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第2265章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12/28
    “你的死期到了,天星的小子。”(中)

    正当胡育萌认为,对方的阵营中,没有一个能说中文的时候。一个年岁与谢文东相仿,相貌堂堂,白面无须,一脸英气的男人,操着蹩脚的中国话,接话道。

    一听有人能够听懂自己的话,还一言就倒出了自己的身份。

    他呵呵一笑;“看样子,你认识我?”

    “我不认识你,但是,我认识判官。我今天要为他报仇。”

    刚才说话的这个人,是千叶特别行动队的一号头目,绰号“山豹”。和之前的那个在天星家族搅得天翻地覆的“判官”,关系很不错。

    也正因为如此,在得知自己的好友,死在谢文东的手里以后。他便把恨意,发到了谢文东以及天星家族的身上。

    刚才一听同伴说,这人是天星家族的死硬分子,也是天星家族的高层,这个山豹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真是我没去找你,你还来找我来了。

    其实,他这个身份,无所谓重赏不重赏的,纯粹是为了报仇。要是能把这个人给干掉,就算然他倒贴,他都愿意。

    也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他才愿意不顾身份,出战。而那个千叶组织二号头目,看到一号都出动了,自然也不能干等着,所以也跟着过来了。

    “老大,别跟他废话了,让我杀了他。”(俄)这千叶组织的二号头目,名字是叫作布宜诺斯艾利斯·亨利·坦布斯坦·弗拉由尔斯特。有个绰号,叫“牛魔王”。

    这边,胡育萌听到对方提到了判官,忍不住也皱起了眉头。从这小子的口气中不难看出,这人跟判官是莫逆之交啊。

    他正憋着一肚子火,要找当年戕害天星家族族人的始作俑者以及与其关系近的人报仇呢。没想到,我没去找你,你还主动撞到枪口上来了。

    胡育萌咧咧嘴,阴笑一阵道:“好啊,我也不爽很久了。本来,我还可惜那个判官,没有死在我的手里。现在,看来我可以拿你顶一顶了。”

    说到判官的死,千叶一号头目山豹身体里的血,立马沸腾起来。

    血向上撞,怒由心生,毫无征兆,怒吼一声,抡起手中的军刺,直取面前的胡育萌。

    这个“山豹”,别看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确实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不仅头脑精明过人,身手也是出类拔萃的。

    要不然,他也不能,成为理事秦诗怡(伊万科娃)直属特别行动队的大首领。

    只不过,他亲自动手的机会不多,所以就连寒冰组织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多厉害。

    看到他动手了,千叶组织的二号头目——牛魔王,也不甘示弱,挺身而上。另外的四名来自升龙族的高级干部,也都迅速加入了战团。

    因为他们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全身都纹满了纹身的家伙,是个硬茬子,一两个人,还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天星家族,和寒冰组织积怨已深,其怨恨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

    为了抢夺天星家族的圣物——龙眼,双方爆发了大大小小战役数不清,甚至好几度差点被寒冰灭种灭族。

    日积月累的仇恨,早就深得不能再深了。尤其是胡育萌,是被寒冰的判官以及天星的叛徒,关在地下监牢里好多年的。

    现在刚刚出来,而且,有了谢文东这个强大后台,终于有了爆发的机会,胡育萌会如何发飙,是可想而知的。

    只见胡育萌不再多话,直向突杀过来的千叶一号领袖山豹冲去。

    还没等他们接触上,两名升龙族宫四干部,倒是因为离得更近,猛向胡育萌扑来。

    两把倭刀,划出尖锐的呼啸声,分袭他的脖子和腰身。

    对方的杀招,角度刁钻,速度迅猛,让人很是难受。

    这不,胡育萌顿时暗暗皱起了眉头,他身形微侧,摆出自己最容易发力的姿势。随后,手中的雁翎刀,快速地扬起。

    只听叮叮连声,随着两团腰眼的火星闪起,对方的两把倭刀,被胡育萌的雁翎刀挡开。

    挡是挡住了,可是,胡育萌自己也没好受到哪里去。别看只是两个宫四,但是其力道大得简直吓人,刚才一震之下,胡育萌的整条胳膊,都发麻了。

    当然,胡育萌也不示弱,他忍住麻痹,未等对方收刀再攻,他的腰身先是弓起,随后,猛地挺直身子,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再射到两位宫四干部的近前。

    手笔直前探,一把捏住一个人的喉咙,另外一只手,雁翎刀顺势刺出,砍向另外一人。。

    他的力道和角度,恰到好处。既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也可以快速地解决眼前这两个人。

    然而,还没等他的左右手同时使劲,那位千叶一把手山豹,身形半转,顺势刺向胡育萌的腹部。

    这一招,来得既突然,也阴损。就算胡育萌,能够杀掉两个宫四的干部,对方这一招,也能把他刺个透心凉。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开两个宫四干部,选择抽身而退。

    他倒是躲避了山豹的这一刺,可是,随后山豹挥动军刺,往胡育萌的胳膊上一拍。

    啪!

