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第2157章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11/5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非常激烈和精彩,短时间内,二人居然看不出谁占着优势,谁占着劣势。

旁边观战的任长风忍不住惊叹道:“这个家伙怎么能跟天仲打成平手?是天仲不行还是这个人太强了?”

当然,后面这句话,他还是没有说出口的。要不然,被袁天仲这家伙听到了,肯定又是一肚子的不乐意。

陈少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厮杀的二人看,也觉得很奇怪:“从二人的表现看,应该天仲兄的实力要远高于这个将星首领的.....就是这仗怎么会打成这样。”

同样,后面这半句话,陈少河也没有说出来。

静慧是女人,女人向来比男人要细心一些。她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袁天仲的身上几乎是没有一道伤口,反倒对方的身上,挨了起码不下十条剑伤。

可是,袁天仲反倒显得缩手缩脚,显得自己跟受了重伤一样。

反倒是对方这个首领,毫无忌惮,好像身上的伤一点也没有什么妨碍似的。

再联想到刚才这位将星首领,下体被袁天仲重创,却能突然从地上爬起来的事。

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将星肯定事打了针,或者吃了药了。

“不对,这人很可能是刚才趁我们不注意,吃了什么药了,就算把他的四肢砍下来,对方没准都感觉不到疼,这样,他就可以义无反顾了。不好,天仲哥有危险。”静慧连忙说道:“陈哥,对方已经不是单纯的打斗了,他是想要天仲哥的命。快,快用枪干掉他。”

陈少河一听,顿时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是啊,只有这样一种解释了。刚才他不是没有怀疑,只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还以为,对方的身上是穿了什么护裆的盔甲什么的呢。

可是,现在想来,如果对方身上穿着护裆的盔甲,袁天仲戳下去的时候,应该可以感觉的到,至少手肘会被震得疼,可是他并没有。

再者说,刚才那顿歇斯底里de惨叫,也实在是不像装出来的。

他抬起枪,瞄向那位谢尔盖·格雷,就要扣动扳机。

谢尔盖·格雷用眼角的余光,瞄到了这边的情况,故意频繁改变自己的位置,并大声说道:“怎么,你们打算认输吗?”(英)

袁天仲也看到了陈少河的动作,赶紧制止道:“少河,你想干什么?”

陈少河急声道:“天仲,这小子可能是吃了药了,没有痛觉。咱们可不能阴沟里翻船,着了他的道了。”

袁天仲在小心对方军刺的同时,脸上写满了不以为然,淡淡道:“哪又如何,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不就行了。”

陈少河:“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啊。”

袁天仲:“无所谓,对付这样一个笨蛋,不公平又如何,难不成,我还弄不过他?少河,别管闲事,要不然,咱们兄弟没得做。”

陈少河:“这....”

知道陈少河也是好意,任长风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别走心,天仲这家伙就是这么个人,你放心吧,他会很小心的。难道你没看出来,这不是他巅峰时期的战斗力嘛,这说明,他早就防着对方耍诈呢。”

任长风跟袁天仲相处十多年了,知道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听他这么说完,陈少河犹豫了一下,才放下了手中的枪:“那好吧,那你小心点。”

“嗯,放心,一分钟之内,我这边就能结束。”说着,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他这一加快,谢尔盖手中的动作也随之加快。

二人的兵器兵兵梆梆响了一阵,再看软剑在遇到谢尔盖的军刺时,发生了弯曲。

锋利的剑锋将谢尔盖·格雷的脸颊挑出一条不大不小的口子。血水滴落,一股咸咸的味道萦绕在谢尔盖·格雷的舌尖。

“好小子,再来,”谢尔盖·格雷丝毫没有觉得疼痛,但是却感到了羞辱,双目血红,战斗欲望再次被他激起。

袁天仲看到这小子还真跟个机器人一样,打不累,拖不垮,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激起了他的战斗欲望。

见他攻击而来,袁天仲笑着迎了上去。双方战斗粘在一起,打得难解难分。袁天仲的优势在于耐力强,灵活多动。

尤其手持软剑,剑如灵蛇一般在谢尔盖·格雷身边游走,寒光四射,谢尔盖·格雷手持军刺,无法像软剑一般里外肆意游走,但是他仗着身上没有痛觉,大胆地深入危险地带,频繁地向袁天仲的身上招呼。

