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283章 胜天半子【四合一】

第三卷 - 第2283章 胜天半子【四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8/1/6

升龙族宫八级别的高级干部真子的目标,是谢文东。

所以,她当然是直接去找谢文东的麻烦。

感受到其强大的气场,谢文东身边三位来自神月阁的长老——余勇,王如朋,游明亮以及天星家族的静慧,同时出手,挡在谢文东的面前,全力迎战眼前的这位宫八级别的高手。

谢文东和来自望月阁的两位长老周汝杰和何峰,以及少年班的三个小家伙也没有闲着,对阵与真子同行的那八位手下(其中包括数名宫六,宫五,宫四以及将星头目)。

双方刚一接触,就打得异常激烈,外人根本就掺和不上去。

先来说说谢文东。

谢文东的运气向来不错,这一次也是一样。他的第一位对手,是寒冰这边一位宫三级别的头目。

虽然是宫三,可是因为是来自升龙族的缘故,所以想打败这位宫三,也并不容易。

只见谢文东手持钢刀,与这位塌鼻梁的日本男子,激烈对阵起来。

其他人,也都没有闲着,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对手。

见谢文东一个人朝着己方冲了过来,而真子xiaojie和其他的伙伴,都被谢文东的手下缠住,塌鼻子男人激动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飞出来。

他们鹬蚌相争,倒是自己这个渔翁得利。现在谢文东是一个人,只要打倒了他,那就是头功啊。

这可简直比中了日本大乐透几百个亿的日元,还要高兴啊。

想到这里,他都有些怀疑地问道:“谢文东,你真是谢文东吗?”(日)

其实,他这是废话,要不是谢文东,会有这么多人保护吗?身上,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场吗?

谢文东没有理他,沉着起,手持一把钢刀,砍向对方。

“当啷!”

二人的兵器,马上碰撞在一起。

别看谢文东长相瘦弱,但是爆发力极强。这一招下去,两把刀都蹦出了火星子。

塌鼻子男人领教了谢文东的一招过后,被震得往后退了两步,讶然道:“还挺厉害的嘛,看看我的。”(日)

说完,以极为诡异的步伐,朝着谢文东,发起了极其强有力的反攻。

对方的攻势,刁钻且激烈,勇猛兼备阴柔。

顿时间,谢文东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他也不敢有任何大意的地方,闪展腾挪,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说实在的,谢文东的本事其实不差。先是跟望月阁的曲青庭学习了吐纳,调息法。后来,又跟身边的袁天仲、任长风、格桑等人,学习了各种厉害的本事,一般的高手,三五个也别想近他的身。

然而,毕竟不是从小习武,底子跟人家升龙族比不了。

这不,才打了几十招的功夫,就头顶冒汗,呼吸加速,开始有些应接不暇起来,身上也不时挨了几下拳打脚踢以及不是特别要紧的刀口。

反观这名塌鼻子的宫三干部,越打越轻松。这谢文东的本事虽然不错,可是要想跟自己打起来,那还是差点。

塌鼻子男人有理由相信,自己可以在半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想到谢文东就要被自己杀死在这里,他顿时有些飘飘然。然后,四顾左右望了一眼,大家都没结束呢。

他窃喜一阵,不过,也怕大家眼红吃醋,便大声吼道:“兄弟们好好加油,杀死谢文东的功劳,是咱们大家的。”(日)

他倒是挺自信。

可是,自信过了头,就是自负了。

而在战场上,自负就等于找死。

说话间,塌鼻子男人手中寒光一闪,倭刀的刀尖,直奔谢文东的胸口扎去。

这一招来得既突然,又快得吓人。

谢文东身体一滞,居然没有躲,而是挺着胸膛,迎向对方。

当手上传来滞纳的手感时,塌鼻子男人兴奋地大叫起来:“谢文东,你去死吧.....”(日)

然而,还没等自己的笑容完全绽放,他的表情就一下子僵住了。因为,他只是感觉到了阻力,并没有感觉到刀尖刺入身体的快感。

突然间,一道惊雷闪过脑海,一种不祥的预感,随即涌上心头。

“糟糕!谢文东难不成穿了防弹衣?”(日)这个念头刚刚出来的时候,谢文东便用左手,快速地往对方的喉咙处一抹。

刺啦!

