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3章

作者: 曹三少
    感谢小李探花兄弟豪赏28.88元,多谢兄弟的大力支持和鼓励。

    还没等这些人彻底反应过来,冯程率领的这帮人就已经开枪了。

    天候一众,战斗力本来就很强,而寒冰这边,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体力本就消耗许多。更何况,他们现在毫无准备,甚至很多人手里连武器都没有拿。

    随着枪声再次响起,这些人纷纷中枪倒地。

    而身后跟着的姜怡帆、李恒、刘俊等人,则如同下山觅食的猛虎,将手中的钢刀挥舞开来,对着地上受伤的人毫不留情地进行格杀。

    直把寒冰帮众以及扎耶德守卫们杀得哭爹喊娘,四处乱窜。

    时间不长,庄园前面建筑的人,基本上被清理干净了。

    之后,天候一众,又继续往里面的几座大建筑的大厅里面冲杀。

    不一会儿,屠杀的场面,就从走廊扩大到各处房间之内,由于是一楼,窗户上都安装有护栏。

    可怜一楼的这些寒冰帮众和护卫庄园的特种兵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当姜怡帆、李恒、刘俊和冯程,将几个大厅杀得血流成河之后,他们纷纷又向手底下的人发号施令直接向楼上一指,冷声喝道:“上!”

    哗……天候兄弟马不停蹄,又向楼上冲杀而去。

    很快,死者和失去战斗力的伤者几乎铺满了二楼的楼梯口。

    等到他们四支队伍,连续攻克了庄园的好几栋大楼之后,终于来到了扎耶德庄园当中,最雄伟也是最富丽堂皇的一处建筑门前。

    这个建筑,正是扎耶德总统所住的地方,也叫扎耶德宫殿。

    因为天候这边行动太快,势如破竹,所以,慌乱无比的寒冰这边前期吃了很大的亏。

    这会儿,寒冰的副会长Peter,这才重整兵马,赶到了现场,并且在他们的帮忙下,止住溃败之势。

    并且,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口口相传,他们已经知道,来人居然还是暴雪组织。

    只不过,带队的首领换了而已。

    “好厉害的暴雪组织啊,已经派了一波兵马,又派一波兵马过来,而且是在己方自以为对方不会再动手的情况下,这谋略真叫人惊叹。”(英)

    副会长Peter吃惊不小,知道这波人才是真正的来者不善。

    他不敢怠慢,赶紧亲自打电话,找更多的帮手和援军过来增援。

    而他这边,无论如何,都得坚持到援军赶到。

    他说想要坚持到寒冰组织的援军过来,这谈何容易。

    先不说,天候这一众人,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想要的就是速战速决。

    就是寒冰组织这边撑了一段时间,援军一时半会也赶不到。

    要知道,先前暴雪组织打这里的时候,就在很多街道设置了路障和陷阱,后来,天候这边,又补充了许多。

    甚至在靠近这边的码头港口处,都安了很多炸弹以及埋伏了许多枪手。

    想要过来增援,除非他们弃车步行,弃船步行,要不然,四条轮胎别想走几步路,就得爆胎。汽车没走多远,可能就要翻车。就连快艇,还没等靠近这里,就得爆炸。

    可如果是步行或者游泳的话,等他们赶到这里,黄花菜都凉了。

    由于之前和暴雪组织的亨鸿、余利勤、暴君等人血战的时候,Peter身边的大将折损不少,此刻能用的高级干部,可谓很少。

    没办法,他只能亲自动手。

    别看这个Peter,才刚刚当副会长不久,名气好像也不大。

    然而,他在当副会长之前,特别到过北级组织接受训练,也是个力十分强悍的人,战斗力可以达到初级白金干部。

    他别的不找,直接就找上了天候组织这边的二把手——姜怡帆。

    姜怡帆虽然没有经过改造,可是,也具备了初级白金干部的水准。

    现在,他只需要堂堂正正地干掉一位初级白金干部,就完全可以奠定他初级白金干部的水平了。

    跟着他一起的那三位改造人兄弟——李恒-刘俊-冯程,目前,也拥有高级黄金级到初级白金干部的实力。

    原本,他们的战力,还停留在初级黄金或者中级黄金。

    没想到,经过“星辰之泪”的改变之后,居然脱胎换骨,武功大大提升。而且,这还只是暂时的,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潜力。

