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2章

作者: 曹三少
    司马深吸一口气,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精赤着上身。

    其手腕,胸口,肚子,皆有类似龙状的纹身,看着很是有气势。不过,这又好像不像大家之前所看到任何一种龙纹图案,倒像是蛇的蛇鳞。像这么有恢弘气势的蛇纹图案,这倒是比较少见,至少谢文东和九门提督等兄弟是没有见过的。

    他抽出一把很朴素,但是散发着白光的大刀。

    他的目标也很明确,可不是九门提督的任何一个人,而是谢文东。

    这人别看笑呵呵的,但是,其实很阴险。他什么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冲谢文东而去了。

    好家伙,初级钻石干部突然发动袭击,这麻烦可真够大的。

    嗖!!

    司马眨眼间,就来到了谢文东的跟前,大刀中出,狠狠透过余勇和周汝杰两人身边的缝隙,对着后面的谢文东狠狠地刺了过去。

    “小心。”高级白金干部,也是九门提督之首的余勇,随即爆喝一声,连想都没想,直接拿手上的家伙九十度勾住对方的大刀。

    这是一把类似镰刀一样的钢刀,有点像一轮弯月,它叫“银勾”。

    受到外力的拉扯,司马的大刀转变了方向,从谢文东的腰侧堪堪擦过。

    虽然谢文东身上穿着防弹衣,他也足够相信兄弟们会保证他的安全,可是,当这一刀来到的时候,他依旧被惊出一身冷汗。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能够清晰地感觉的到,这刀锋透过来的寒意。

    谢文东:“这人不简单,大家小心。”

    其实不用他说,大家已经知道他不简单了。

    王如朋关心道:“东哥,你没事吧?”边说着,便抖动手中的铁笛,对着司马的喉咙刺了过去。

    司马轻哼一声,直接就闪过,紧接着身形一转,再次从王如朋和周汝杰的肩膀中间擦了过去。

    这一次,是直接冲着谢文东的脖子去的。

    千钧一发之计,谢文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爆发力,大喝一声,迅速一蹲。

    司马的大刀,再次从他的脑门擦过,把他的头发削下了一大片。

    短短两秒钟,谢文东就遭遇到了两次死亡危机,心脏紧张得嘭嘭嘭跳动起来。

    不过,为了给兄弟们宽心,他迅速调整呼吸,依然震声说道:“我没事,大家小心。”

    司马连着两次差点得手,这让余勇、王如朋、周汝杰三人觉得忌惮的同时,又觉得很是没面子。

    这不,他们三人震声一喝,开始组成战阵,全力围杀司马。

    司马以一敌三,依然不落下风,四个人打得有声有色,战斗极其惨烈。

    本来,谢文东也是想加入进去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这家伙连余勇都不怕,估计得有初级钻石级别,自己冲上去,那不等于是添乱和送命么?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给姜森打去电话,让他立刻派一些人过来增援。

    此时,姜森也刚刚突破重围,一听到谢文东这边被困,也急了,赶紧答应着:“东哥,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带人去救你。”

    谢文东:“我在纽曼大街...有一个巨型乐高标志这块...”

    姜森:“我明白了,马上过去,东哥,你小心点。”

    谢文东:“嗯,我会注意的。”

    挂断电话之后,谢文东突然赶紧身后恶风不善。

    原来,是有一个寒冰的敌人,突破九门提督艾清、李万能、周汝杰、李恒等人的防线,扑腾到谢文东的身后来了。

    跟九门提督相比,谢文东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弱了。

    不过,他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更加不是随便什么人想杀,就能杀的。

    这不,还没等这一人接近自己。

    谢文东突然一抖手,从手腕处,飞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小刀。

    这小刀,好像有灵魂一样,沙得一声,在这名鹰钩鼻大汉的脖子上划过。

    那人还没感受到疼痛,却先感觉到了金刀在自己体内的冰冷。

    “咕咕——”

    鹰钩鼻男子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叫,一下子就刹住了脚步。再一抹自己的脖子,立马就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

    还没等他明白到底什么原因,谢文东冷笑一声,手腕一晃,将金刀收回,顺势往上一撩。

    锋利的金刀,将这名鹰钩鼻男子的小腹一直到胸口,彻底豁开,顿时,他的五脏六腑随着开口出统统流出来,洒了一地,也砸在他自己的脚上。

    扑通!

