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9章

作者: 曹三少
    而巩聪,只把自己的位置,告诉给了刘波一人。

    是以,猎鹰逃走的消息,也是刘波告诉他的。

    当听到猎鹰逃走的消息之后,巩聪明显是吃了一大惊:“那么多人,居然抓不到一个“猎鹰”,还让他给逃了?”

    他这话,倒没有斥责和怪罪谁的成分,只是单纯地觉得不可思议。

    刘波在得到这消息之后,同样有这样的感觉,几十上百号人,居然拿不住一个人?这也太有点匪夷所思了吧。

    不过,在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他才恍然,原来过程居然是这个样子。

    为了不让巩聪分心,刘波隐瞒了张振坤为了救谢文东,被炸成重伤的事。只是重重地说道:“阿聪兄弟,先不管那么多了。事实证明,你的考虑是正确的。现在,那个猎鹰已经突破了咱们的三道防线,能不能拦住他,就看你的了。”

    巩聪心中觉得惊叹之余,又有些期待。

    他重重说道:“放心吧,刘哥,我一定尽全力,让他有来无回。”

    刘波:“切记不可大意,此人据说已经拥有了中级钻石级别的实力,而且,是那种相当难缠的中级钻石级别干部,还说有之前空神、绿布等人的风范。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刘波虽然没亲眼见过,现在的“猎鹰”到底有多强。然而,他从多个渠道得到的消息,都印证了这一点。

    他猜得没错,此时的“猎鹰”确实非常恐怖和可怕。

    虽说他刚刚打了这么久的仗,战斗力下降了一部分,然而,其战斗力依然在中级钻石干部序列,起码还拥有2.5个初级钻石干部的水准。

    而巩聪目前依旧是初级钻石干部,之前最佳的战绩是同时对阵2个初级钻石干部战力的高手。

    虽说经过这三个月的训练和修养,但实际上进展却不大(至少不如以前那么大)是否能打败这个“猎鹰”,还得看运气和临场发挥。

    与张振坤一样,他也进入到了上升的瓶颈期。

    这跟他自己努力不努力,潜力有多大,开始没多大的关系了,而是身体到达了一个极限水平。

    想要获得更快的速度,更好的灵活性,更强大的抗打击能力,更强的战斗力,首先一个就是他身体承受得了承受不了的问题。而想要让他的身体,承受更加强大的战力,就得作出改变。

    也就是说,到了这一阶段,他想要往上提高自己档次,基本上就需要“星辰之泪”这样的外力作用。

    不过,话说回来,巩聪能升到这个级别,已经算是相当了不得了。

    毕竟,初级钻石干部,就已经代表着大部分人类的极限,很多人穷尽一生,也无法突破这个极限。

    而他,居然只靠着自己的悟性,几乎接近了中级钻石干部的水平。

    放眼整个天帝,甚至整个寒冰,能有他这样奇遇,以及如此高速飞升的人,总数也不会超过三个。

    巩聪:“好的,没问题,刘哥。”

    刘波:“嗯,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记着,这混蛋杀了咱们那么多高级干部,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一定要把他给宰了,为兄弟们报仇。”

    巩聪:“我一定竭尽全力。”

    挂断了刘波的电话之后,巩聪开始招呼手下二十几名弟兄,开始布置起来。

    他们把车,全部开到马路中间,将马路全部横死。

    并且,让七八个人在车外面抽烟,作出防卫松懈的样子,以便让“猎鹰”放松警惕。

    既然“猎鹰”之前成功地闯了前面三道防线,那么,这道防线,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果然,在他们这边刚刚布置完了以后的三分钟,一辆银灰色的别克GLS商务轿车,就从前方的马路上驶了过来。

    一众兄弟,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对着前面那辆车,连连晃动手势,示意让他停车检查。他们没有立刻开枪,也是怕误伤到自己人,总得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之后,才实施行动吧。

    “猎鹰”一看到前面那些人的做派,一下子就明白,这肯定又是敌人的一道防线,而且,是最为防卫松懈的一道。

    想必,他们也是没有想到,会有人从里面闯出来吧。

    “猎鹰”轻轻踩了踩刹车,将别克轿车,停在了距离阻拦车队大概有七八米的地方。

    然后,他也毫无怯意,大摇大摆地下了车。

    不等对方发问,他主动说道:“前面的兄弟,有什么事吗?”