    与他们激战的,也是寒冰组织副会长Peter手底下的五六个悍将。

    先来说说姜怡帆这边。

    寒冰的副会长Peter:“我的刀下,不死无名之鬼,报上名来。”(英)

    姜怡帆连想都没想,直接按照巩聪事先交代好的,直接张口说道:“暴雪组织神君——百夫长。”(英)

    Peter听完,忍不住大吃了一惊:“百夫长?你说你是百夫长?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英)

    Peter听说,绿水至尊在会长诸葛死了之后,就下达了对“叛徒”百夫长的。神君百夫长身体里的微型机器人激活第三阶段,照理说,他人应该挂了才对。

    而且,就算没挂,在之前的战斗当中,也应该受了伤,怎么可能会好端端的还站在自己的面前。

    其实,真正的百夫长确实已经死了,死在会长永河的家法当中。

    不过,这些外界人并不知道。

    而姜怡帆冒充这人,就是要混淆视听,激化寒冰和暴雪组织的矛盾。

    试想一下,如果知道“叛徒”百夫长还没有死,寒冰组织该多么的要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他啊。而暴雪组织这边,又会是怎样一种强有力的反应。

    只有寒冰组织一疯狂,就给谢文东这边,多多创造了机会。

    这巩聪是个武学天才,玩起计谋计策来,也不输于人。

    姜怡帆回答道:“你才死了呢,我这人向来福大命大,好得很。”(英)

    果然,不单单是Peter听完之后大感到意外,就连旁边一众寒冰成员,也都是瞠目结舌,大惊失色。

    不过,过了一阵之后,大家气得肺都要炸了,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气直冲天灵盖,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那么大,眼睛里更好似要喷出火来。

    如果这眼神真有温度的话,早把姜怡帆给烧成灰烬了。

    是啊,会长被杀,这个百夫长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帮凶之一。

    今天他居然主动送上门来,那坚决不能放过他。

    Peter点了点头,随后重重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结果了你,替会长报仇。”(英)

    “等一下!”(英)姜怡帆拦住他说道。

    Peter:“怎么,现在想认输了?”(英)

    姜怡帆:“不是,只是我这个人,也不杀无名之鬼,报上你的大名来。”(英)

    Peter:“我是寒冰副会长,Peter,今天,我就要用你的脑袋,取下你的狗头。”(英)

    姜怡帆万万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还是堂堂的寒冰副会长,这可正是撞到了一条大鱼,活该自己立功啊。

    当然,他心里虽说乐开了花,只不过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可能是戴着面具,有变化也看不出来)。

    他轻哼一声,嚣张道:“好啊,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本事大,还是我的本事大。到底是你能立功,还是我能立功。”(英)

    Peter:“这地方狭小,咱们换个地方,再战。”(英)

    姜怡帆:“好啊,谁怕你,去哪儿?”(英)

    Peter:“门口。”(英)

    姜怡帆:“好。”

    然后,两个人,就真的来到了门口,开始进行一场针尖对麦芒的决战。

    一部分人,跟着去旁边观战。

    一来为了给各自的老大打气,二来也是为了防备着对方,突然来玩阴的。

    而另外一边,李恒、刘俊、冯程三位天候的干部,却没有闲着,和寒冰这边五六位干部,进行了一场大厮杀。

    而剩下的人,也没有闲着,四处继续进行大混战。

    且说,姜怡帆和Peter两个人到了扎耶德宫殿门口的大空地上,两人相距四米站立。

    若隐若现的光芒中,两人相互对视着,脸上都有着冰山般的冷寞和杀机。

    Peter枯瘦却挺拔的身影,就像是锋芒毕露的战刀,似乎把这凌晨即将破晓的夜色都给刺破,全身散发着着舍我其谁的彪悍威严。

    姜怡帆的衣衫也猎猎迎风,仿佛是黑色魔鬼在发出无声的咆哮。

    他的身上扑天盖地而来的滔天杀气,给人以钢铁般的坚硬和刚强。

    姜怡帆大喝:“亮出你的兵器!”(英)

    Peter倒是嚣张得很,傲气道:“对付你这样的叛徒,何必用兵器?两只手,就能结果掉你。”(英)

    “好,那我也不用。”(英)

    看着并没有亮出武器的Peter,姜怡帆把手中的管刀钉在脚下,战意沛然。

    提臂,轻轻甩动,双手也逐渐握成拳,全身骨节随即爆一连串脆响。

    寒冰的副会长,可是难得碰到的大鱼,这样的对手,不来一场近身战岂不可惜?