袁天仲生怕他的军刺上,也抹了一些什么氰化钾剧毒类的药物,所以加足了小心。既要弄死对方,也要确保自己的安全,不能被对方伤到。

只是,这样全身的精神始终处于紧绷状态,对体力和耐力、灵活性以及反应能力,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要换作普通人,即便不被这位将星首脑杀死,也得自己把自己给整崩溃了。

好在,袁天仲的意志足够强大,一直挺到了现在。

“再来,”谢尔盖·格雷大喝一声,手持军刺随即点出,如蜻蜓点水一般,朝着袁天仲手腕刺去。

袁天仲无奈,急忙抽回软剑,向后倒退一步,看着谢尔盖·格雷如此怪异攻击。

“胆小鬼,不敢跟我硬碰硬是不是。”谢尔盖·格雷气急败坏地骂道。

袁天仲没有回答,手里的软剑是他最好的回应。

他的软剑点出三朵剑花,分别朝着谢尔盖·格雷的大腿动脉,喉咙,以及面门点出,刀花煞是好看,犹如一朵银华闪耀,但是却如毒蛇一般毒辣。

三朵剑花走的阴柔一脉,谢尔盖·格雷手持军刺单臂用力接下这三剑,可是,当碰触到最后一剑时候,陡然感觉手中军刺被软剑缠绕而上。与此同时,袁天仲猛然踢出一脚,这一脚朝着谢尔盖·格雷心口点去。

若是一心要拿手中的军刺,那么,这一脚势必点在他心窝,自己也会受重伤。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手里的军刺,抽身而退。

“没有武器,我看你怎么接我这几招,”袁天仲英俊脸庞上挂着灿烂笑容,笑容中带有一抹森然杀气,看的人后脊梁骨都生寒。

只见他身影一晃,不管对方是不是手里有兵器,手中刀花快速抖出,朝着他的脖子惨绕而去。这一次,袁天仲显然下了杀手,剑花霸道迅猛,丝毫没有回旋余地。

被逼得没有办法得谢尔盖·格雷,终于使出了他的杀手锏。

或者说,总算使出了他的歪门邪道。

跟陈少河遇到的不同,他用的不是麻醉药,而是实实在在的毒药。

这种毒药,藏在手表之中,通过发射钢针,达到传导毒药的效果。曾经,黑带送给谢文东一块手表,那块手表也可以发射钢针。

不过,那钢针只有一根,只能发射一次。

可是这块手表,一次性可以发射超过八根纤细如头发丝的钢针,且每根钢针都有钛合金打造,不但坚硬无比,还锋利无比,扫射面积可达到四五个平方,扫射距离可达到十米。

换句话说,如果真被他发射成功,就连后面观战的任长风、陈少河、静慧等人都危险了。

那么,他的这点猫腻,是不是真的会让袁天仲等人中招呢?

当然不会!

袁天仲一直没有尽全力,除了提防着对方的军刺上是不是涂了什么剧毒物质以外,一双眼睛,也基本上眨也不眨地来回盯着对方手上和脚上的小动作。

打斗过程中,他忽然看到对方有一个扶手腕,对表的动作。现在,可不是吃夜宵的时候,他动手表干什么。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小子肯定是没有憋什么好屁的。

袁天仲心想,你不是看手表么,我先废了你这只手再说。

说着,他冷笑一声,身形如泥鳅一般绕开他视线范围,脚下猛然加快速度,绕转在谢尔盖·格雷身后,随意一拳朝着他脖颈点出,随意一招,看似软绵无力,却柔中带刚。

谢尔盖·格雷神色一变,内心一惊,急忙弯腰躲避,朝着远处暴退而起。

不过,被他这么一捣乱,谢尔盖有些手足无措,预先准备好的毒计,也暂时不能施展。

“逃到哪里去!”袁天仲身形站稳,随即暴喝一声,再次欺身而上。

袁天仲出手再次猛烈,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他连续挥出两剑,这两剑前面一剑是虚的,后面一剑才是实的。

最后这一剑挥出,直接将谢尔盖·格雷的左手手腕连带手表一起切了下来,血水飙射,血肉外翻,甚是可怕。

袁天仲在跟着谢文东多年,行事风格受到后者的很大影响。

知道手段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他没有因为对方受伤而放弃追杀,反而加紧了攻势。

断了手后的谢尔盖·格雷恼羞成怒,另外一只手,恶狠狠地刺向袁天仲。

这人要是没有痛觉,可真是可怕,感觉跟丧尸一样,怎么打都打不死。还面目狰狞地药过来弄死你,这样的场景,大部分人看了,都会头皮发麻。

袁天仲深吸了一口气,身形快如一道旋风,来到谢尔盖·格雷侧身。连续挥出三剑,这三剑快速霸道。

谢尔盖格雷赶紧转身挥军刺,可还是慢了一步。

袁天仲的三剑,一剑化在他那条好胳膊上,一条四寸长刀口露出。

一剑挑在他的眼眶上,直接把他的右眼弄下。

最后一剑更是直接,直接把他的脑袋割了下来。

直到脑袋割下来的时候,他那麻痹的神经,才总算有一些疼痛传来。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无头尸体,站着在原地颤抖了一阵,随后如果大厦倾倒一样,重重摔倒下去。