    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一口正宗的北京腔。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自己人。

    这时,跟随巩聪一起的周庚,拿着手枪,问道:“奉命检查。兄弟是什么人,要到哪里去啊?”

    猎鹰:“我是天候旗下的一个小弟,奉命运送伤员。伤员就在车里面,不信你过来看。”

    周庚:“哦?天候旗下的小弟,叫什么名字?”

    “猎鹰”:“...”

    周庚:“我看你有点眼熟,你该不会是周庚兄弟吧。”

    “猎鹰”:“呵呵,没错,我就叫周庚。”

    周庚:“放你娘的臭狗屁,老子才是周庚本人,就凭你,你也配叫周庚?“猎鹰”,别装模作样了,你就算化作灰,我也认识你。”

    其实,周庚并没有见过“猎鹰”,这句话,不过是为了诈对方而已。

    果然,对方很上当,阴笑一阵过后,大大方方地承认:“没错,我就是猎鹰,小子眼睛挺毒啊。”

    与其说“猎鹰”这么轻易“上当”,不如说他,压根就没把周庚这些人放在眼里。

    周庚面对着这样一个恐怖战力的家伙,倒也沉得住气。他绷着脸,一脸严肃说道:“少废话。我给你两条道。第一条,趴在地上,双手高举投降。第二条,我们用机枪,把你打成筛子。”

    话音刚落,身边抽烟的兄弟们,纷纷把烟头往地上一吐,抬起自己的长短枪来,瞄准“猎鹰”本人。

    “猎鹰”本人,被七八把枪对着,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怯意,而是晃了晃两根手指头,说道:“我也给你两条路。第一,把路让开放我走,你们可以保命。第二,我宰了你们再走。”

    “M的”,周庚出身云腾族,是个天生的战士,脾气那是相当火爆。虽然融入了现代文明社会挺长一段时间了,可是,骨子里那些好战的基因还在。

    他二话不说,对着“猎鹰”就是一阵突突。

    这既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气,也是为了检验一下,这个猎鹰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他这一动枪,身边的六七个人兄弟,也跟着扣动的扳机。

    噼里啪啦!

    子弹一股脑儿地打了出去,把“猎鹰”所乘坐的那辆别克汽车,打得个稀巴烂,车身上全部都是弹孔,看着就跟一个大号的马蜂窝一样,看着人头皮直发麻。

    然而,这么猛烈的枪火,居然没有一颗子弹,打在“猎鹰”的身上。

    早在周庚准备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前者下一步的动作,并且迅速低下身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贴地飞行”。

    等周庚等兄弟一梭子的子弹打出去,他本人已经飞出了七八米,来到了周庚等人的面前。

    直到这个时候,周庚才反应过来,心中大骇,这人的速度怎么跟闪电一样。

    不过,周庚身为天候的改造人之一,而今拥有初级白金干部战力的大将。他的反应速度很快,赶紧调换枪口,对着地上的“猎鹰”,就要扣动扳机。

    哪知,他用了好大的力气,也没有把扳机扣响。

    低头一看,好家伙,这“猎鹰”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一根手指头,塞到了扳机的后面,这才致使扳机无法激发。

