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2036章 生擒【四合一】

第三卷 - 第2036章 生擒【四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9/15
    吃惊一阵以后,袁双芸深吸一口气,冷然道:“我倒是小看了你H1\H2,S1\S2,你们四个上。”

    又有四名寒冰组织的精锐齐声说道,领命出战。

    “想玩车轮战?我们陪你。”于典眯了眯眼,上前几步,来到向问天的身边,冷然说道。

    可是,向问天却伸手拦住了他,凛然道:“好久没打架了,今天倒要过过瘾。”

    于典关心向问天的安全,虽然他相信后者的实力,可是这样的战斗根本就是不公平的。老话说得好,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子。向大哥再厉害,也禁不住数倍与己方的敌人联手攻击,而且对方还都是非常厉害的高手。

    “可是向大哥~~”于典表示出自己的顾虑。

    邱淑珍也很担心自己老公的安全,眉宇间皆是忧愁之色。不过,她并没有劝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老公决定的事,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身为妻子,她不应该在关键的时候,给他使绊子,打击他的自信心,而是要给他信心,义无反顾地站在他的身后。

    邱淑珍嘴巴张了张,轻声说道:“天哥,小心点。”

    “没事,我有分寸。”向问天笑吟吟地笑了笑,往后轻轻推了推于典,示意他往后退退。

    等把打斗的空场留出来,他才冲面前四人勾了勾手,作出挑衅的架势,振声说道:“刚才那两个人,已经让我很失望了,你们四个,可别再让我失望了。”

    “哼,刚才是你侥幸,现在可就不会那么好运了。”H1振声说道。

    H2也接着说话:“我要用你的血,祭奠我两位死去的兄弟。”

    向问天眯眼笑了笑:“那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寒冰,也不过如此。”后面那半句,向问天是一字一顿说的,生怕对方听不清。

    果然,这话让面前的寒冰众人听了,一个个怒从心来。

    “放肆!”穿着汉服的柴化玉,冷然喝了一声骂道:“你以为还是当年那个不可思议的大吗?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失败者而已。要不是白老虎有命令,杀掉你,我们易如反掌。“

    “向问天好放肆,井底之蛙,还敢侮辱寒冰。”穿着马术服的袁双芸,几乎是同声说道。

    向问天听完,并不生气,而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多年,都没人在我面前,说放肆这两个字了。”

    随着袁双芸和柴化玉二人的那两句话,H组合和S组合都闭紧了嘴巴。

    他们没有说话,而是准备动手。H组合的两人动作最快,抢先出招,迅速向向问天攻击而去,身上的杀气也随之暴袭而来。

    那阵仗,俨然平地里刮起了两股龙卷风。

    这些人,虽说没有在天星家族出现的那些路西法厉害,装备也没有后者的好。

    但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是东北虎(亦或者说白老虎)手底下的得力之人,办过许多非常困难的任务,杀掉过许多不听话的厉害角色。

    这些人,无一例外经过多年的实战经验培养出来的,也都是经过血泪洗礼过的。

    他们没有华而不实的花招,一出手,便是非常实用的招数。

    不为别的,为的就是将敌人打倒,让对方不再具有反抗之力。

    当即,二人手中的伸缩钢管,带着狼哭鬼嚎般哭声响起。

    他们双目通红,身影一晃,快如闪电出现在向问天的面前。

    向问天不敢大意,双臂蓄力,抬手抵挡住二人的攻击。

    一道火花四起,三人身影交错。微微停顿片刻,S1\S2四目相对,接着俩人同时怒喝一声,再次欺身而上。

    而H1\H2两人也不甘示弱,冷哼一声,快速向向问天攻击而来。

    他们手上虽然使用的是伸缩钢管这类的杀伤力比较小的武器,可是伸缩钢管的分量极重。

    再加上寒冰组织个个都是好手,真要被他们打中,轻则伤筋动骨,重则体内大出血,暴毙而亡。

    所以,向问天不敢有一点大意。

    眼瞧着着眼前四人招招快速,向问天将精神凝聚到双眼,小心地关注着对方的出招,并且见招拆招起来。

    向问天的招数,大开大合,每一招都极具气势,而且不屑用一些小混混街头打架的流氓手段,所以看他打架,更像是在看一个武学大师,在电视上表演武术一样,不敢有半点出格的地方。

