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846章 人终有一死

第3846章 人终有一死

作者: 曹三少
    陈少河看到她们,忍不住抬起眉头,一脸不情愿地嘟囔道:“怎么是两个女人?”

    他的声音虽然小,可到底还是被对面两个女人给听到了。

    对方的两个女人美眸对视了一眼,随后,又齐刷刷看向陈少河。

    左边这个长发女郎,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好像两把小扇子,非常动人。

    就连声音,虽然冰冷,也都酥软入耳。如同草原上未驯服的野马,让人忍不住有一种驯服她的冲动。

    长发女郎牙尖嘴利,直接回怼陈少河:“陈少河,你奶奶、你姥姥、你妈、你老婆都是女人,凭什么看不起女人。没有女人,能有你?”

    右边这个,是个短发的女子。五官更加立体,俊秀,有点像TW女明星——陈妍希。

    她也娇叱一声:“你们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个觉得自己都很有本事?抽烟喝酒打呼噜放屁,如果这也算本事的话,那我们倒也无话可说。”

    这俩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把男人骂得跟三孙子似的。

    不是从小就出身在对男人有偏见的环境下,就是长大之后被男人深深地伤害过。可能,还不止一个男人伤害过。

    如果李爽在这儿,估计可以和她们理论上几个小时,也不带落下风的。可是,他并不在这里。

    而且,陈少河向来不喜欢打嘴仗,尤其是跟女人打嘴仗,那样实在是没多大意思。

    他直接岔开话题,幽幽道:“虽然你们是女人,我也不喜欢跟女人动手。可你们杀了我那么多兄弟,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

    长发和短发女郎,闻声而动,齐齐喝道:“我们这就给你一个交代。”

    说着,身体飘然,香风阵阵,如杨柳飘飘,飞向陈少河。

    别看她们的动作很飘逸,像是天仙下凡一样,可手上的动作,可一点不像天仙,反而像是两个女魔王。

    可能因为是女人的缘故,她们手上所用的兵器,都不长,也不重。可真正打起来。却赫赫生风,凌厉的刀势,一点不输给男人。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左边的这个长发女郎,代号“凤梨”。右边的这个短发女郎代号“樱桃”,都是“汁多味美”的水果。不过,

    她们的样子和性格,却像是“辣椒”,而且是朝天辣。

    “都说陈少河厉害,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那么厉害。”说着,“凤梨”两把匕首灌满内劲,一连劈出数十刀,刀影闪烁,完全看不清楚刀势。

    “不错,真是不错。”陈少河心中暗道一阵,手中多了一把钢刀。

    这把刀,既不是他惯用的斩金龙,也不是他惯用的饮血刀,只是一把相对比较扑通的开山刀。

    当然,任何武器,到了陈少河的手里,那便不普通。

    “当,当,当”数声,匕首凌厉的刀势全被陈少河巧妙的化解开来。

    这边,“樱桃”也紧随其后。她的手里,拿着两柄和张雅婷差不太多的柳叶刀。两把柳叶刀,在空中不断地变化着攻击方位,角度一招比一招刁钻。

    陈少河当下也不慢,紧紧握住开山刀,带着强大内劲的开山刀瞬间劈出。

    “碰”的一声,两把攻击过来的柳叶刀还没有到达自己的身前,就被强大的反作用力震了出去。

    “凤梨”和“樱桃”两人,被震得虎口生疼,眼里止不住震惊,没想到这小子的内力竟然如此强悍!

    然而,这丝毫动摇不了她们解决掉陈少河的决心。

    不给他继续喘气的机会,“樱桃”身体一跃,再次扑了上去,手中的柳叶刀,连连点向陈少河的胸口。

    看到对方奇快无比的袭向自己,陈少河立刻抬起大刀抵挡,柳叶刀如他所料点在了大刀刀身。至于另外一把柳叶刀,也被陈少河一脚踢飞。

    陈少河赞许地望了望二人,嘴里轻忽道:“真不错,你们两个真心不错。”

    这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赞赏的话,可是在“凤梨”和“樱桃”两个人听起来,却像是登徒浪子下流的挑逗话。

    她们大喝一声,再次加快了手上脚上的动作。

    陈少河这时候,也感觉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可能是因为动作太过剧烈的原因,原本局部打了麻药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

    不过,纵然是这样,陈少河依然坚持着。

    三人之间战斗打得可谓是激烈,三个人五把刀撞击在一起,火花四射,刀光剑影,犹如龙飞凤舞一般。

    转念间,他们就激战了四五分钟,加起来起码打了两三千招,普通人光是挥手两三百下,就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