    而整个过程,周庚居然毫无察觉。

    立时,周庚感觉一股凉意,冲头顶灌到脚底下,他怔住了四五秒,连冷汗都吓出来了。

    趁着他发愣的这几秒,“猎鹰”直接抓住M16突击步枪的枪杆,操纵着步枪枪口瞄准方向,之后,借助周庚的力道,啪啪啪就是一阵乱枪。

    这一阵乱枪响起,身边的六七名兄弟,全部惨叫着倒在了血泊当中。有的手被打断了,有的脚被打断了,有的肚子被打穿了,有的干脆就是脑袋被打爆了。

    其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这下,周庚可总算领教到,什么叫作中级钻石级干部了。

    当然,周庚的反应倒是很快,赶紧将打空的突击步枪往旁边一扔,抡起手中的大拳头,狠狠砸向“猎鹰”的面门。

    这一拳,来势汹汹,可不是他随便发出的,而是下压底盘,攥拳,腰身扭动,迅速发出的,气势十足,威力自然更大。

    之前,周庚改造之后,经过力量测试,其显示他最高的打击力量,可以达到1678kg!比褚博还多三百公斤!是拳王泰森出拳的两倍!

    不难想象,这如果是砸在人的面门上,那破坏力,该有多大。

    是以,周庚对自己的拳头,还是很有信心的。

    甚至是胜利的笑容,都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只是,他这笑容还未全部绽放,他的表情就僵住了。

    原来,他这一拳没有打中“猎鹰”的面门,而是打在了后者的手心上。亦或者说,是后者把对方的重拳给接住了。

    除了对方的速度让人惊叹之外,更让周庚感到吓人的,是另外一众的东西。

    在与对方重重相撞的时候,“猎鹰”立马有一种无力感,好像被打中的不是人的手,倒像是海绵一样,顿时间,就把他的力道卸得干干净净。

    周庚嘴巴大张,眼珠子凸起,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呵呵,原来你小子也是改造人,不错不错,力气挺大,就是跟我比,差了不止一点点。”话音刚落,“猎鹰”的反击拳就打了出去。

    这一拳,打在了周庚的肚子上。

    周庚,两米挂零,两百多斤一壮汉,居然被这个看起来比他矮了不止一个半头的猎鹰,给一拳轰到了汽车的引擎盖上,当场把引擎盖压塌不说,还把整个挡风玻璃,震得粉碎。

    这还不算什么,周庚肚子居然被打得钻筋了,疼得龇牙咧嘴,眼珠子瞪得溜圆,居然还从引擎盖上滚了下来。

    好家伙,这周庚原本就是抗打击能力极强的云腾人,后来又经过“星辰之泪”的改造。毫不夸张地说,他身上这皮肤比鳄鱼皮都要坚韧,身上的肌肉,比熊瞎子还要致密。

    可是,他居然被一拳打成这个样子。

    这下,周庚可算领教到“猎鹰”的可怕之处了。

    不过,他本人可不是这么轻而易举就放弃的一个人,虽然腹部非常疼痛,可是依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再次跟“猎鹰”拼命。

    这时,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幽幽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能够被“星辰之泪”改造,这就说明你不是一条小鱼。看来,我今天的运气真不错,临走的时候,谢文东还给我送上了一份“离别礼”。”

    说着,缓缓冲肋下拔出自己的蛇剑,隔着老远,周庚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极其强烈的死亡之风,铺面而来。

    周庚忍不住吸了口气,铿锵一声,重重回应道:“来吧,老子不怕你。”

    话音刚落,“猎鹰”真的动手了。

    只见他蛇剑迅速翻飞,连挑带刺,攻出七八剑。如大海奔腾,气势磅礴。他手中的蛇剑,如同有了灵魂一样,一下子,幻化成了上百条毒蛇,以飓风般的速度,冲击向周庚。

    这一切来得太快,冲周庚等人打枪,到对方出动,前后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而已,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罢了。

    刹那间,周庚的气势,完全就被对方给盖住了。

    如果真跟对方交手,恐怕周庚的这条小命,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周庚当然也有了自知之明,所以,他都有一种破釜沉舟,抱死一战的决心了。

    然而,就在“猎鹰”的蛇剑,即将笼罩周庚的周身要害的时候,马路右边的草丛里,突然射出了一条链子鞭。

    只见“当”一声,这跟链子鞭,居然把“猎鹰”的蛇剑给直接撞飞了,差一点就脱手而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看到这条链子鞭,“猎鹰”顿时咯噔了一下,下意识脱口而出:“还有高手!”

