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第2189章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11/18
    因为秦诗怡的脸上,带着一个很普通长相的人皮面具,所以谢文东对这张脸,到没有什么影响。

    唯独,引起谢文东注意的,也是秦诗怡的眼睛。

    那是一双碧蓝色的眼眸,纯洁的像是贝加尔湖的湖水。

    一开始,谢文东只是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熟悉,感觉在哪里见过。

    等看到秦诗怡脖子上的那个不起眼的黑色骷髅纹身以后,脑际中的那一派朦胧逐渐清晰起来。

    他便笃定,这个人自己是见过的。

    “是你?温泉酒店的那个俄罗斯女人!”谢文东凝声道。

    秦诗怡先是一愣,随后仰面大笑起来,用一种生涩的普通话说道:“好厉害的眼力,居然过目不忘。”

    谢文东:“我这双眼睛,看别的不行,但是看敌人总是过目不忘的。很疑惑,你怎么会在那里,是为了杀我?哦,不,像你这样养尊处优的人物,是不会亲自做暗杀这种危险的事的。”

    这时,谢文东注意到任长风的情况不太好。他赶紧侧过头来,对旁边的余勇说道:“阿勇,去把长风换下来。”

    余勇没有说话,而是轻轻一颔首,然后身形一动,讯速闪到任长风的旁边。并且,直接从任长风的手里接过龙牙刀,轻声说道:“长风大哥,交给我吧。”

    这一切发生的速度太快,没等寒冰这边表示抗议和反对,已经完成了。

    秦诗怡合上眼眸,一副无奈且失望的表情,这群笨蛋,真没有一个能让自己省心的。

    当任长风的刀,被接过去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再也扛不住了,虚弱地朝余勇笑了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头栽了过去。

    好在,谢文东前边的王如朋眼疾手快,赶紧一迈步,将任长风借助,大声说道:“长风大哥,长风大哥,你没事吧。”

    他这个举动,也把谢文东等人吓了一跳。

    众人赶紧关心地问道:“没事吧,长风,你没事。”

    任长风听到大家的呼喊,这个时候才又缓缓睁开眼睛,脸色苍白,有气无力道:“我没事,刀上有麻药,这帮王....”

    “八蛋....”两个字没来得及说完,他便再次晕了过去。

    这一次,可不会轻易那么醒了。

    没有性命之忧,这就是给大家最大的安慰了。

    谢文东一拍大腿,急声问道:“快,快把他送到医院去。”

    身边有文东会的兄弟,赶紧行动七手八脚起来,将任长风抬离现场。

    眼看着对方要把任长风带走,寒冰这边当然就有人不干了。这不,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直接挡在他们的面前,厉声说道。

    “不准走。”“我们首领还没发话,谁敢乱动。”“信不信,我们拉弦了。。。。”

    说着,还真作势要去拉手雷的开关。

    谁知,谢文东霍地一起身,扭过头看向那几个拦路的人,杀气腾腾道:“挡我者死!”

    当谢文东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那几个寒冰精锐,齐齐打了个寒颤。他们感觉自己不是被一个人盯着,而是被一头野兽盯着。

    把他们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动也不敢动。好像只要动一下,对方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似的。

    几人不敢正视谢文东的目光,齐齐地把脑袋低了下去,最后犹豫了一下,居然鬼死神差地把路给让开了。

    好家伙,这想必就是谢文东的王霸之气吧。

    文东会的兄弟们没有耽搁,赶紧把任长风给抬离现场。

    看到自己的手下,在谢文东的面前,老实得跟一条受虐过许多次的狗一样。秦诗怡是既气又无可奈何,这谢文东的气场,确实实在是太强了。

    尤其是那双眼睛,极其有力量,好似魔鬼之眼。只需看他一眼,就能够勾魂索命一样。

    这个时候,秦诗怡清了清嗓子,接过刚才的话说道:“谢先生说得一点没错。我如果说是巧合,你信不信?”

