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4章

作者: 曹三少
    亨鸿听完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什么?是谢文东的人干的?”

    永河:“不是他,还能有谁?”

    亨鸿:“他这是想干什么?”

    永河:“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为了帮咱们的忙,以维持住三足鼎立的局面。第二,是在激化我们和寒冰组织之间的矛盾,他好从中打劫。”

    亨鸿:“谢文东没那么好心,我看谢文东的目的肯定是第二种。”

    永河:“嗯,我也比较偏向第二种。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都有这两者的原因之所在。”

    亨鸿:“这么说,扎耶德已经被谢文东的人马抓走了?M的,咱们弄了这么大动静,反倒是给谢文东做了嫁衣。”

    其他的几位神君,也愤愤不平,骂谢文东阴险狡诈,浑水摸鱼。

    有的人,甚至提议,也要对谢文东不留情面,让他知道知道暴雪组织的厉害。

    现场,只有一个人没有发言。

    这人,就是跟谢文东联系最多,跟他关系也算最亲密的余利勤。

    余利勤吞了吞口水,听大家把话说完,他才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万万不可对谢文东开战。要知道,我们一家对付寒冰,尚且捉襟见肘,如果又给自己增添一个强劲的对手,这未免有些太不识时务了。

    另外,谢文东浑水摸鱼,占一些便宜,那也是对付寒冰组织,不会对付我们。只要利用好他,谁是这坐山观虎斗的人,还不一定呢。

    谢文东做的这个渔翁,我们也能做的。”

    他这是实话,也是忠言。

    不过,这实话和忠言往往很难被人听得进去。

    比如,副会长亨鸿。

    其实,副会长亨鸿,是个极其有能力,极其聪明的人,遇事冷静,沉着淡定。

    可有一个人,就比较例外。

    这个人,就是谢文东。

    可能是在谢文东手上败了不少次数,所以,他对谢文东的印象特别不好。

    这不,余利勤本来是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可是,在亨鸿听来,却扎耳得很。

    只见亨鸿把脑袋一侧,一脸不屑地说道:“老余啊,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作,让谢文东占点便宜,没什么要紧的。谢文东是我的谁啊,我凭什么让他给占便宜?”

    余利勤是神君,而亨鸿是副会长,两个人差了一个档次。

    所以,余利勤被亨鸿这么一说,赶紧解释,给自己开脱:“副会长,不要误会,我没有真想让谢文东占便宜的意思,我只是打个比方。咱们的目标,是推翻以智脑为首的世界影子Z府,这个任务任重而道远,目光需要放长远一些,怎么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呢?”

    谁知,亨鸿听完,火气更大了。

    他声音高八度地说道:“老余啊,你这话我就更不爱听了。你是我说目光短浅咯?还是说,你觉得谢文东,更加适合做你的老大?你不是跟谢文东关系挺不错的嘛,合作了几次也挺愉快。如果,你想脱离队伍奔个前程,我不怪你。”

    余利勤简直无语,不忿道:“副会长,您这是说得哪里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脱离队伍了?会长对我恩深似海,只要我活着一日,就永远是会长的忠实属下。”

    亨鸿:“......”

    他刚刚张了张口,想要继续说话,这时,电话那头的会长亨鸿,直接喝道:“好了,你们两个吵什么吵?难道,非得跟谢文东的武部和天候一样,闹出矛盾,产生内耗,就开心?”

    此话一出,亨鸿和余利勤两个人顿时吓得全身一哆嗦,赶紧回答:“属下不敢。”

    会长永河:“谅你们也不敢。我觉得,小勤说的有些道理,咱们现在不易双线开战,一个寒冰尚且不好对付,更别说,去对付谢文东了。

    当然,副会长说的也不差,谢文东一个阴险厉害的人,这个必须注意。以后,大家在行动的时候,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他可以占便宜,那也只能占寒冰组织的便宜,不能占我们的便宜。”

    永河,不愧是做领导的。

    一句话,说得有礼有节有据,方方面面的情绪,都照顾到了,说得大家是心服口服。

    这时,亨鸿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过分,怎么能无缘无故地,冤枉自己的兄弟呢。要知道,不管是上一次杀掉会长诸葛,还是这一次对副会长Peter的作战,余利勤都是出了大力气的功臣。

    亨鸿这个人,也是知错改错。

    这不,等到永河说完,他便向余利勤道歉:“老余啊,不好意思了,我刚刚是因为扎耶德庄园被谢文东的人打了下来,心里憋着一股火,没处撒才撒在你的身上,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