    嗖!

    就见草丛里飞出一道人影,紧接着,一位中等身材的男子,出现在了“猎鹰”的面前。

    紧随他的脚步,还有十多号拿枪的男人,也跟着出来了。

    这些人,下意识就要把枪口对准“猎鹰”。

    哪知,这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却挥了挥手,对他们说道:“他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你们把受伤的兄弟,赶紧挪到一边包扎伤口。”

    这个中等身材男子,语速不快,可是极具威严。

    他一开口,那十几号人连想都没想,赶紧照办,又是收拾地上掉落的兵器,又是扶伤员,又是什么什么的...

    时间不长,现场很快清空了。

    这时,周庚在两位兄弟的搀扶下,来到中等身材男子的身边,压低声音在后者耳边说道:“老大,小心!”

    “知道了,你退到一边。”男人淡淡说道。

    周庚:“是。”

    然后,在两位兄弟的搀扶下,将要决战的现场,被一度清空。

    借着汽车车灯的照亮,“猎鹰”基本上看清楚眼前这名男子的相貌。

    只见这名男子,这个男人,看着大约三十三、四岁的样子,身材中等偏瘦,175左右的身高,五官长得很端正,面如白玉,牙齿洁白。

    眼睛目光坚定,给人一种潇洒俊逸的感觉。

    他的耳朵上,扎着一排三个耳环。不是那种杀马特似的耳环,而是那种很有特点和阳刚性的坠环。至于气质,既有桀骜,也有霸气,反正让人看着不讨厌。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背上,背着一个类似刀匣一样的东西。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中文大字——饕餮宝匣。

    这刀匣,外表看着十分漂亮。很轻,一点也不累赘。不过,重量虽然轻,可强度却非常好。

    在刀匣上插着三把白光闪闪,杀气斐然的钢刀。钢刀所对应的凹槽上面,印着它们的名字,分别是秋水(唐刀)、鬼彻(直背刀)和雪走(斩马刀)。虽然刀刃没有出窍,但是,一股强烈的阴肃之气,铺面而来。

    秋水、鬼彻、雪见三个名字,来自R本动漫海贼王当中的第二男主角——索隆的三把佩剑。在没有加入天帝之前,他可是索隆的坚强拥趸。即便是现在,也是每周一集更新必追。

    除了这三把刀以外,这刀匣上面,还有放置链子鞭的一个地方,另外,刀匣下面还可以容纳两把匕首。

    这个宝匣连带着这几把宝刀,可都不是普通的钢铁打造,全都是添加了“星辰之泪”粉末打造的,而且,是第一批加了珍贵无比的“星辰之泪”粉末的兵器。

    虽说,现在谢文东手底下的大将,也有不少人的兵器,添加了这个。

    可是,第一批添加“星辰之泪”粉末的武器,有且只有秋水、鬼彻和雪见三把。

    看到此人之后,“猎鹰”的眉毛直接挑了起来。他重重说道:“是你?!”