塌鼻子男人感觉自己喉咙一凉,下意识伸手摸了摸,也没觉得有什么伤口。

他反应倒也快,迅速两手倭刀,使劲顶向谢文东,并吼道:“谢文东,你TM的阴我。”(日)

谢文东没想到对方这么顽强,力气这么大,一时踉跄,脚下一滑,居然被顶翻在地。

塌鼻子大吼一声,用把全身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刀柄上,妄图刺穿谢文东的防弹衣。

还真别说,防弹衣都差点被他给刺穿了。

谢文东忍住胸口的疼痛,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一把金色的小刀,一刀一刀狠狠地往上捅向对方。

噗呲,噗呲,噗呲!

捅了有七八刀的样子,塌鼻子这才终于感觉身体的力气迅速被抽空,很快就没了意识,气绝身亡。

“滚开。”谢文东低吼一声,将悬于刀上,刀插在自己身上的宫三干部给踢开。

干掉了这人以后,谢文东便大声咳嗽起来,五官都扭曲了。即便有防弹衣护体,那滋味想来也不是很好受。

“东哥,你没事吧?”旁边的九门提督,渣渣地关心道。

为了不影响大家,也不让大家担心,谢文东忍住疼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强颜欢笑道:“不用担心,我没事。想杀我的人,不下一卡车。可是真正能杀得了我的人,还在娘胎里吃屎哩。”

“那就好,那就好。东哥太棒了,开门红啊。”

“兄弟们加油,干掉这群王八蛋。”

“....”

谢文东目光鹰隼,给大家打气道:“昆仑纵有千丈雪,我亦誓把昆仑截。寒冰如果是天,我也要胜天半子。兄弟们,杀!”

这句话,喊得山野震荡,林木悚然。如同长天苍苍,垂云而下。有如雄鹰盘旋山涧,长啸凄厉,让四周的兄弟们,直感觉身形震动,激情澎湃。

好一个胜天半子,好一个气吞山河的气魄。

兄弟们仿佛跟打了鸡血一样,跟着吼道:“胜天半子,胜天半子,杀!!杀!杀!!”

然后,谢文东也没有闲着,又提着刀,去帮助九门提督的世豪。

要知道,世豪枪法一流,可是身手就差了一些。这么会儿功夫,他已经快被逼到死角了,都快被人给干掉了。

谢文东的到来,给世豪以极大的帮助和鼓舞,两个人齐头并进,开始全面围杀敌人。

相比之下,少年班的另外两位后生,表现得要比世豪优异的多。

魏佳美的师父是唐寅,小小年纪,有着与她师父同样怪异的性格。

不过,她那邻家有女初长成的大mei人坯子模样,让人察觉不到这个小女孩的强大。与她对阵的,是一个将星的高级干部。

也是跟那个塌鼻子的宫三男人一样,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有多么了不得。甚至,还一度出言不逊,用言语侮辱甚至是调戏魏佳美,说什么跟他睡,他喜欢萝莉,喜欢玩S.M之类的。

魏佳美心中怒火中生,不动声色,拿着两根由实心钢打造的双节棍,对这位来自将星的干部,发动了猛烈的袭击。

携棍、握棍、戒备、换棍、收棍,一气呵成。双节棍这种刚猛的兵器在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手上,也不可思议地将威力淋漓尽致。

站稳先机的魏佳美并没有手下留情,而是继续发扬起狠准急得特点。

前进、滑闪、旋转、跳跃、腾空,灵活多变,好像银蛇环游金棍护体。

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小小的双截棍在两手灵巧的配合下,好像被赋予了生命一样。

如此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招数,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才一轮较量,那个将星的干部,就被打得头颅开裂,血脉膨胀,齐栽倒下去。从他涣散的眼神来看,恐怕连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

