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179章 驭血决战路西法

第三卷 - 第2179章 驭血决战路西法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11/14
    “哗”“哗”“哗”!

    眼看着对方二三百斤重的钢铁盔甲,瞬间便奔出了几十米开外,而且体态轻盈,丝毫没有笨重的感觉,令后面的路西法众人吃惊不已。

    他们一直以为,寒冰组织的武器和套装,是顶尖的,是独一无二的,连世界上一流大国都研究不出来。

    可今天看来,谢文东同样具备着这样惊人的研发能力,而且,研发能力一点也不比寒冰组织的研发部门要差。

    这是多么的可怕,一个黑社会头子,拥有如此强大的科技研发能力,还有充足的研发资金,这跟把全世界的核导弹密码交到一个疯子手里有什么区别。

    就算把拉登,鑫胖,穆罕穆德等世界上十个大亨捆在一起,也比不上这一个人令人产生的恐惧。

    他们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数量比对方多出足足一倍,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前面的驭血军团速度快,后面的路西法特别行动队的速度也不慢,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双方在抵达战斗场的时候,二话不说,几乎是同时开干。

    两边一开始,都是直接动用热武器。随着战端一开,赛砖厂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只听“咻咻咻”“哒哒哒”“砰砰砰”“啾啾啾”等各种高科技武器大放异彩,现场除了变成一片火海以外,更像是一个发生了火灾的爆竹生产厂,四散的花火极其绚烂、夺目,旁人看了很是觉得漂亮。

    然而,对于战场中心的两对人马来说,这种好看,可是要人命的。

    即便在很远的地方观战的谢文东、秦诗怡等人,也都忍不住为他们捏了一把汗,这场仗既是头阵,也是决定整个战局走向的关键一仗。

    赢了,势如破竹。输了,一败涂地。

    现在,目光再回到驭血部队和路西法部队决战的战场——晒砖厂。

    这是一片面积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场地,里面码放着许多砖头。这些砖头,是刚刚从机器成型,或者成型不久的,还没有经过煅烧,所以没什么硬度。即便是晒得最久的砖头,也可以一碰就碎。

    在双方无比强大火力的轰击下,这些泥砖一堆一堆被炸回原形,变成一堆堆没用的土疙瘩.....

    决战的双方身上,都有防弹盔甲,常规武器根本伤不了他们。

    可是,路西法这边的盔甲,是上中下各自独立的,眼睛部位,也没有什么保护措施。

    也正因为如此,神月阁阁主张振坤,副阁主万东伟才能抓住这个弱点,扭掉他们的脖子,卸掉他们的四肢。

    而驭血部队这边,全身的盔甲是碳纤维一体铸造而成,几乎是毫无弱点的。除非用特别的大功率穿甲弹可能会对其产生破坏,即便是重型机枪的扫射,也都无法将其炸开。

    而且,头盔的神经显示屏,就是一台特殊的电脑,可以自动定位于锁定目标。

    别看,只是装备上的一点点差别,但是对于双方这样的高手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就本身的身手来说,从望月阁毕业的白血兄弟,甚至要比路西法、比将星要强一些。之前,因为装备的悬殊,表现得有些不尽人意。

    现在,高科技装备跟上来了,他们便可以再次力挽狂澜,走上巅峰。

    驭血部队的火力,积极强大,只一轮攻击,路西法这边的阵营,就被打得七零八落,哗啦啦倒下了一排。

    许多路西法虽然身上穿着厚厚的防弹衣,脑袋上也带着头盔,可硬生生被震晕过去。有的没震晕过去,也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要被震得散了架似的,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经历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当然,话说回来,路西法毕竟是寒冰组织旗下一支战斗力非常强劲的队伍,即便是第一轮吃瘪,他们也没有什么慌乱,而是组织好人手,对驭血二十人,展开包围,意图全歼。

    驭血带队的首领张忠觉得用枪不过瘾,还是觉得硬碰硬更加具有征服欲。

    他收起手中的激光枪,直接拔出七彩钨钢长刀,快步冲到敌人的阵营面前,一连作出了多个机甲基础性的招式,直让驭血其他的兄弟们看得眼花缭乱,惊得欢呼声连连。

    “一百八十度回旋踢!”