    没错,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巩聪。

    这不是巩聪和“猎鹰”的第一次碰面,上一次在戈登大坝的时候,双方就简单地交了一下手。

    不过,当时巩聪因为刚刚参加过一场大战,身受重伤。是以,没交手多长时间,便晕倒撤出了战场。

    那个时候,“猎鹰”最想杀了的人当中,除了谢文东以外,这个巩聪算得上是他最想杀的人。因为后者,杀了他很多徒子徒孙。甚至他最好的好朋友之一——钻石干部“空神”,也是死在巩聪的手里。

    用“血海深仇,恨得牙根痒痒”来形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只不过,他想追杀过去的时候,被张振坤、余勇等人拦住了,最后,还被九门提督、姜怡帆等人打下了大坝。

    而巩聪对此人也没有多少好感,不说其他的,就拿这一次,他把游明亮、世豪给杀了,他就忍不住想抽他的筋,扒他的皮。

    尤其是和他关系特别铁的游明亮。

    要知道,巩聪最早认识的兄弟,就是这个游明亮。当时,他们还不打不相识,巩聪一露面,就把后者给放倒了...

    巩聪上下打量了一下“猎鹰”,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正想着给我那几位兄弟报仇呢,你还来了,今天,谁也拦不住我,我非得把你的脑袋砍下来不可。”

    “猎鹰”听完,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他仰面哈哈大笑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本来,以为杀了谢文东和张振坤就算了,没想到,回去的时候,还捡到你这么一条大鱼...”

    一听对方说杀了谢文东,巩聪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震惊道:“你说什么?”

    “猎鹰”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东哥,还有那位武部的部.长,被我干掉了。”

    巩聪:“你放屁,东哥和张振坤出事,我怎么不知道。”

    的确,刚才刘波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明谢文东和张振坤这边遭遇了什么。他不说,是不想让他分心。

    可是,现在对方居然主动说了出来,反倒是让巩聪内心剧烈波动。他刚才说的话,倒有鼻子有眼的。

    “猎鹰”敲了敲脑袋,轻笑一阵说道:“看来,你的朋友有很多事瞒着你嘛。他们,是我用响尾蛇飞弹给炸死的,就只有钢笔那么大小的小家伙。”

    巩聪:“你再***给我胡咧咧...”

    “猎鹰”:“我亲眼所见,“轰”的一声,两个人都不动了。可笑那个张振坤,还想去救谢文东。有用吗,根本没用,你不知道,我那枚飞弹的威力到底有...”

    不等对方说完,巩聪的心已经慌了。

    他赶紧转过头来,对身后的周庚等兄弟重重说道:“立刻给东哥打电话,我要知道东哥那边的情况。最好,是东哥亲自接电话。”

    周庚一众兄弟,连连点头,匆匆拿出了手机。

    而“猎鹰”这人,经过两次失败之后,性格已经大改。

    他不再追求过程的公平公正与否,只追求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不,在巩聪给周庚等人发号施令的时候,他便已经挥动手中的蛇剑,欺身而上了。

    “聪哥,小心。”周庚等人吓了一大跳,大喝一声。

    此时,巩聪也感到身后一阵恶风不善。

    他连想都没想,快速往旁边一闪。

    咔嚓!

    下一秒,“猎鹰”的蛇剑已经狠狠劈在旁边一辆汽车左侧A柱上。A组,是驾驶和副驾驶车窗前面的那部分,这也是一辆汽车,最坚硬的部分,用来在发生猛烈的撞击时,保证不变形,从而保护车内人员的安全。

    据说,好的汽车A柱所用的材料,和大型飞机起落架的材料是一样的。

    可是,如此坚硬的A柱钢材,居然被蛇剑一刀给劈断了。而且,蛇剑一路而下,还把驾驶室的车窗门给一劈两半。如此不难看出,这把刀的材料,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凡铁。

    一击不中之后,蛇剑迅速调换方向,直接朝着巩聪的肚皮而去。

    巩聪迅速往后撤,可即便这样,还是稍稍晚了一些。

    刺啦!

