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2章

作者: 曹三少
    蒋伟:“那东哥要我做什么?”

    谢文东:“现在,下车!”

    蒋伟:“啊~~东哥,这...”

    谢文东:“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你先回家换身干净衣服,好好地睡个觉。另外,也顺便向里皮家族的人辞个行,记着,不要泄露我的身份。等到明天之后,你去找钟庭飞,哦,就是刚刚押你们过来的那个兄弟,他会安排你的任务。”

    蒋伟听完之后,这才笑着摸了摸脑袋:“那好,放心,东哥,再见。”

    这时,艾清听到他们的话后,将汽车停了下来。

    蒋伟落地之后,亲自关好车门,目送他们离开之后,这才返回里皮庄园。

    谢文东收了蒋伟这件事,九门提督等兄弟,还是有不少的担心的。

    担心他是受了里皮家族的指示,担心他的动机不纯,觉得东哥这也太草率了,怎么前半个小时,就打得死去活来,后半个小时,就成了兄弟了呢。

    不过,谢文东却很相信自己的眼光,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见他如此坚定,大家也不好说什么了。是人才还是坏才,以后就知道了。

    这边的蒂娜,见谢文东终于和蒋伟讲完话了,叽叽喳喳地向他打听:“你们说了些什么啊?怎么他下去那么高兴啊?你教我学中文好不好...”(英)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跟连珠炮似的。很难相信,这还是一个端庄的公主说的话。

    这哪里是什么公主啊,分明就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姑娘嘛。

    谢文东当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打了个哈哈,含糊过去了。

    不过,纵然这样,蒂娜还是非常想跟他说话,像个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地和谢文东聊个不断。

    谢文东没辙,只能简单地跟她了一些没啥干系的话。

    可就算这样,她也非常开心。

    她倒是开心了,可是,谢文东本人却愁死了。要知道,自己身边随时都可能充满着危险,所以,待着自己身边,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

    就连自己事实上的女朋友李晓芸,他都是能少见就少见,既是为了省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是为了省事一些。

    谢文东本来想找个理由,把她放下算了。可是,这个蒂娜缠他缠得紧,并且对他种种让她下车的暗示,充耳不闻。

    作为朋友的他,又不能把她强行给轰下车,好歹人家的生活轨迹,是被自己给破坏掉的嘛。

    最后,没办法,他只有先随便找了家五星级酒店住下,然后换衣服洗澡,想要用这种方式,逼得蒂娜自己识趣回家。

    这是谢文东这辈子洗过的最长的一个澡,足足三个小时。

    等到他洗完,天都快亮了。

    本以为蒂娜早就回去了,没想到,她居然没有走,居然在套房三个房间之一的最大这个主卧(自己住的)的沙发上睡着了。

    可能是天气比较热,她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简单的衣服,斜躺在沙发上。

    谢文东呼出一口长气,看了一样蒂娜。只见她腰身纤细,臀部圆翘,双腿修长,短裙穿在她的身上,从头到脚均呈现出一种理想的人体曲线。

    胸脯是那样的高耸,异常的挺拔,让人一见就垂涎三尺!

    她的短裙是大开衩至大腿根的那种,雪白修长的大腿挣扎起来若隐若现,让男人一见就有一种血液直往脑门上冲击的感觉。

    这个时候半露半现的躯体,更加的魅力动人,皮肤是如此细嫩油滑!