    没想到,副会长会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跟自己道歉,这让余利勤是既意外,又受宠若惊。

    他赶紧说道:“副会长太客气了,也太见外了。咱们这是在谈论,是对事不对人的,我不会真的放在心上。”

    “哈哈”,亨鸿爽朗地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亨鸿笑过一阵之后,笑容顿时一收:“这扎耶德落到了谢文东的这里,这可不好办。要么,从谢文东的手里讨回来,要么,让几位酋长重新选一位总统出来,这位总统必须听我们的号令。”

    之前,就说过。

    阿联酋这个地方,说是说民主制,选出的也是总统。可实际上,是君主立宪制,政权全部掌握在王室的手里。

    如果总统真的被搞掉了,他们很快就能从王室的诸多备选人中,又选出一个总统出来。

    当然,新的总统,可能没有老的总统威望那么高,办事能力也没有老的总统那么强。而且,从确定总统人选,到竞选总统,再到新总统就任,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是以,弄新的总统,这只能算是中下策。

    永河沉默了一阵,随后说道:“谢文东的人马,虽说打下了扎耶德所在的庄园,可是,未必真的抓到了扎耶德总统本人。人家是总统,总有个两三招防身之术。副会长,你马上派人,去打探消息,看看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亨鸿:“明白。”

    ......暴雪组织这边,对待谢文东参战的这件事,算是比较心知肚明的。而且,他们倒也没有有太大的反对,毕竟他们认为谢文东终究是帮助了自己,重挫了寒冰的势力。

    可是,寒冰组织的人,却不知道这件事跟谢文东有关。

    他们把新仇旧恨一堆帐,全部算在了暴雪组织的身上。

    尤其是副会长Peter一役,让原本就疯狂的寒冰组织,更加歇斯底里。

    这不,头天暴雪组织刚刚进攻往扎耶德庄园,第三天,寒冰组织这边,就朝着暴雪组织这边一个重要的据点进攻了。

    这个据点,之前是寒冰组织的,处在阿布扎比的政F大楼附近,是一个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的地方。

    它的存在,对Z府大楼里工作的大官们,既是监视,也是震慑。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告诉他们,之前控制阿联酋的寒冰影子Z府,已经没落了。现在,在阿布扎比,是暴雪组织说了算。

    当然,暴雪组织想要完全替代寒冰组织,在寒冰影子Z府的影响力,还比较困难。毕竟,后者已经在这里经营几十年了,势力庞杂,根深叶茂,难以撼动。

    可暴雪组织的这个行为,却给寒冰组织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苗头。如果任由前者这样肆意胡闹下去,那以后还怎么玩?

    是以,必须给他打灭火。

    暴雪组织也知道,这个据点的重要性。所以,在抢占了此处据点之后,非但没有像之前一样——打一枪换个地方,反而在这个地方,布置了重兵。

    并且,设好了埋伏,只要寒冰这边敢来,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寒冰组织,准备攻打暴雪组织据点的消息,当然瞒不过天帝这边的眼睛。

    为此,谢文东这边可以派了好几位大将,过去“指导工作”。

    说是“指导工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跟姜怡帆等人一样,也是去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的。

    除了这据点的位置,具有相当大的价值之外,此次寒冰组织行动,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目的。

    在这个据点的地下室内,存放着大约二十公斤的“星辰之泪”陨石块。这些陨石块,是之前寒冰组织从升龙族的地底带出来的一批原石。

    这批原石,是寒冰组织,作为库存,封存在据点当中的,以备不时之需之用。

    这可是二十公斤的“星辰之泪”,就是有钱你也没处买去,其价值可谓连城。

    不管是寒冰、天帝还是暴雪,目前都在对“星辰之泪”进行开发,而且,消耗的量也很大。

    除了寒冰组织货源相对比较充足之外,要不了多久,天帝和暴雪组织,都会因为“星辰之泪”的枯竭,而不得已暂缓改造人的研究,这对后两者来说,那可是一个相当不好的坏消息。

    所以,这二十公斤“星辰之泪”如果现世,三家就算是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会把它抢过来。