    巩聪的肚皮,好像被一根刺拉过一样,又凉又疼。他定眼一看,自己的衬衫被划开一条缝,肚皮上也多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不幸中的万幸,如果这蛇剑的剑尖,再往里面进去一点点,那巩聪这会儿的肚子,可就要开膛了。

    “猎鹰”连着施展了两招之后,并不停歇,手中的蛇剑,眼花缭乱一般袭向巩聪。

    巩聪心里惦记着谢文东的安全,又被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显得非常狼狈,只能防守。

    对方一口气攻出数百招,巩聪身上至少有三处受伤。其中一处,看着还比较严重。

    这可不是巩聪的风格,他从来没这么被动过。

    三心二意自然是重要原因,不过,这个猎鹰的无比强大,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几百招过后,巩聪额头处已经渗出了一些虚汗,呼吸也比刚才急促了一些。

    “怎么样,电话打通了没有?”巩聪直接一个飞身,跳到了一辆汽车的车顶,急声问周庚。

    周庚此时更加着急,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显示的都是无法接通或者关机状态。

    最后,周庚还是打通了向旭的电话,才把电话接通。

    电话接通之后,周庚赶紧问道:“喂,是向旭向大哥吗?”

    向旭看了看电话有些陌生,不禁好奇地问道:“你是哪位?”

    周庚:“我是天候的干部——周庚,聪哥的手下。聪哥现在正在和寒冰组织的“猎鹰”战斗呢?”

    向旭听完,忍不住吃了一惊:“什么?巩聪拦住了猎鹰?”

    他这嗷的一嗓子,也把四周兄弟们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一个个讶然不已。

    只听电话那天议论纷纷道:“巩聪怎么找到“猎鹰”的?”“对啊,这家伙刚刚就没有露面,难道他去追猎鹰去了吗?”“如果巩聪和猎鹰对战,那肯定是一场大战。”“他们在哪里打架,我们得赶紧过去看看。”

    周汝杰使劲说道:“是的。不过,聪哥听那个猎鹰说,东哥和张阁主都被他给炸死了,这是真的吗?搞得聪哥一副心神不宁,特别影响他的发挥。”

    向旭知道,一个绝顶的高手,想要将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必须心无旁骛。

    如果是普通的小事,他或许可以暂时摒弃杂念,全心全意投入战斗。可如果是东哥被暗杀这样的大事,恐怕谁的内心都不会消停下来的。

    向旭知道时间紧迫,一秒钟没准就可以决定战斗的胜负。他赶紧说道:“听他扯淡,东哥好好的呢,就是张振坤为了保护东哥,受了重伤。你告诉巩聪兄弟,让他不要担心东哥这边的安全。”

    “好好好,东哥在旁边吗,最好让东哥说句话,我开扩音器。”

    “等着!”

    周庚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直接跳上车顶,将手机的扬声器打开,对准巩聪战斗的方向。

    此时,巩聪正在用链子鞭,与猎鹰作战。虽说暂时稳住了颓势,可基本上,是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身上更是有多处伤口。

    反观“猎鹰”,则是越战越勇,大有一口气把巩聪吃掉的架势。

    时间不长,周庚手里拿着的手机里,传来一个有些虚弱,但是却无比熟悉的声音。

    只听这个声音道:“阿聪,我是东哥,我没事,不要担心我的安全。我给你一个任务,务必砍下“猎鹰”的脑袋,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我们这边,马上就过来。”

    一句话,如同两道闪电,同时从巩聪和“猎鹰”的天灵盖轰了下去。

    两人原本焦灼的厮杀,瞬间就弹开了。

    二人纷纷往后退了几步,随后站住脚步。

    巩聪听到谢文东的声音之后,欣喜若狂道:“东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吗?”

    谢文东:“阿聪,是我,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巩聪使劲点了点头,情绪激动道:“听得出,听得出,刚才这该死的混蛋,居然有鼻子有眼地说,你已经被他干掉了,担心的我...”

