腹,是个非常老练的金牌打手,手上的人命不下几十条。

    在遭遇到谢文东一行十人之后,这个光头头目大喝一声:“敌人。”(俄)

    然后旁边那个叫老鹰的大汉,像献媚似的,自告奋勇道:“大哥,我去干掉他们几个。”(俄)

    此次作战,有不少的黑带的兄弟也参与进来了。与寒冰相比,这些人的战力实在不是怎么样。

    而谢文东这十人,服装跟黑带组织的衣服款式差不多。对方把他们几个,认成普通的黑带打手,也是可以理解的。

    光头头目也没往心里去,因为这些人都是一脸血污,倒也看不出几多特别之处来。。

    他很爽快地答应道:“速战速决,咱们还得去对付神月阁的人呢,别在这些小喽喽的身上浪费时间。

    那名叫老鹰的大汉嗯了一声,然后一路小跑,直奔谢文东这边而且。

    九门提督这九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六识过人的高手。有敌人靠近,他们怎么不是知道。

    看到敌人的块头还挺大,九门提督之中的大力士——身高接近两米的大块头游明亮主动请缨,压低声音说道:“东哥,这小子交给我吧。”

    “不”,谢文东摇了摇头,幽幽说道:“这一路基本上都是你们动手,都快把我给闲死了,这个,我来。”

    说完,主动上前半步。

    谢文东是领导,是大哥。他的兴趣上来了,游明亮也不好意思拒绝。他嘴巴动了动,倒也没有反对。

    说话间,那名叫作老鹰的大汉,已经冲着谢文东的脑袋过来了。

    见对方一刀直奔自己的脑袋劈来,铁了心的下死手,谢文东心中杀机顿起,等对方的钢刀已劈砍到他的近前,他突然向旁一侧身,让开钢刀的锋芒。

    就在对方准备收刀再砍的时候,谢文东猛然跨前一步,身形好似鬼魅一般闪到那名大汉的身侧,一走一过之间,他的手背也顺势在大汉的脖颈处掠过。

    沙!大汉只感觉脖颈一凉,再没有其他的感觉,他冷哼一声,转过身形,高举的钢刀,还要向谢文东的脑袋劈砍。

    可是举在半空中的钢刀却迟迟没有劈砍下去,耳轮中就听嘶的一声,一道血雾由大汉的脖颈处喷射出来。

    此时再看他,脖颈处多出一条细细长长的口子,鲜血不断地喷射出来。

    名叫‘老鹰’的大汉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直到死,他都没弄清楚对方是如何对自己下的杀手。

    啪!谢文东手腕一翻,露出一把金灿灿的小刀。

    刚才他的手背在大汉的脖颈处掠过,实际上,他指缝的金刀已然划开对方的喉咙,只不过他的动作太快,让对方连点痛楚都没有感觉到。

    大汉站在原地的身躯摇晃两下,紧接着,一头栽倒在地上,直到倒地,他的双脚还在地上用力地连蹬,屁股高高撅起,好像想从地上爬起来。

    可是他的脑袋却像有千钧之重,无论他的双脚怎么用力,脑袋一直都紧紧地贴在地面上,怎样也抬不起来。

    时间不长,他的挣扎渐渐弱了下去,趴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此情此景,让在场的大汉们都傻眼了,谁能想到,那么勇猛的老鹰竟然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青年抬手之间杀掉。

    瘦弱大汉一众人看了看地上的同伴,再瞧瞧谢文东,不约而同地倒吸了口气。

    他们惊诧,不过九门提督几位兄弟倒是欢呼一阵。

    就从他们如此专业的眼光来看,东哥的这一招都是无可挑剔的,将“稳准狠”三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为首的大汉愣了片刻,而后眉毛都竖立起来,通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谢文东,握着钢刀的手掌爆发出一阵嘎嘎的脆响声。

    过了好一会,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做了他!”(俄)

    在场的大汉们如梦方醒,一个瘦弱的大汉,大步流星地向谢文东走了过去。

    就在他快要走到谢文东近前的时候,只见后者不紧不慢地亮出手中的小金刀,冲着来人比划了一下。

    老鹰的惨死还历历在目,那名瘦弱大汉心头不由得一震,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接着又向后退了退,没敢继续向前。

    为首的光头大汉见状,气得脸色涨红,脖子上的青筋都蹦起多高,他厉声喝道:“你们都聋了吗?我让你们给我做了他!”

    见老大真的发怒了,在场的大汉们不敢再怠慢,人们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一同向谢文东围拢过去。

    还是那名瘦弱大汉率先发难,他大叫一声,抡刀向谢文东劈砍过去。嗡!刀锋破风,发出刺耳的呼啸声。

    谢文东侧身闪躲,与此同时用侧踢出一脚,猛踹对方的肚子,瘦弱大汉早已是提起十二分的小心,见对方一脚快如闪电般的踹向自己。

    他大喝一声,不退反进,硬受谢文东这一脚,不过在谢文东踹中他的同时,瘦弱大汉也顺势把谢文东的脚踝牢牢抓住,打算把他搬到在地。

    可是谢文东的反应太快了,没等对方发力,他站起原地的身形突然打了个倒空翻,人在空中倒翻的时候,另只脚顺势踢出,脚尖正挑在瘦弱大汉的下巴上。

    这一脚的分量不清,把大汉踢得一蹦多高,下巴被硬生生踢开一条大口子,血流如注。

    瘦弱大汉惨叫一声,抓住谢文东脚踝的手也下意识地松开,谢文东在空中翻转落地后,片刻都未停顿,身子仿似弹簧,立刻又向前直射出去。

    只眨眼工夫他便来到瘦弱大汉近前,手中的金刀也狠狠刺中大汉的左眼。

    扑!