    “钨钢刀披挂式!”

    “旋风横斩式!”

    三招下去,又有三位路西法倒地。

    虽然他们都没死,可是身上的防弹衣,却被锋利无比的钨钢刀撕裂出了好几道口子。估计再砍几下,连防弹衣也不管用。

    “呦呵,我们也来。”不少驭血兄弟见状,也放弃热兵器,改成冷兵器战斗。

    当彩虹钨钢刀沧浪出窍的那一刹那;

    当手中的刀,重重砍在对方的盾牌上,砍在对方的防弹衣上,直把敌人逼得踉跄而退的那一刹那;

    当听到大名鼎鼎的路西法众人,因为吃惊而惊呼的那一刹那;

    诸位驭血军团的兄弟,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爽,太爽了!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实战,那种高科技的神奇魅力,那种杀伐果断的触感,让他们仿佛在做梦一样,说不出的畅快。

    “我爱死这驭龙一号盔甲了,有钱,真该给自己买一套。”

    “我的天呐,这太过瘾了,咱们几个人,是不是都可以冲到白宫,把M国总统给干了。”

    “哈哈,我很有自信啊。只要东哥一声令下,咱们就把那白宫炸成废墟。我这套袖的位置还有三枚小型的响尾蛇飞弹呢,真期待看到他们的样子。”

    “。。。。。。”

    兄弟们各自交流心得,乐得合不拢嘴。

    当然,与他们一起高兴的,还有在战场这边的谢文东等人。谢文东一行人虽然没有靠近战场,可是每套驭龙一号盔甲上,都有摄像头,可以连接到电脑上。

    谢文东这边,只需要开启电脑,便能通过摄像头,知道现场的情况。

    与他们一样,谢文东一行人既感到高兴,又觉得震惊。

    这驭龙一号装甲的杀伤力,居然如此之大,连之前在天星家族大出风头的路西法,都被碾压成渣。

    真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痛快,看得真是痛快。

    如果白血部队都人手这么一套装备,那一个小组的驭血部队,都可以发动一次不小的局部战争了。一个驭血军团出动,扫平一个三流国家的军方都没有问题。

    这件事,光是想想,就非常痛快。

    不过,短时间内,想完成这个目标并不容易,或者说,根本不可能。

    要知道,驭血(原白血)部队发展至今,已陆续三十多个小组的规模,按照每个小组200-400人数计算,也有近一万人。

    就算除去一些后勤人员,文职人员,其战斗人员,也在五六千往上。

    即便,这些战斗人员有一半资格拥有这种套装,保守按照两千人计算,光是驭龙一号战甲这一项开销,就得消耗掉80.000.000.000元。

    这是多少钱?

    这是八百亿元。

    虽然谢文东很有钱,但是,光这一项就拿出八百亿,这也实在是太大了。

    再除去加上暗血和银河实验室的研发开销,极乐岛的开销,还有各个地方的维持开销,谢文东估计也不剩下什么了,甚至还可能得倒欠银行几百亿。

    不过,这些东西的表现,确实让谢文东非常心动。另外,这驭龙装甲好不容易研制出来,如果不多生产一些,未免太暴殄天物了。

    如此纠结,那谢文东该如此权衡呢?

    他可以让银河实验室那边,能不能利用人工智能,机器人,流水线之类高科技工具的,进行批量生产,以减少其生产成本,不说降低到一千万以内一套,降低到两千万左右一套,总可以吧。

    他还可以干嘛?