    可是,他们这会儿激战十倍都不止,依然保持着强大的战力。

    这,就是白金级干部的能耐。

    白金级干部不单单是武学上造诣很深,在耐力方面,也要比普通的一流高手更胜一筹。

    “樱桃”身形矫健,脚尖点地,手持柳叶刀,身形高高跃起,一个重劈,柳叶刀带着‘呜呜’鬼哭狼嚎一般声音响起。

    陈少河不躲不闪,双手蓄力持刀,俩刀相互撞击在一起。

    只听‘叮咛’一声尖锐金鸣声音响彻在黑暗中,火花四射。

    这时,“凤梨”借机再次朝着他舞出三刀,刀刀快速,各自朝着他心口,肚子,脖子击去。

    后者不敢大意,脚下步伐一滑,身形左右晃动,出刀将对方三刀向外一挑,身形一动,脚尖点地,朝着后边跳跃而去。

    “哈哈,没想到两位小女子这么厉害,真没让我失望啊。”陈少河越战越勇,对手越是强悍,他越喜欢,陈少河就是这种嗜血好斗之人。

    谁将他体内战斗因子激励起来,他一定要打个痛快,不然堵得心慌。

    “凤梨”面色凝重,没想到对方受了伤,还如此骁勇,这样猛烈攻击都无法击败他,看来,自己确实是小看他了。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陈少河出刀了,身形一动,高高跃起,嘴里大喝一声:“你也接我一刀!”话毕,开山刀带着幽深刀光闪过,直击“凤梨”。

    她不敢大意,冷喝一声,双手各自紧握一把匕首,双臂蓄力,脚下稳当,随即寒光闪过,一刀尖锐金鸣再次响起。

    哎呀!

    “凤梨”娇声一句,只感觉虎口好似失去知觉一般,对方刀上带有千钧之力一般让她难以招架,身形向后连续退了六七米才将力道消退。

    陈少河哪里会放过这样机会,再次欺身而上,手中开山刀带着一条条银色弧线朝着“凤梨”挑出三刀。

    “凤梨”被他重击失神一下,一个空当,一刀挑在在手臂上,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还有另外两刀,虽然被她躲了过去,可是,堪堪擦过她的皮肤。

    看到自己的姐妹,受了这欺负。旁边的“樱桃”,被激怒了,双眼通红,神情冷漠,怪叫声音,身形如同旋风一般出现在陈少河面前。

    手中柳叶刀好似感受到她的愤怒一般,带着凄厉鬼嚎声音响起。

    刀光闪烁,三道残影落下。

    随即再看陈少河,手臂,肋下被对方各自挑中一刀。伤口虽说不大,可这已经足够让人开心的了。

    血腥味道瞬间弥漫开,“樱桃”冷笑一声,看着对方,随即怒吼一声:“受死吧!”

    一道幽暗光芒从陈少河眼眸中闪烁而出,同时开山刀带着凄厉鬼嚎声音响起,柳叶刀带着厚重锋利寒刃朝着陈少河脖颈削去,电闪而过。

    但是,预想中的血箭飙射并没有出现,“樱桃”大惊,回头一看,陈少河身形犹如落叶一般飘远,一道明亮光芒从她眼眸中闪过,犹如利刃直刺她的心脏。

    “樱桃”被他那股嗜血杀气所惊吓一跳,汗毛倒竖,不敢直视对方眼眸。

    “再来!”陈少河厉喝一声,身形一晃,眨眼出现在她面前。

    再看陈少河那双眼眸,犹如饿狼一般盯着肥肉一般,森白牙齿露出,想要将对方一口吞下去。

    柳叶刀和开山刀相撞,“樱桃”被他逼的向后连退六七步才稳住身形,一股强大力量逼着她向后不由倒退。

    要看着“樱桃”就要被打败,另外一名白金级干部“凤梨”,又跟着杀了过来。

    总得来说,陈少河想要一时半会解决掉这两位初级白金级干部不容易,她们二人想要解决掉陈少河也很难。

    不过,随着另外一人的出现,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袁天仲。

    袁天仲在得到消息之后,也赶紧下了楼,可是找了一圈,居然没有发现人。后来,他又跑到楼上去,可是楼上也没有人。

    后来,还是有人告诉他,陈少河正在和两名女高手激战,他这才赶了过来。

    当袁天仲赶到的时候,陈少河正和“凤梨”、“樱桃”两个人打得难解难分。陈少河身上的伤痕要少一些,两个女杀手身上的伤更多更重一些。

    从局面上看,三个人是旗鼓相当的,一时半会儿很难结束战斗。不过,袁天仲却能看得出来,就总体实力而言,依旧是陈少河技高一筹。

    只不过,他一直有所顾虑罢了。

    本来,他身上的战意,还是非常浓烈的。可是现在一看,战意陡然下降一半还多。

    他沧浪一声,软剑出窍,缓缓朝向正在战斗的三人。

    “文东旗下,英才辈出,号令群雄,谁敢不从。泰山之势,雷庭之钧。鬼道,人道,神道,仙道,听令。”

    一曲荡气回肠的“行军令”唱毕,袁天仲半开玩笑说道:“少河,怎么连两个女人都拿不下来?”

