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298章 战斗篇:神月阁长老梁晨【二合一】

第三卷 - 第2298章 战斗篇:神月阁长老梁晨【二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1/15
    梁晨,是神月阁出了名的“懒王”。

    他懒到什么地步呢,只要有床的地方,他就要躺着,一躺躺个十多个小时不挪窝,那是家常便饭。吃饭的时候,尽量把肚子塞满,就为了懒得吃下一顿。

    不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就不会去吃饭。衣服从来不洗,都是穿脏了直接扔....反正,你能想象到、不能想象到所有有关懒的事情,都能在他身上出现。

    可是,可千万不要因为他懒,就否定或者怀疑他神月阁长老的身份。能做到神月阁排名前五位的长老,没一个是吃干饭的。

    这人骑马、击剑、舞刀、弄枪、厨艺、唱歌、赛车等无一不精,除了不会像女人那样生孩子以外,什么都会。

    他没有什么特定的武器,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如果说,其他的人打斗,是激烈的,是残酷的,刺激的。

    那他的打斗,则是“无趣”。

    说白点,是很无聊。

    因为,他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好像根本就不是要打架,仿佛是连续通了几个宵打不起精神似的。

    人家看的是,两个人四脖子汗流,最好还得是你骂我一句,我吼你一句,你来一刀,我还你一剑。

    可这些,在梁晨这场战斗中,统统看不到。

    他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地上掉落的兵器,砖头,铁锨,树木,只要是能用的,都可以成为他的兵器。

    这些武器,哪里是人家龙阳人以及升龙族干部的对手啊,这不是找死吗。

    一开始,与他对阵的两位宫五干部,也是这么想的。想着十招之内,就杀掉这个家伙。

    可是,真正交手之后,才会发现,这个人要远比那些外表看上去吓人的高手,要可怕的多。

    此人的招数,完全是随性而为,天马行空。有时候招数,甚至显得特别幼稚。

    当龙阳人把他逼到角落之后,他硬是能爬到旁边七八米的树上,装出一副要上去嗮太阳的样子。

    等下面的敌人,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再飘飘荡荡地下来,打一阵子之后,又找个什么理由不跟你打了,自己玩儿去。

    如此来来复复几次,把寒冰这边的一众人(怪物)折腾得筋疲力尽。

    然而,每次他下来的时候,总能占到便宜。那些看起来,软绵绵,慵懒的招数,却极具杀伤力。

    你能相信吗?

    他硬是凭着一根竹子条,硬是把一个宫五干部的耳朵割下来一个。

    他还用一个大砖头,把一头龙阳人的尾巴,给砸断了。

    他还用一颗鹅卵石,把一头龙阳人的眼珠子给砸烂了一颗.....

    诸如这样的伤害,不胜枚举。

    而且,做完了这些以后,他身上还干干净净的,连一滴血都没有溅到,你说神奇不神奇。

    虽然,这些招数,目前对敌人造不成什么致命的威胁。

    但是,不管是与他交手的当事人,还是旁边观战的人,以及在镜头的另外一边观战的寒冰高层。

    “别下去跟他耗了,换人打。”(日)正在交战之时,那位被梁晨割掉耳朵的宫五干部,耳朵里受到了讯息。

    这么宫五干部会意一阵,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好违抗命令。

    他犹豫了一下,随后铿锵答应道:“是。”(日)然后,朝旁边另外一名宫五干部说道:“木二,咱们走,别跟这个胆小鬼打了。”(日式英语)

    这个时候,旁边一直观战的那个副会长的使者,也让旁边的人,对着四头龙阳人,发号施令,转头去增援其他的人,别再在这个家伙身上耗费时间了。

    龙阳人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只要一听到命令,是绝对会照办的,否则,它们就会得到非常重的惩罚。

    果然,这四头龙阳人,老老实实地放弃与梁晨的打斗,准备掉头去攻击旁边的神月阁其他长老。

    看到他们要走,梁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好像瞌睡才刚刚醒来,幽幽道:“我还没答应,让你们走呢。”(英)

    没想到,他居然一口的伦敦腔。

    听到梁晨的话,这两位宫四级别的干部先是错愕了一阵,随后立在原地,呆呆地看向他。

    其中那个叫木二冷声说道:“你会说英语?”(英)

    梁晨:“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怎么,不想跟我打了?”(英)

    另外一名被割掉了一只耳朵的宫五干部重重道:“胆小鬼,是你不敢跟我们打。”(英)

    梁晨又打了个哈欠,抖擞了一下精神,喃喃道:“哎,真是烦人,连打个瞌睡都不让....”