    这名鹰钩鼻男子两眼圆睁,捂着脖子挣扎了一阵,口吐血沫直挺挺倒了下去。

    失去了余勇、王如朋、周汝杰三人庇护的谢文东,立马成了寒冰这边的众矢之的。

    这不,在剩余的寒冰高手们的冲击下,陆陆续续有不少人,杀到谢文东的跟前,直接与其作战。

    三五个寒冰的高手,谢文东还能够勉强应付,可是,这数量一多,就显得有些应接不暇了。

    慌乱中,谢文东的手臂和大腿,各自挨了两三道。更加严重的是,还有一名中等干部挥动的一刀,砍在谢文东的后背上。

    谢文东吃力不足,被直接一刀轰趴在地上。

    虽说,谢文东有防弹衣的保护,然而,这名干部,用的武器是特殊合金打造的钢刀。

    这一刀,直接就把谢文东的防弹衣撕裂开了,刀锋深入他后背半寸,鲜血一下子就把他的后背给染红了。

    这一幕,可把九门提督等兄弟吓了一跳。

    艾清一边战斗,一边冲距离谢文东最近的周庚和李恒吼道:“周庚,李恒,你们两位兄弟,快去帮帮东哥。”

    “这帮小喽喽交给我们,去保护东哥啊。”李万能也跟着叫道。

    周庚和李恒两位兄弟,看到这里,也红了眼了,直接大喝一声,踢开面前的敌人,赶紧答应一声,往谢文东那边赶去。

    而这时,那位提着合金打造的钢刀的干部,已经再一次出现在谢文东的面前,并且,毫不手下留情地大笑道:“谢文东的脑袋是我的了,这大功也是我的了。”

    “哼,就凭你,你也配?”

    谢文东闷哼一声,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咬了咬牙,掌中弹出一道金光,直取大汉喉咙。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那名大汉毫无防备,被金光射了个正着。

    只听扑的一声,金刀正刺在大汉的咽喉上,大半个刀身都没入其中。

    谢文东片刻都未停顿,身子如同离弦之箭,一个箭步窜到另外两名大汉前,右手握拳,重重击打在另一名大汉的小腹。

    那大汉吃痛,本能的弯下腰身,谢文东趁机晃动左臂,以银丝勒住大汉的脖子。

    大汉只觉得脖子一紧,马上意识到不好,张嘴刚要大喊,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极细的银丝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随着谢文东用力回手,瞬间将大汉的喉咙割断,鲜血如同泉水一般汩汩地冒了出来。

    只眨眼的功夫,谢文东连取几人的性命。九门提督对谢文东的手法,多少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倒也没有太大的意外。

    不过,站在一旁的另外几名寒冰大汉,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瞪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文东亲自出手,以前他一直以为谢文东只是头脑过人,想不到身手也这么厉害,“快、准、狠这三字要诀都占了。”

    “快...快...杀了他,杀了他...”一位圆脸大汉惊慌失措一阵,结结巴巴地吼道。

    话刚喊完,谢文东已捡起地上的一把钢刀,提刀到了近前,手中的片刀抡圆了,对着这名大汉狠狠砍了下去。

    扑哧!这一刀砍得结实,片刀在大汉的脸上足足划开一条半尺多长深可见骨的大口子,那大汉惨叫一声,扑到在地,左右还有两个家伙见事不好,他们身形刚刚转回来,谢文东的刀也已到了他们眼前.

    随着一阵刀锋切肉的声音,寒冰这边瞬间被谢文东砍倒数人。

    这时候,周庚和李恒也冲了过来,对着谢文东四周,准备不足的寒冰人员下了死手,抡起手中的钢刀,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猛砍猛杀。

    转眼之间,就把冲破包围圈的这些寒冰打手,全部给干掉了。

    谢文东这时才可以稍稍松口气,蹲身,收刀,顺便将金刀上的血迹在尸体的衣服上蹭了蹭,随后对赶来的周庚和李恒连两人,语气坚定地说道:“不用管我,快点消灭这些小喽喽,去帮阿勇他们!”