    这一次暴雪组织来得太快,致使寒冰组织里面的人,来不及将这二十公斤的原石转移,据点(寒冰称之为商店)就被暴雪组织给占领了。

    这些原石因为保存比较隐秘,目前应该还没有发现。

    不过,如果时间一长,那就很不好说了。

    有了以上两个原因,是以,寒冰这边,拿下这个据点(商店)的愿望十分强烈,简直非马到成功不可。

    而寒冰这边,指挥对外作战的首领,自然也可不是一般人。

    他,不是别人,正是寒冰这边的初级钻石干部——代号“土豪”。

    而他的副手,同样不简单。她正是之前和任长风干仗,致使后者狼狈逃走的高级白金干部紫罗兰。

    除了这两位寒冰大佬,此次进攻据点(商店)的人当中,还有好几百手下,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寒冰精锐,其中不乏黄金白金高手。

    不过,暴雪组织这边,也不是白给的。为了守护好这个“风水宝地”,会长永河,亲自安排了中级钻石干部绿布(虽然现在绿布受了伤,但现在初级钻石干部的实力还是有的)。

    另外,与绿布搭台子唱戏的,还有一位暴雪组织的大佬。此人,也是“星辰之泪”改造人,而且是神君。不过,这位神君可不简单。

    他是暴雪组织当中,除了会长永河、绿布之外,第三位钻石干部,也是首位经过“星辰之泪”第三阶段改造之后,进化为初级钻石干部的高手。

    目前,暴雪组织也才只有三位钻石级干部而已。

    钻石干部,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金贵无比,稀缺无比的存在。

    此人英文名字叫作Riesce,中文名字叫作孙策(和三国江东之主孙策同名,孙策(175年—200年),字伯符,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孙坚长子,孙权长兄。东汉末年割据江东一带的军阀,汉末群雄之一,三国时期孙吴的奠基者之一。《三国演义》中绰号“小霸王”)。

    可能也是因为孙策这个名字的原因,他的代号,也叫做“小霸王”。

    有了这两位钻石级干部镇守这个据点,永河和亨鸿都很放心。另外,据点里还有几百暴雪组织的成员,完全可以把这个地方,守卫的固若金汤。

    交战的双方,都派出了重兵大将。

    就连在暗处看热闹的天帝成员,都不是一般人,可以说,这两个人简直是天帝旗下的两个重要的支柱。

    没错,除了天候的一把手巩聪到场之后,另外一人,是武部目前的一把手,代部长万东伟。

    他们两个人过来“指导工作”,身边的人自然不能太多,每个人,也才几十号人。

    不过,这几十号人,可都是天候和武部的精锐,随便挑出一个,大地都得颤三颤的风云人物。

    这也是,天候和武部两大组织,自大内乱以来,算是第一次毫无保留地,精诚合作。

    此时,是凌晨一点半钟,阿布扎比一片安静。

    马路上,很少能看见车,更加很少能看见人。

    平时,这个时候,街道、夜市以及红灯区等热闹的地方,人数还是不少的。不过,连着几天的动乱,所谓的黑帮胡乱开战,让生活在这里的民众,心有余悸,怕不小心引火烧身。

    所以,一等到天黑,大家就基本上回家了,可不敢在外面多加逗留。

    这样也好,给警方省了不少事,要知道,如果暴雪组织和寒冰组织在打仗,他们可不敢找死地往前冲,甚至,还得派出专人,封锁附近的街道,以防闲杂人等进入其中。

    巩聪和万东伟两个人,正在距离据点不到三百米处,一个隐秘的大骆驼雕塑下面的一辆丰田埃尔法轿车里面。

    对于万东伟这位参加天帝,比自己要早,并且为天帝崛起立下汗马功劳的前辈,还是相当礼貌和尊敬的。

    巩聪从口袋里,掏出两根雪茄出来。一根递给万东伟,一根给自己留着:“万哥,尝尝这个,我从澳洲带过来的。”

    万东伟将雪茄外面那层塑料纸拆开,低头看了看,随后用鼻子嗅了嗅,眼睛一亮道:“好烟啊,这叫古巴蒙特雪茄吧,世界最贵的雪茄之一,得两三千美刀一支吧。”

    巩聪听完,顿时有些惊奇:“咦,万哥也抽过这烟?”

    万东伟点了点头:“之前有朋友送了我几支,知道这烟。不过,这烟不好买。如果没有路子的话,买到假烟的概率特别大。所以,我想抽还搞不到呢。”

    巩聪连连点头:“没错,这烟确实不好买。不过,东伟哥喜欢的话,以后这烟我包了,保证正品。”

    万东伟爽朗一笑:“那敢情好啊,到时候你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

    巩聪听完,假装生气:“东伟哥这说的是什么话,这不是打我的脸么。几根雪茄,还谈什么钱,这是没把我当兄弟啊,我不高兴。”

    听完巩聪的话,看到他生气的样子,万东伟忍不住哈哈大笑,两条白色的眉毛,都跟着跳动了。

    他连连摆手,一脸歉意地说道:“我的错,我见外了,我见外了。兄弟,咱们当然是兄弟了。”

    巩聪:“既然是兄弟,抽几根雪茄,还谈钱么?”