    这点,跟他的性格也一样。他的性格也是这样,比较沉稳,做事有板有眼,不浮躁。

    这样的性格,或许有时候在谋略、大局上比较保守,可能错过一些只有通过冒险,才能得到的一些机会(这点,就不如谢文东,调转狡猾,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对现在这种情况的交战,可是大有裨益。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四个对手,都是非常棘手的人。

    这不,向问天以一敌四,双方你来我往,拳脚、军刺、钢管全都用上来,打起来虎虎生风,让旁边观战的双方,连眼睛都不敢眨,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场惊险刺激的战斗。

    二三十回合下来,这四名寒冰精锐非但没有讨到一丝好处,身上反被对方的军刺划出几道血口。

    得亏不是被军刺中,要不然菱形的伤口极难缝合,很容易造成鲜血大量流失,止都止不住。

    而向问天,只是被人踢了一两脚,在身上留下几个脚印而已,丝毫没有半点妨碍。

    “四个人都打不过一个,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手脚太慢了,你们是没有吃饱饭么?”

    “废物,真是一群废物。”

    “....”

    袁双芸蹙着秀眉,小手指指点点,时不时用言语刺激交战的四位打手。

    她五官精致、身材挺拔,长着一双萝莉脸,给人以可爱的感觉。可是,她又穿着一身干练的马术服,站在那里,颇有种指点江山、评头论足天下英雄的巾帼豪迈。

    很难相信,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所以这种情况并不多见的。

    不过,除了她,向问天倒还知道有一个人跟这差不多。

    那个人,便是谢文东。

    只是,谢文东的反差气质,是阴柔和霸气,不同于袁双芸的可爱和豪迈。

    这种反差气质,是非常吸引人的,尤其是异性。

    然而,对于袁双芸的手下们来说,却俨然噩梦。

    这些人,都领教过袁双芸这个准骑士的能力,也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一旦发怒,那必将是雷霆之怒,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

    四位黑衣精锐哪敢不卖命,再加上身上流出的鲜血,令他们更加疯狂起来。

    一个个脖子上血脉喷张,双目瞪得老大,犹如铜铃大小。

    且说H1和H2这对组合,不但步伐速度一样,连动作都出奇一致。

    只见他们身形同时跃起,然后手中的伸缩钢管,砸向向问天肩膀上的锁骨位置。

    肩胛骨不是要害,但也是十分要紧的地方。但这两处位置受伤,自己的两只胳膊,则会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只能束手就擒。

    向问天冷喝一声,双臂蓄力,将体内所有力量都调动在臂膀上边,嘴里发出低沉怒吼咆哮声,在伸缩钢管离自己几厘米时候,猛然架起军刺将对方重劈抵挡下来。

    “咣当!”三把兵器发出刺耳的声音,直刺激的人耳膜生疼。

    H组合的两个人,顿时感觉手臂发麻,伸缩钢管好似劈在石头上边。

    千钧之力传到臂膀上,一口闷气挡在胸口,让他二人无力喘息。

    他们抬头再看向问天,见对方一双虎目透露精光,好似一柄利刃直刺心口,内心一颤,脊梁骨发凉,抬手想要将伸缩钢管收回,可这个时候晚了。

    向问天大喝一声,如晴天霹雳一般在二人耳边炸响,震得他们脑袋发晕,身体不由向一旁倒退而去。

    趁此空当,向问天脚下生风,电闪朝着H组合两个人肚子就是一脚。

    千钧一发之间,H组合的两个人,几乎使出自己全部力量向后扭动腰部,身形同弹簧一般弹起。

    这个时候,向问天脚也踢来,抢在对方的身体弹起之前,加快了踢腿的速度。

    如此迅猛的招式,俨然《海贼王》中,黑足的暴击攻击。

    一股巨大力量撞击在肚子上,火热疼痛传来,H组合二人,身形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数米远才停下来。

    一口闷气顶在胸口,血气不畅,血水从他们嘴里喷出。

    因为时间相隔太短了,他们喷血的动作都是一样,喷血的时候也是一样。

    这一次,H组合算是吃了大亏,没能将向问天击败,反而自己受重创,这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事情。

    他们本想擦干嘴角的血渍,对向问天展开激烈的报复措施。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向问天根本就不给他们擦血的时间。

    在他们往后倒退的时候,向问天如影随形,手中的军刺唰唰两下,重重朝着二人刺去。

    太快了!