    看着姜怡帆止不住牵动的嘴角,Peter也挑起了眉毛,有点意思。

    而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凶残气息,就连口鼻也是浓重的喷气,让这本来就不平静的夜空,更加的不太平。

    “来,动手。”(英)Peter朝着姜怡帆勾了勾手指。

    没有丝毫征兆,姜怡帆猛地向前滑出两米,同时狠狠挥出一拳。

    姜怡帆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潇洒。

    即便是很多年没有做武术教练了,他的招数拿到一些比武大赛上面,依旧能够获奖。

    当然,他这可不是花架子,而是真正兼备着强大杀伤力的。

    当然,这个Peter也不是白给的,身手同样非常高超。

    Peter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右手一抬探出掌心,精准封住对方的重拳。

    一记啪声响起,拳掌在空中相撞,空气为之猛地一沉。

    姜怡帆如泰山压顶般压着Peter,但是Peter连一步都没退,就这样用右手握住对方拳头。

    姜怡帆大笑一声,随后左手又轰出一拳,Peter早已有防备,左臂向上一挡,硬生生隔开对方手腕。

    “有趣!”(英)

    姜怡帆连续两波攻势都不尽人意,于是退后一步放声大笑,随后又爆射上来挥拳再战。

    Peter没有太多表情,也是右手一沉迎击姜怡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

    姜怡帆善攻,Peter同样善攻。

    两人都是大开大合,同时又兼顾轻灵一脉的路数。

    拳脚密集相交,揪扯人心的沉闷碰撞声连成一片。

    瞧着姜怡帆每次攻出的拳脚,好似感受凛冽罡风拂面。

    心惊肉跳,而Peter从容化解,又让人叹为观止。

    “Peter,你果然是个好对手!”(英)

    姜怡帆连续攻击没有奏效后,脸上露出一抹赞许之色。

    说完狂笑,霸气外露,又显狰狞可怖,两条厚实强壮的手臂再次蓄力,大步蹿出,脚尖重重点地,庞大的身躯直撞Peter,石破天惊。

    Peter不退反进,低腰上前,避过姜怡帆能绞碎五脏六腑的熊抱。

    拳雨点般落在姜怡帆坚硬小腹,颇有咏春拳意境,快逾闪电,连绵不绝。

    竟将本来悍然前冲的姜怡帆,击打得连连退步。

    抢得一丝先机的Peter,就那么侧着身猫着腰,贴紧着姜怡帆的庞大身躯,如影随形般滑步出拳。

    陷于被动的姜怡帆嘶吼,跌跌撞撞后退的同时双臂向下交叉,恨不得夹碎Peter的半身。

    Peter似乎早料到他的举动,拳头猛然停止轰击,双手猛向外崩出,硬生生崩开姜怡帆的两条胳膊。

    姜怡帆空门大开,Peter嘴角勾起冷笑,迅速直腰,密不透风的拳劲又点在姜怡帆胸口。

    拳拳到肉,力透肺腑。

    承受Peter连绵拳劲的姜怡帆,最终被轰在一面狮身影壁墙上,影壁墙止不住一震,姜怡帆后背挤压的石砖噼里啪啦,声势惊人掉下不少灰石。

    这让附近观战的一些天候兄弟讶然,似乎没想到姜怡帆会吃亏,要知道,姜大哥可是天候的二把手啊。

    这不,他们纷纷用英语喊道:“加油,加油,神君加油。”(英)

    本来,他们应该喊得是天候那几句气吞山河的出征语的,那效果将更加好。

    “振翅可飞九霄,持剑可笑苍穹!”“刀锋入骨不得不战,背水争雄不胜则亡!”“容聚天地气,吐纳五岳峰。剑指星辰变,乾坤在袖中。”

    只是,他们没有忘了自己的身份。他们现在可不是什么天候,什么天帝的兄弟了,他们是暴雪的成员,是神君百夫长的麾下。

    虽说姜怡帆没有听到那几句熟悉的话,虽说他暂时吃亏,可是,其战意依然滔天。

    “杀!”(英)

    Peter没有过多浪费时间,脚步一挪沉喝一声,斜掠而起,点在旁边的一颗椰子树上。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借助椰子树跃起,飞临姜怡帆头顶之上,突然从袖子里面闪出一把短刀,闪电下劈。

    姜怡帆神情微微一愣,不是说,不用刀么,怎么又用上刀了,什么寒冰副会长,不过也是个言而无信的家伙?