    这一招转换的太过迅速,胡育萌又是往后退,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顶着。

    然后,待中招以后,胡育萌身子一斜,踉踉跄跄,差点被直接拍飞。

    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另外两名宫六的升龙族干部又杀来了。

    这两位宫六级的干部,比这位千叶组织一号头目的武功不相上下,甚至还要隐隐高出一些。

    只见,他们大脚抽射,连续在胡育萌的身子踢了两三下。

    胡育萌嗓子一甜,一股热流涌上嘴巴,腥腥的咸咸的。

    好在他舌顶牙堂,才没让鲜血喷出来。接着一用劲,又把到嘴的鲜血给吞了下去。

    “M的,敢掐老子的脖子,老子剁了你。”(日)刚才差点被胡育萌掐死的那个宫四干部,想起刚才的动作,气不打一出来,挥舞着手中的家伙,朝着胡育萌杀去。

    “哼!”胡育萌冷哼一声,脸上依然是满满的冷漠,他手腕一翻,使刀刃冲向对方。

    双方较量了一阵,胡育萌抓住一个绝佳的机会,手中的雁翎刀。由下而上挑了出去,锋利的刀尖瞬间将那位宫四干部的肚子挑开一条口子。

    可能是胡育萌的刀速太快了,后者连疼痛都未感觉到。

    当胡育萌从他身边跃过时,这么宫四干部气得怒吼一声,回身就要追杀,可惜只跑出两步,脚下一软,似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他站立不住,先前扑到,当他奋力起身回望的时候,脸色顿时白了,原来绊倒他的不是别的,而是从他小腹伤口流出的肠子……

    照理说,正常人这个时候,看到这种场面,肯定得吓得尿裤子,哪里还能继续打下去。

    可是,这名升龙族宫四的干部,居然硬气到现场把肠子重新塞到肚子里,然后脱下衣服,这么一系,接着,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向胡育萌发动攻势。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张大嘴巴,吃惊得好像看到了鬼一样。

    连一个小小的宫四干部,都能如此彪悍,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只见另外五人,跟疯了似的,刀光剑影向胡育萌压去。

    寒冰六大将,似乎也看出对方快不行了,更是加快了手中的招数,试图在一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千叶组织的一把手——山豹,是恨毒了谢文东的人,更恨毒了天星家族的人。

    只见他施展让人眼花缭乱的招数,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龇牙咧嘴的模样,好像要把对方一口吞了似的。

    一把军刺挥舞得上下翻飞,不时把胡育萌逼得手忙脚乱。

    另外五个人,也不是吃干饭的。两个宫四级别的人,倒还好说,以胡育萌的本事应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这另外两个宫六级别的人,则太厉害了。

    身法极其诡异,迅速,时如疾风,时如闪电,看着非常吓人。

    胡育萌把能用上的招法都用上了,时挑时刺,时劈时砍,也能时而伤到对方。只不过,六个人分担一下,每个人的伤势并不算特别严重。

    可是,这六个人的反击,加持到胡育萌的身上,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终于,他坚持到了一分钟。

    再看胡育萌,整个人已经完全成了血人了,身上伤痕累累,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样。气喘连连,汗珠子顺着鼻凹鬓角,直向下淌。

    “M的,这几个混蛋这么厉害!”胡育萌暗忖一阵,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说实在的,胡育萌能够顶住六大高手的联合进攻一分钟,这已经超出了秦诗怡等人的想象了。

    双方一交手,便各自使出杀手锏,拼了命的强攻。

    只是,胡育萌刚刚一路过关斩将过来,体力上吃了大亏。而另外的六人,战力本就彪悍,更是处在全盛的状态。

    在她们看来,能够顶住半分钟,已经算相当不错。

    现在,他居然能够顶住一分钟,还屹立不倒,实在不愧是天星家族中流砥柱似的人物。同时,她们也觉得好奇,在这种情况下,这小子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在胡育萌的印象中,好像从来没有任何一次,遭遇像这次一样巨大的压力。

    说实在的,连他本人,都有一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难不成,自己真的要死在对方的手下?