    太快了!

    H组合没想到,向问天的速度如此之快,根本就来不及闪躲,只能感觉眼前寒光一闪,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后者一剑将己方两兄弟穿了“糖葫芦”。

    噗呲!噗呲!

    向问天的军刺,是从H1前胸的部位穿进去的,却是从H2的侧腰穿出来的。

    H组合两个人从来不知道,军刺居然能如此锋利,居然能一下子就穿透两个人。

    在向问天将军刺抽出来的时候,二人的体内顿时飞出数道血箭。

    立时感觉这个世界在他们面前晃悠着,然后眼前一黑,在大脑一片空白之际,身体里的力气被迅速抽得干干净净。

    他们连吭声的时间都没有,很快二人便扑通扑通倒地。

    在地上抽搐了一阵,吐了一堆血唾沫以后,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干掉了先前的C\E,现在又解决了H组合后的向问天,斗志更加昂扬,更加不将剩下的这两个人放在眼里。继续与S组合的两个人厮杀。

    或许是因为唇亡齿寒的缘故,又或许是出于义愤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袁双芸和柴化玉两位准骑士的威严,S组合的这两人非但没有畏惧之色,反而使出了浑身解数,好像胸口憋着一口气,就算豁出命去,也要把向问天打倒似的。

    只见他们手中的伸缩钢管上下翻飞,丝毫不在意向问天手中的军刺。

    正所谓,一人拼命,十人不敌,向问天一时竟被逼得很是狼狈。

    可是,向问天也不是白给的,同样展现出极强的战斗力。而且,随着关节的逐渐活动开,他的战斗力不降反升。

    双方针尖对麦芒,打得极其疯狂。

    现场的座椅板凳,一时被踢得一片狼藉,随处可见被打断的椅子,被踢爆的木桌,玻璃也碎了一地,到处都是垃圾,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S组合两个人虽然骁勇,可他们并不是向问天的对手。

    又过了一分来钟,这两人也步了那两人的后尘。

    一个死在了卫生间的门口,一个死在了楼梯口。

    这一下子,向问天就干掉了五个寒冰组织的精锐了,这还了得。

    袁双芸和柴化玉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她们可只带了十人过来,现在就只剩下五人了。

    而且,这五个手下中,还有三个是女流之辈,战斗力大大锐减。

    袁双芸冲柴化玉说道:“看来,咱们把向问天想得太简单了,我看,不能这么打了。”

    柴化玉:“确实,还得咱们上。”

    袁双芸恩了一声:“速战速决,我来对阵向问天。”

    说着,将手中的伸缩钢管往腰身一别,将腰间那把不久前还沾染着血腥的匕首拔了出来。她也不打招呼,脚下一滑,直冲向向问天。

    柴化玉也没有闲着,同样将伸缩钢管收好,抽出一把非常漂亮的小剑,紧随其后。

    二女出动,空气中顿时飘来一阵沁人心脾的女人体香,很好闻,很让人迷醉。

    简单嗅一下,还好。但如果沉迷其中,连自己的脑袋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都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向问天绝不是好色之徒,也不会被这种香气所灌醉。

    他喘着粗气,还没来得及将身体站稳,最前面的那位马术服女郎,便杀来了。她与后面的汉服meinv,速度恰似鬼魅一般,竟在眼前生出几道残影。

    另外,伴随着她们的到来,两股强大的杀气也随之裹挟而来。

    向问天知道此二人,来者不善。

    眼眸中闪烁精光,虎目深邃犹如星辰一般转动一下,强打精神提着军刺迎战。

    这时,向问天的保镖头目于典意识到情况不好,因为他也感觉到,这两个女人体内蕴藏的能量,是十分惊人的。

    虽说刚才向大哥说了,不让自己参加,但此一时彼一时,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不,他握紧了手中的钢刀,扭过头对旁边的保镖们说道:“保护好大sao,我去助向大哥一臂之力。”