    周庚和李恒精神一震,嘴上答应,不过,却也不敢真的不管他,御敌也是在谢文东的周边。

    谢文东无奈,最终只好选择妥协。

    他一伸手,摸了摸后背,手掌心全是血。

    不过,当周庚和李恒问起他身上的伤时,他依然硬挺着说没事,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点伤,而乱了兄弟们的心。

    与此同时,余勇、王如朋、周汝杰三人与司马的战斗,正式进入白热化。

    说话间,司马对着拿铁笛的王如朋就是一刀。

    这一刀,气势如虹,雷霆万钧。

    只见刀自上而下,力劈华山这么一轰,如天雷响动一般。刀锋摩擦空气已不再是尖锐的呼啸,而发出沉闷的嗡嗡声。

    王如朋站起原地没有动,只是身上的衣服,被大刀的气势拂动,而随风摆动。

    就在大刀至上往下劈砍的时候,王如朋连想都没想,直接抬起比大拇指还粗的铁笛,迎接司马的重刀。

    你是自己找死啊!见状,司马紧咬牙关,将落刀的力气使出十二成。

    别看司马手中的这大刀,看上去朴实无华,可是,其锋利和坚硬程度,连钛合金钢刀都比不上,再加上司马这单臂一晃千斤的力道。

    可以确信,王如朋的兵器将被他削断,连这个王如朋也会一分为二,劈成两半。

    当啷啷——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仿佛要天崩地裂一般。

    空气中激荡的冲击波,让二人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那剧烈的声响也让左右众人的耳朵嗡了一声,差点被震聋。

    再看王如朋手中的笛子,只是砍出一道黄豆大的印迹,并没有折断。

    “好硬的笛子。”司马喘着粗气,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

    这边,王如朋的脸上露出狞笑的笑容:“添加了“星辰之泪”粉末的,怎么样?”

    说着,双手握笛,身形一跃,重重朝着对方的脑袋砸去。

    “这速度真不错。”司马吃了一惊,不过反应也很快。

    迅速双手撑刀,就在铁笛和大刀快要重重接触的时候,他忽然一收势,快如闪电,直刺王如朋的心窝。

    王如朋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对方回来这一招。

    他也迅速变招,双臂运足力气,猛然向外轮出。

    嗡!

    刀挂风,劲气四射,以他自己为中心,一道圆弧形的白芒向攻向司马。

    王如朋的战斗力固然强悍,可是,他的战斗力比司马差了接近两个档次。

    所以,还没等自己的铁笛刺开他的喉咙,司马的钢刀,已经狠狠地砍在了王如朋的身上。

    这一刀下去,直接把王如朋胸前的五根肋骨给砍断了,还差一点就把他的胸口给一切两半了。

    王如朋张嘴吐出一大口血之后,当场昏迷过去。

    “如朋~~~”谢文东吓了一跳,赶紧赶到王如朋的身边,查看他的伤势。又是拍打他的脸颊,又是扯布条给他包扎伤口什么的。

    “李恒兄弟,你在这里保护东哥。”

    周庚见余勇和周汝杰那边的情况不妙,立刻又补位上去,接替了王如朋的位置。

    放倒了王如朋之后,司马又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放倒了九门提督之一的周汝杰的身上。

    除了应对余勇和周庚等人的招数,向周汝杰发动了暴风骤雨一般的袭击。

    这不,周汝杰见势不妙,随后身子向下一低,轻松避开锋芒,接着身躯顺势一倒,向旁边轱辘出去。

    司马的刀也追着过来。

    咔嚓!