    他先是呆愣了一阵子,随即仰面哈哈大笑起来。

    声音之大,穿透力之强,调子之恐怖,如同午夜梦回时,床底下突然传来有什么东西,在磨牙的声音。

    还真别说,寒冰组织这边的六大高手,都被镇住了,心里也忍不住发毛。心说,这小子是疯了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

    连现场本来在激战的寒冰和天星家族之中,都被这声音吸引过来,许多人连彼此之间的打斗都忘了。大家纷纷扭过去去,各自怀着无比复杂的情绪,看向胡育萌。

    寒冰这边,自然是惊奇和骂街的。而天星家族,则是担心和害怕。

    说实话,寒冰六大将,没有一个人,喜欢这声音。

    其中,先前那位被胡育萌剖开肚子,然后又把肠子塞回去的那位宫四级的升龙族干部,第一个受不了。

    他怒吼一声:“臭小子,鬼哭狼嚎什么?好,你既然这么想当鬼,我这就成全你。”(日)

    说实在的,胡育萌这个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以现在这种状态,怕是很难抗得住这位宫四干部的致命一击。

    然而,胡育萌却绝不可能就这么妥协。

    为了继续战斗下去,他使出了一招光是听上去,都觉得让人“发疯”的杀手锏——关闭全身的一些感观系统。

    这个法子,是利用调节呼吸频率,心跳频率,调节体内激素,让身体暂时“忘记疼痛”。

    (这听上去,这非常扯淡,哪有人能够关闭自己的感官系统的?这不成了演电影了,不成了不死之身了?可是,老曹告诉你,这是真的,有的奇人,的确可以做到这点。

    比如,有些特种部队,会做一些专门的酷刑训练。这种训练,其实就是一种神经调节,关闭“感官疼痛开关”的训练。训练过后的人,疼痛对他的作用会大大降低。有的人,真的能够做到,无论你怎么对他使用酷刑,都撬不开他的嘴巴。

    在这里,有个非常现实的例子。以前,基地组织有一个排名前五的大头目,被M国中情局给抓了,受尽了酷刑。

    最后甚至在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被折磨了整整五年,就想从他的嘴巴里,套出有关本拉登藏身的情报来。

    可是,不管M军使用什么办法,什么手段,什么水刑,什么电刑,更是家常便饭,就是没有撬开他的嘴巴。最后,实在没辙了,只能把他给毙了。而这个头目,就是受过类似这样的训练。

    不是他的意志力有多么坚定,信仰多么坚定,是因为这种人,对于疼痛的感觉,很大程度削弱了。

    当然,这种功夫不是谁都能会的,能经受过这种考验的,都是千里挑一,甚至万一挑一。

    而且,每个人能够关闭感官系统的程度也不尽相同。有的可以关闭百分之二十,有的可以关闭五十,还有超级牛逼的,可以关闭百分之八十。)

    就算胡育萌这样的高手,也最多只能关闭百分之九十而已。

    剩下的百分之十,就算能关,也不能关闭,因为他还需要留着打仗。

    话说回来,这种蒙骗精神系统,通过用身体透支来激发潜能的办法,副作用非常大。

    一旦劲松下来,可能几个小时,甚至是几天几夜都动动不了,对身体是极大的摧残,对寿命也是一直削弱。

    而且,因为身体的痛觉部分,大部分关闭了,就是别人砍你一刀,你都感觉不出来。

    一旦,伤到重要部位,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算是胡育萌,也不敢长时间地,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

    今天使出这杀手锏,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而这种本事,有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龟息大法。

    现在,胡育萌的身体,已经暂时性地忘记了身体大部分各处的疼痛。

    体力,也再次充沛起来。

    这其实是假象,其实是在透支胡育萌自己的身体。

    不过,至少目前看,他还是精神百倍的。

    这点,从他嗜血的眼眸,飘舞的须发,以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状态中,不难看出来。