    在一个男人的房间,这么“大方”地将自己的姿态,展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前,这本身就是一种大胆的暗示。

    尤其是像蒂娜这样的,思想虽然刚刚开放,可是骨子里还相当传统的公主,能放下身份,下决心做这种事,如果不是特别喜欢,她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谢文东也是个男人,他也有自己正常的欲望。并且他知道,只要他愿意,他把这个女人弄上床也并不难。

    只是,他又是个自制力很强的男人。

    他知道“发呼于情,止乎于礼”的道理,所以,压根就没打算对她怎么样。

    他找来一条小小的毛毯,展开,把它铺在蒂娜的身上。

    他这一动,蒂娜突然就醒了。

    她睁开朦胧的眼睛,打着哈欠看了看手表,道:“你怎么洗了这么长的时间啊,这都快天亮了,还怎么去酒吧玩啊?”(英)

    谢文东笑了笑:“那就不去了,反正这个点,酒吧也没多少人了。”(英)

    蒂娜:“那咱们去干吗?”(英)

    谢文东挠了挠头,说道:“你也忙了一晚上了,要不,我在隔壁房间,给你开一间套房,让你休息休息?”(英)

    “不要,我们难得将一次面,该好好聚聚。”(英)

    谢文东:“这一次,我会在迪拜呆很长的时间,咱们如果相聚的话,以后会有很多的时间。”(英)

    蒂娜明眸动人,惊喜道:“真的吗?”(英)

    谢文东:“真的?”(英)

    蒂娜:“因为那个MIKI?她是你的上司?还是...你们有别的什么关系?”(英)

    谢文东眼珠子一转,随后呵呵一笑道:“对,因为她,她是我的女朋友。我让她来中东办点事,没想到,差一点就被人干掉了,所以,我才会来这里,替她摆平这件事。”(英)

    蒂娜听完之后,嘴巴张得老大:“什么?你有女朋友了。”(英)

    谢文东点了点头:“对啊,我从来没说自己没有女朋友啊。”(英)

    蒂娜难掩失落,神色黯淡,心里觉得老不是滋味了。

    不过她再仔细想想,觉得这也很正常,像谢文东这样的人物,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女人。是自己想的太单纯了,主动一厢情愿地过滤掉一些重要的信息。

    愣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她突然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女朋友既然就在迪拜,我待在这里也不是很方便。我先走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去我公司或者我家一起喝咖啡。我的公司名字叫作蒂娜国能源公司...地址是******,我家住在迪拜***区***街道。”(英)

    谢文东点了点头:“嗯,好,我记住了。佳美,送蒂娜xiaojie回家。。”(英)

    套房旁边小房间的魏佳美答应一声,快步出来,对着蒂娜说道:“请吧,蒂娜xiaojie。”(英)

    蒂娜抿着嘴,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跟着往门口走去。

    一只脚刚刚迈出门槛,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又扯了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将它轻轻地放在桌上,之后,这才恋恋不舍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等她走了之后,王如朋和周汝杰从旁边卧室里走了出来。

    王如朋咯咯笑道:“东哥,这送上门来的meinv,怎么不上啊,这可是一位公主啊,可不是什么作皮肉生意的xiaojie。我们还特意到关上门,不想打扰你们呢。”

    周汝杰也跟着打哈哈:“是啊,东哥,你该不会嫌弃人家是阿拉伯人吧。这女孩虽然是阿拉伯人,可是皮肤又不黑,长得又不丑,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诶。如果你对她外国人的身份比较介意,闭上眼睛,把她想象成某位嫂子的样子,不就行了?”

    这是,艾清和李万能两个人也从另外一个房间里出来了,忍不住笑了笑,点头附和。

    看到这四个坏家伙,谢文东直接无语。

    他眼睛一横,重重说道:“行了,你们几个有事没事?没事的话, 去楼下跑五十圈再回来。”

    “有事有事,睡觉睡觉。”

    “对对对,累了一天了。”

    “哈哈...”

    “嘿嘿...”