    谢文东这个时候脸色平和了一些,和风细雨道:“巧合?我信。这张脸不好看,我还是喜欢你的真实面目。既然事情走到这一步,咱们就开诚布公吧。”

    其实,谢文东倒不是什么外貌协会的人,非得看精致的五官,才觉得满意。而是,人如果把真实的脸露出来,可以留下许多有用的信息。

    这些信息,以后可能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谢文东的意思,秦诗怡明白。不过,她却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因为,寒冰组织的高层,向来都是以神秘著称。

    如果自己的真实面目,公之于众(尤其是公之于敌),对他们来说,是一件非常重大、非常危险的事。

    那么,只有两种办法来消除这种危险。

    第一,杀死一切看到这张脸的人,甚至包括自己人。

    第二,通过手术的办法,整容成另外一张脸。

    后一种办法,是秦诗怡很难接受的。因为,是个人都喜欢本色的自己,尤其是自己还是一个大meinv的时候,就更加不愿意改变现在的面容了。

    秦诗怡明显不愿意,还拿着腔调说道:“谢先生,不会忘了DL的事吧。你确定,真要揭开我这张脸?我奉劝你不要那么做。”

    她这是指的发生在假十五家集团之一董事长,身上的沙林毒气事件。那一张假脸的揭开,害得谢文东损失了两位得力的副堂主,还有近十位社团的兄弟。

    听完她的话,众人心里难免咯噔一下,心有余悸地看向她。心说,难不成这个女人,这么疯狂,敢把毒藏在自己的脸上?

    她的威胁之词,吓得到一部分人,但是吓不住谢文东。

    像这样一个高贵的人,怎么可能冒这样的险。

    谢文东不予理睬,只是重重说道;“我不怕死,你呢?”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秦诗怡的腔调给完全打没了。秦诗怡像两个情人刚刚吵完架,凶恶恶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没跟她客气,冲余勇一挥手,朗声说道:“该是让这张脸,真正见天日的时候了。”

    余勇得令后,二话没说,直接一手抓在秦诗怡的脸上,没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强行把她的面具给扯下来。

    哗啦!秦诗怡的面具,终于被撤了下来,露出一张标准的俄罗斯meinv的脸庞。

    高颧骨,细细的眉毛,恰如贝加尔湖清澈的眼眸,高高的鼻梁,洁白的肌肤.....至于身材,那更是不得了,前凸后翘,肤白貌美,让人看了一眼,这辈子都忘不了。

    倾国倾城,惊艳,美得令人窒息....诸如此类的形容词,想必形容的就是这个样子。

    当看到她的面庞时,别说是谢文东这边的人,就连寒冰这边的人,都看傻眼了。

    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首领的真实模样,甚至怀疑过,首领身边的助手(钟金芮)才是真正的幕后大boss。谁曾想,这的确是首领,而且,长得如此漂亮。

    现场大部分都是男人,看到这里,难免唏嘘,不少人甚至情不自禁地生出了邪念。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大家都是饮食男女。像谢文东这样,做到完全心思纯洁的人,还是少数。

    在诸多火辣辣的目光之下,秦诗怡的表情极其难看。

    那感觉,好像撕掉的不是她的面具,而是她的衣服,将她赤果果地暴露在大众,暴露在自己手下面前。

    不过,另外一边的谢文东,倒是挺满意的。他点了点头:“嗯,确实长得不错.....”

    能得到谢文东的夸奖,这本来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

    可接下来谢文东又话锋一转,让当事人更加心情不爽。

    “然而,如果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有一副坏心肠。那么再漂亮,也只是蛇蝎女人而已。”

    秦诗怡的汉语水平,并不是特别好。偶有一些词语,是听不懂的。比如“蛇蝎”这两个字。、

    但是,她从谢文东的语气中,明显感受到了讥讽。

    谢文东倒不是个喜欢讥讽人的人,只是用这种办法,来故意刺激敌人,引得对方自乱阵脚,从而露出破绽而已。

    秦诗怡恨得牙根痒痒,不过脸上还是尽可能保持着平静:“谢文东,你别得意,咱们的事,还没有完呢。”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怎么着,真要跟我玉石俱焚?”谢文东问道,同时对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被人用刀架着脖子,还能这么镇定的女人,倒真是不多见。

    秦诗怡暗暗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我需要谈判。”

    谢文东笑吟吟地说道:“可以,没问题。叫你的人,放下武器投降,把我的兄弟放开,我保证,给你和你的人,一个最体面的结局。”

    秦诗怡:“谢先生是在开玩笑吗?难道,你没看到,我手下们手中的炸弹?”

    谢文东:“装腔作势而已,你敢杀了我?”