九门提督少年班张震今年十七八岁,白衣飘飘,翩翩风度,长相俊逸,看上去,是个非常厉害的狠角色。

他的武器,是一把类似三角洲特种部队所用的军用匕首。匕首通体黑色,两面开刃,刃面森白,在刀身上还有两道很容易放血的血槽。

这匕首锋利无比,一不小心就会割破手指,所以使用起来,必须十分谨慎。可他呢,将这把匕首玩得提溜转,匕首在他的手指尖旋转,缠绕,偎依,还巧妙地避开了所有皮肤。

并且随着转动的持续,速度越来越快,让人看了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

而他本人,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玩弄着,好像这把匕首已经被他注入了灵魂一样。

终于,随着当啷一声,匕柄横在了张震的掌心。

他的对手,是也是一位将星的高级干部。

只不过,这位将星高级干部,比魏佳美的对手,要厉害的多,也要谨慎小心的多。再加上,后者的身上,穿着一套盔甲。即便没有动用火器,也是极其难缠的。

双方缠斗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分不了胜负。

说话间,这位将星头目再次发难。

只见他脚下一动,迅速地窜到张震的面前。

张震还没来得及反击,对方便一头撞在张震的肩膀上。后者受其冲劲,站立不住,连续退出数步。

等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对方的军刺业已刺到他的近前。

张震年纪虽然小,但是可不是个这么容易挂掉的人。

他连想都没想,急忙用手中的匕首挡住。然后下面狠狠一脚踢出,脚尖正好点在对方的下体上。

他倒是踢在目标位置上,可是,对方因为穿着盔甲。这一计杀招,对其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反倒对方手中的军刺斩出,直取张震的脖颈。

张震暗暗皱眉,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再次攻杀,抽身往后退去。

沙!

这名将星的这一脚几乎是贴着他的胸腹掠过。

还没等张震喘口气,对方再次攻杀过来。只见对方仗着身上的高科技装备,以快打快,军刺来回穿梭呼啸,令人目不暇接。

说实在的,张震也就是年轻,身体灵活,要不然早就死在这个厉害家伙的手上了。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张震左右看了看,忽然眼睛落到远处的一条长长的铁链上。

这铁链,是机械厂原来用来吊装坦克,火炮等用来维修的。虽然历经了数十年,可是质量还是没得说。

想到这里,他眼珠子一转,躲开对方的刀以后,快步往后面跑去。

还以为他是要跑,这么将星当然不答应,赶紧追了过去。

追了大概有十几米的地方,对方突然直直地站住了。

这名将星干部二话不说,直接挥动军刺再战。然而,因为穿着盔甲,他的灵活性,是远远比不上张震的。

只见张震一弯腰,将地上的那根长长的铁链捡起来,如同一条泥鳅一样,开始在这名将星干部四周乱转一通,速度快若闪电一般。

将星干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发现自己身上起码缠绕了不下二十圈的铁链,浑身就这样被五花大绑起来。

他试着用劲,看看能不能把这铁链给崩裂。

可是,这装备再厉害,也无法同时挣脱这二十来圈的铁链,气得他破口大骂:“小畜生,快把我放开。想打,就堂堂正正地打。”(俄)

张震听不懂俄语,也懒得听。

只见他一脚将对方踢翻,将手中的匕首拔出来,然后将这人的面罩取下,一脸笑嘻嘻地说道:“我是把你的鼻子割下来呢,还是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又或者,让你变成个‘凑不要脸’的?”(中)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名将星干部,打死也不会想到,会这样栽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

他虽然也听不懂张震的话,但从后者那邪气的目光中不难看出,这小子下面要对自己做的事,肯定不可原谅。

一想到这里,他浑身不由地打起了寒颤,声音调子都变了,颤声说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有本事就杀了我....别...有话好好说....”(俄,英,中)

这名将星干部,吓得都语言乱码了,语无伦次,也不知道是要求饶,还是要强硬。

张震咯咯一笑,他喜欢看这失败者的面孔。用匕首在他的脸上拍了拍以后,想起谢文东的话来。

他干咳一声,冷冷道:“按照我原来的脾气,我非得把你这张脸给揭下来不可,把你的五官割下来泡酒不可。。不过,我怕东叔不乐意,算了,给你个痛快吧。”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听得懂,张震一刀插进了此人的眉心。

这人眼睛一瞪,身体一震,当场就死了,死之前,眼睛都还是睁着的。

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被谢文东给教育好了。向来手段毒辣,把人命当儿戏的张震,居然帮着把他的眼珠子闭合起来。

然后叹息一声,转头回到战场之中。

这一刻,张震感觉自己长大了。

......