    “好。”

    “小心,于大哥。”

    “da嫂,往后退退,别误伤了你。”

    几位保镖正说着话,于典已经脚踏七星步,也加入了战团。

    很快,于典便和身穿汉服的柴化玉接触上了。二人身手不相上下,都是以快见长,手中战刀寒光涌动,无人敢插手。

    于典身为向问天的贴身保镖头目,其身手自然了得,不下于当年的周挺。而且,这些年也都在努力提升自己。

    他的性格比较冷,而且对向问天极其忠诚,可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

    这不,手中战刀上下翻飞,连续挥出三刀直取柴化玉的咽喉,肚子以及面门,这三刀快又狠,不给对方留情面。

    真要被他划中任何一刀,柴化玉也就没有后来如何使诈忽悠谢文东,又如何被谢文东生擒,被押到安全屋讲现在这个故事了。

    而柴化玉身为寒冰组织的准骑士,身手不在他之下。

    她手中提着一把很特别的小剑,剑身只有三十来公分,可是十分华丽,精美。

    另外,这把小剑也不得了,闪展腾挪之间,竟将堂堂向问天的保镖队长的攻击格挡开。

    另外,趁机快速出剑直取于典腋下,想要一击将对方击废,虽然这一招数并不致命,但如果被她挑到了腋下的一条大筋,这辈子都别想拿起战刀。

    于典不敢怠慢,就地一滚,以作闪躲。

    这法子虽然看上去狼狈,却极有效。

    然后暴喝一声,脚下蓄力,身体化作一道黑箭直冲柴化玉而去。

    眼瞧着于典身形犹如犀牛奔跑,带着千钧之力朝着自己撞击而来,柴化玉不敢大意,低沉怒喝一声,双臂蓄力,身形一跃,猛然朝着于典就是重劈。

    于典哪里将这样一个女人,这样一把小剑放在那里,冷笑一声,双臂蓄力,抬刀格挡。

    “当啷!”只见一刀一剑撞击在一起,发出金鸣刺耳的声音。

    天呐,于典作为往前冲的一方,居然被震退几步,而柴化玉只是身体晃了晃,脚下一沉,将一些玻璃碴踩得粉碎而已。

    于典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给震得倒退了几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重重道:“这不可能啊。”

    “那是你无能。”柴化玉倒一点也不奇怪,轻哼一声,随即好似一条毒蛇一般,紧咬着他不凡。

    手中的小剑,再次挥向于典。

    于典没想到对方这样难缠,急忙向后倒退。

    柴化玉体态轻盈,追着连施展了十多间。其中有两招,正打在于典的身上。

    这些伤口并不致命,但足以牵制他的速度。

    于典咬了咬牙,略微调整呼吸,脚下蓄力,身形如猎豹一般再次冲击而去,反杀向柴化玉:“哼,臭女人,好大的口气。”

    出招的速度比刚才加快了,角度也比刚才刁钻多了。

    柴化玉小脸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她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

    说自己女人也就罢了,居然还说自己臭。即便此臭非彼臭,那也不行。

    她当即强硬回道:“我看你才是臭男人。”

    说着,再次跟于典碰撞在一起。

    他们这边打得无比激烈,向问天和马术服女郎袁双芸的战斗,也进行的如火如荼,斗战正酣。

    向问天招数大开大合,气韵往前,招招如海浪一样,拍打过去。手中军刺上下翻飞,犹如龙飞凤舞一般,挥出一道道煞是好看。

    而对方的袁双芸别看个头小,也不是白给的,连续挥出数刀尽数将他攻击化解,同时给向问天补了一刀。

    后者不敢大意,身形一动,脚下提溜一转,消失在袁双芸的面前。

    袁双芸眼前一花,感觉向问天凭空消失,当她回过神来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恶风来袭,原来是向问天的大脚到了。