    这一刀虽然没有劈中周汝杰,但却将地面劈出一条六、七米长的大裂口,由此也可看出司马这一刀的威力之大。

    趁着他一招力尽,后招未出的空挡,周汝杰反窜了上来,到了司马近前,分向司马的要害连刺三下。

    司马吓了一跳,赶紧收起刀撤退。

    而这时,余勇和周庚也拿出看家的本事,对司马发动了相同量级的攻势。

    虽然司马很强,可是,因为打斗的强度太大,对体力是个巨大的考验。

    交战了一会儿后,身为初级钻石干部的司马,也已累得鼻凹鬓角都是汗,呼吸声也重了许多。当然,余勇、周庚、周汝杰等兄弟,也没好到哪里去,皆是气喘如牛。

    也不知道是累得迷糊,还是节奏被己方打乱的原因,就在这时,周汝杰突然发现了司马的一个破绽。

    他心中狂喜,赶紧上前,脚踏七星步,上面出招作为佯攻,实际上杀招在下方,咬紧牙关,抬起脚,对着司马的心脏位置狠狠踢了下去。

    不得不说,身为九门提督之一的周汝杰,身手也是出类拔萃的。这一脚下去,连钢板都得给踢歪。

    然而,他没想到,这个外表粗狂、看着很鲁莽的汉子,其实心思远比他想象的要细腻的多。

    刚刚的这个破绽,其实就是他故意卖出的。

    周汝杰虽然狠狠地踢中了司马的心脏,可是,却并没有将他的心脏踢爆。

    这会儿,周汝杰才猛然惊醒,对方是改造人,这一脚虽然自己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却未必能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

    果然,司马被踢了一脚之后,根本就脸不红气不喘的。

    相反,司马大脚抽射,直接一脚就把周汝杰的右腿给踢成了L形。周汝杰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右腿就断了。

    断骨之痛啊,岂是常人所能容忍的。

    周汝杰自也是痛彻心扉的,然而,他这个人别看平时不说话,但其实是个非常顽强和硬气的汉子。

    他硬是瘸着一条腿,又和司马打了好几个回合,这才被司马两刀打翻在地,重伤退场。

    看到周汝杰退场了,谢文东心痛之余,立马又叫自己身边的李恒,赶紧过去帮忙。

    事情进展到现在,九门提督已经有两个重要的骨干,倒在了这个该死的混蛋手里。

    对此,司马非常得意,幽幽道:“趁现在我心情好,赶紧放下武器投降。否则,你们三个,也会跟他们两个一样,像只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云腾人出身周庚听完,直接爆嗓破口大骂起来:“放你妈的臭狗屁,老子宁死不降。”

    李恒:“对,我就不信了,同样是改造人,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谁怕谁啊。”

    九门提督之首的余勇,完全接受不了。

    他眼珠子都红了,当即附和,震声道:“两位兄弟说得好,今天,咱们就让他有来无回。杀,杀,杀!!”

    这三声“杀”字,喊得天动地动,让人心潮澎湃。

    而今的余勇,也是高级白金干部序列的超强战力的存在,又有这么两位改造人兄弟的帮忙,怎么能让他这么放肆。

    周庚和李恒,也跟着喊了三声杀杀杀,将战斗再度提升一个档次。

    他不再防御,火力全开,全力进攻,将手中的银勾,挥舞得如梦如幻,将自己的一身本事,表现的淋漓尽致。

    余勇的银勾又快又诡异,时而刚猛,时而又刀走偏锋,根本没有固定的套路,都是随机而变,也正因为这样,才更具威力,更让人摸不着门路。

    果然,在他的狂暴攻击,以及另外两位兄弟的辅助下,司马被连着被划开四五道口子,其中一道还有半寸深。

    当然,他们三个人,也各自挨了司马的几脚和一到两刀。

    司马,这会儿不敢有刚才的嚣张,小心应对。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随着九门提督其他兄弟的打完,随着他们也陆陆续续加入战斗当中,胜利的天平,开始往九门提督这边倾斜。

    双方又是一番你死我活的恶战,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剑,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脚,场面上的争斗越发血腥,基本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当然,受伤最多的还是司马,虽然他是初级钻石干部,可是好虎架不住狼多。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经过突围大战的九门提督,还有这等战斗力。

    他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几乎成了血人,冷眼看去,好象从地狱里钻出的恶魔。

    仗打到这种程度,双方已不是在拼体力和身手,而是在比拼意志,谁的意志强,谁就能坚持到最后。

    随着艾清的一刀,司马的大腿又多出了一条口子,但他的回身的一脚,也把艾清踢得口吐鲜血。

    本来要倒下的艾清,吼叫一声,向司马跳了过去,手中的开山刀顺势劈了下去

    呼——刀助人威,人借刀武,体力眼中透支的艾清爆发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力量。

    司马瞳孔收缩,双手持刀,横刀招架,同时喝叫刀:“开!”