    他可以去抢啊,谢文东什么都不会,就是会抢。

    当然,不是谁有钱,去抢谁。

    哪里有钱,就去哪里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世界就要大乱了。

    谢文东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还是愿意看到世界和平的。

    这种和平,绝对不是寒冰组织,不是M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主导的和平,而是一种自己建立的秩序下的一种和平。

    他的目的,是取代寒冰组织,成为新一代的影子政府。

    于是,他的选择目标,就变成了那些支持寒冰组织的财团,富商们(比如zg的十五家财团)。

    从他们那里弄钱,不但安全,还可以发展自己的实力,还能削弱寒冰组织的影响力,一举多得。

    当然,这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谢文东的这条路,还有很长。

    话说回来,这不就是一步一步奋斗朝着希望,朝着梦想的方向奋斗么。

    回到战场。

    战斗还在继续。

    .....

    “你们路西法就这点本事吗,难道就这样等着被杀吗?”首领张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家伙,讥笑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咱们就不客气了。”旁边还有驭血成员陪笑道。

    同时,其他的驭血成员,望着地上接近十位再也爬不起来的路西法成员,也传来阵阵欢笑之声。笑声之中,充满着幸福和满足。

    他们倒是高兴了,幸福了。可是,剩余的路西法一众听完,皆咬紧牙关,恨得牙根痒痒,后槽牙都要咬碎了,双目灼灼,目视着前方。

    他们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羞辱,肺都要气炸了。

    而后,在他们首领的一声令下,剩下的几十号路西法,拿着各自的武器,呈战斗队形,狂奔向驭血一众。他们可不是用冷兵器,用的都是热兵器。

    各自各样的子弹,像不要钱似的,轰向张忠一行人这边。

    然而,张忠等驭血兄弟身上穿的,可是价值四千万一套的超级昂贵武器,除非是特别的穿甲弹,或者导弹,常规的武器,甚至激光手枪,都耐他不何,跟挠痒痒没有区别。

    子弹,叮叮当当打在张忠的盔甲上,好像箭矢打在厚厚的钢板上一样,根本无从着力。

    这办法不管用,有的路西法,直接在重型的武器上面,安装了榴弹,对着前面发射出去。爆炸声过后,依旧是完好如初。

    枪打,榴弹炸都不管用,又有路西法想了别的注意,火烧和水浸,试图用这样的办法,瘫痪掉驭龙一号装甲的动力系统。结果,还是一样,都不管用。

    试到这里,路西法等人都快疯了,这***装甲,是镶了钻石吧,跟粪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现在,恨不得现在招来几颗导弹,把他们炸上天。

    这也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在zg的地盘上发射导弹,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而且,就算他们胆子再大,真的发射了,在短时间之内,也飞不过来,也是无济于事。

    眼看着对方束手无策,黔驴技穷,驭血军团的二十名兄弟都乐了,这帮跳梁小丑蹦跶不了不久了。

    “你们的招都使完了对吧,那我就不客气了。”驭血的带队首领张忠狞笑一声,扬起手中一米多长的彩虹钨钢刀,使劲往空中一劈,随后,迎面冲了过去。

    驭龙战甲一动,威风顿生,杀气也随之暴涨。

    它浑身铮亮的金属在刺眼的灯光底下散发出冰冷的寒光,特别是那把狰狞的大刀,更是给人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凶悍之气。

    “咻!!!”

    双方很快就接触到了一起,张忠手中的钨钢刀一斩出,寒冷强劲的北风都被轻而易举地切开,呼啸的狂风纷纷从战刀两边分开。

    这迎风一刀的威势让人看得心惊肉跳,在它恐怖的力量、锐利锋芒的巨大刀刃面前,哪怕对手是一头大象,一只猛虎,都能毫不费劲地劈成两半。

    刷!眼见着对方来势凶猛,最前面的两个路西法,赶紧举起手中的非牛顿流体盾牌,以卸掉对方的力气。

    非牛顿流体盾牌,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近千斤的力气给化解。而且,速度越快,其硬度越高。

    只听“梆梆”的两声,对方的盾牌,还真的挡住了这一刀。

    然而,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张忠讯速后退几步收刀,再又讯速前进几步出刀。

    这一刀,伴随而来的是震天动地的震动声,同时身子高高跃起五六米,扬起了本就漫天的灰尘。

    它带来的震撼,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狂奔冲击而来的宏大气象。

    “受死!看我一刀如何将你劈成两半!”张忠第二刀劈来,豪气大涨,杀意沸腾。

    这一刀来得又快又狠又准,驭血装甲在半空落下的时候,给人一种魔神降临世间遮天蔽日般的恐怖景象。

    没有人敢怀疑驭龙机甲的恐怖,更不敢怀疑这彩虹钨钢战刀的锋利强横。

    果真!