    秦诗怡:“为什么不敢。你以为,你手中有一个龙眼,我就不敢动手了?大不了,我们不要了。”

    谢文东:“如果你真有这方面的权限,那就可以动手了。”

    秦诗怡:“你....”

    谢文东:“我知道你在寒冰组织的位置很高,但是,寒冰组织真正说了算,并不是你一个人。你们组织花费那么长的时间,那么大的精力,去找那东西,怎么可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谢文东手中的龙眼,正是他与寒冰组织,平衡差异化实力一个非常重要的砝码。

    要不然,从整体实力而言,谢文东真弄不过寒冰组织。

    这种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的对抗,也是没有办法。相比于影子政府,谢文东的根基还是太弱了。

    秦诗怡痛恨谢文东,因为这个人的精明,像一把铁钳,遏住了自己的喉咙,让她很难不顾一切做事。

    没错,寒冰组织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权利有权利。

    唯独,得不到一个龙眼。这让寒冰组织很是恼火,也成了这些年各个领导者的一个心病,甚至说梦魇了。

    兵法有云,上兵伐谋,中者伐兵,其下攻城。谢文东的这番话,令文东会、洪门众人的脸上,都不知不觉地浮现出笑容。看来,东哥是胸有成竹,才敢在这里冒险的。

    反观寒冰一众,本就战员减少过半,现在又束手束脚,显得很是无奈和焦虑。

    秦诗怡凝视着谢文东,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吧,我有一个提议,一个很中肯的提议。”

    谢文东摸了摸鼻子,笑道:“哦,我倒要听听看。”

    秦诗怡:“你可以留下这些寒冰精锐,杀了他们也好,为你所用也好,袁天仲我也可以让人给你,谢先生,只需要保证我和我助手钟金芮的安全。”

    此话一出,令寒冰众人顿时感到错愕和心寒。没错,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是zg地区的人,并不属于秦诗怡这个理事的管辖范围。

    但是,大家毕竟都是寒冰组织精心培养出来的,是组织的精锐力量。

    她这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把这么多人,交给了谢文东?这实在是太可恶了。

    痛恨归痛恨,有怨言,归有怨言,可是寒冰众人却都跟约定好了似的,大气也不敢出。

    没错,落在谢文东的手里固然可怕,可是违背上级的命令,那才真叫噩梦。

    寒冰一众,哪敢有半句怨言,只能任由她把己方这么多人当成与谢文东谈判的砝码。

    照理说,这么多精锐,如果能够吸收,那可是一大笔财富,谢文东应该非常高兴才对。

    然而,谢文东却半点兴趣也没有的样子。只见他撩了撩眼皮,左右扫了扫,一副不屑的样子:“我用人的原则,最看重的是两点,忠心和能力。能力并不是最最根本的,忠心才是。我要来这些人,有什么用?”

    秦诗怡简直要被谢文东的无赖给逼疯了,这谈判又要进行不下去了。照这样下去,等到天亮也出不了个结果。

    就在秦诗怡快要绝望的时候,谢文东忽地话锋一转,让事情有了转机。

    只见他揉着下巴说道:“这样吧,咱们都放下武器,你把我兄弟放了,我让我兄弟把你放了。咱们来打一场,一战定输赢。你要是赢了,可以把你的人都带走。你要是输了,就得全部投降。”

    这话,其实是挺冒险的。因为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有多厉害。如果,她是一个武功比望月阁长老、神月阁长老还厉害的人,那谢文东这条小命不就完了?

    大家听完以后,讯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第问道:“东哥,太危险了,还是不要冒险了。”

    “对,要打,我去替你打。”

    “是啊,从这女人的站姿看,应该是练家子,咱们可不能麻痹大意啊。”

    “....”

    谢文东明白大家的好意,不过,他有自己的打算。

    他虽然没有见过秦诗怡到底有多厉害,可是,长风能够在自己身中多刀、全身逐渐麻醉情况下,还能突破重围,将秦诗怡控制在手里。

    这说明,她的武功绝对比不上任长风,而且,怕是后者一半的战斗力也没有。

    有了这个最基本的判断,谢文东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隐藏这么多玄机在里面,从这件小事上就不难看出谢文东的精明。

    另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不然这局面一直僵持着,对受伤昏迷的袁天仲也相当不好。

    他挥挥手说道:“我有分寸。”