    “啊——”大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双手捧着左眼,踉踉跄跄地向后连退,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不断地流淌出来。

    啪!谢文东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继续抖了抖金刀上的鲜血。

    一把小小的金色小刀,两次出手,一死一重伤,谢文东的身手可把在场的众人吓得不轻。

    为首的那名大汉亦是暗暗皱眉,如果说老鹰被对方所杀是出自轻敌,那么瘦子呢?

    瘦子可是加着小心和对方过招的,结果还是被对方一招重伤,这个小子不简单啊!

    然后,他忽然联想到一件事,那就是,他好像隐隐约约记得,大名鼎鼎的谢文东,好像就用一把金灿灿的武器。

    这个念头一出,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不成,这人就是谢文东?

    他不敢相信,可是,心里似已笃定了这个念头。

    这时,另外十多名寒冰精锐也都加入了战团。一些人冲着谢文东去的,而且另外一些人,则是冲着九门提督而去的。

    九门虽然默认了谢文东,不出手帮忙。可是,敌人主动送到自己跟前,他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这不,余勇,王如朋,周汝杰等人,个个都小露身手。将送上门来的敌人,毙于当场。

    时间不长,谢文东这边也解决了战斗。

    如果说,刚才光头大汉还只有百分之九十确信,现在,这个念头就可以达到百分之百了。

    只见他嗷得一嗓子,大喊道:“谢文东。。。。谢文东在这里,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谢文东扭头看着脸色煞白、已然被吓得魂不附体的那光头大汉,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想不到,寒冰还有这样的草包。”

    他的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是旁边一个脸上满是络腮胡的干部却听到了。只听他阴测测地说道:“寒冰,可不全是草包的。”

    说话之间,他人已来到谢文东的近前,抡起手中的钢刀,斜肩带背的劈砍下去。

    谢文东侧身闪躲,就听唰的一声,钢刀的锋芒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掠过。一旁的余勇断喝一声,挥拳要冲上去,谢文东向他摆下手,说道:“我来。”

    “你们谁都不用急,今天一个都走不掉!”那名络腮胡大汉冷哼一声,砍出去的钢刀又顺势横着一扫,反切谢文东的胸口。

    后者暗叫一声来得好,这人出刀以及变招的速度可算是够快的。

    他身形后仰,双腿还站在地上,上半身却几乎于地面平行。

    嗖!钢刀再次由谢文东的鼻尖上方横扫过去,连续两刀不中,络腮胡大汉怒火中烧,欲趁着谢文东后仰身的机会突下杀手。

    他双手握住刀把,使出浑身的力气力劈华山的向谢文东身上砍去,同时大喝道:“给我躺下!”

    他的出刀又快又狠,不过他只一心想着把对方砍倒,却忽略了谢文东下面挑过来的一脚。

    嘭!谢文东的脚尖正挑在大汉的肚子上,后者闷哼一声,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两步,全力砍出去的那一刀也失去准头,未能劈在谢文东身上。

    等大汉稳住身形后,下意识地用手揉了揉被对方踢得火辣辣的小腹,他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怒吼着又再次向谢文东扑过来。

    他冲过来的快,谢文东的反应也不慢。

    他站直身子后,脚尖向旁一钩,正好钩住一只座椅,单腿又猛然再向外一抡腿,座椅收起钩力,在空中打着旋飞了出去,直向冲过来的那名大汉砸去。

    络腮胡大汉想都没想,双臂抬起,挡住自己脑袋的同时又用力向外一推。

    嘭,飞来的座椅撞在他的双臂上,受其反推之力,又回撞向谢文东。

    后者似乎早有准备,他嘴角挑起,身形不退反进,一走一过之间,单手顺势抓住椅子腿,然后用力向下抡出。

    对方没想到谢文东的反应和速度会这么快,眼睁睁看着谢文东抡着椅子砸向自己的脑袋,大汉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横刀招架。

    啪!谢文东砸下来的椅子正撞在钢刀的刀身上,其力道之大,让身形那么魁梧的壮汉都站立不住。

    噗通一声,他整个人坐到地上,感觉两只臂膀就如同过了电似的,又酸又痛,又酥又麻。

    再看谢文东的手中,椅子已然被撞得细碎,他手里只剩下半截椅子腿。

    谢文东紧握着半截椅子腿,片刻都未耽搁,对准大汉的面门恶狠狠地捅了过去。

    由于椅子腿是硬生生砸断的,在其前端,全是木头折断的尖刺,如果大汉真被椅子腿捅在脸上,他就算不死,这张脸也得毁了。

    这名大汉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使出吃奶的力气,身形向旁翻滚,轱辘出多半米多远。