    随着咣当一声脆响,这一刀,直接将一位路西法上身的防弹衣给完全劈开,连带劈开的,还有他半个身子。

    噗!一大团滚烫的鲜血,如同烟花一样绽放开来,撒得四周到处都是。

    这位路西法瞪圆了眼珠子,死后也不曾瞑目。

    “啊~~去死吧。”一名路西法成员,端着一把Ganz重机枪对着张忠,一个劲地突突。

    可是,手指粗的子弹,愣是没有将驭血军团的盔甲打穿,子弹叮叮当当地跳到一边,将四周码放整齐,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烧制的泥砖打出一出一个又一个拳头大的拳头。

    有些下面的泥砖,被打得稀碎,上面的泥砖因没有承重的东西,稀里哗啦散落一地。

    “死的是你。”说话间,驭血带队首领张忠手腕一晃,将面前这人的枪一首打飞,然后手中的彩虹钨钢刀一抖,直接从这名路西法的头盔和上身反弹衣的缝隙处切了下去。

    噗呲,这一刀,劲道十足,再加上彩虹钨钢刀的硬度连钛合金钢刀都比不上。几乎很轻松地,将将后者的脑袋给割了下来。

    那顺畅程度,就跟用一把崭新的菜刀,切开了一个熟透了的西瓜似的。

    太快了,别说这名路西法毫无反应,就连他身边的许多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张忠的一刀就取了他的性命。

    这时,另外又有一位路西法从背后杀来,他的手中,不在用热兵器,而是换成了带电的电弧刀(关闭旋转功能的话,有三十公分那么长),这种电弧刀,最高可以在瞬间释放近万福特的电压。

    如果是档位低,每次释放的电量少,伤害不了人,之前,神月阁副阁主就是吃了这个亏。

    如果是档位高,每次释放的电量足够大,就会对人体造成威胁。

    这名路西法心想着,这些驭血士兵身上穿的都是金属盔甲。只要是金属,就会导电。只要导电,就能透过盔甲,对里面的人造成伤害。所以,他将档位开到最大,试图用这种办法,破坏掉敌人的防御。

    他的想法倒是挺好,思路也很正确。

    只是,他小看了银河实验室的科技。现在一台几千块的手机,都有防水防静电的功能。

    好家伙,价值四千万元一套的高科技装甲,能没有防水防电的功能么。

    果然,他的电弧刀,触碰到张忠兄弟的盔甲时,里面的张忠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让刚刚失去的能量,得到一定程度的补充。

    张忠一扭身,对着这位偷袭的路西法,就是一脚。

    这名路西法的身上,虽然穿着防弹衣,可是这驭龙盔甲采用的液压推动装置,所产生的力道非常大。

    纵然防弹衣卸掉了相当大一部分的力气,他自己还是疼得发出一身惨叫,身子下意识弯了下去。

    抓住这个机会,张忠瞬时扬起钢刀,将对方头盔的下面,狠狠切了下去。

    咔擦!又是一颗脑袋,从一名路西法的肩膀上分离出来。

    驭血带队首领张忠表现英勇,手下其他的驭血战士表现也相当不俗。

    这不,说话间,那名路西法的带队首领,与驭血这边一位年仅二十五岁的青年战士对战,一不小心脖子的喉咙被中了一刀。

    这位带队首领双手捂住脖子,想按住伤口。

    可是,已经断了血脉又哪能按得住,鲜血由他手指缝隙中泊泊流出,将衣服染红好一大片,他嘴巴蠕动着,似乎还想说话。

    可惜,他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狰狞几下。随后,一头扎在进了被打得稀碎的一堆泥砖之中。两眼圆翻,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战斗打响到现在,前后连五分钟都没有。再看路西法这边,伤亡近乎过半,连老大都被干掉了。