    虽然知道Peter突然背信,动用了武器。

    可是,姜怡帆的力量和沉稳都超出常人想象,他迅速一闪身,一把戳在地上的管刀,如野兽般低吼一声掠起刀芒。

    刀刃交击发出一记脆响,两人各退出三四步。

    Peter也是掠过一抹赞许,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能扛住他雷霆一击。

    要知道为了给姜怡帆再加重伤势,他刚才用了差不多七成力道。

    还借助跃起的的身躯力量,他自信可以把对方连人带刀劈飞。

    但对方只是后退四步!

    Peter自然知道神君“百夫长”的战力不凡,可是,即便前段时间他侥幸没死,应该身上也有伤才对,怎么可能能对抗到现在?

    “看来,这家伙可不好收拾啊。”(英)

    “Peter,接刀!”

    在他发愣的同时,姜怡帆右手微动,管刀微微侧移,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间反射在Peter眼睛。

    就在后者条件反射一闭眼时,姜怡帆也先发制人,脚步一滑,连人带刀合成一体,宛如利箭射向远处的Peter。

    姜怡帆气势惊人的攻到Peter面前,刀锋如破水的气势,向后者的胸膛缓缓劈去。

    他的动作看上去很慢,可是,在现场别的人看来,却快得吓人。

    Peter吃了一惊,身子微微一侧,手中的短刀赶紧挥起来。

    Peter是后发而至,所以慢姜怡帆半拍。

    像他们这样的高手一招甚至是半招之内,就能分出胜负。

    所以,这是最关键的一刻。

    这种威势让Peter微微皱眉,也让观战众人他们瞳孔顷刻凝聚。

    咣当!

    两个人的兵器,再次发生碰撞。

    虽然姜怡帆这一刀,没有砍中对方的心脏,却把他的胸膛划开一条半寸多深的伤口,鲜血,一下子就染红了Peter的衣襟。

    看到Peter受了伤,寒冰一众,纷纷关心一阵:“副会长...”(英)

    Peter低头看了看,又摸了摸自己的伤口,感觉这伤口再往里面进去半寸,自己这会儿已经挂了。

    “你也接我一刀。”(英)Peter忍着疼痛,随后手中的短刀一震,挽出一连串刀花。

    不过,姜怡帆的嘴角笑意却渐渐扩大,随后就听他冷喝一声:“送你上西天。”(英)

    也不见Peter如何作势,姜怡帆人随管刀而走,宛如一道拖长的流星般击出,这一刀给人视觉上的感觉缓慢无比。

    可在实际上却是才一作势,便已在对方眼前,实实在在击在Peter变幻的刀身上。

    “叮!”

    他手中的兵器发出一声悲吟,刀身猛烈的抖动着,仿佛不胜其重,Peter只觉一股大力涌来,似乎被千斤巨石所撞不能控制的向后退去。

    他一边退一边把短刀连连挥动,幻化成一道道光网。

    双方以快打快,转眼就对阵了几百招,一共二三十个来回。

    这个Peter刀法浑厚惊人,阻止姜怡帆进行追击,但先机之势尽失。

    姜怡帆再跨前一步,战意再次燃烧。

    这虚飘飘的一步速度却是极快,有缩地成寸之感,同时姜怡帆长笑一声:“寒冰副会长,再接我一招。”(英)

    说罢,手中的管刀快速挥动。

    他挥舞的手势玄奥无比,一道道凌厉无匹的劲气狂卷而去,带着划破空气发出来的嗤嗤声音。

    Peter露出一丝惊异,因为这些劲气来势虽然凶猛,但方向却混乱无章,对自己并无实际影响。

    他想不通:“对方为何乱了?”

