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三卷 > 第1936章 寒冰黑手&路西法登场【三合一】

第三卷 - 第1936章 寒冰黑手&路西法登场【三合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发布时间 : 2017/8/3

当然和师傅教徒弟唯一的一点区别是,这种切磋也是伴随着受伤和危险的。

说出大天去,他们毕竟是敌人。

即便他们不想打,旁边的局势也会逼着他们打,那股无形的压力也会逼着他们打。

而且,现场无比凌乱,到处都是剑光剑影,而刀剑毕竟无眼,难保不在打斗中,伤到对方的。

这边,姬腾云手中的宝剑,携劲风于四个方向,几乎同时刺向向旭,速度之快恍如光芒。

虽说是点到即止,可是姬腾云也拿出了十足的诚意,要不然也太看不起他面前的这个俊后生了。

这一招,来得着实吓人。

幸好,向旭剑术精湛,未等对方招数变老,剑尖在半空中微微一抖,一个剑花,变招斜刺向姬腾云的右肩。

而姬腾云剑光乱颤,牢牢将上盘封住。并且用一只手,当啷一声捏住向旭手中的犬神剑。

向旭哼笑一声,也伸手一捏姬腾云手中的宝剑,双方你来我往,一招快过一招,几百招下来,向旭身上又多了五六道伤口,而姬腾云身上居然也有一道血口。

“恩恩,不错不错,速度是快了,就是协调性还差点。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你身上还受着伤,协调性自然差点。”姬腾云与向旭相视一笑,随后又大喝一声:“再来。”

说完,手中的宝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点向向旭的身上。

向旭丝毫不敢大意,单手持剑,单臂用力,点击在对方剑尖上,俩剑火花四起,一招下来,平分秋色。

西王姬腾云并没有停手,手中单剑出招速度越来越快,一招快过一招,连续攻出十几剑后,向旭向后退了六七米远。

对方出剑快速刁钻,向旭招架的有些狼狈起来。不过,对方倒不是想要他的命,所以没有去攻击后者的身上各处要害。自然,向旭也是如此。

“哈哈,其实协调性可以通过呼吸来调节,吸气深和轻的时候,身上的疼痛会减轻一些,你可以试试。”西王姬腾云傲然一笑,看着向旭身上血口,朗声笑道。

“嘶~~”向旭按照他的方法使了使,还真别说,确实好像减轻了一些。而且,一股热血好似在身体内奔腾。

之后,向旭陡然用力,身形朝着西王姬腾云爆射而出。

俩把单剑朝着西王姬腾云腰身攻击而出,剑未到,寒风逼近。

西王姬腾云不敢怠慢,身形一晃,向后倒退一步,随即,手腕一抖,后发制人,连续攻出俩剑,银色光芒一闪,俩道火花溅起,将起逼退。

向旭再次欺身而上,手中的犬神剑,带有山岳般重力朝着西王姬腾云切去。

西王姬腾云单臂紧握单剑,用力向外抵挡,只听一声如闷雷一般爆炸声响起。

再看二人,身形都急忙向后一退,姬腾云虎口带着血丝。

而向旭胸口则有一股甜甜味道,舌尖点着上颌,强忍着这口鲜血吐出。

“好小子,再来,”西王姬腾云战斗欲望再次被他激起,手持宝剑朝着向旭欺身而上。

宝剑点出三朵剑花,分别朝着他大腿,胳膊,腰腹三处点去,剑花煞是好看,犹如一朵银华闪耀。

向旭不敢大意,意识到这三朵剑花走的刚硬之路,向旭手持唐剑单臂用力接下这三剑。

可是,当碰触到最后一剑时候,陡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最后一剑有些飘渺,好像力道被故意抽走一样。

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姬腾云随即突身而上,用肩膀狠狠顶向他的肩膀,向旭忍不住一阵踉跄,往后撤退几步。可能是这一招牵动了他的伤口,他那英俊的脸庞挂起一阵疼痛之感。

“怎么样,还挺得住吗?”姬腾云关心地问道。

向旭扯出一段笑容:“还可以,前辈,咱们再继续。”