    原本还觉得自己有许多胜算的路西法众人,猛然发现,自己一下子就要变成待宰的羔羊了。

    “啊--”这时候,手下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大呼小叫,疯了似的,集中火力,想逐个攻破。

    然而,驭血军团也不是盖的,直接无惧无畏地冲进路西法的阵营之中,仅用冷兵器,来对抗对方的热兵器。

    这不是送死,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一时间,倒的碰撞声,出倒时如野兽般的怒吼声,人受伤时的哀号声连成一片。

    不停的有人在刀光中倒下,鲜血将地面的泥砖染红,可很快又有新的鲜血将其覆盖。

    带队的张忠自呻自吟,嘴角挂着让人心寒的冷笑。因为带着神经感应头盔的缘故,敌人看不到他的笑容。

    敌人能看到的,是不断倒下的同伴以及对方手起刀落,发着七彩光芒的钨钢刀。

    很快,四十位路西法,全被被宰杀待尽。而驭血这边,居然没有一个人战死,甚至连一个人受伤都没有。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以前的路西法,简直就是一支恶灵军团的存在,可以扫荡尘世间一切障碍。任何一位路西法成员,都是高高在上的,都是目空一切的。

    从来,只有他们屠杀别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被屠杀的这一天。

    可是,今天他们却真真切切地遇到了。

    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他们成名于高科技,最后也是死在别人的高科技之上。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谁也无法保证自己永远占便宜。

    虽然隔得比较远,但是,双方的身上,都有微型摄像头的。同样的,谢文东知道了战况,秦诗怡那边也知道了战况。

    秦诗怡一众,万万没有想到,四十名路西法居然这么没用,连二十名手下败将白血的人都打不过,真是一群废物。

    生气归生气,秦诗怡的脑子还是非常清醒的,算得上临危不乱的高手。

    这边的战斗已经成了定局,但是还没有结束,秦诗怡那边,就让人对谢文东一方发动了攻击。

    而打头阵的,正是秦诗怡引以为傲的将星。

    这些人,看对方阵营哪块距离的人多,便猜想是谢文东,或者至少是谢文东的大将,先让两拨人马混在一起,这样既可以浑水摸鱼,也能削弱驭血的强大火力的杀伤力。

    仗着近乎玻璃片的透明纳米碳纤维盾牌,将星站成一个圆弧状,向谢文东的方向挺进,并且连连使用各种枪械,强行打开一个口子。

    并且,天空中,又陆陆续续有小型攻击性无人机开始在空中盘旋支援。

    他们的武器装备先进,又有盾牌保护,还配合默契,最开始的时候,文东会、洪门两大组织,确实有些准备不足,几十号兄弟被打翻在地,死伤惨重。

    可是,在谢文东的亲自指挥下,兄弟们赶紧稳住脚步,开始全线反击。

    文东会、洪门两大组织的武器,虽然不如将星们那么先进,那么种类繁多,眼花缭乱的。

    可是,身为军火大户的他们,武器也不差,突击步枪是清一色的M16和MP5,还有一些ak47。手枪则是黑星、勃朗宁,柯尔特等等,没有杂牌武器,都是正版武器。

    这些武器,本来大部分是从M国要运往韩国的,现在临时有事,就临时拿来用了。

    所用的盾牌,虽然都是那种警用盾牌,比较笨重,性能也远不比上纳米碳纤维盾牌,可是,一块不够用,用两块,想这么轻易干掉他们,也是不容易的。

    好家伙,上千把枪同时进攻,那阵仗可一点不比加特林弱,甚至要更加的疯狂。

    几乎是瞬间,四周的空气之中,便弥漫着浓浓的硝烟气味,温度都一下子被烧热好多度。

    一颗子弹,对于纳米碳纤维的盾牌来说,毫无威胁。

    十颗子弹,对于纳米碳纤维的盾牌来说,也基本毫无威胁。

    可是,一百颗子弹,两百颗子弹,五百颗子弹呢?