战斗还在继续。

谢文东和少年班的三个小子,攻击还算顺利。

这边,望月阁的两位青年长老何峰、周汝杰,也进展得还算顺利。

他们的对手,一个是宫五级别的高手,一个是宫六级别的高手。

九门提督之一的望月阁原长老何峰,个头不高,但非常敦实,肌肉发达,属于那种健美教练一样的型男。

绰号疯子——练武的疯子。除了特别喜欢健身练武、收集兵器以外,对别的什么,好像兴趣都不大。

尤其是女人,更是觉得女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红颜祸水。

他的武器,是一口亮得骇人的龙泉宝剑。

只见他与那名宫五级别的升龙族干部激斗了一阵后,与对方离开有两三丈的距离。

短暂的离开之后,对手宫六又蓦地纵身跃起。接着这一跃之势,手中的倭刀,朝何峰刺去。

这一刺出手之快,势道之疾,实是威不可当。何峰见他如此凶悍,激起了少年人的刚强之气,也是纵身跃起,半空挥剑。

两人在空中一凑合,当当当当四响,刀剑撞击四下,两人一齐落下地来。

这中间那宫五攻了两刀,何峰还了两刀。

两人四只脚一落地,立时又是当当当当当当六响。偌大的修理厂,金鸣声大作。

那宫五刀法凌厉,迅捷无伦,在常人刺出一刀的时刻之中,往往刺出了四五刀。

何峰心想:“你会快,难道我便不会。”展开身手,也是在常人砍出一剑的时刻之中砍出了四五剑。

相较之下,何峰的剑刺还是快了半分,且剑招轻灵,剑势沉猛。

而那宫五高手的刀力,却又比他重了半分。

两人以快打快,什么腾挪闪避,攻守变化,到后来全说不上了,直接是闭了眼睛狠斗。

只听叮叮当当刀剑碰撞,如冰雹乱落,如众马奔腾,又如数面羯鼓同时击打,繁音密点,快速难言。

何峰一边狠斗,一面大呼:“痛快,没想到小日本还挺有几把刷子的嘛。”说着,剑招越来越是凌厉。

这名升龙族宫五级别的干部,名字叫真远,绰号“道人”,也是升龙族很厉害的一个角色。

他暗暗心惊,陡逢强敌,当下将生平所学尽数施展出来,刀法之得心应手实是从所未有。

“道人”在打斗之际,也你竭力要寻这何峰剑法中的破绽。

可是只见他剑剑攻守并备,不求守而自守,不务攻却猛攻,每一招之后,均伏下精妙的后招,哪里有破绽可寻?

其实,这个宫五级别的“道人”,武功非常深厚。

倘若不是快斗,而是何峰跟他见招拆招,自求变化,自己已然赢了。

但越打越快之后,道人来不及思索,只是将平素练熟了的那些招数使出来应付,显得差了许多火候,这才双方迟迟没有分出胜负。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两人已经打了一百一十多招,其速度快到什么程度,一想便知。

两分钟虽然不长也不短,但是两人都是额头见汗,汗流浃背,连呼吸声也比刚才粗重了很多。

激战正酣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阵年轻冷傲的女声:“何峰,要不要帮忙?”

二人用眼角余光一看,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小meinv,正提着双节棍等候在旁边。

何峰当然不会不认识她,脸上毫无表情地说道:“佳美小朋友,这人我还是能解决的,不要帮忙。”

“哦。”小meinv简单地答应一声,刚准备转过身去,忽然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重重说道:“等等,你管谁叫小朋友?”

“好了,好了,别耍大xiaojie脾气了,好好保护东哥。小小年纪,还非得装熟女。”何峰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没想到,这话也不知道哪个字,戳了魏佳美的肺管子。

她秀眉一挑,重重哼了一声:“可恶,可谓的你不叫我帮忙,我偏偏要帮。”