这位将星首领终于倒了下去,也让旁边观战的任长风、陈少河等人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是了了。

倒是袁天仲,有些不爽,嘟嘟囔囔道:“M的,打了这么久,浪费我时间。”

“行了,也没几分钟,你自己觉得时间长而已。”任长风说道。

袁天仲扭头一看,反问道:“是吗,那多长时间?”

任长风想了想:“差不多两分半钟吧,不错,不错。”

袁天仲这才感觉心里舒服了一些。

然后,大家的目光,从袁天仲身上,转移到另外一边。也就是游明亮与那名独狼的战斗。

与袁天仲一样,游明亮也在时刻注意着独狼的小动作,所以无法将全部的战斗力发挥出来。

不过,二人的相差确实悬殊太多。

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个独狼已经伤痕累累,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连鼻子也不见了。反观游明亮,除了脑袋上的红毛,变得更红一些,额头上的汗珠有豆子那么大以外,身上倒也看不出什么别的伤口。

这时,陈少河说道:“明亮,别杀他,留个活口,看看东哥有没有用。”

游明亮也答应的干脆,用英语简单说道:“投降!我们不杀你!”(英)

谁知,这小子听了这句话,跟炸了雷一样,嘴里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

最后,直接把手中的家伙一扔,从袖子口里,甩出一把非常小的手枪来,对着游明亮的额头,直接扣动了扳机。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谁也不知道,就连游明亮也没觉得,对方的袖子里,还藏着枪。

枪,下一秒就响了。

不是响了一下,而是响了两下。

然而,死得却不是游明亮,而是这个独狼本人。

原来,在他刚要扣动扳机的时候,眼疾手快的陈少河左手推开“红魔”游明亮,右手便扣动了扳机。

他的子弹,直接打碎了独狼的脑袋,而独狼自己手枪里的子弹,只是擦着游明亮的腰眼飞过而已。

独狼愣了几下,最后瞪圆了眼珠子,当场倒在了地上。

游明亮紧张地摸了摸身体,发现没事,才暗暗松了口气:“谢了,少河兄。”

陈少河晃了晃手中的枪:“小意思。哼,这就是将星?......狗屁!”

“狗屁”两个字,是陈少河、袁天仲、任长风以及游明亮四个人一起喊出来的。他们也没想到,会这么齐整。

对视几眼以后,全都仰面大笑起来,就连静慧的脸上,也绽放出花朵一般灿烂的笑容。

事情圆满结束,他们也该向谢文东复命去了。相信东哥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以后,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随着谢尔盖·格雷和独狼两个人的战死,寒冰组织秦思怡(伊万科娃)理事旗下,大名鼎鼎的将星特别行动队的三十人,全部喋血于ZG战场,全部死于谢文东的手中。

虽说,只死了三十个人,但是,对于秦思怡,对于整个寒冰组织,却犹如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一样。

要知道,将星组织和路西法组织,都是寒冰旗下两个非常有民望有实力的组织,执行的任务,上至总统,中至将军,下至毒枭,几乎没有一次不胜利的。

可是,他们居然双双败于谢文东的手下。

如此,还不能够看出,谢文东这个人的可怕么?

这件事情结束以后,寒冰组织再也不敢小看谢文东,同时,也对这个人更为忌惮。

为了拿到龙眼,为了铲除他,寒冰组织势必会比以前更加疯狂,动用更加牛逼的力量。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ps:总算是用上新电脑,把旧电脑里的资料全部拷贝过来了。在今天拷贝资料的时候,忽然发现一本书,这是我在坏蛋3和坏蛋4相隔的那一年(2043年)写的,也是一本黑道。不过,当时脑袋发疯,换了别的名字,去了别的网站,所以只写了六十来完字,便完结了。我有空整理一下,发来给大家看看,省得大家等坏蛋等得难受,啊哈哈。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158章 新的较量            上一篇  第2156章 狂龙出海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