    万东伟哈哈一笑:“不了,不谈钱。”

    巩聪豪气万千道:“嗯,这才对嘛,以后,东伟兄全年要抽的古巴蒙特,我全包了,免费。要是跟我谈钱,我跟你不客气。”

    万东伟:“行,我就不跟你见外了。”

    巩聪:“跟我不用见外,来,我帮你把它点上。”说着,掏出了一个纯银的打火机。

    稍瞬,二人点起了雪茄,在汽车里面吞云吐雾。

    万东伟一边咋摸着这顶级雪茄的滋味,一边拿出夜视仪,看向前方的据点,喃喃道:“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动手?”

    巩聪也顺着他的方向看了过去,喃喃道:“刘哥派人抓了迪拜的国防大臣,从他嘴里套出的情报,肯定没错。”

    万东伟:“嗯,希望不会出什么乱子才好啊。”

    巩聪:“应该不会。现在,寒冰组织和暴雪组织斗得这么激烈,可把咱们原先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万东伟:“可不是,本来咱们想要在暗处,就接管阿联酋甚至是整个中东地区的控制权。没想到,这事闹成这样。尤其是寒冰,简直就跟之前的行事方式判若两人,也不怕暴露身份了,大张旗鼓地与暴雪组织发动复仇大战。这哪里像是什么世界影子Z府,根本就像是一群街头打架的混混嘛。。”

    巩聪:“赞同,这说明寒冰里里外外都乱了。也从另外一方面说明,寒冰在走下坡路了。”

    万东伟吸了一口烟,然后很潇洒地吐出,幽幽道:“他们在走下坡路,可是,咱们在走上坡路。寒冰,控制这个世界太久了,该换人了。”

    巩聪:“是啊。不过,咱们也不能太掉以轻心,毕竟,寒冰组织的势力依旧非常大。而且,根据东哥判断,新的一位寒冰会长,将会从“智脑”的成员当中挑出来。你猜猜,那家伙,会是什么等级?”

    万东伟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猜,至少会是个高级钻石吧,否则,很难镇得住场子。”

    巩聪摇了摇头:“不,我听说,已经有至尊级的干部出来了。如果是至尊级的寒冰会长...那...可就糟糕了。”

    万东伟听完,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至尊级别的会长,天呐,那该是什么样的怪物啊,我想象不出来。”

    巩聪也苦笑一番:“是啊,我也想象不出来。”

    万东伟:“哦,对了,巩聪兄弟,自从你武功晋升到了中级钻石干部之后,现在感觉还好吗?”

    巩聪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并不好,我觉得,我已经到了瓶颈期了,身体已经承受不了更高级别强度的武功了。如果再想往上升,可能也要走上“星辰之泪”改变之路了。”

    万东伟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每个人都有极限,整个人类也有发展极限。初级钻石级其实就是一道高高的门槛,将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武者,都挡在外面。

    基本上人类的极限水平了,也就是无限接近钻石干部了。你这已经算是相当了不得了,年纪轻轻,在没有任何改造之下,就能达到中级钻石干部,这样的人才,千万之中也无一啊。”

    巩聪:“东伟兄过谦了,我可能也是运气好而已。”

    “不”,万东伟摆摆手:“这可不单单只有运气好那么简单,你是被上天眷顾的人,前途不可限量。”

    巩聪干咳一声:“东伟兄可太抬举兄弟我了,我这不是也到瓶颈了么。”

    万东伟听完,忍不住哈哈大笑:“你才刚刚到瓶颈,我都到瓶颈一年多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有些无奈。

    是啊,何止是他,就连阁主张振坤,都是如此,一直在高级白金序列止步不前。

    他如果无奈,那张振坤比他更加无奈。

    巩聪吸了口气,随后问道:“那东伟兄,有什么想法?”

    万东伟:“之前,我对“星辰之泪”一直有偏见,甚至有些排斥。可是,现在我想通了,我要接受改造,我要突破这个瓶颈,步入到钻石干部序列。”

    巩聪听完这话,陷入了沉思。

    或许,他该和万东伟一样,也早点接受这个事实吧。

    身为武者,谁不想让自己的武功登峰造极,越来越往上走呢?
下一篇   第3775章          上一篇   第377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