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4章

作者: 曹三少
    听着耳畔边响彻不断的欢呼、赞誉,看着一张张挂满笑容、激动的脸庞,巩聪觉得,自己受再多的苦,再多的难,也是值得的。

    他欣慰地冲着每个人点头示意,谦虚道:“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如果他没有之前和九门提督等兄弟激战一阵的话,想必以我的能力,也是很难将其打败的。我只是运气好,捡了一个大便宜而已。”

    他这话,说得倒也不假,“猎鹰”在和巩聪交手之前,确实战斗力遭到削弱。尤其是余勇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

    不过,话说回来了,在跟巩聪交手之时,实力削弱之后的“猎鹰”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依然具备了中级钻石干部的实力。

    这一点,从他刚刚开始和巩聪交手时的表现,不难证明。

    从这一点来看,巩聪能够打败他,并不是纯粹靠运气的。

    可他这一番话,却令谢文东身边的王如朋、周汝杰、艾清、李万能、魏佳美等兄弟,极为受用。至少,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兄弟们的血没有白流。

    正当大家欢呼雀跃的时候,谢文东亲自将从地上捡起的唐刀秋水,直背刀鬼彻和斩马刀雪走,以及链子鞭拿到了巩聪的面前。

    看到谢文东过来了,巩聪一激灵,赶紧要推开兄弟的搀扶,给他施礼。

    不过,谢文东却冲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用。”

    巩聪微微欠身,对谢文东说道:“谢文东东哥。”

    之后,谢文东来到巩聪的身侧,帮他把背上的饕餮宝盒,解了下来,放在地上。

    这时,旁边的魏佳美,见状,赶紧递给他一块干净的白布。

    谢文东接过白布,一点点将这三把刀和链子鞭上的血迹擦掉,然后一把又一把,重新塞进这个刀匣之中。

    能得到东哥的亲自拭刀,这是无上的荣光。

    巩聪受宠若惊,连连道:“东哥,这...这...怎么好意思。哪能让东哥,帮我擦刀...我来就行了。”

    谢文东却不为所动,继续保持手中的动作,喃喃说道:“阿聪啊,你今天,可给东哥,给兄弟们唱了一场好戏。我替明亮,替我干儿子世豪,替振坤、替阿勇、替张震谢谢你了。

    跟着我,没让你们享福,却让你们替我遭了这么多的罪,那么多好兄弟,还把命给丢了,我对不起他们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谢文东再也压制不了内心的情绪,于响雷之下,暴雨之中,嚎啕大哭起来。

    巩聪听完,心中一震,连连摇头道:“东哥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能够追随东哥,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就算是死,我也愿意。”

    这句话,也是周围兄弟们的心声。

    众人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学着巩聪的话,齐齐喊道:“能够追随东哥,是我们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就算是死,我们也愿意。。”

    “能够追随东哥,是我们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就算是死,我们也愿意。”

    ......

    声音之大,响彻苍穹,直上九霄。

    这番话,不单单是在宽慰谢文东,也是在点燃谢文东的热情。

    说真的,在九门提督伤亡过半的时候,谢文东的意志力,真的出现了动摇。他甚至觉得,是自己作出的,来中东的错误决定,才导致兄弟们出现这么大的伤亡。

    他更是自责不已,将大家的死伤,归于自己。

    可是,现在,听到兄弟们,如排山倒海一样的声音时,他又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也没有错。

    现在,寒冰已经和天帝事成水火,关系闹到不可调和的状态。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而最先认输的那个,必定会死伤得特别惨。

    到时候,就不是死伤这几个这么简单了,很可能站在这里的,甚至整个天帝,会有相当多的干部,都倒在寒冰的屠刀之下。

    不是谢文东想打,而是现实逼得他不能不打,不得不打。

    良久,谢文东才深深吸了吸气,擦了擦眉宇间的雨水,随后握紧拳头,冲天一顶,吼道:“我谢谢兄弟们,谢谢兄弟们陪我一起疯,陪我一起狂。我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我发誓,一定要让寒冰血债血偿,付出比这惨烈十倍,几十倍的代价。”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

    诸位兄弟们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跟着齐声呐喊道。

    谢文东待到大家的声音落下一阵后,突然一甩头,大声说道:“把人给我带上来。”

    “东哥命令,把人带上来。”

    “把人带上来。”

    ......

    过了不多久,战败倒在地上的“猎鹰”,被万东伟、姜怡帆等人,捆成粽子一样,抬到了大家的跟前。

    此时,“猎鹰”似乎是明白了自己的下场,幽幽道:“谢文东,你也就这点能耐么,对一个俘虏下死手。有本事的话,你自己来跟我打,我让你一千招。如果我输了,我任凭你发落。”

    谢文东转向“猎鹰”的时候,目光突然起了变化,两只眼睛泛着绿光,恶狠狠地盯着他。

    “猎鹰”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明白,自己面对一个战力比自己弱多少等级的人,会有这样的感觉。

    也许,真的是死亡的寒意吧。

    旁边的万东伟听完,顿时就感觉一阵火大,他冲到“猎鹰”的跟前,左右开弓就是四个大嘴巴:“你***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配让东哥动手?”

    这几个大嘴巴,打得可真给劲,让人光是听声音,就觉得脸疼。

    万东伟的手,都被打红了。

    可是,这个“猎鹰”,却好像没事人似的,依然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哈哈大笑道:“再用力点,再用力点啊。打人都没力气,还说自己是高手,哈哈。”

    “MD”,万东伟怒火中烧,愤怒不已。直接沧浪一声,拔出钢刀,想要宰了他。

    这时,谢文东止住了他,重重说道:“东伟,就这样杀了他,可太便宜他了。”

    万东伟的刀举到一半,便停了下来,好奇地问道:“东哥有什么主意?”

    谢文东面向“猎鹰”,阴测测地说道:“你说的没错,论单打独斗,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要明白一件事,我代表的不是我个人,而是整个天帝跟你算账的。所以,你不是输在我的手里,而是输在我们天帝的手里。现在,该是清算的时候了。”

    “猎鹰”皱了皱眉头,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严肃,开始威胁起谢文东来:“你想把我怎么样?我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你们...”

    不等他把嘴巴里的屁放完,谢文东直接狠狠扔出了把个字:“我要把你——五马分尸!”

    五马分尸,又叫作车裂。

    是古代的一种酷刑,流行于春秋战国时代,后渐渐消失于汉朝。其主要的步骤是,用五条绳子分别把囚犯的两条腿和两只手以及一个脑袋绑住。之后,这五条绳子,分别绑在五个不同方向的马匹上。

    利用驱赶马匹,产生的巨大拉力,直接将人的肢体拉开。

    这种酷刑,极其残忍,鲜少见于近代,更别说是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了。

    可是,谢文东此时的愤怒和仇恨,非得借助这种残酷的方式,才能发泄出来。

    这会儿,想要找几辆马来,倒是不容易。不过,他们可以就地取材,直接就用车辆代替。
下一篇   第3685章          上一篇   第368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