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845章 风云骤变

第3845章 风云骤变

作者: 曹三少
    ps,上文出现了一个bug。去往摩根大通和壳牌的寒冰高手,分别为三人。而去往谢文东这边的道达尔大厦的,为十二人,共计十八人,没注意,给算错了,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便,敬请谅解。

    他们正要往里面进,哪知天帝这边早就有准备,提前就安排了精兵强将等候。

    不过,等到一交手后,天帝这边才发现,他们远远小瞧了这几号人。

    他们每个人,都具备至少初级白金级干部,而且下手一个比一个狠,功夫一个比一个高强,与之交战,他们非但占不到便宜,反而吃了很大的亏。

    这不,天帝这边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反倒是寒冰这边所向披靡,进展神速。

    才一会儿功夫,天帝这边便尸横遍野,损兵折将。有的敌人速度够快,转眼间就冲进了大厦里面。

    进入大厦之后,他们如同鱼儿入了大海一样,在里面大开杀戒。

    二线以及中高层干部本以为可以止住对方的攻击锋芒,然而,他们同样不是人家的对手,被杀得杀,被重伤得重伤。

    弄得兄弟们人心惶惶,皆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天帝的高层,令高层一众撼动,没想到,对方玩得这么大,一出手,便全部都是初级白金、或者初级白金以上的干部。

    于是,巩聪、万东伟、任长风、袁天仲、陈少河、格桑、褚博等十几二十名顶级武者,全部都投入了战斗。

    别看这十几二十人数量不多,可他们却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直插己方的心脏。

    如果不能把这把刀子拔掉,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人数过多,无法将这每一张战斗都表现得淋漓尽致,故而,选取了其中几场战斗,作为叙述,以示战斗之残酷。

    ****分割线*****

    第一战——死得“最冤枉的干部”。

    寒冰十八人中,代号“古河”。

    战斗级别:初级白金级。

    年龄:40岁。

    武器:未知。

    此人身穿一身私人订制的西装,笔挺又合体,江诗丹顿的铂金腕表,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放光。

    他的手白皙又修长,高贵又灵活,看上去,像是一双天生该去弹钢琴的手,恐怕没人会想到,这双手,不知沾过多少人的血。

    他喜欢女人,也喜欢撩女人,而且手段之高明,简直无往而不胜。成熟稳重,富庶多金,儒雅绅士,这些,正是他的魅力所在。

    他从杀进战场到现在,已经有十五六七人,死在他手里了,其中,还有三名自称是天帝干部的家伙,战斗级别估计有初级黄金的样子。

    只不过,他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喜悦,对他来说,这些全部都是小鱼小虾,连条大点的鱼都算不上。

    当他走到一楼通往办公室的走廊时,门突然打开,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两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

    两个都是“黑鹰卫队”的黑人大汉,目光刚硬,看上去非常凶狠。他看到了那两名彪形大汉,两名彪悍大汉也同样看到了他。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似的,双方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动。

    最后,还是对方用英语大喝了一声:“什么人?”(英)

    “古河”嘴角微微翘起,毫无预兆,他率先发难,箭步冲到其中黑发大汉的近前,顺势提膝,猛掂对方的胸口。

    黑发大汉抬起双臂格挡,嘭的一声,他身形摇晃,向后倒退了两步。

    不等对方做出反击,他再次蹿到对方近前,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手机向前一推,不偏不倚,正插进对方的嘴巴里。

    紧接着,他一拳击出,整支手机被他硬生生地打进了对方的嗓子眼。

    黑人大汉双手捂住自己的脖颈,脸色憋得涨红,身子依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只眨眼工夫,人便不动了。

    旁边的另外一名黑人大汉,怒吼一声,越过同伴的尸体,向他直扑过来。

    他在向旁闪身躲避的同时,从口袋中快速拔出一支笔,手臂顺势向旁一挥,噗,笔尖插入大汉的脖侧,大半截的笔身都没入进去。

    大汉向前踉跄两步,身子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两名彪形大汉,只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两具尸体。

    他看都没多看一眼,继续往前走。

    与此同时,十多名大汉听到惨叫声之后,从前后夹击过来。这些人,也全都是“黑鹰卫队”的人,清一色提着军刀,刀身闪烁出刺眼的寒光。

    他瞧瞧前方的众人,再瞧瞧身后的众人,缓缓抬起手来,把西装的扣子解开。

    哗——

    众黑人大汉一同发难,其中一人率先冲到他的近前。

    他身形一晃,手臂向外扬起,西装外套被他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罩在那名大汉的头上。

    他一跃而起,下落时,胳膊肘向下猛砸。

    咔!