    四人嘻嘻哈哈一阵,赶紧化作鸟雀散,各自去睡觉去了。

    谢文东打了个哈欠,也去休息去了。

    谢文东和这个蒂娜的第一次邂逅,就这样结束了。你以为该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发生。

    岁月静好,夙夜短暂,一切好像梦幻一样。

    谢文东等人一觉,睡了四五个小时,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回过头来,再来说说里皮家族。

    虽然里皮家族,被谢文东格外开恩,躲过了一场被清洗的灾难,而他们本人也尽量少地跟外人主动提起。

    可是,事情闹得这么大,他们不说,附近的邻居不可能不说。一开始,他们只是说里皮庄园遭受到了袭击,后来,传来传去,就成了差点被全部杀掉了。

    这不,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阿联酋的许多民众以及许多本土宗族势力和本土财团的耳朵里。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普通民众顶多把这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听个新鲜,毕竟谁也没有亲眼看到过。

    可是,那些本土宗族势力、本土财团却和他们的状态不一样。

    当他们听到里皮庄园被袭击的时候,顿时哗然一片,要知道,里皮庄园,可是养着三千多按照军人标准训练的护卫,这样强大的一支私人武装,怎么可能遭到这样的袭击。

    他们立刻派人,赶赴现场查看。

    当他们看到现场一片狼藉,好像经历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样的里皮庄园,顿时就惊呆了,看来传言非虚,这里真的发生了一场不得了的事。

    很快,他们便猜出了里皮家族遭遇这次大祸的原因。

    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国际私募资金背后的神秘女人,策划和实施了这一报复行动。

    这可真是太吓人了,什么样的能量,能在短短一晚上之内,就将一个防御如碉堡一般的庄园摧毁?

    迪拜甚至是阿联酋的各级势力,人人自危,再不敢对MIKI的生意有所阻碍和觊觎,更加不敢对她进行报复。

    至此,李晓芸在这里的生意,顺利了很多。

    总的来说,谢文东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并且,是用并不大的代价达到的。

    谢文东这边玩了一个小动作,可是,阿布扎比酋长国那边,寒冰和暴雪组织的大动作,却是一个接着一个上演。

    死了会长,这可是寒冰组织,自创立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大耻辱。

    所以,寒冰的报复行动,来得是既犀利,又猛烈。

    而寒冰组织认为,趁着寒冰组织的新任会长还没有到位,对方群龙无首之际,正是收割和打压,趁火打劫的绝佳时机。

    是以,双方之间的争斗,越打越激烈,最后,原本最后都在暗中行动的两大组织,几乎半公开化地械斗。

    反观谢文东,却像个“小媳妇儿”似的,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看样子是在坐山观虎斗,(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寒冰和暴雪组织两边,何尝不知道谢文东在等着双方两败俱伤,彼此消耗,好坐收渔翁之利。

    可这也也是没办法的是,他们现在的心思不在谢文东的心上,只能先不管他。

    再者说了,没有他添乱,己方也会好受很多,要不然,还得分出手去对付他们。

    针对阿布扎比酋长国几日来的大混乱,普通的民众,也感到非常真切。经常,半夜里能听到激烈的砍杀声,子弹的射击声,甚至是炮弹的轰击声以及各种惨叫声,吓得他们晚上都不敢出来了。

    不过,等到白天的时候,这些人又都消失不见了,连战场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双方这么激烈的争斗,普通民众,当然要Z府的相关部门,给出一个说法。

    阿布扎比,甚至整个阿联酋的领导层,都为此焦头烂额。不管是寒冰,还是暴雪,他们都惹不起,也更加没权力终止其战斗,只能把这事件,推给当地的警察部门。

    警察部门,也只好对外说,这是国际黑道分子,想要在这里开疆扩土,争抢地盘,他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剔除这些危险分子,保障阿联酋持续的平安和繁荣。

    不过,这需要民众适当地给他们一点时间。毕竟这次来的“黑道分子”,可是来者不善的。

    好在,这阿联酋的人,很多都经历过战乱,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从动乱的国家逃过来的,算是在这上面的容忍程度比别的地方要大得多。

    所以,目前这个事,算是暂时被搁置了。

    现在,他们只快想祈祷,双方的争斗快点结束。

    或者,不结束也可以,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就好,这样上下确实很难弄。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除了对地盘的争夺之外,双方对于阿联酋政权关键人物的争夺,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关键。