    脚未到,寒风已然逼来,袁双芸无奈之下,只好身体往上一窜,两只手扣在天花板吊扣的一盏水晶大灯上。

    她的个头较小,体重更是只有八九十斤,挂在水晶大灯上,居然一点也没事。

    反而一晃一晃,寻找下手的时机。

    向问天扬起脖子一瞅,看到的好像不是一个人,倒像一只大号的蝙蝠。

    可能是因为水晶灯上常年没有打扫,袁双芸在吊灯上晃来晃去,把水晶灯上面的一些灰尘给晃荡了下来。其中,一些细小的灰尘正好掉到了向问天的眼泪里。

    向问天下意识地一低头,用手去揉眼睛。

    “就是这个时候!”袁双芸心中一动,随即从水晶吊灯下面飘了下来,手腕一转,手中的匕首砍向向问天。

    以匕首的锋利和袁双芸的力道,如果真被她劈中,非得把向问天的脑袋劈开不可。

    袁双芸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死向问天,所以当然不会真的用刀刃那边去砍。刚才她抖动手腕,就是换了刀口方向,将不锋利的刀背冲下。

    这一招既不会真的杀了向问天,也可以卸掉他相当多的战斗力。

    也就在匕首距离向问天的额头不到三厘米的时候,袁双芸的匕首突然在空中停顿住。

    袁双芸脸色顿时一变,只见她持刀的那只手手腕被人死死扣住,而扣住她手腕的正是向问天。

    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然睁开,两眼闪烁着炽热的精光,嘴角高高扬起。

    袁双芸的反应倒也快,迅速用两只细嫩的脚把向问天的脖子一夹,然后顺势用力往后一翻。

    只眨眼之间,向问天就感觉自己勒得喘不过气来了。他想都没想,左手一拳打响袁双芸的肚子。

    哎呦!

    袁双芸腹部受到袭击,双脚这才一松,将向问天的脖子给松开,身子也向下坠去。

    当然,这人身为准骑士,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眼看着自己就要摔倒在地上,她身子斜侧,一脚向上踢出,正中向问天捏住她手腕的右手。

    就这一个动作,极其不可思议,因为身子必须得弯曲成麻花状。这也展现出了袁双芸极佳的身体柔韧性。如果她不是厉害的杀手,去参加体操比赛,肯定能拿一个好名次。

    向问天顿时感觉手腕一震酥麻,然后就是跟着火似的疼痛。

    他也顾不得别的了,顺势将袁双芸往旁边一甩。

    咣当!袁双芸刚好准确无误地被扔到酒店一旁的沙发上。

    这一次较量,算是平分秋色,谁也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袁双芸深吸一口气,一脚踩在沙发上,接住沙发上弹簧的弹力,挥出一刀,直取向问天前胸。

    袁双芸出刀又快又很,如果向问天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或许真的会遭了她的道。

    眼前着袁双芸的匕首,就要将向问天刺伤。向问天身子向后面一缩,险险让开对方的刀锋。

    袁双芸立刻收刀再刺,不过向问天的脚已然先一步踢了过来。

    他前面的一脚踢在刀背上,将匕首刺来的方向踢偏,最后直接被打飞。

    袁双芸的反应速度倒也快,迅速用伸缩钢管,飞扑向向问天。

    与此同时,她手中的伸缩钢管,由下而上直捅向向问天的肚子。

    向问天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跟个没长大的、一脸无害的女孩,居然如此棘手,连口气都不让他喘。因为争斗过程太过激烈,太过凶险,向问天的额头上都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他连额头上的汗珠都来不及擦拭,只能硬着头皮迎战。

    战况进入了白热化,变得越来越激烈起来。

    于此同时,向问天剩下五位保镖(其中一位保护邱淑珍),也跟剩下的四位寒冰精锐动起了手。

    双方虽然没有各自老大那么厉害,但都不简单,打起架来,更是有声有色。

    这不,一位跟在向问天身边多年,名字叫郎康的副保镖队长,对上了寒冰这边代号为Z的男性杀手。

    因为郎康不是寒冰组织主要的捕获对象,所以杀了他也是没有问题的。故而,Z可没跟郎康客气,一上来就是杀招。

    很快,双方就交手了几十招。

    这边,郎康一个不小心,就被踢倒在一张饭桌上。这个Z倒也强悍,挥舞着一把雪亮的短刀,狠狠照着郎康的喉咙刺了下去。

    郎康反应也快,急忙伸出双手,电光石火般托住对方的双腕,刀尖在几乎要贴到他脖颈皮肤的时候停了下来。

    那名Z压在郎康的身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向下压着匕首,要把匕首捅进郎康的喉咙里.