。。。。。。。。

这两人继续厮杀着,虽然西王的战斗力要高出现在的向旭一截,但短时间内,怕是分不出胜负。

而且奇怪的是,别人越打是越累,越疲惫,可是这个向旭是越打越精神,协调性也越来越好。最后,连西王姬腾云都承认,他这个师傅,能教出那样厉害的徒弟,不是偶然的。

这边,向旭和西王姬腾云在激战着。

另外一边,手拿饮血刀的陈少河、神月阁长老梁晨、神月阁长老余勇等人也在征战另外三王。另外,前面的三位神月阁长老(周旸、刘深磊、宋亚军)也是紧紧咬着他们不放。

跟向旭和西王姬腾云的切磋不一样,他们这边厮杀可随时伴随着血雨腥风的,随时可能要了对方的命的。

他们打得异常激烈和凶险,但都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能跟这样的高手决战,即便是战死了,也无怨无悔。

》》》》》》》》》》》》》》》》

一晃眼,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原本白热化的战斗,也趋于尾声。

十二星宿、内阁长老、神月阁、洪门、文东会双方各有伤亡,斗了个旗鼓相当,最后各自退回己方的阵营休整。

最后,场中就剩下了天星四王与其交战的七个人。

二十分钟的激烈打斗,这七个人差不多都挥了近万下,刀剑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如此强大的运动量,即便是一头猛虎,也早就累趴下了,更别说人了。

一开始,是长老宋亚军直接累到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退出了战场。

然后是北王郑健,两鬓都被汗珠浸透,无奈退出了战场。接着,是向旭和西王姬腾云罢手收战,各自退回到己方的战阵之中。

不是因为他们败了,而是因为实在是打不动了,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似的,提不起力气。身上没有一块肌肉不酸胀疼痛,身上没有一块骨头不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最后,场中,就只剩下了耐力极强的陈少河和四王中的南王陈子辉还在战斗。

“哼哼,四王,真的很一般。”杀得一身是血的陈少河,艰难地咽了咽唾沫,累得眼前都出现了重影,身体摇摇晃晃,看样子随时都会倒下似的。

他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对四王敬佩不已。很难想象,一群老家伙的体力会这么好,居然打到现在还没有倒下,真叫人难以置信。

而对面的南王陈子辉,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身上也有七八条伤口,但情况显然比陈少河好得多。至少,陈子辉的目光还很清澈,下盘也依然很稳健。

他淡淡一笑,忽然奇怪地说了一句话:“这是我们四位老兄弟,最满意的结果了。来吧,打倒我,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陈少河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把对方打倒,可没工夫细细琢磨他这句话。

但是,不远处的谢文东和应自新却心里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至于他们明白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好,那我就成全你。”陈少河大喝一声,脸上挂出笑容,但是笑容中带有一抹森然杀气,看的人后脊梁骨都生寒。

西王陈子辉将对方表情看在眼里,淡淡一笑,没再说什么。

不等陈子辉的笑容收回,陈少河手中的饮血刀,快速抖出,朝着他要害部位攻出。

这把饮血刀,果真如一条吸血的毒蛇一样,专挑陈子辉的要害下手。

这一次,陈少河显然下了杀手,出招霸道迅猛,丝毫没有回旋余地。

看着第一道刀锋朝着肚子攻来,只见陈子辉身心提溜一转,如陀螺一般绕开,暂避锋芒。

随后,第二道饮血刀跟随而上,朝着他大腿攻击而去。既然他身形如此诡异,那么只好废了这双腿再说。

陈子辉冷笑一声,身形如泥鳅一般绕开他攻击,脚下猛然加快速度,绕转在陈少河身后,随意一拳朝着他脖颈点出,随意一招,看似软绵无力,却柔中带刚。

陈少河神色一变,内心一惊,急忙弯腰躲避,朝着远处暴退而起。

“哈哈,小子,再看招!”陈子辉身形站稳,随即暴喝一声,再次欺身而上。

陈少河的体内好战因子被完全激起,出手再次猛烈,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陈子辉连续挥出六刀,这六刀。

这六刀,居然有一刀劈中了陈子辉的胳膊,血水飙射,血肉外翻,甚是可怕。

陈少河手中饮血刀刀身的红印更加明显了,可是南王陈子辉依然不在乎,笑呵呵地看着他。

陈少河急急地喘了口气,他身形一晃,出现在陈子辉身侧,脚下猛然踢出一脚,朝着陈子辉腰间就是一脚。这一脚要是被他踢中话,那么,这辈子都别想走路了。

陈子辉见状,顾不上身体疼痛,单手用力,将手中单剑扔出,单剑带着寒风飙射而出。

陈少河听闻背后寒刃带着尖锐声音斜刺而来,不敢怠慢,原本提出去一脚,陡然收回,身形一动,跳出寒刃攻击范围内。

之后,陈少河身形快如一道旋风,来到陈子辉面前,连续挥出三刀,这三刀快速霸道。

后者急忙出剑格挡,还是慢了一步,被一刀被刺在胳膊上。

陈子辉疼痛瞬间传到大脑,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血水流出,手臂无法用力,单剑落地。