    暴雪组织这边,想要抓一批阿联酋的重要官员,要挟他们替自己做事。一开始,暴雪组织还比较低调,后来越弄动静越大,甚至人家好端端地上着班呢,他们都敢冲进Z府的办公大楼抓人。

    甚至连防守严密的军事基地,都敢派人潜入进去,从重兵防御的军事基地把人带出来。

    短短几天,就已经抓了几十号阿布扎比各个部门的重要人物。

    而作为这些重要官员的背后的大靠山——寒冰,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由此引发的大小规模的摩擦和冲突,数不胜数。

    其中,尤为激烈的,是对阿布扎比大酋长,也是阿联酋总统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哪哈的争夺。

    扎耶德,是寒冰的忠实拥趸,这点毋庸置疑。

    如果拿下了他,就等于控制了半个阿布扎比,控制了三分之一的阿联酋。

    此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他绝对不容有失。

    这不,寒冰组织的其中一位副会长,名字叫作Peter的男人,亲自到达扎耶德的其中一座豪宅,亲自领导着一群精兵强将进行防御。

    这位副会长,是正宗的M国人,接任的是上一任副会长陈德园bury的工作。

    能坐上寒冰组织副会长的职位,当然不是一般人。

    这个叫作Peter的男人,也是如此,此人智勇双全,谋略过人,骁勇善战,论综合实力,要胜于陈德园(bury),不过,他为人寡情,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肯牺牲身边的一切。

    扎耶德的豪宅,跟里皮庄园一样,也是靠近迪拜湾。不过,两个地方并不在同一处,而是相隔了差不多二十公里的样子。

    谢文东这边打败里皮庄园的第二天晚上,暴雪组织就对扎耶德庄园动手了。

    虽然里皮庄园,在迪拜属于有权有势的大家族。

    不过,跟人家扎耶德比起来,不管是财力,名声和地位,都要差上一大截。

    这不,扎耶德的庄园,有里皮庄园两个半那么大,武器装备数量,是里皮庄园的五倍,全都是国际上最先进的武器。另外,人家这里守卫安全的,清一色的都是特种兵,什么飞机大炮坦克无人机导弹拦截系统应有尽有。

    另外,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寒冰组织副会长Peter亲自率领的精兵强将镇守,可谓把扎耶德庄园,守卫得跟铜墙铁壁一样。

    而暴雪组织这边,阵营也很强大,领头的是暴雪组织副会长亨鸿,手底下有五六位改造过后的神君,其中不乏像暴君、余利勤、狗狗这样的灵魂人物,上下人数加起来,足足有六七百人。

    暴雪组织有自己的劣势,也有自己的优势。

    劣势就是,热兵器方便相对比较差。优势就是,冷兵器作战能力强。

    所以,亨鸿一开始并没有直接让暴雪组织的人马参战,而是花重金,从附近常年动乱的叙利亚,招募了一批雇佣兵,给他们配备机枪,让他们充当炮灰,去攻击扎耶德庄园。这些人,只要给钱,没他们不敢干的。

    当然,他们绝对不知道,他们这次要攻击的,是阿联酋总统的宅邸。

    如果他们知道...

    他们肯定要加倍酬劳不可。

    为了延缓附近的军警,往这边施压,暴雪组织这边,还特意派人袭击了附近的军营和警局,甚至还在来往的路上,设置了十多关卡和路障,阻碍无关人员进入这其中。

    暴雪组织请的杀手到了之后,直接就和扎耶德庄园外围的守卫发生了冲突。

    因为杀手们下手突然,不过总统庄园的守卫也不是白给的,在扎耶德庄园门前展开一场大混战。

    这场仗的规模并不算大,但打的十分激烈,双方也都下了死手,含沙连天,血光飞溅,不时有人中枪,惨叫着摔倒。

    惨叫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下手更加无情,拼了命的要置对方于死地。

    打架无好手,骂人无好口,战斗一旦展开,那么场面根本就无法控制,只是眨眼功夫,扎耶德这边就有数十人受伤倒地。

    鲜血由水泥台阶六道街道上,又与街道的鲜血混合,流进下水道,叫喊声、哀嚎声、呻吟声响成一片。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被暴雪埋伏在暗中的眼线看得清清楚楚,立刻将消息回传给身在郊区的亨鸿、暴君等人,众人听后,哈哈大笑,余利勤挑起大拇指,赞叹道:“好啊,好戏开始了!”