    谢文东:“确实,我差一点就死了,是振坤拼死保护我的,我自己没啥大碍,反倒是他被炸成重伤。”

    巩聪:“振坤兄,是好样的。东哥,你没事,正是太好了。”

    巩聪这边兴高采烈,差点高兴得都要蹦起来了。

    反观“猎鹰”,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呆若木鸡半天,才使劲摇摇头说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我明明看到你和张振坤,一动不动了。”

    谢文东这时,听出了猎鹰的声音。

    他一字一顿道:“要怪只能怪你太心急了,不看清楚就以为我死了。我现在没死,可你就要死了。”

    “猎鹰”听到谢文东没死的消息之后,确实是有些失望。

    可是,他并不会因为此,而影响自己接下来的发挥。

    对于巩聪来说,谢文东是他的贵人,是他的伯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引路人。他如果死了,对巩聪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可对于“猎鹰”来说,谢文东充其量是一个比较大的猎物而已,虽然会有惋惜有遗憾,但远远到不了可以严重影响他心智的程度。

    更何况,他此行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这一次杀的“大鱼”,足够多,足够让谢文东心痛好一阵子了。

    “猎鹰”叹了口气,脸上就恢复了颜色。

    他嗤笑一阵说道:“那只能说你的运气够好,放心,下次我不会失手了。”

    谢文东干脆扔下了一句话:“你还是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活过今晚吧。”

    这边,趁着他和谢文东说话的时候,巩聪将手中的链子鞭收回到饕餮宝匣当中。接着从宝匣中,抽出秋水(唐刀),重重地说道:“刚才的战斗不算数,现在,这才算真正的开始。”

    “猎鹰”的注意力,从谢文东的身上,重新转移到了巩聪的身上。

    他发现,此刻的巩聪好像变了一个模样,变得更加有杀气,更加有霸气。就连一双桃花眼,都似更亮了。

    “猎鹰”见状,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不错,这才有趣。像刚才那样杀了你,也没啥意思。”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巩聪突然一阵爆喝,手中的唐刀于半空中,狠狠地化了一个十字架。

    嗖!

    添加了“星辰之泪”粉末的唐刀秋水,在空中留下几道清晰的痕迹。空气看到这两道痕迹,形成两道气墙,直扑向面前的“猎鹰”。

    “好快的速度!”就见两道寒光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猎鹰”条件发射地挥起手中的蛇剑抵挡。

    咣当!

    “猎鹰”虽然是接住了巩聪的唐刀,可是,他也被强大的力道,震得往后退了半步。这一撞击,仿佛晴空炸雷一般,就连在旁边观战的周庚等人,也被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好样的,聪哥。”“加油,宰了他。”“聪哥,太棒了。”...

    旁边的观战的兄弟们,忍不住发出阵阵喝彩声。

    听到电话这边的喝彩声,电话那边的谢文东一行人,也是一阵心潮澎湃,一个个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任何一段精彩的打斗声。

    他们一边让周庚将语言通话,变成视频模式。一边赶紧从沙梁上下来,赶往这边。

    “有点意思。”“猎鹰”脚下一滑,迅速出击,手中的蛇剑猛然切向巩聪的双肩。

    可这时候,巩聪周身突然卷起一阵莫名的沙尘暴。

    突然之间,不见踪影,再现身时,已到“猎鹰”身侧,手中的唐刀回切他的小腹。

    移形换影!

    “猎鹰”暗吃一惊,不过他也沉稳,收回一蛇剑,挡住钢刀的锋芒。并且,迅速把唐刀往外一挑,蛇剑直奔“猎鹰”的喉咙。

    巩聪的反应更快,赶紧一挥手,从背上的宝匣当中,又抽出一把兵刃出来,正是他的直背刀——鬼彻。

    在弹开“猎鹰”的蛇剑之后,双刀连出,对着“猎鹰”展开一轮疾风骤雨般的强攻。

    刚开始,“猎鹰”还能挥舞蛇剑勉强招架得住,但巩聪的出招不仅连续,而且越来越快,渐渐的,已看不到他的双刀,只见一道道寒光不停的在空中闪过。

    巩聪一口气连攻出四十余刀,“猎鹰”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巩聪的快刀全部接下来,此时再看后者,身上居然多处三四道裂痕。虽然伤口并不大,可是,却让极为“猎鹰”极为忌惮。

    此人的刀法怎么这般厉害?!