    他的胳膊肘正砸在对方的头顶,颈骨被生生挫碎的脆响声格外刺耳。

    落地后,他身子向旁翻滚,闪躲开斜面砍来一刀的同时,顺势把落地的那把军刀捡起。

    他翻滚到墙角,身子依靠着墙壁停了下来,迎面而来的是三把军刀。

    他横起手中刀,全力向上招架。当当当!随着三声脆响,空中乍现出三团火星子。

    不等对方收刀,他连续出脚,嘭嘭嘭,一气呵成的三脚分别蹬在三名大汉的小腹上,趁着对方踉跄后退的空档,他追上前去,分向左右挥出一刀。

    两侧的两名大汉闪躲不及,应声倒地,正中间的大汉抡刀刚要向他劈砍,他身形一晃,闪到对方的身侧,一走一过之间,钢刀的锋芒从对方的脖颈处抹过。

    嘶——

    猩红的鲜血喷射出来。不等尸体倒地,他侧身一脚踹出,把大汉的身子踢进后方的人群里。

    哗啦!

    冲杀上来的大汉被撞到一大片。他箭步上前,一刀刺出,刀锋毫不留情的没入一名大汉的胸口。

    快、准、狠,格斗术的三大要诀,已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他的每一刀都是杀招,每一刀都是攻向对方最薄弱又最意想不到的要害。

    双方的火拼,在小小的走廊里正式展开,刀光剑影当中,不时有血箭喷射出来。

    倒在他脚下的尸体越来越多,渐渐的,潮湿的地面都快被鲜血染红。

    不知过了多久,双方的血战终于告一段落,数十名大汉,现在还能站立的只剩下十几人,二、三十具之多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走廊里。

    很难想象,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彪形大汉都是死在他一个人的手里。

    余下的那十数名大汉提着军刀,五官扭曲地怒视着他,不过在人们的眼中,都透出丝丝的惧意。

    就在这个时候,“黑鹰卫队”的首领钟庭飞和临时观察员蒋伟到了。

    他们在看完现场的情况后,忍不住眉头紧皱。

    钟庭飞将手中的刀一横,重重说道:“阁下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蒋伟:“你叫什么名字?”(英)

    “古河”轻轻张了张口,一脸不屑道:“又是两个无名之辈。”(中)

    钟庭飞和蒋伟对视一眼,心中忍不住一阵怒火中烧,愤怒不已。

    这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对方说话这么难听,那就不用说了,直接手底下见真招吧。

    钟庭飞、蒋伟随即发难,挥刀向前。

    他们两个,战斗力也是十分强悍的,六七个训练有素的大汉,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他们跟“古河”这样的白金级干部比起来,还差距太大。

    这不,才交手一会儿,他们两个身上的骨头,就被打断数根,身上也有多出擦伤。

    可纵然这样,他们两个依然毫无惧色,再次挥动手中的家伙,攻向“古河”。随着他们的发飙,这两个人的潜力得到开发,进攻速度、力道、敏捷程度,居然比受伤之前要大得多。

    从这上面来看,倒是两个可造之才,也不枉谢文东亲自从加拿大洪门分会、从庄园私人武装里把他们弄过来。

    感觉这两个人身手有点意思,勇气也十分可嘉,“古河”暗暗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在十秒钟之内杀掉你们就好了。”

    说着,从腰间拔下一柄刺针。这根刺针,大概有三十公分长,有铅笔那么粗,通体漆黑,顶上尖锐,刺柄缠绕着一层麻花状的白布,还有两个突出用来保护自己手的安全。

    整个刺针看着非常简单,可是,傻子都知道,一个初级白金级干部,就算手里拿着一根牙签,也照样能要人小命,更别说这样一根刺针了。

    一秒,两秒,三秒...

    钟庭飞和蒋伟身上,起码被这刺针捅了四五个窟窿,鲜血一下子将他们新换上不久的衣服染红。虽然,他们侥幸都是捅在腹部和四肢的位置,可依然把他们疼得五官扭曲,虚汗直流。

    他们这会儿终于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就算他们豁出吃奶的劲,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的。

    为今之计,只有冒险一把,或许还有希望活下去。

    钟庭飞咬了咬牙,决定做一个疯狂的举动。

    这不,他主动用肚子迎上这“古河”的刺针。

    刺啦!钟庭飞的肚子再次被刺穿,锋利的刺针直接从他的后背透了出来。

    钟庭飞疼得当场就大叫起来,声音之大,现场众人都被震得耳膜生疼。

    就连“古河”本人,也是大感意外,心说他这是要干什么?