    这边,杀手们刚刚拿下扎耶德庄园的大门,庄园里面的军队就过来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双方碰面之后,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这一次,守卫们人多势众,并且火力强大,杀手们抵挡不住,无奈之下,只好撤退。

    不过,他们在临走之前,扔了一些手雷出去,炸死炸伤几十号人,现场血流成河,看着就吓人。

    这下,可把一众守卫给惹毛了,这里可是阿联酋的大酋长的住地之一,这要是不把恐怖分子抓起来,该怎么跟上面交代。

    于是,他们疯狂地驾车前去追击,等他们走了,庄园里的守卫被吸引走了接近一半。

    这时候,亨鸿果断下令,一众兄弟出动,进入庄园去拿下阿联酋大酋长(总统)扎耶德。

    寒冰组织的副会长Peter,已经料想到了这事情的不对劲,果断派出手下的精锐出去。

    双方在庄园里碰到之后,正所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争我斗,打得不可开交。

    寒冰和暴雪双兵对兵,将对将,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在副会长亨鸿亲自率领下,暴雪组织一众都已经打进了扎耶德所居住的房间。

    可是,很快,又被寒冰副会长Peter带人给打出去了。

    亨鸿又领着人再战,又继续攻入,最后又是被逼了出去。

    如此往复好几次,双方皆疲惫不堪,无力再战,战斗随之停止。

    亨鸿没办法,只得暂时领人先行撤离,等待下次再战。确定他们确实是离开了,Peter这才命令手下开始打扫战场,该休息的休息。

    不过,警戒是一直没有放松,直到天快亮了,确定不太可能再有袭击了,这才撤走半数守卫,让他们轮值休息。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门外,其实早就有一支力量,蛰伏已久。

    这支力量,不是别人,正是由天候的二把手姜怡帆,以及掌管天候武器部门的干部冯程(来自云腾族,改造人)所率领的精锐力量。

    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还有两个重量级人物也到场了,分别是天候的改造人。他们分别是李恒(任长风的贴身保镖队长)和刘俊(武部神月阁的准长老)。

    此时,暴雪组织已经撤走有半个来小时。

    姜怡帆:“各位兄弟,寒冰和暴雪组织这两条饿狼打累了,该是咱们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了。寒冰组织现在是既松懈,又疲惫,天候兵锋所向,他们必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还记得在来之前,聪哥交代我们的事情吗?”

    冯程:“记得,聪哥说,要让我们化妆成暴雪组织的人马,混淆视听,加深寒冰组织的矛盾。”

    李恒:“还要尽可能地杀伤寒冰组织的人马,最好是把他们的头头干掉。”

    刘俊也忍不住补充道:“力求速战速决,绝对不可拖延时间。否则,军警冲破咱们设置的关卡路障,大批人马要是赶到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姜怡帆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看来,诸位兄弟都记得很清楚。那么,手底下的兄弟们,都明白了吗?”