    观战众人也是微微皱眉,似乎也看不出姜怡帆的用意。

    就在Peter心神微微恍惚之际,姜怡帆的管刀疾然点向Peter咽喉,微微弯起的手指作出一种弹射状。

    后者知道,只要咽喉被Peter的手指触碰,寸劲就会瞬间爆发,到时自己不死也会重伤。

    这一击显然是姜怡帆预谋已久,让人有不可抗拒之感。

    这时他惊讶的发现,姜怡帆毫无章法的刀法已经锁住了他所有退路,对方身形越来越近,劲气压力下,姜怡帆感觉到劲气扑面。

    多年来的历练和反应在此刻发挥了作用,面对生死的这一瞬,Peter深深呼吸一口气,也挺刀向姜怡帆冲过去。

    这一刻,他的心冰冷如雪,明清如镜,全无恐惧忧虑,也不再保留自己实力。

    “杀!”(英)

    Peter像是垂死的野兽,悍然以硬碰硬劈出一刀。

    姜怡帆眼里闪过赞许:“寒冰副会长果然彪悍,绝对是白金级别的干部。杀了他,自己就可以完完全全升任初级白金干部了。”

    “当!”

    两人错身而过,相互碰撞的管刀,发出闷雷似交击声,旁边一些碎石和灰尘被搅得粉碎,飞散在半空。之后,二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跑马灯一样,让人眼花缭乱。

    差不多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二人钢铁激烈碰撞的声音,这才停了下来。

    再看他们两个,

    两个人的身形尽在烟尘中,都一时无法看清,观战众人唯一可确定的就是双方还都站着。

    萧杀之气渐渐散去,两个人都以一种奇怪的角度对立着——他们都是背向而立。

    只是姜怡帆留给观战众人的是一个挺拔的背影,他仰首站在刚才Peter的位置,用一种淡淡口气叹道:“该结束了。”(英)

    互换位置的Peter轻轻咳嗽一声,丢掉手中被斩烂的短刀,擦掉嘴角的一抹血迹:“你果然非常强悍。”(英)

    姜怡帆转过身来看着Peter,拳头微微攒紧,全身上下又是一股骨骼作响:“不服气的话,还可以再来。”(英)

    Peter干笑一声,随后身子一阵踉跄,脸朝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可能是灰尘太大的缘故,众人看不出他哪里受了重伤,可是,倒地之后,身下却流出一大摊血。

    就算侥幸没死,半条命也是没有了的。

    姜怡帆这会儿,精神才松了一口气,随后淡淡道:“你输了。”(英)

    身边观战的寒冰成员,也不知道副会长是生是死,赶紧把他抢了回来。

    有两个寒冰的干部,一老一少两位西方男子,叫嚣着报仇,扑到了姜怡帆的面前来。

    别看刚刚姜怡帆打败了一位初级白金干部,战斗力削弱了很多,可对付这样的小毛贼,那还是手拿把攥的。。

    还没等他们杀过来,姜怡帆长长的管刀就劈在前面那位年轻干部的身上,速度之快,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

    当!一声划破夜空的碰撞声响起,随后,这位年轻的寒冰干部就跌了出去。

    扑!一股鲜血伴随他跌飞的身躯喷出,在清晨的黯淡的光线下,妖异殷红。

    后面的这位年长干部,眼里一股难于置信,前者有多少斤两他自然清楚,但也不至于一招落败啊。

    他认为,自己队友被劈飞有很大成分是太轻敌。

    因此,他毫不客气,刀尖如毒蛇指向姜怡帆的心脏,杀意弥漫!

    姜怡帆眼神一冷,但见他出手如此狠毒,一刀就想要自己的命。

    想要杀自己的人,不管是年纪大还是小,他都不会放过。当下也燃烧起一股杀机,轻轻哼了一声,反手一刀架住对方的兵器,然后一脚踹出。

    后者顿时像断线的风筝,翻着两三个跟斗出去,砰一声巨响撞在后面的影壁墙上,墙壁多了一大股血花。

    这名年长一些的寒冰干部脑袋开花的跌倒在地,姜怡帆看都没看他的生死,上前一步,大声喝道:“谁还想再战?”(英)

    呼啦!!

    现场一众天候的兄弟,眼瞧着姜怡帆把对方的副会长打败,这会儿才回过神来,欢呼声不断。

    “百夫长大哥,好样的。”(英)“太帅气了”(英)“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对,不用对他们客气。”(英)...

    兄弟们的喝喊声,非但没有止住四周寒冰一众的攻势,反而让他们更加疯狂。

    这不,立马有十几号人围杀过来。

    姜怡帆脸上划过一抹无奈,脚步一挪就爆射抢先进入对方阵营。

    不待三名寒冰挥刀挡击,姜怡帆就双手翻飞,直接把两人连人带刀拍飞,随后又是一个侧身撞出,把第三人撞飞出城墙外面。

    夜空,只残留几记惨呼!