    也就在他发愣的时候,钟庭飞突然像八爪鱼一样,用双臂死死地抱住他的上身,双腿死死将其夹住,就连牙齿也没有闲着,狠狠地咬向他的脖子。

    啊~~~

    双手双脚的束缚,倒还是其次,疼得是脖子的一张口。

    好家伙,这钟庭飞可是用了咬核桃的劲了,一嘴巴下去,直接就把人家脖子上的一块肉给撕扯下来,鲜血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钟庭飞连吐的功夫都没有,直接含着肉块,张着血盆大口,大声吼道:“快啊,我快撑不住啊。”

    这时,旁边的蒋伟和剩下十几位被吓破胆的黑人大汉,这才如梦方醒,赶紧扑了上来。

    蒋伟的动作,自是最快的,他直接抄起手中的匕首,恶狠狠地刺向“古河”的后背。

    刺啦!

    这一刀,是直接奔着“古河”的后心去的。

    “古河”虽然全身都被束缚着,可是,他也感觉到后面恶风不善,赶紧用力一甩,将钟庭飞甩开。

    这一刀,没有刺中他的后心,倒是刺中他的后背,力道之大,只剩下半个刀把。

    “操!”“古河”大喝一声,四周众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见他猛然一转身,再一踢腿,对着蒋伟的膝盖弯处,狠狠一踹。

    咔!

    关节断裂开的脆响声清晰可闻,蒋伟右腿反关节的弯曲下去。

    他片刻都未迟疑,一记肘击打在对方的面门上。

    蒋伟的牙齿,被这一肘击,当场打断了四五颗,鲜血一下子就从牙齿里流了出来。

    不过,这家伙倒也真是强悍,也学着钟庭飞的样子,一把把“古河”抱住,然后操着一口TW腔的汉语,大声喊道:“动手啊。”

    旁边有黑人大汉见状,怒吼一声,抡拳就打。

    他快,可他更快。

    他用吃奶的力气撑开蒋伟的“亲密拥抱”向下低身,让过对方的拳锋,身形提溜一转,闪到这名黑人兄弟的背后,双手探出,抓住对方脑袋的两侧,双臂交错,猛然一挫,就听咔嚓一声,那名黑人大汉的颈骨被他硬生生地拧折。

    “古河”战力,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伤人、杀人,生命力之顽强,意志力之坚韧,令人咋舌。

    不过,钟庭飞却没有被他吓着,他忍着全身散架般的疼痛,疾步上前,一拳击向他的面门。

    “古河”迅速往旁边避让,之后,抡腿又是一脚,反横扫钟庭飞的小腹。

    这回他依旧没有闪躲,只是顺着对方的横扫,向后退了一步,把对方这一脚的力道降至最低。

    硬受了对方的一击,他感觉对方的脚尖似乎都顺着小腹的伤口,踢进自己的肚子里。

    他闷哼一声,不等对方收脚,他双臂向回一搂,抱住对方的右腿,紧接着,他大吼一声,向前急推。

    “古河”不由自主地向后连蹦两步,终于站立不住,仰面而倒。

    来不及再继续施展杀招,周围的蒋伟和十数名黑衣大汉已纷纷向他直冲过来。

    这一次,他们使用了真正的“人海战术”。

    十几号人,像叠罗汉一样,把“古河”压得死死的。

    “古河”就算力拔千斤,也无法将这十多号平均体重在一百五六十斤的彪形大汉给推开。而且,更加要命的是,他刚刚倒地,是背部朝下的。

    而背部蒋伟“送“给他的匕首,还插在后背。

    这一重压,直接把整个匕首都给送进去了。

    “古河”挣扎了一番,随即嘴里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快来救我,快来救我...我不行了...”