    陈少河干咳一声,没有接话。

    其实,他哪里是拿不下她们,刚才,他就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将她们一刀砍成两截。

    可是,他考虑再三,实在是下不了这个手。

    这两个女人,长得花容月貌,媚眼玲珑,就这样杀了,不就可惜了吗?

    袁天仲跟陈少河相处久了,当然知道他的为人。

    这不,他哈哈笑了一阵,替陈少河出主意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顾虑。这还不简单,把她们两个打晕,然后往非洲的窑子里一卖,不就行了?既可以眼不见为净,还可以挣点小零花钱,两全其美嘛。”

    陈少河听完,夸张地大笑三声。然后,老神在在说道:“嗯嗯,不错,不错,好主意。”

    袁天仲:“有这种买卖,当然得算我一份了。”说着,抖了抖手中的软剑。

    这时,“樱桃”和“凤梨”两个人,也一眼认出了袁天仲。

    这一个陈少河尚且不好对付,又来了个袁天仲,这可就更加难办了。

    而且,对方刚刚还说,要把自己两人,卖到非洲去,这可不好办。

    她们对视一眼,然后双双大喝一声:“撤!”

    之后,好像两支利箭直接从他们所在三楼的窗户外面射了出去,转眼间就消失在夜幕当中。

    等她们走了之后,袁天仲才放下手中的软剑,激烈咳嗽一声。

    一张口,居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他本人,则是脸色苍白地,缓缓靠在墙上。

    别人或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陈少河是知道的。不久前,袁天仲参加战斗,虽然最后赢了,可到底还是受了不小的内伤的。

    这一点,别说下面的人不知道,就连东哥都不知道。

    如果他刚才参战,倒是可以拿下她们两个。只是,伤情肯定会加重。

    难怪,他会用这种吓跑的方式,来给自己解围。

    陈少河见状,赶紧把他扶起来,关切地问道:“天仲,你没事吧?”

    袁天仲挥了挥手,擦了擦嘴角,说道:“我没事,别担心。哦,对了,少河,你不会怪我掺和你们的战斗吧。”

    陈少河听完,耸了耸肩,无所谓道:“没事,反正我也不想杀女人,伤了她们,给她们一点教训就行了。”

    袁天仲点了点头:“没错,我本来想动手的,想想还是留点体力突围吧,这一场仗打得太久了。”

    陈少河:“可不是,别看才过了半天,可是我怎么感觉,好像打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呢。”

    袁天仲:“是啊,也不知道东哥那边怎么样了?”

    陈少河:“放心吧,东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风浪算得了什么。更何况,东哥身边,不是还有巩聪、万东伟以及余勇、王如朋等兄弟们么,他们肯定会没事的。”

    袁天仲:“嗯,但愿如此。”

    ————————

    攻击摩根大通大厦这边的三位初级白金级干部,最后以一人战死,两人逃跑的方式收场。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法老”,非常恼火。

    一方面对死去的“古河”重重有赏,另外一边对胆小怕事的“凤梨”和“樱桃”两位初级白金级干部,以临阵脱逃的罪名,进行了严惩。

    陈少河不屑对两个漂亮的女人下死手,可是,“法老”不在乎那个,令手下分别对两个人打了八十军棍,当场就把她们给打得皮开肉绽,直接就背过气去。

    并且,把这消息,以蓝牙耳机的方式,通报给了十八人中,剩余的十五人。

    此消息一出,十几号人哗然一片。

    一方面,他们吃惊的是,他们三个怎么这么快就败了,这才十五分钟不到。

    另外一方面,他们吃惊的是,“法老”的手段之残酷。

    要知道,那可是初级白金级干部啊,是组织的精锐,也是组织的骄傲,怎么说重罚就重罚了呢?