    当啷啷——嗖——司马这一刀,不仅将艾清的开山刀架住,而且还把他的刀给硬生生撞飞。

    不等艾清落地,马侯突然一把将他搂抱住,用身体给他作一个缓冲。

    早已蓄势待发的余勇哪能放过这个机会,抽身上前,“银勾”再次刺入司马的小腹,司马也不落后,碗口大的拳头重重击在的余勇的脸颊上。

    而周庚、李恒、李万能随后的三刀,在司马胸口划开三条深可及骨的大口子。

    “啊——”司马连续遭到致命的重击,又痛又怒,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双臂猛的一震,咔嚓一声,周庚的双臂被他真脱了臼,随后,他顶住周庚,急速的倒退。

    咚!

    足足退出十余米,周庚的身子重重撞在一颗椰子树上。

    这椰子树的树干,可是不平的,上面还有坚硬的凸起。

    虽说,周庚是改造人,可被这么一撞,立马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象散了架子,再使不出任何力量,他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司马,你的死期到了!”余勇断喝,举刀向司马的心口刺来。

    司马没有说话,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已没用,鲜血在急速的流失,脑袋越来昏沉,身体也越来越沉重,平时挥转自如的大刀,此时也像重如千斤。

    他无力再使用身法,身子微微向旁偏了偏,避开心口。

    余勇的这一刀,深深刺近他的肩膀,司马声都未吭一下,抬起手,一把将“银勾”的刀身抓住,使余勇无法抽回。

    随后,手中的大刀举起,狠狠地斜劈下去。

    好快,很难想象,司马受了这么多的重伤还能砍出如此快猛的一刀。

    不愧是钻石级干部。

    当然,司马倒下只是时间问题,他已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余勇激灵灵打个冷战,不过,他的反应也非常快,赶紧躲避开。

    谁曾想,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凭空炸起,如同闷热无风的午间,突然炸起了一个响雷...

    这一枪,直接就把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司马给爆头了。

    司马头部中弹,咣当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枪,是谢文东开的。

    这一枪,不单单司马死掉了,九门提督也傻掉了,全都看向开枪的谢文东,脸上写满了茫然。

    而此时的谢文东,脸上却有一种特别怪异的神情。

    不是因为他等不及九门提督兄弟把司马给干掉,也不是想在这个时候,凸显他自己的价值和地位。

    而是,他突然注意到,远处来了一个人。

    虽然隔着很远,视线很昏暗,可是,谢文东还是感受到了其强大的气场。

    这个人,身材不高也不矮,五官瘦骨嶙峋,黑色狰狞的头像,两条黑色带着鱼鳞状图案的胳膊和手里拿着一把金色的宝剑。

    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白色条纹状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从金字塔里爬过来的木乃伊一样。

    虽然谢文东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谢文东敢打包票,此人定是一个不得了的敌人...

    没错,这个便是“智脑”成员——高级钻石干部“法老”。

    若得青锋三尺剑,醉罢斩天落长虹。仅仅相隔两天,G黄金总盟主再次发力,本月第六次千金豪赏,十分感谢兄弟一如既往地支持和厚爱。

    另外,也感谢一直在路上白银盟主豪赏88.88元,路上盟主,也是老曹的铁杆盟主之一,感谢多年来的陪伴和支持。

    巧合的是,这两位大佬我都在线下接触过(跟我线下接触过的大佬也不少,情况也大体相似)也捎带着说点自己的感慨哈,希望能给诸位在成功路上狂奔的兄弟们,一些看齐的方向。

    当然,如果你觉得我说得没道理,就当我瞎说着玩的,倒也不必放在心上。

    两位兄弟虽然在现实中,都做得很成功,都是身价千万、亿万的大富豪。可是都非常谦虚,也非常好客,更加没什么架子,尤其是待人接物,很会为对方着想。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从不说“我要你怎么怎么样”,说得最多的是“我相信你能自己把握好”。让自己开心之前,先让对方开心。诚以待人,虚心向上。总之,与他们相处,会让人感觉很愉快。

    借用青帮大亨杜月笙说过的一句话;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大脾气。

    老曹在这里希望诸位兄弟,都成那头等人,最差也做那中等人,不要去做那末等人,恭喜发财,大吉大利。额,扯得有点远了哈,书归正传。
下一篇   第3853章          上一篇   第385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