    猎鹰还是第一次碰到,天帝阵营之中出手如此之快的敌人,他心中吃惊不已,这巩聪的大名,可真不是盖的。

    可他来不及细想,巩聪的双刀又来了。

    这回巩聪没敢力敌,连连后退,一时间,在巩聪的快刀之下,他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幕,让他回想起了当初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两场大败。当初还是自己一挑十几个,可是现在,对方只有一个,居然还能让自己如此狼狈。

    “不行,不行,我一定不能输,一定不能就这么输了。”“猎鹰”在心中,大声告诉自己。

    怒极之下,“猎鹰”大吼出声,拿出压箱底的本事。

    蛇剑在他掌中一转动,蛇剑头上随之生出无数根尖刺,毫无预兆,他对着巩聪猛然一甩手,没想到,这蛇剑的蛇头,居然与蛇身分离了。

    满是尖刺的蛇头射出,直奔巩聪的脑袋击去。

    这个“蛇头”上面的尖刺,就算是没有淬毒,如果真被它砸中,也是致命的。

    “还有这种骚操作?”巩聪情不自禁地骂了一声。

    巩聪反应也快,随后双手持刀,硬接“猎鹰”的飞蛇剑。

    只听战场上迸发出当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飞蛇剑结结实实撞击在唐刀和直背刀的刀杆上。

    席卷而来的强大力道,让巩聪双脚贴着地面向后滑出五米多远,地面上留出两道触目惊心的划痕。

    硬接对方的重击,巩聪感觉双臂发麻,虎口生痛,仿佛撕裂一般。

    他暗暗咋舌,这力道好大啊。

    蛇头和蛇剑的剑身,有一根细细的阴线相互连接。“猎鹰”只略微抖了抖手,蛇头和蛇身就又重新组合到了一起。

    这一幕,让巩聪想到了谢文东的金刀。

    此人的蛇剑和东哥的金刀,有异曲同工之妙,既可以静距离击杀,也可以远距离击杀。

    要不是巩聪的反应快,他这会儿已经倒地了。

    “你再接我一蛇剑试试!”“猎鹰”暴喝一声,这次他手中的蛇剑如同通了灵一样,幻化成几十条毒蛇,先是砸向巩聪的面门,接着又砸向他胸口。

    蛇剑划破长空,发出刺耳的破风声,并且刮起一阵劲风,将地面的尘土都卷起好高,声势逼人。

    巩聪倒是不慌不忙,微微下蹲,先把迎面的一蛇剑闪开,接着又是一侧身,把击向他胸口,满是钢刺的蛇头也让了过去。

    “猎鹰”的脸上露出冷笑,如果对方以为让开自己正面的进攻就万事大吉,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他这柄兵器,可是最新打造的。其厉害之处在于坚硬无比的钛合金钢丝细绳的连接,不仅能飞出去,还能飞回来,而且飞回来的速度更快,令人防不胜防。

    就在巩聪把他的蛇剑一并避开后,“猎鹰”右臂猛的向回一拉,那蛇剑的蛇头又呼啸着反砸回来。

    就在蛇剑的蛇头眼看着要砸中巩聪背后的一瞬间,后者身躯突然就地扑倒,但他并不是趴在地上,而是以钢刀支住地面,使他的身躯几乎与地面平行。

    嗡!蛇剑的蛇头从他身上掠过,距离之近,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两道长长的划痕。

    正当“猎鹰”蛇剑马上要飞过去的时候,巩聪猛然一伸手,用手中的唐刀,狠狠斩向那根连接蛇头和蛇剑剑身的钛合金钢丝绳。

    这钛合金钢丝绳虽
下一篇   第3680章          上一篇   第367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