    “....鬼哭狼嚎什么,我这就成全你....”(日)这名宫四的干部,怒吼之声还在空中飘荡,便三步并成两步,抢到胡育萌近前。

    上面的钢刀虚晃一招,下面一记扫堂腿直踢胡育萌的脚踝。

    宫四干部勇猛有余,但论起技巧来差了许多。

    他的招法哪能瞒过完全“复活”后的胡育萌的眼睛,后者冷笑出声,不慌不忙的倒退一步,将宫四干部的扫堂腿避开。

    紧接着顺势一脚,直撩对方的下体。宫四干部吓了一跳,仓促收腿,踉跄后退。

    刷!胡育萌的重踢没有撩到他的下体,但脚尖却是擦着宫四干部的下巴而过,同时将后者惊出一身冷汗。

    “八格牙路,什么鬼!”(日)惊魂未定的宫四干部下意识的日本话,接着大吼一声,双手持刀,对着胡育萌的脑袋连劈数下。

    他似乎也没有猜到,一个刚才就快死的人,忽然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这怎么可能呢?

    难不成,这小子刚才是打了针,或者吃了药?

    不可能啊,没见他有诸如此类的动作啊。

    这边,胡育萌边躲闪着对方的重劈,等宫四干部力尽,胡育萌抓住机会,力劈华山回击一刀,宫四干部也强硬,不多不闪,横刀硬架。

    当朗朗!两把钢刀碰撞在一起,尖锐的声响刺耳,不过双刀并未分开,胡育萌臂膀用力,持刀下压,而宫四干部是出全力,用到上搪,两人开始较起臂力。

    “开!”胡育萌大喝一声,手上再次加力,硬生生将对方的刀给顶开,然后瞬时将手中的雁翎刀一划,横扫对方的胸口。

    这位宫四干部,准备不足,闪身而退。只是稍微慢了一点,胸前的衣服被对方的的刀横着划开一条近尺长的大口子,连里面跳动的心脏,都被一分为二。

    “这怎么可能?”(日)宫四干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表情呆滞,随后带着茫然与不甘,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别看上面叙述的挺慢,其实整个过程极其短暂。等另外五位寒冰大将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人已经挂掉了。

    “小心,这人有点怪。”(日)一名宫六级别的高级干部,看出胡育萌的不对劲,赶紧提醒道。

    然而,另外一名宫四干部,根本不听这个。他大吼一声报仇,然后将外套甩掉,抓起手中的倭刀,猛地一个箭步,蹿到胡育萌的近前,斜肩就是一记重刀。

    这一记重刀,裹挟了雷霆之怒与天山之势,如同平地炸雷一般,出现在胡育萌的面前。

    然而,就在周围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刀足可以将眼前这个“活死人”劈成两半的时候。

    诡异的事发生了。

    只见胡育萌双手持刀,抬手往前一挡。

    耳轮中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这一位宫四干部觉得自己的手臂像过了电似的,麻酥酥的,又酸又疼,掌中的倭刀也握不住了,脱手而飞。

    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武器被人打脱手,这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

    可是,这位宫四干部,没来得及感到耻辱。

    因为,他看到了胡育萌的眼睛,那是一双真正的“活死人”眼,眼眸中充满着死气。

    “啊--”宫四干部忍不住惊叫出声,见势不妙,转身就跑,胡育萌双眉竖立,牙关紧咬,对准宫四干部的后背又是一刀。

    翁!刀锋破风,挂着刺人心神的呼啸。

    这名宫四干部感觉到对方的杀招到了自己的背后,可是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扑哧!胡育萌这记重刀结结实实砍在这第二名宫四干部的后背上,其力道之大,将其身体都撞飞出去。

    宫四干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足足飞出三米多远才摔倒在地,他趴在地上,背后的伤口血流如柱,忽觉得嗓子眼发甜,哇了一声喷出一口血箭。

    严格来说这名宫四干部的身手已算不错,但要分和谁来比,与成了“活死人”状态的天星家族内阁长老,胡育萌比起来,他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从胡育萌的表现来看,天星家族的实力还在,并非是一个谁都可以欺负,谁都可以打败的小角色。

    背后的刀伤致命,不过宫四干部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他颤巍巍扭回头,想看看胡育萌有没有追杀上来。

    不看还好点,这一看,宫四干部直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一声是血的胡育萌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冰冷冷的面孔毫无表情,一双漆黑的眼睛散发着寒光,冰冷的象是能冻死一头大象。

    “我的妈呀,鬼啊!”(日)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266章 以一敌四            上一篇  第2264章 天星胡育萌vs寒冰六大将【二合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