    谢文东一击不中,还要继续追击,陆陆续续赶来的寒冰打手们,可都不干了,蜂拥而上,在挡住谢文东的同时,也把那名大汉死死护住。

    络腮胡大汉不甘心地抖了抖双臂,重新抓起钢刀,对谢文东咬牙切齿地说道:“操..你妈的,我们再打……”

    他话音还未落,一名大汉从外面快步奔跑进来,他三步并成两步,来到这位挨了揍的络腮胡大汉近前,低声说道:“大哥,咱们得退了,这层的兄弟们快挡不住了。”

    妈的!络腮胡大汉看看谢文东,再瞧瞧地上奄奄一息的同伴,心里忍不住怒骂了一声。

    他沉吟片刻,抬手指着谢文东,说道:“谢文东,这笔账我记下了。别以为你暂时领先,就多厉害。等着吧,当我们把你们踩在脚下的时候,你们才会抬起脸来看我们!”

    搁下这一番狠话,络腮胡大汉不敢继续停留,谢文东的人马已越来越多,如果他们再不撤退,想走都走不出去了。

    他狠狠跺了跺脚,向周围的大汉们一挥手,喝道:“撤!”

    大汉想撤走,九门提督还不想让他们走呢!见对方退去,九门提督就要往前面追。谢文东却拦住了他们:“算了,一群小角色而已。不用咱们收拾,其他兄弟自然会收拾。”

    九门听完,这才齐齐刹出了脚步。

    九门提督的静慧是女人,也很用心。她看刀东哥一直锁着眉头,没有丝毫打了胜仗的喜悦,便好奇地问道:“东哥,你在想什么?”

    谢文东揉着下巴,幽幽地说道:“我在想,刚才那个人说的那句话。什么叫做‘当我们把你们踩在脚下的时候,你们才会抬起脸来看我们’?”

    静慧扬起眉毛,目光直勾勾地看向谢文东,讷讷道:“也许只是一些,吓唬人的话而已。东哥不是经常说,恐吓是外强中干的表现么?”

    谢文东这次却摇了摇头,否定道:“不,我觉得,这句话里面,藏着颇多玄机。”

    “啊,什么玄机啊?”余勇问道。

    谢文东还是摇头:“我不是知道,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不对劲?”九门提督相互看了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么,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

    厮杀还在继续。

    与寒冰一众,在指挥大厦交火约四个小时左右,终于拿下了大厦的地面四层。

    打死,打伤以及俘虏了寒冰组织,足足七八百人,给寒冰组织以重创。

    可奇怪的是,那个寒冰的副会长以及七大理事之一的秦诗怡以及许多厉害的角色,都不在这七八百号人之中。

    换言之,他们肯定都是逃到了地下的四层里面。

    这个时候,天都已经亮了。大家再厉害,再不要命,也有人困马乏的时候。

    而且随着这场持续了四小时大战的结束,大家都多多少少受了伤,再打下去,效率也是非常低的。

    谢文东下令,暂时停止战斗,除了必备的大将以及兄弟,把守指挥大厦上面四层以外,流出一部分人打扫战场,清理敌我双方的尸体(遗体)。

    把那些已经没有战斗力或者战斗力已经不强的兄弟,全部送医院。

    剩下的其他的人,暂时退出大厦,到机械指挥大厦那个东正教教堂里休整,包扎伤口。

    至于为什么选择那地方。

    首先,那地方足够大,足够大家躺着休息。其次,那地方距离这指挥大厦不远,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支援。最后,那地方没有经过交战,相对比较干净。

    打了整整一晚上了,就算是头牛,也扛不住。

    大家到了那教堂之后,直接席地而睡,有的吃得东西,包扎着伤口,都能给睡着了。

    太累了,实在是太累了,几乎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跟散了架一样,全身上下已经疼得麻木了,大家都跟虚脱了似的,不一会儿,便鼾声四起。

    不过,每个人都不敢睡得太沉,因为他们都知道,战斗还并没有结束。

    指挥大厦的地面四层是拿下来了,可是,地下还有四层依旧在寒冰的手里。

    而且,这个岛屿上有许多密密麻麻,四通八达的地道。即便这些地道,许多都被水给淹没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还有许多能用。

    这点,可以从敌人收缩兵力时,直接消失的这个举动中不难推断。

    故而,许多人都不敢睡。地面上保持着巡逻,天上的天眼卫星也对这个地方,实施实时监测和跟踪。

    整个机械城的紧张肃杀的气氛,非但没有因为阳光普照大地而消弭,反而越显的压抑,沉重。

    谢文东没有睡觉,靠着牛肉罐头,水果以及折射肾上腺激素,特效药吊着精神。

    九门提督以及许多人,都是这样的。

    谢文东盘腿席地而坐,对旁边的张震说道:“阿震,去帮我把老刘叫过来,我要问问他,振坤,少河,东伟以及阿旭他们的情况....”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320章 事态越来越严重            上一篇  第2318章 四大将全部失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