    而躺在车椅上的郎康也是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上托着对方的手腕,阻止对方把匕首刺下来。

    不过那名Z毕竟是压在郎康的身上,处于绝对的优势,他的下压之力除了自身的力道之外,还有他全部体重的力道。

    刀尖越压越低,距离郎康的喉咙也越来越近。

    很快,郎康便感觉到刀尖传来的金属冰冷感,一滴血珠顺着他的喉咙滴淌出来。

    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喉咙就得被对方刺穿。

    生死攸关之际,郎康的体内生出一股强大的爆发力,他大喝一声,猛然向上一提腿,就听嘭的一声,他的膝盖不偏不倚,正顶在Z屁股上方的下体上。

    这一记膝击是郎康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迸发出来的爆发力,力道大的惊人,当场蛋蛋就碎了。

    那名Z发出比杀猪还惨烈十倍的惨叫,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窜了出去。耳轮中又停咔嚓一声脆响,Z的脑袋结结实实地撞在身后的窗户上。

    那么厚的玻璃,竟被他一头撞碎。Z的整个脑袋都探出到车窗外,鲜血顺着他的额头、鼻子、脸颊流淌出来,人当场就晕了过去。

    趁此机会,郎康迅速从桌子上爬起来,想冲上去前,用刀结果他。

    可是,还没等他到靠近那个Z,身后忽然飘过一道黑影。

    只见这个黑影一个箭步窜出,跳到郎康的面前。

    二人的距离之近,已然完全贴在一起。

    郎康吓了一跳,本能地高举匕首,欲将匕首刺下去,不过那道黑影上勾拳先一步击打在他的下巴上。

    这个时候,郎康才看清楚,这个黑影居然有一对隆起的双方,原来是个女人。

    啪!

    来人虽说是女人,但她的拳头,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

    何况此时她是全力出拳,随着一声脆响,郎康的下颚骨都险些被她的拳头打碎,郎康都没吭一下,两眼翻白,当场晕死过去。

    万幸的是,刚才那位跟郎康交手的Z大汉疼晕过去了。

    要是被这个女的知道,自己同伴的蛋蛋刚刚被人踢爆,估计郎康这位副保镖队长,就活不成了。

    郎康与Z之间的战斗,只是战场的一角。

    保镖四人,对阵寒冰四人的战斗,很快就结束。寒冰这边虽然有一个男人蛋被踢碎,受了重伤。

    可是另外三个女寒冰精锐表现得很是出众,这么一会儿工夫,基本上,就快把四名保镖全部打趴下了。

    等打趴下了他们,接下来就是向问天的老婆邱淑珍,以及保护她的保镖了。

    邱淑珍,可是她们重要的目标,而且是一个文弱女子,战斗力基本上等于零。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一分钟之内,就能拿下她。

    那么,有意外么?

    没有,丝毫意外都没有。

    能救邱淑珍的,只有向问天和于典两个人。

    可是,他们两个人的情况都不太妙,说难听点,就是自身难保。

    这么一会儿工夫,于典已经被打得全身是伤口,身上也多处部位骨折,看上去很是惨烈。由最开始的旗鼓相当,变得束手束脚,极其被动。

    相比之下,寒冰准骑士柴化玉的情况就要好得多。只见她越战越勇,手上的小剑大有万夫不当之势。

    另外一边,袁双芸与向问天之间的战斗。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场战斗不会持续太久,因为向问天.......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2036章 生擒【四合一】            上一篇   第2035章 出乎意料的向问天【三合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