随即,陈少河再次攻击而来,朝着陈子辉肚子就是一脚,一脚将他踢飞,陈子辉身体如风筝一般倒飞,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躺在地上,晕死过去。

陈少河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连四王都打败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反应速度也飞快,脚下加快几步,提着手中的饮血刀朝着陈子辉肚子就要补一剑。

眼看着就要结束战斗,原本倒在地上的陈子辉忽然一拍地,整个身子再次竖了起来。

陈少河只感觉黑影一闪而过,然后一直硕大拳头带着一股爆破风声响起,一股凛冽寒风夹杂着怒火朝着自己的面门就是一拳。

面对对方如此迅猛霸道的攻击,陈少河无奈只好抽身而退,这一拳带着风怒威力,他可不敢硬抗。

身形向后暴退,如风一般。

他是躲了了面门的这一拳,可是躲不过陈子辉的的第二拳。

这不,陈少河腹部正中一拳,身形好似皮球一般倒飞出去。

一口血气从胸口喷出,陈少河的身形在半空中倒飞数米远距离,最后重重跌倒下来,连手中的饮血刀都掉到了旁边。

他本来想挣扎着再战,可是身体落在地上以后,跟生了根一样,再也爬不起来了。

终于,陈少河输了。

不过,他本人并不认输,依然想挣扎着再战。

看到这里,谢文东开口了:“少河,退下。”

“东哥~~~”陈少河回头看了看谢文东,吐出一口鲜血。

谢文东知道他想说什么,接过话来:“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身体受伤成这样,还能跟四王打这么久,已经让我很满意了。”

说完,他一甩头,对旁边的兄弟说道:“去,把少河扶过来。”

左右答应一声,迅速上前去抬人。

陈少河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只得遵命,任由手下兄弟,把自己抬回到己方的阵营之中。

再看战场,谢文东这边基本上无人可用了。

而天星那边,至少南王陈子辉还站着,另外又有天星家族的高手赶到了。

这些人虽然不多,在天星家族只能算得上是二流,但是对付现在的谢文东,已经足够了。

这时,这些二流的高手之中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之前护卫队的二号头目,也是重伤澳门天字号头目的任泽宇。

此人并未在第二次战斗中出现,而是早就躲了起来,隐藏自我。

现在,他又来了,不是为了打架的,而是为了清场的。

任泽宇让人找来椅子,把四王扶着坐下,然后幽幽道道:“谢文东,你已经输了,投降吧。”

“呵呵”,谢文东云淡风轻地抽出一根烟来,点燃,随后轻轻地吸了吸:“我输了?”

任泽宇:“难道你没有吗?”

谢文东:“我的人,还没有全败呢。”

任泽宇:“是谁?”

谢文东看了看身边的万东伟:“就是我身边的神月阁副阁主万东伟。相信你们应该见识了他的能力,就凭你们还有一个体力不支的王和你们这群酒囊饭袋,有把握打得过他?”

任泽宇看了看一身是血的万东伟,不免生出轻视之色,看他的样子,估计也只有半条命了,还打什么打?

想到这里,他笑了,喃喃道:“就他?呵呵,一个快死的人而已。”

(他这么想可就是大错特错了,万东伟身上有血是不假,对阵两位王稍显吃力也不假,可是战斗力还在,对付这么几个酒囊饭袋,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

这时,旁边的应自新轻轻摇了摇头,微笑道:“不要高兴的太早。除了万副阁主,我们还有一张王牌。那张王牌你认识。可以猜猜看。“

任泽宇:“哦?是谁?”

是我!