    不说把碳纤维的盾牌打穿,就算拿盾牌的人,也会被子弹持续的冲击力,给震得全身发麻。这不,每个拿盾牌的人至少承担了超过五百斤力气。

    如果不是手臂的助力装置在帮忙,他们的手早就被震折了。

    纵然如此,每个人的滋味都不好受,为了理事的计划,只能咬着牙往前冲。

    至于头顶上那些陆续起飞的小型攻击性无人机,还没等它们发挥作用,便被机枪一只一只扫射了下来,掉在地上被摔成几瓣。

    战斗,还在继续。

    几十号将星,硬咬着牙,居然一脚深一脚浅,强行来到了两大社团的跟前。

    因为距离太近,双方都能看清楚对方的眉毛长什么样子,眼珠子是什么颜色的。

    有的兄弟,在手枪中的子弹打光了以后,来不及更换弹夹,直接抄起旁边的钢刀,往对方盾牌与盾牌之间的缝隙之中刺去。

    很快,这种情况越来越多,最后双方干脆丢掉打空的弹夹,直接挥着手中的冷兵器,与敌人开始紧身肉搏战。

    将星一众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抓住谢文东,杀死杀上他们身边的大将。

    用这种冷兵器的方式,也是为了引诱谢文东身边的大将出手。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再看用热兵器,还是用冷兵器,反正哪种顺手就用哪种。

    这些将星,也是秉承着,做事不管手段,只管结果的行动法则。

    那么,谢文东或者谢文东手下的大将,会出来吗?会上当吗?

    会回来!

    因为他们要玩刀,谢文东身边喜欢玩刀,会玩刀的人多了去了。碰到这样主动送上门来的人,他们当然不会错过。

    至于让他们上当,这就不容易了。这些人,可都是鼎鼎有名的老江湖了,要是这么容易就弄掉他们,那他们哪能活到现在。

    这不,看到现场热兵器对抗的势头稍减,谢文东身边除九门提督以外的诸多大将,就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了,找个机会,就滑进了战场之中,杀入对方阵营之中,开始发挥自己的本事。

    这其中,有袁天仲、任长风、陈少河,以及文东会、洪门shanghai分会的许多位干部。在这里,还尤其需要介绍两个人。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寒冰组织准骑士——袁双芸和柴化玉。

    她们都是绝顶的meinv,也是一流的高手。

    一开始,被谢文东逼迫着弃暗投明,还是被逼无奈的。

    可是,随着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们反倒觉得,谢文东这个人,是个极其有抱负,极其有魅力和野心的人,很好与他相处,也很开心,很享受这种纯粹的兄弟之情,而不是像寒冰组织只有冷冰冰的制度。

    渐渐地,她们从心底把自己当成谢文东的手下了,所以一直想尽力表现。

    当然,她们的表现还没够,或者说谢文东对她们的考察还没有结束。

    要是结束了,自然会取下植入于他们脑干位置的夺命芯片(那是一个非常小的芯片,一旦激发,会瞬间释放二三百伏特的电流,直接将脑干烧焦)。

    这次,就是难得的好机会,如果表现出众,便可以表明自己的立场,与寒冰组织公开决裂,彻底投靠谢文东这边。

    这时候,二十名驭血军团的兄弟,也从晒砖区过来了,看着眼前混乱无比的战场,也是头大,这仗没法打了啊,这驭龙战甲的杀伤力太大,辐射范围也广,即便是用刀,也够危险的。

    万一己方要是出手,伤到自家兄弟怎么办?

    张忠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对啊,保护东哥啊。再大的胜利,也没有东哥的安全重要。

    想到这里,张忠果断下令,不参与普通的厮杀,三百六十度全面保护东哥。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180章 狼烟四起【二合一】            上一篇  第2178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