    三人齐声说道:“都传达下去了,都记清楚了。”

    姜怡帆:“好,咱们就行动。”

    说着,果断下达了命令。

    扎耶德庄园之中。

    虽然,寒冰组织这边,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可是,总算是维护住了组织的名声,保住了大酋长扎耶德,并且,狠狠地打击了暴雪组织的嚣张气焰。

    怎么说,这都算是打了一个大胜仗。

    其中一部分人去休息去了,另外一部分人激动得睡不着,在庄园里畅饮,隔着好远,都能听到庄园里的欢声笑语。

    他的命令下达之后,另外的三位天候干部,也纷纷向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

    看到他们的动作,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动手了。

    大家纷纷带上和暴雪组织一样的面具,有的拿出枪来,有的慢慢抽出钢刀。

    首先,由天候负责掌管武器的干部冯程,领着一队拿着手枪突击步枪的兄弟,朝着正门冲了过去。

    而剩下的三支队伍,速度也是奇怪无比,迅速跟上。

    且说冯程,率领众人跑在最前面,速度之快,好似一根离弦之箭。当站在寒冰庄园门口的两猛守卫发现他时,冯程也已到了二人近前。

    别看冯程,带着个眼睛,看着斯斯文文,老老实实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却是个狠角色。

    不等那两人发出叫喊,他先是伸手掐住一人的腮帮子,另只手直接用枪把顺势甩了出去。枪把空中化成一道利电,正中另外那名守卫的喉咙,只听扑哧一声,那守卫声都未吭一下,脸上还带着茫然,人业已绵绵地倒了下去。

    冯程片刻也未停顿,身子提溜一转,来到被他掐住腮帮子的那名守卫身后,手掌下移,以胳膊肘将那人的脖子死死勒住。

    接着猛然用力一收,喀嚓,随着一声脆响,那人的胫骨应声而断,脑袋也随之不自然地向一旁耸拉下去。

    说来慢,实则极快,冯程手刃两人,只是石火电闪的瞬间。

    而他身边的四位兄弟,也没有闲着,上前将另外的七八名门口的守卫,全部干掉。

    他推开尸体,大步流星地进入庄园当中。

    此时,寒冰以及庄园之中的人没有一丁点的防备,刚进入庄园,迎门一股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令人作呕。

    他再一看旁边开关汽车栏杆的岗亭,好嘛,不大的岗亭里面,居然聚集了十多号寒冰帮众,大多都是席地而坐,地上摆这的东西可不少,又是酒瓶又是小菜,还有扑克,塞子等等的东西,但就是没有武器。

    看罢之后,冯程嘴角挑起,侧头喝道;“杀!”(英)

    他的话音不大,但也足够岗亭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寒冰众人纷纷台起头来,见外面来了一群黑衣黑面的陌生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有几人醉眼朦胧舌头都打不开卷,从轮不请地问道:“哎?你们是谁啊?”(英)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天马上就要亮了,而暴雪组织刚刚撤走才半个来小时,居然又有人杀来了。

    “暴雪组织!!”(英)

    大家按照事先约定好的,齐声吼道。

    一个人的声音,尚且很大,现在是几百号人同时怒吼,那声音绝对是惊天动地的。

    “啊~~~”岗亭里有人反应很快,赶紧拉响了警报,并且通过对讲机以及扩音器,将这个消息传达出去:“一级警戒,一级警戒,暴雪组织的人马,又杀回来了...”(英)

    他这边刚刚吼完,向他们表示“感谢”的,一颗颗冷血的子弹,一把把要命的突击步枪。

    扑,扑,扑,——原本吃喝玩乐的岗亭,第三次人间地狱(前面两次分别是暴雪组织请的杀手,以及暴雪组织所以创造的)。

    只见场内枪声激烈,血箭喷射,惨叫声,频死的衰号声连成一片,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有要命的子弹,血腥的味道压过了一切。

    外面的混乱,很快就惊动了附近一栋楼里面的人。

    随着房门打开的声音,几十号只着内裤、光着膀子的寒冰帮众以及庄园护卫,从一楼的几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个打着呵欠,不满地嘟囔着:“闹什么闹?都TM的折腾一晚上了还没闹够……”(英)

    可当他们看清楚眼前黑压压的一片时,嘟囔声嘎然而止,众人脸上的睡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茫然、惊讶和骇然。
下一篇   第3773章          上一篇   第377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