    由己度人,他们告诫自己,自己可不能像他们这样。

    说完了陈少河、袁天仲、钟庭飞、蒋伟等人所在的摩根大通大厦。

    再来说说,任长风、褚博、格桑三人为首的壳牌大厦。

    而这边,也有寒冰的三位初级白金级干部过来“报道”。

    这里,也号称三座大厦当中“最轻松的”战斗。

    与摩根大通大厦那边一样,这三位初级白金干部一开始进场的时候,也杀了不少人。

    不过,不同的是,有一个白金笨蛋,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叫作朱晗的兄弟用枪给打死了(这位兄弟,之前是巩聪老爸刘天河的助手,后来被送到天候帮忙的)。

    也就是,真正与任长风、褚博、格桑战斗的,只有两个白金干部。

    这两个初级白金级干部的命,可够衰的,要知道任长风、格桑,这可都是高级白金干部,褚博改造之后,也具备和他们差不多的实力。

    更重要的是,他们几个除了任长风的伤势稍微重一点外,全身包裹着战甲的格桑,已经被“星辰之泪”改造过后的褚博,身上几乎是一点伤都没受。

    而且,经过刚才的休整,他们的战力又基本上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这下,任长风堂堂正正地当起了“大爷”。

    一边喝着冰镇的冷饮,一边坐在老板凳上,带着墨镜抽着烟,还翘着二郎腿。

    反观那两名可怜的初级白金级干部,像两只老鼠一样,被褚博虐完,又被格桑虐。被格桑虐完,又被褚博虐,有时候,还是混合双打。

    他们两个人,本来也生出了退意。

    可是,在通过耳朵里的蓝牙耳机,知道“凤梨”和“樱桃”的消息之后,他们吓得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了。

    这不,他们明知道打不过,却也只能硬撑着,眼看着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

    这边,他们刚刚和格桑打完,正准备休息一会儿。

    毫无征兆,一挺AK47突然疯狂地喷射出火舌。

    “哒哒哒”,从枪膛内怒射而出的子弹发出“咻咻咻咻”的破空声,随着枪响,两名初级白金干部身后的玻璃和白墙,被打得粉碎,玻璃渣子和水泥屑飞溅。

    妈的,谁疯了,居然敢在双方激战的情况下用枪。

    两名初级吓得一激灵,赶紧刹住脚步,各自寻找掩体。格桑和褚博,不明所以,也赶紧趴在地上。

    在热兵器的战场上,再厉害的身手也抵不过一枚小小的子弹。

    AK47的特点是杀伤性大,子弹由一点进入,飞出来的时候则是一个大洞。真算是杀越货的不二重器。

    不过,它的缺点同优点一样明显。那就是拥有强大的后坐力,枪体的稳定性不住。枪一旦不稳定,其准头就会大打折扣。

    本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家伙,瞎开枪。

    可定眼一瞧,他们差点没被气死。

    原来,这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任长风。

    非但是那两个敌人,死死地盯着任长风,就连格桑和褚博,也向任长风投来愤愤的眼神。

    “长风哥,你疯了啊,差点打着我们自己。”褚博第一个表示愤怒,满满挣扎着起身。

    格桑身穿“轰天战甲”,当然不会把区区AK47放在眼里,他刚才下趴的动作,完全下意识为之。他也怕,有敌人暗中拿着“加特林机关炮”招呼自己。

    可是,等他看清楚之后,他差点鼻子都气歪了,瓮声瓮气道:“长风,你干什么啊?饮料不好喝吗,烟不好抽吗?来我这给我捣乱。”

    “嘿嘿,不好意思啊,看你们打得热闹,手有点痒痒。”任长风歉意一笑,他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是,脸上却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任长风,有本事过来打,别***玩阴的。”“就是,在后面偷袭算什么本事?”

    这会儿,惊魂未定的两名初级白金级干部,才喊出自己心中的“委屈”。

    任长风听完他们两个,摸了摸鼻子,幽幽道:“两条小虾米,还值得我动手么?杀你们,一点快感也没有。”

    他嘴上说没快感,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一边扣动扳机,脸上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我不会开枪啊,这...这是枪自己开火的...这,这枪成精了,是枪精...”

    在换完了一个新的弹夹之后,对着那两名初级白金级干部,又是突突突一阵机枪。

    “精你麻类隔蛋。”

    “这个混蛋,说话不算话的混蛋。”

    这两名可怜初级白金级干部骂骂咧咧一阵,既要防着旁边的褚博和格桑,还得躲避呼啸而来的子弹。

    为了保命,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动作是狼狈到了极点。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掩体。没办法,他们只能拽过地上两具阿联酋士兵的尸体,用血肉之躯充当人盾。

    AK47威力巨大,子弹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能打穿人体。

    纵然面前有人盾,但是危险仍然存在。几粒子弹,几乎是擦着他们的头皮、大腿而过。

    二人只觉得头皮一麻,虎躯一震,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人终有一死,或被格桑锤死,或被褚博砍死,或被任长风玩死...
下一篇   第3847章          上一篇   第3845章 风云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