    “打瞌睡?敢情你刚才还没睡醒啊?”(英)两名宫五干部,差点吐血,心说,怎么碰到这么个不着调的家伙。

    也太不把,寒冰,不把升龙族,不把龙阳人放在眼里了。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他的话,说得是真的,那就未免太恐怖了。打瞌睡,都能把仗打成这样,这么强大的力量,都干不了他,那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的存在。

    这人如果不是疯子,就是对自己的身手,有着极大的自信。

    没有“探囊取物”的必胜把握,他敢这么嚣张?

    梁晨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他。突然,好像想起他刚才说的话,立马就炸毛了:“喂喂喂,你刚才说谁是胆小鬼?”(英)

    “说你呢,胆小鬼。”(英)残耳男人接话道。

    这本是简简单单一句话,谁曾想,却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

    只见梁晨一握重拳,牙关一咬,阴测测地说道:“我....可....不...是——胆小鬼”。

    “胆小鬼”三个字一出,他身形突然一闪,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那个残耳的宫五干部面前。

    毫无征兆,一只手便勾住了他的脑袋。

    没见他多么用力,就听见“嘎巴”一声,这么残耳的宫五干部的脖子一转,脑袋被硬生生地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啊!”旁边另外一名宫五干部,差点没吓得尿裤子。

    抛去这是何等的力道不说,能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一个宫五干部的脖子,拧成麻花转,这是一种怎样的战斗力。

    足足瞪大眼睛,看了他两三秒钟,这位叫木二的干部才反应过来,挥着倭刀,朝着梁晨杀去。

    而梁晨,则抢过这么残耳男人手里的倭刀,开始正式与敌人对阵。

    看到他终于出手了,那边刚刚发号施令的人,又把这四头龙阳人给调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双方的战斗,才呈现白热化来。

    别看这这个木二,是一个宫五级别的人。但是,其实力,也差不多能够和宫六媲美了。

    虽然,刚刚折了一个同伴。

    但是,这位宫五干部,可比刚才的那位干部,表现得要好太多了。

    招数快而不乱,繁而不杂,非常具有危险性。双方打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让梁晨得手,同时,身上还挨了他一脚。

    不过,梁晨很快就把这一脚,从敌人的身上找了回来。只见他抡起拳头,一圈打在对方的面门上。

    当场,就把木二的鼻梁骨打碎,骨头都陷到了脸盘子里,口鼻直窜血,连门牙都掉了两颗。

    本以为,他的战斗力,起码卸掉了一半。不曾想,对方像没事人一样,依然大吼大叫着,朝梁晨这边杀来。

    双方,又是一阵激烈的打斗。因为二人的速度太快,旁边的四头龙阳人,都插不上手,只得老老实实地站在旁边,等待机会。

    这不,木二抓住一个难得的机会,手持倭刀,对着梁晨的脖子狠狠劈了下去。

    呼呼呼!

    倭刀在空中,发出呼呼的破空声。

    梁晨歪了歪脑袋,将身体也顺便往后面偏了偏。

    就听到“咔擦”一声,对方的这一刀,没有砍在他的脖子上,倒是砍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

    那棵大树的一阵晃动之后,立时出现一跳大大的凹槽。

    其倭刀的刀锋,居然砍到了树心里面,整个刀身,都完全没了进去,如此不难看出,这一刀的力道有多大。

    不过,也正因为力道太大了,这刀下去,等他想拔出来,却怎么这么也拔不出来了。

    原来,是刀卡在树里面了。

    “该死!”(日)这么木二骇然一阵,头皮一阵发麻,好像天塌了一样。

    他试了好几次,也没有把刀给拔了出来,急得满头大汗。

    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给对方拔刀的机会,梁晨大喝一声,猛然抬手,一把扣住面前木二的喉咙,直接一用力。

    嘎巴!