说完,一提大长腿,飞身加入了战团。

何峰万没想到,这小朋友脾气这么冲,说来就来。

同时,自己也很懊悔,明明挺大的功劳,自己独享的。干嘛非得招她,弄得自己多不行似的。

他本想让她回去,可是,魏佳美是个脾气非常倔,独断专行的人。她要是决定的事,轻易是不可能更改的。

何峰本来就跟这位“道人”斗得旗鼓相当,都快要决出胜负了。

现在,有了魏佳美的加入,胜负就来比刚才还要快,才几十秒钟的功夫,这名宫五级别的高手,就被何峰一剑给削掉了脑袋。

何峰表现只能算不错,还没有到实力完全发挥出来的地步。

不过,同为望月阁年轻长老的周汝杰,却表现得优异的多。

因为,他的对手,是比那个“道人”级别还要高一等的宫六级高手。

升龙族的级别划分,非常严格。

高一个档次,往往就代表强上至少一倍以上。

也就是说,如果能打败一个宫六高手,就等于打败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宫五高手。

在九门提督中,周汝杰算是“存在感”比较低的一个。

像余勇,出自神月阁,作为九门提督之首,统帅能力强,细心,耐心,任劳任怨。

王如朋,出自神月阁,探险专家,医学博士,电脑高手。

游明亮,出自神月阁,红魔,大块头,大力士,冲锋陷阵的好手。

静慧,出自天星家族十二生肖,巳蛇星,大meinv,看上去柔弱,战斗力彪悍,还有女人特有的直觉,经常可以察觉到男人们察觉不到的危险。

何峰,出自望月阁,武学疯子,为人心肠比较硬,不管对男人和女人,都有最中肯的判断,不会轻易被一些女人迷惑。

至于少年班的三个后生,张震傲气桀骜,世豪谦虚绅士,魏佳美冷傲。

好像唯独这个周汝杰,没什么特点,也没什么特长似的。

别人都锋芒外露,好像就他特别内敛,好像都要忘了这个人的存在似的。

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周汝杰这个角色,在九门提督中,起到一个特别关键的作用——那就是扮猪吃老虎。

表面上看,周汝杰资质平庸,好像也没干什么出彩的事。

可是,他本人却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武功不下于神月阁的长老。

这种人物,往往在关键的时候,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关键作用。

这就好比你跟一个人打架,看对方是个非常老实的人,就觉得对方没什么杀伤力,就会下意识地放松警惕。

可实际上,对方是个一流高手。一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是要人小命。

而且,他为人非常低调,也不贪功,也不怎么显露自己。

但是关键时候,露那么一手,便足以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这点,别人不知道,但是谢文东却知道,也能看到。

这也正是他当初,组建九门提督时,综合了多重因素考虑的。

要知道,当时想成为谢文东贴身保镖的人很多,可是,他唯独选择了现在的这么九人,绝对不是瞎选,瞎弄的。

九人各有特点,各司其职,保证了九门提督这个小团体的高速运转。

而九门提督的高效运转,则能极大程度上,保护谢文东的安全,让谢文东可以毫无顾忌地披荆斩棘,开疆扩土。

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他是怎么打这位宫六级别的干部的。

而那部分注意到的,也只会觉得是他的运气好,而对方的运气太差了(这位宫六干部在关键时候,手脚都抽筋了)。

反正,何峰在了结完那位宫五升龙族高级干部之后的半分钟,他也结束了自己的战斗。

自此,与谢文东和九门提督对阵的寒冰组织八人,已有七人被打下。

就剩下了那位宫八高级干部——真子一人,算是取得了短暂的胜利。

那么,余勇,王如朋、游明亮,静慧四人,是否也跟谢文东一样,马到功成,把真子给拿下来呢?

并没有。

这个女人的强悍程度,简直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是迄今为止,他们所遇到的女敌人之中,武功最高的一个。

四人联手,非但没有把真子拿下来,反而被这个女人收拾得够呛。

好家伙,这四个人中,除了余勇看上去还好点以外,另外的三个人,全都挂彩了。

嗖嗖嗖!

说话间,身高两米的游明亮,居然被真子这个日本娘们,给一脚踹出了四米远。

轰隆~~~

游明亮重重摔倒在血水之中,又往外出溜了两米,才总算停了下来。

“哇偶!”游明亮一张嘴,居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时,谢文东等人已经结束了战事,赶紧围了过来。

刚好看到游明亮跌倒,一行人立马赶了过来,周汝杰和何峰将他搀扶起来,关心道:“明亮,你没事吧?”

游明亮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回答道:“我没事。M的,这娘们真***是个狠角色。”

“受伤没有?”“这女的什么来历,这么难缠?”“连余老大,鹏哥,亮哥还有静大meinv都拿不下,这是什么样的变态怪物...”九门提督的其他兄弟们,渣渣地追问道。

“你好好休息休息,我们一起上。”谢文东大吼一声,正要提刀上去。

可是,游明亮重重咳嗽一声,一手抓起掉落在旁边的武器,一把把他拦住,郑重道:“东哥,你不能去。”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284章            上一篇  第2282章 决战宫八高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