    打到这里,旁边寒冰的兄弟们,当然不可能在坐视不理了,他们也纷纷加入了战团当中。

    这边的战斗,随即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除了二把手姜怡帆外,李恒、刘俊、冯程三位跟前者差不多战斗级别的兄弟,也都表现相当优异,纷纷都立下了大功,彼此都击败了1-3名Peter身边重量级干部,赢得了战斗的胜利。

    因为篇幅的问题,就不一一赘述。

    而寒冰高层尽数折损,致使在庄园里的寒冰精锐们,顿时群龙无首。

    群龙无首,就没人指挥,而平级之间,有的人主张继续作战,有的人主张撤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又指挥不动谁。

    这种状态下的寒冰,已经乱成一窝蜂,面对着姜怡帆一众的大举进攻,哪里能顶得住。

    最后,不等寒冰的援军赶到,扎耶德庄园里的接近一千人,被打得溃不成军。

    被打死打伤的人员不计其数,其余的人也是跑得跑,降的降,扎耶德庄园很快被天候组织顺利攻占,溃败的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不过,唯一比较遗憾的是,他们也没有找到阿联酋的总统扎耶德以及副会长Peter的尸体。

    后来,他们才知道,这庄园有通往外面的密道,他们见势不好,连家都不要了,赶紧逃了。

    话说回来,天候这一次的收获也是相当大,既给予寒冰以重创,还把寒冰和暴雪组织的仇怨,挑拨得更加深了。

    等到寒冰的援军赶到的时候,他们自然会把这笔血债,算在暴雪组织的头上。

    这会儿,暴雪副会长亨鸿,刚刚领着手下的一干兄弟,狼狈地回到了基地。

    虽说兄弟们都很努力,可是,他们也没想到,寒冰组织居然在扎耶德庄园,布下了那么重的防御,连寒冰的新任副会长都到了。

    打了那么久,都没有打下来,要看着天就要亮了,他无奈只能先撤退,从长计议。

    只是,这事该怎么跟会长交代呢?

    要知道,自己之前,可是拍着胸脯说,一定能把扎耶德带回来的。

    可是,现在,人没带回来不说,还损失了不少兄弟。

    这可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啊。

    正当他和参战的几位神君,绞尽脑汁,努力准备一番说辞的时候,会长永河的电话果然就打来了。

    他浑身激灵一下,真是不想来什么,偏偏来什么。这肯定是会长,准备要责备自己。

    旁边的几位神君,也是神色立马就紧张起来,已经做好了挨批评的准备。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电话接了过来,并且开的是扬声器。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要挨批评,那大家就一起挨训好了。

    亨鸿:“会长...你听我解释啊...”

    永河:“我刚刚收到消息...你们把扎耶德庄园拿下来了?恭喜恭喜啊,大家都辛苦了。”

    突然听到老爷子夸张的消息,副会长亨鸿和手下的几位神君都有些发愣,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半晌,亨鸿才凝声说道:“老爷子,您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我们把扎耶德的庄园拿下来了?”

    永河:“还对我卖关子?我得到消息了。说你们安排了两拨人马,第一波人马在攻击一阵之后,佯装撤退。第二波人马,在对方自以为赢了之后,又杀了个回马枪,把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好计策,好谋略,好样的,哈哈。”

    亨鸿还以为他说的两拨人马,是自己请的那些杀手以及暴雪组织自己的人马呢。

    他挠了挠头,不解地说道:“会长,我不想瞒你,我是安排了两波人马不错,可是,我们两拨兄弟,都是无功而返啊,根本就没把扎耶德打下来。”

    永河:“什么?不是你打的,那是谁打的?”

    亨鸿:“不知道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永河:“难不成,难不成是有人冒充咱们,蓄意挑起暴雪和寒冰之间的矛盾?”

    永河那是何等人物,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肯定是这样,肯定是这样的。

    而且,能有能力打下连己方都攻不下场子的人,那只有一个——谢文东。

    并且,谢文东一定出动得是最精锐的人马。

    比如,大名鼎鼎的巩聪,万东伟、向旭、陈少河之类的大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谢文东根本没没有出动这些部门的一把手,只是动用了天候的二把手。

    今日之天帝,早就不是那个弱小的天帝了。
下一篇   第3774章          上一篇   第377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