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9章

作者: 曹三少
    这八卦剑,以剑法把门,按八八六十四卦,成为一大圆圈,把门互相连击,一生一克,一逆一顺,相反相成。

    因此一剑出手,后面七剑,就接蹿而至。

    但见“法老”右手连挥,长剑飞洒,划起一道道的银芒,眨眼工夫,巩聪的身上就被挑出三四道伤口,鲜血直流。

    巩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剑法,好像这八剑根本就不是八剑,而是八十剑,八百剑。每一剑,都极其刁钻可怕,都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过来,让人压力巨大之余,又防不胜防。

    “嘶~~~~”巩聪忍住这几剑给自己带来的疼痛,不等对方再次发招,口中大喝一声,身子腾空一跃,好似平地飞起一头巨鹰。

    手中三刀一链,再次颤动,寒光点点,化作一蓬冷芒,向“法老”当头罩落!

    “法老”长剑疾举,舞起了一圈金虹,但听一阵密如连珠的“叮”“叮”脆响!已把巩聪周身飞洒而出的点点寒星,一齐接了下来。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发生几乎是在眨眼之间。

    然而,就在巩聪的攻击全部被“法老”接下的时候,前者突觉一缕冷森森寒锋,穿过自己周身的光芒,直扑面门。

    他心头一凛,急忙往后退下一步,只觉左臂一挥疼痛,再一看,肩膀被人家完全给刺穿了。

    “聪哥!”“聪哥!”...

    刚刚还在拍手的几位天候兄弟,脸上的笑容立马就僵住了,再让他们笑,他们怎么着也笑不出来了。

    确实,恐怕谁看到这里,都笑不起来了。

    巩聪往后迅速一退,想要将身体与对方的金剑相互分离。

    然而,他发现这金剑非常奇特,好像蕴含着一股极强的吸力,他退了好几步也没有把金剑拔了让了出来。

    非但如此,这“法老”还上前几步,让这金剑又往巩聪的肩膀钻了十几公分,直到整柄剑全部刺了进去,这才拔了出来。

    这一剑,把巩聪刺得着实不轻,他的肩膀瞬间被殷红的鲜血染红一大片,疼得他直咧嘴。

    不过。巩聪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认输或者倒下的人。

    他大喝一声,再次挥动三刀一链,攻守配合,首尾呼应,着着进逼,凌厉无比!

    没想到,这巩聪都这种局面了,还能有如此反抗之力,“法老”倒真是开始欣赏其这小子了。

    面对着巩聪如此霸道的还击,纵然是此时占据着上风的法老,特不过怠慢。

    他立时剑法一变,把一口金剑使得大开大合,剑风嘶啸,宛如灵蛇串地,银蟒盘空,剑光所及,杀气腾腾。

    反观巩聪,也是豁出命去,拼死反抗。

    “法老”正使到一招“横扫千里”,拦腰一剑,压制巩聪的剑势。

    那知巩聪忽然一个飞旋,青光闪处,迅若掣电,直背刀的刀尖已经点到“法老”的喉间。

    这一着当真奇快无比,“法老”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和身往后仰倒,使了一记“铁板桥”,身体一往后一倒,方才躲开。

    “法老”接着身体一转,又一言不发欺身到了巩聪背后。

    巩聪身子一拧,想要避开剑锋。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

    哧~~~

    这一剑,又把巩聪的身体,前后扎出两个血窟窿。

    然而,巩聪还不肯妥协,两个人跑马灯一样,继续风轮疾转,直看得旁边诸人,眼花错乱。

    不过,任谁都能看的出来,巩聪虽然顽强和强悍,可是,任谁都能看的出来,他不可能是这个“法老”的对手。

    双方差距太大。

    别说巩聪今天刚刚经历了几场大战,就是他的身手处在巅峰的阶段,他也依旧不是人家的对手。

    眼瞧着巩聪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血流得越来越多,伤口也越来越重,动作也越来越不如刚才那样犀利...

    旁边观战的三位天候的兄弟,这会儿终于忍不住,直接崩溃了。

    只见他们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苦苦哀求道:“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真的不要再打了...”

    “聪哥...聪哥...不要再打了,投降吧...投降吧..”

    “法老先生,求求你高抬贵手,饶我们聪哥一命吧,我们认输了,我们认输了...”

    “对,如果你想报仇,就让我们一命换一命吧...求求你,放聪哥一马吧...”

    ......

    声音之尖锐,声音之悲凉,声音之歇斯底里,听得人心里都慌慌的,毛毛的,心情也无比压抑。

    虽然知道,兄弟们也是为了自己好。

    可是,要他向敌人投降,他做不到。

    这不,巩聪一边摇摇欲坠地与“法老”战斗,一边嘶声吼道:“你们几个废物...谁叫你向他求情的?都给我站起来...我...我们天帝的人,就没有投降二字...振翅可...飞九霄,持剑可...笑苍穹...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此时,巩聪已经被人家“法老”杀得全身是血,跟个血葫芦一样。

    可是,他依旧杀气腾腾,气势十足,坚强无比。

    三名天候的兄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本来想再说什么,没想到聪哥发这么大的火,直接给吓住了。

    他们嘴里念念有词,不过,倒也不敢再提什么“放他一马”,“求求你”之类的话了,只得一个劲哭,哭得跟什么似的。

    “法老”确实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战斗意志,居然如此顽强。

    其实,就招数而言,巩聪并没有输给自己多少。

    只是,他这个身体,承担了它所不应该承受的强度,跟不上他的出招节奏。这就好比,你一个从来就不锻炼的胖子,硬逼着让他去跑马拉松。就算他有这个心,身体也是吃不消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自己的这幅被“星辰之泪”改造过的身体,占了大便宜。

    当然,“法老”并没有就此有什么内疚,相反,他反而感到庆幸,因为今天,就可以把这个家伙,给解决掉了。

    如果他有机会改造,那潜力将是不可限量的。现在就把他给杀了,谢文东将断掉一只重要的臂膀。

    这不,“法老”想到这里,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气势夺人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上路了...”

    说着,再次催动“八卦剑”,狠狠地轰向巩聪。

    此时,巩聪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躲避不开这霸气无比的八剑,他只能说用尽最后一口气,尽可能地减缓这八剑的速度和力道。

    等“法老”这八剑打了过后之后,巩聪再次身中多剑,皮肉外翻,鲜血横流,直接飞出七八米远,随后重重摔倒在地上。

    因为流血太多,加上刚才这迎战的强度太大,他的身体终于绷不住,垮掉了,人当场大出血不说,还直接眼前一黑,昏迷了...

    “我现在,就把你的脑袋割下来。”“法老”嘟囔一阵,提着手中带血的金剑,直奔对方而去。

    千钧一发之计,一直在旁边观战的三位兄弟,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纷纷拔出枪来,对着“法老”连连扣动扳机。
下一篇   第3860章          上一篇   第38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