话音刚落,谢文东的身后缓缓走出一人。

这是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须发全白,眼波平静如水,步伐稳健如风,走起路来,毫无老态龙钟之色。

当看清楚这个人的容貌时,任泽宇和一众天星高手,整个人都傻了。

过了好半天,才吃吃地说道:“神...神尊长老,怎么...怎么是你。”

没错,来人正是神尊长老。

之前,神尊长老遭人陷害,全身中了麻药,幸而得到神月阁副阁主万东伟所救。只不过,他当时还不知道谢文东的用心,生怕站错了队,所以故意装昏迷。

刚才在打斗的时候,应自新便悄悄回到医院,将外面发生的事告诉给了神尊长老,并努力规劝他。

当听到谢文东的手下,居然跟四王打成了平手,他第一反应便是不可思议。

四王的战斗力有多强,他是知道的,连自己都没有把握打赢他们,就凭谢文东手底下那些年轻人?能够打平四个王?能够打平天星家族最高战力?

应自新为了证明没骗他,赶紧把外面现场打斗的视频找出来看。

在看完视频之后,神尊长老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只说了一句话:“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一群晚辈都这么拼命,我真是越老越怕事了,连一帮小子都不如。”

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神尊长老终于同意,为了家族的未来,选择站在谢文东这边。

神尊长老的伤势无大碍,经过打特效针和充足的休息以后,更是体力充沛,精神矍铄。可以说,基本上恢复到了平时的巅峰状态。

现在他站到了谢文东的身边,无疑对任泽宇等人,是一个极强的震慑。

同样,对谢文东等人,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连谢文东都讶然一阵,不可思议道:“前辈....”

“谢先生,原谅老朽一时糊涂,我现在想明白了,这是我们天星家族的劫,而能够帮助我们渡过劫的人,就是你谢先生。老朽愿意以谢先生马首是瞻,甘当犬马之劳。”神尊长老动容地说道。

谢文东感动不已,紧紧握住神尊长老的手,激动道:“前辈言重了,晚辈何等何能啊。”

神尊长老:“谢先生不必过谦,只要老朽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能让那些宵小的奸计得逞。”

“哈哈,太好了,终于能够和神尊长老并肩作战了。”万东伟仰面大笑一阵。

就连对面的四王,都向神尊长老投去赞许的目光。

神尊长老点了点头,随后挺胸抬头,正告任泽宇等人:“你们这群人,谁要是敢过来,就休怪我不客气。”

嘶~~~包括任泽宇在内,这些后到的天星二流高手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神尊长老在家族是什么地位,武功有多高,他们再清楚不过了,跟他打,这不是开玩笑吗。

先不说大不敬,就算真要动手,也只有等死的份儿。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往前迈动一步。

别说是他们,就连刚才还侃侃而谈的任泽宇,都忍不住耷拉下去脑袋,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而那些被打累了,瘫坐在地上的十二星宿,更是毫无话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情形。

没想到最后的紧要关头,神尊长老居然出面帮助己方。

谢文东以及一干兄弟,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看来老天待我不薄啊,这事还没这么快完呢。

这时,谢文东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他拿出手机一看,脸上的笑容随之加深。然后,云淡风轻地把手机重新放回到口袋里。

有了万东伟和神尊长老在旁边,谢文东的底气一下子就足了许多。这个时候,谢文东忽然隔空大喊一声:“朋友,躲在暗处看了这么久,应该出来了吧?”

话音落下许久,也没有人回应。倒是现场的众人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心里可能在想,谢文东(东哥)这是想干什么?

谢文东没有在意大家的反应,依然高声喊道:“现在天星的力量,基本上瘫痪了,要想杀我,恐怕得你们亲自动手了。”

话音落下以后,又是半天没有人回应。

四周的议论声,更大了,有人怀疑谢文东是不是疯了,这瞎叫唤啥呢。

谢文东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谢文东的兄弟们听他的命令,立马安静下来。有趣的是,对面天星阵营的人,也好像遵命,全都安静了下来。

谢文东继续大声喊道:“怎么着,打算一辈子藏着不露面?我听说,你手底下有一支很强的队伍,名字叫路西法。现身吧,让我们见识见识。”

这句话说完,过了有七八秒钟,终于有了回应。

“哈哈哈,谢先生的手下确实很卖命,让我有些始料不及。”

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一句鬼魅般的回声。

谢文东心中一动,看来自己猜得没错,那只神秘的黑手,一直就在注视着这边的战局。

照理说,谢文东这个时候,应该继续拖延时间才是。

可是他有些迫不及待,好像巴不得那个什么路西法,来取自己的性命似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老铁!还在找"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输入: "坏蛋4" 全拼“www.huaidan4.com”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下一篇   第1937章 不动判官登场            上一篇   第1935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