    钟庭飞、蒋伟以及十几名黑人大汉,可不会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

    这不,塞嘴巴的塞嘴巴,勒脖子的勒脖子,掰手指的掰手指,实在不行,直接向钟庭飞一样,张嘴硬啃。

    渐渐的,“古河”的挣扎越来越小,眼眸的光亮越来越暗,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最后,终于一动不动了,两只眼睛睁到最大,连舌头也伸得老长。

    可纵然这样,大家依然保持了这动作好几分钟,最后,又是探鼻息,又是摸颈动脉,确保他死了之后,这才一个个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经此一战,大家的体力彻底透支,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全身的肌肉没一处不酸的,全身的骨头没一处不疼的,不少人眼前出现了金星,上下起伏的胸膛跟拉动的风箱一样。

    兄弟们虽然很累,身上也多处受伤,可是看到这头猛虎被制服,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钟庭飞和蒋伟互相击了一下掌,随后,钟庭飞上气不接下气,重重说道:“兄弟,好样的,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算真正的天帝人了。就凭今天这场大战立下的功劳,你父亲被冤枉入狱的事,东哥肯定给你办妥。甚至,给他个市长当当,也不成问题。”

    蒋伟也笑了笑:“谢谢...飞哥,我其实也不单单...是为了我父亲,也是为了我自己。今天的战斗...才真叫我大开眼界。我...从来...从来没这么过瘾过。”

    钟庭飞仰面大笑起来:“是吧,过瘾吧...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跟兄弟说...”

    蒋伟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飞哥想说什么?”

    钟庭飞:“...我...我想跟东哥说,让你别当...别当什么鸟观察员了...我要...我要你当我的副手...咱们...咱们共同把“黑鹰卫队”...发扬光大...”

    其实,谢文东把蒋伟招收过来,就是有这样的意思,让他和钟庭飞,共同领导“黑鹰卫队”。有了蒋伟这个在中东地区混迹多年的得力助手相助,“黑鹰卫队”以后招兵买马,也更加方便。

    不过,这“黑鹰卫队”的二把手,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的,必须得做好考察。

    现在,钟庭飞已经表明了他的能力,所以,这二把手,是迟早的。

    当然,这些蒋伟并不知道。或者说,他顶多只是想想而已。

    现在,得到了钟庭飞的肯定,他的心情怎么能不高兴。

    这不,他感激不尽,连连告谢:“谢谢飞哥,谢谢飞哥的信任和栽培。”

    “没事”,钟庭飞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piao过娼,一起受过伤。咱们这,也算铁过两次了。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蒋伟:“嗯嗯。”

    钟庭飞:“不过,前提咱们得活着出去。可不能死在这里。”

    蒋伟:“咱们一定会活下去的。”

    钟庭飞:“一定...”

    虽然,钟庭飞和蒋伟等人,侥幸干掉了一个初级白金级干部,可是,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且,就整个大局而言,消灭一个初级白金级干部,根本就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同一座大厦,还有别的地方,有更加精彩的战斗,正在上演。

    这一次,天帝这边的主角,来头那可不是一般的大。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谢文东特使,也是防卫部的部.长陈少河。

    陈少河作为防备暴雪组织的力量,之前和暴雪组织的排名前列的余利勤打了一战,双方平手收场,也圆满了完成了谢文东交给他的任务。

    因为“露了脸”,所以,他和他率领的兄弟,也跟着加入了撤退的序列。之后,又被编到了摩根大通这边。

    陈少河在得到手下攻击不顺的命令之后,立马就动身过来。而与他在一起的袁天仲,也从另外一条通道,杀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他的运气太好,还是袁天仲的运气不好。

    陈少河一下子,就遇到了两位高手。而且,两位全都是初级白金级干部。

    陈少河的战斗级别,是中级白金级干部,照理说,对付两位初级白金级干部,是不成问题的。

    可如果有这么简单,那就好了。

    别忘了,陈少河可是不久前刚刚跟号称“高级白金干部”的改造人余利勤打过一战的,身上是受了内伤的。

    加上这段时间,一直指挥手下作战,没有闲着,所以,他现在还能发挥多大的战斗力,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更加要命的是,他要面对的对手,还是两个姿色一流的meinv,虽然身上穿着西装,脚下亮如镜的黑皮鞋,但却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剑眉凤目,鼻梁高高挺起,相貌俊美,英姿勃勃,让人看了心动。

    这跟女人打架,尤其是跟meinv打架,是个人都不会往死了下狠手的。

    一个男人,要是狠得下心,对女人下手,尤其是对两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下死手,那他的心肠得多硬,得有多么的不绅士。

    而陈少河,自诩自己还算是个绅士的男人,所以,这无形中,对他的战力又是一种削弱。

    以上两种原因相互叠加,真不知道,陈少河的下场当是如何?

    要知道,人家可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她们也认出来了,站在她们对面的是陈少河,这可是一条大鱼啊,她们怎么能错过。
下一篇   第3846章 人终有一死          上一篇   第3844章 冷兵器战争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