    这木二的喉咙,一下子缩小了一半,因为喉咙的空间被全部压缩了。

    无法呼吸的木二,舌头伸的老长,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了。然后,又迅速由煞白变青,由青变紫,手脚并用,试图从梁晨手里挣扎出来,嘴里拼命想说着什么。

    然而,梁晨的大手,像一把铁钳一样,纹丝未动。

    扑通了没几秒钟,整个人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眼珠子泛白,嘴里吐着唾沫,气绝而亡。

    然后,他向丢垃圾一样,把他丢到一边。

    又一伸手,将那把卡在树里的倭刀,用点劲这么一拉,居然就拉了出来。从这点不难看出,梁晨的力气,可比这个该死的,要大得多。

    “来。”梁晨冲着面前的四位龙阳人挥了挥手,甩了甩手中的两把倭刀战利品,作出了挑衅的动作。

    这四位龙阳人,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似的,挥舞着重剑,朝梁晨呼呼杀来。

    如果是要想跟它们玩玩,梁晨或许可以半吊子,懒洋洋无所谓。

    但是,如果要杀掉它们,那就得打起精神,费一番功夫了。

    索性,梁晨同样在陪练女龙阳人的身上,发现了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地方。

    比如,龙阳人可能是因为常年生活在地下的缘故,所以视力并不好。

    但是,它们却能准确无误地判断敌人的出招顺序,方向,甚至是力道,以及接受人类的指令。这说明,它们的嗅觉,感觉以及听觉,特别灵敏。

    如果出现特别嘈杂的声音,那就会在一定的程度上干扰到它们。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梁晨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办多了。

    当然,功夫肯定要得费一些,伤也可能受一些,毕竟对方可是寒冰组织精心培养出来的怪物。要说它们完全是傻大个,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最终,这四头怪物,还是没有逃脱掉被打趴在地上的命运。

    此战,最后的胜利者,不出意外,是神月阁长老梁晨。

    而梁晨的战绩,与上一位排名前五的长老刘深磊战绩相同,都是四位龙阳人+两位宫五级别的战斗。

    按照接下来的排位顺序,梁晨结束了以后,应该就是轮到神月阁长老之首徐治保了。因为篇幅的关系,他的英姿,再接下来的篇幅中,应该会有再现,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徐治保的战绩,同样是四位龙阳人,不过这四位龙阳人之中,有一位女性龙阳人。

    另外,还有一名宫六级干部,以及两名宫四级干部。

    从结果来看,是战绩喜人的,也确实表现得很好。

    随着男性龙阳人被陆陆续续打趴下,核心指挥大厦,某处机密的房间里,坐在电脑屏幕面前的寒冰副会长陈德园(bury)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缓缓说道:“看来,咱们的第一代产品,彻底被神月阁给瓦解了。以后,恐怕只有送死的份儿了。”(俄)

    坐在他旁边的那位男性理事吸了口气,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这神月阁的人,居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连龙眼人一代(男性)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俄)

    陈德园叹了口气:“看来,咱们是太低估我们的对手了。”(俄)

    “副会长先生先别着急,咱们还没输呢。要知道,真正厉害的,是第三代产品——血魃。只要它们一出来,恐怕就连神月阁的正副阁主都挡不住。”(俄)

    陈德园:“中国有一句古话,叫‘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倒要看看,号称kwo终极战力的血魃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俄)

    理事:“那我向副会长申请,立刻动用血魁,对神月阁一众,展开清洗。”(俄)

    陈德园:“好,放手去做吧。希望别让我失望。”(俄)

    理事:“是...”(俄)

    那么,这究极形态的血魃,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而龙阳人第二代产品(女龙阳),到底下场如何呢?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299章 神月阁阁主张振坤登场            上一篇  第2296章 战斗篇:神月阁长老周旸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