    另外一边的秦诗怡,也在权衡利弊。

    相比于谢文东对秦诗怡的了解,要少的可怜。秦诗怡对谢文东的了解,可是要多得多。

    她知道,谢文东这个人的武功并不低,可是,毕竟是半路出家,绝对算不上一个一流高手。

    而自己的父亲,从小就把自己当作接班人训练,弓马骑射,都算是很不错的。刚才之所以被一个受了伤的任长风所擒,是因为自己准备不够充分而已。

    现在,自己也有表现的机会了,只要自己能放倒了谢文东,不用管其他人,脱身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另外,为了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她不惜用一切手段。

    秦诗怡犹豫了半分钟,最后居然同意了:“好,没问题,就照你说的办。”

    四周的众人皆哑然,这种赌注也太儿戏了吧。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儿戏的建议,居然双方老大都同意了,还都信心满满,觉得这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谢文东先说话:“来人,把你们手上的冷热兵器,都扔到那几个取水沟里去。”

    秦诗怡也对自己的手下说道:“你们也照谢先生说的办。”

    两边的人面面相觑一阵,犹豫了一会儿,虽然感觉有些奇怪,没办法,军令如山。

    排成两排,陆陆续续往几个取水沟方向走去,将自己的家伙,都扔到取水沟里去。

    就连将星和驭血,都把自己身上的盔甲套装脱下来,放到远离战场的地方去。

    整个卸甲工作,持续了十多分钟,最后,双方手上都没有兵器了。

    两边甚至专门派出人,去检查对方看看是不是藏着武器,一直确保没有,才罢休。

    整个战场再也没有人身上有武器了,就连谢文东和秦诗怡也不例外。

    最后,便是交换人质了。

    这个过程,更加简单,顺利,没有半点意外发生。

    秦诗怡重新恢复自由,袁天仲获救,让双方的人马,都暂时性地松了一口气。别说,这还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最后,终于到了双方老大决战的时候。

    现场众人站成一,隔开半个篮球场大的空场,让谢文东和秦诗怡对阵。

    二人在距离五六米的地方站定,赤手空拳,四目相望。

    谢文东眯了眯眼,敲了敲脑袋:“哦,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秦诗怡很少主动介绍自己的真名,连自己人都是如此,更别说是敌人了。

    不过,今天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趣,把秦诗怡这个中文名字,报给了谢文东,临了还加了一句,我家人有中国人,他就是这么叫我的。

    谢文东细细咂摸了一下:“嗯,好名字。你家人,是个挺有文化的人。”

    秦诗怡:“谢谢。不过,你爸妈倒是没什么文化,居然取了这么个不好听的名字。”

    谢文东脸色一黑,直接无语。过了一会儿,才说道:“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先让你几招,省得别人说我欺负女人。

    秦诗怡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对了,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想不想知道?”

    生涩的话语刚刚落下,她便毫无征兆,突然发难,如饿虎扑食,飞身向谢文东扑去。

    还真别说,这个秦诗怡,确实有俩下子,不但懂得战场上的一些小手段,一招一式还有板有眼,杀气腾腾。

    也不知道是被秦诗怡突然的翻脸弄得措手不及,还是见这么一位大meinv扑过来,真的让他几招

    眼瞧着秦诗怡扑向自己,他侧身闪躲,不过还是慢了半拍,肩膀上中了秦诗怡的一拳。

    别看秦诗怡看上去是个娇滴滴的柔弱姑娘,但拳锋的力道一点都不小。换作刚刚出道那会儿的谢文东,秦诗怡的这一拳,足够打断他的锁骨。

    即便身体比以前不知强壮了多少倍,但挨了秦诗怡这一拳后,谢文东仍觉得肩头火辣辣的疼痛,如果被火灼一般。

    他还没来得及缓过这口气,秦诗怡接下来的杀招便到了,连续的扫腿,脚脚都奔谢文东的面颊而来。

    秦诗怡身材高,腿也长,加上速度又快,谢文东确实不太好躲避。

    应急之下,他抬起双臂,护住自己脑袋的两侧。就听嘭嘭嘭一阵连续的闷响声,秦诗怡一口气攻出七、八腿,谢文东也整整向后退出七、八步。

    感觉对方腿上的力道已开始减弱,谢文东猛然发力,大喝一声:“该我了。”说完,不退反进,脚步往前一迈,用肩膀撞向秦诗怡的胸部。

    Duang!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190章 抱她抱她            上一篇  第2188章 和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