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第2234章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12/11
    众位小战斧的成员,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随后,全部都单膝跪地,垂首以待。

    膝盖跪地,不但在zg是表示屈服、屈从的意思,在全世界,都是表示这个意思。

    从他们的动作看,是彻底地被谢文东给震慑住,降服了。

    千余人哗啦啦地轨道一片以后,众人齐声山呼道:“是,副教皇。”

    声音之大,响彻云霄,如空谷之绝唱,动人心魄。

    谢文东环视众人一圈,声音洪亮道:“各位兄弟,虽然是战斧的人。可是,自打你们向我黑带投降的那一天起,我就把你们当作兄弟。

    我保证,你们在黑带,享受同样的公平,权益以及晋升空间。只要是真的为社团谋求福利,只要是真的为社团作出了贡献,一定会有所回报。”(俄)

    这个时候,有人壮着胆子回了一句:“就算副教皇这样想,但社团内部,总有一些人,把我们当作外人,对我们另眼相待,副教皇这怎么说?”(俄)

    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想问的问题。

    谢文东接着说道:“我承认,社团内部难免有一些人会有这样那样的偏见。但我想说,两样原本水火不容的东西,要放在一起,必定有一个比较痛苦的磨合过程。

    可是,只要大家相信,我和教皇,绝对不会存在这样的偏见,我们,就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为此,我会尽快颁布一个条例,凡是有影响社团内部稳定的人,绝对严惩不贷。”(俄)

    谢文东替东旭说得这些话,虽然没有什么太华丽的辞藻。可是,每个字,都是情真意切的,能够打透,打动人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说白了,大家加入黑带,要得除了是必备的福利待遇以外,还要的是个公平。

    他的这番承诺,等于直接打消了大家的顾虑。

    本来,大家跪下来,多少还有些不是特别情愿。

    可是,通过这一番话,大家完全服气了,打心里觉得那么舒服。

    不少人,甚至直接把另外一条腿放下来,表示服气,表示甘心。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那么一句话,然后众人如平地惊雷一样,山呼起来。

    这句话,是中文,也是一句行军令。

    但凡全世界隶属于谢文东旗下的人员,或许会有兄弟没有见过谢文东本人,但是一定知道,这句传唱不衰,气势如虹的行军令。

    这句行军令就是:

    文东旗下,英才辈出。号令群雄,谁敢不从。泰山之势,雷庭之钧。鬼道,人道,神道,仙道,听令!

    随着阵阵呼喊,现场的气氛,也一下子被激扬到了顶点。

    大家回头想想,对自己的反叛行为,既觉得后怕,又觉得可笑。

    后怕的是,自己差点被人以清理门户的名义给清除掉。可笑的是,就这点人,就敢跟十几万的兵马相抗衡,真是愚不可及。

    看到东哥三言两语,就将如此众多的叛军给降服了。

    袁天仲任长风陈少河这些老将,倒也见怪不怪了。

    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九门提督以及新加入进来的等人,今天东哥的表现,可真是再次刷新他们对前者的认识了。

    想不到,这语言的力量,有时候比刀枪还要强大十倍。

    谈笑风声间,就致人于死地,这是最高境界。兵不血刃,就凭三寸肉舌就杀掉了对方的精气神,此乃杀人之精髓啊。

    等现场的氛围平复了一些,谢文东才压了压手,接着说道:“咱们俄罗斯有一句谚语,叫作‘打死罪恶滔天的狼,放走吃素的狼’(意同冤有头,债有主),这些过错,自然是要有人承担。现在,该是有人偿还罪孽的时候了。”(俄)

    说完,一转头,目光看向地上的安德烈。

    安德烈看到谢文东射来的凌厉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上,颤声说道:“你...你想干嘛?”(俄)

    “干嘛?”谢文东狞笑一阵:“我刚才说了,要当着大家的面,对你执行家法。”(俄)

    然后,他又高声问大家:“犯上作乱,欺侮上司,应该受什么惩罚?”(俄)

    小战斧众人先是愣了愣,随即此起彼伏地喊道:“该乱棍打死。”(俄)

    “好”,谢文东打了个响指:“那就执行吧。”(俄)

    “是。”许许多多的人答应着,然后发了疯似的,去寻找麻袋,木棍、钢管等行刑之物。

    那动静,就跟现场在自己家,抓到了入室盗窃的人一样。

    很快,就有人找来了几十个麻袋,上百根木棒。

    这些人讯速来到战场,坏笑着看向地上受伤,或者还在苟延残喘的小战斧干部们。

    看到昔日的手下,要拿自己开刀。

    安德烈以及那些还没死的拥趸者,声调都变了,喝问道:“你...你们这群biaozi养的,想干嘛?”

    “呵呵,别怪我,谁叫你差点害死我们兄弟。得亏是副教皇英明神武,宽宏大度,要不然,我们会一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俄)

    有人边说着,便拿麻袋,往他们身上套。

    安德烈:“我是你老大,你敢对我们动手?”

    “你死了,会偿还我们的罪孽。不好意思,兄弟就不客气了。”

    说着,不由分说,将地上还活着的人,全部装袋,用绳子系上口。

    装袋以后,这些人也都知道自己的下场,全都发出求饶和忏悔的声音。

    众人顿了一下,看向谢文东,没有从“副教皇”那里受到任何要停止的命令。

    行刑的大汉领会谢文东的意思,棍棒齐举。对着麻袋恶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顿棍棒!劈头盖脸的猛砸下来!安德烈等人哪能受得了!嗷嗷怪叫!嘶喊声撕心裂肺!让人打心眼里发毛!

    很快!麻袋的表面出现块块的红晕!安德烈等人的叫声也随之越来越弱!

    时间不长!连呻吟声也消失!麻袋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大汉们又足足打了两分钟!才纷纷收住手!抹抹脑门和脸上的汗水!

    转头看向谢文东!

    这一顿乱打,那些受刑的人,无一例外,全都被当场打死!身上不知有多少处骨头折断,四肢扭曲,不成人形。

    即便不用揭开口袋,也可以想象,里面的状况,肯定是极其惨不忍睹!

    灭掉了这些人以后,谢文东怅然一阵,随即缓缓道:“希望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你们先留在这里,明天就会有人会安排你们回归本位。我答应你们,不会秋后算账的事,一定会兑现,大家不要担心。”(俄)

    现场众人,听罢,再次传出阵阵欢呼声。

    谢文东以“直捣黄龙”“杀鸡儆猴”两条计策,就瓦解了秦诗怡的内奸作乱计策,其效率之高,速度之快,着着实实地打了个措手不及。

    谢文东不但是制止住乐这一千二百人的叛乱,更重要的是,让其他容易受到蒙蔽的战斧成员,以及那些被打散战斧的小团体心生忌惮。

    从而,让秦诗怡的第二步,第三步计划直接胎死腹中。

    消息,很快传到了秦诗怡的耳朵里。

    秦诗怡诧异万分,暗道,这个黑带副教皇,怎么突然跑到科尔斯特去了,还轻松将一千多叛军降服,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这事比较怪,给她的上司陈德园(bury)打去电话,询问具体情况。

    因为她听说,事发之后,只有升龙族的付强一人逃了出来。她想进一步了解情况,了解自己到底失败在哪里。

    感谢况明松白银盟主,豪赏300元整,多谢多谢啦,感谢一路有你。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235章 失踪的谢文东            上一篇  第2233章 收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