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8章

作者: 曹三少
    第3678章 为G黄金总盟主1月打赏加更(19-24)【六合一】

    这边,中级钻石干部“猎鹰”使出了许多方式方法,想要引诱谢文东出来,从而将其击杀之。

    不过,谢文东是个非常聪明而且沉得住气的人,他一直隐忍着不动,任凭对方如何挑衅,都不出来。

    最后,“猎鹰”听到远处传来呼唤“谢文东”的声音,这才打算离开。

    不过,他并没远走,而是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等候谢文东的现身。

    他这个人,对自己太自信了,根本不把谢文东的手下高手,放在眼里。所以,就算是援军来了,他也丝毫不惧,依然有把握在解决掉谢文东之后,再全身而退。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早就被谢文东识破了。

    谢文东眼瞧着援军兄弟,距离这里差不多还有三十来米左右,然后,他意思到,时机对了。

    “去,跟兄弟们说一下,就说我们在这里。”谢文东在周汝杰耳边,悄然说道。

    周汝杰,在九门提督当中,算是特别低调的一个,甚至低调到经常被人“遗忘”可是,他的实力却同样强劲,仅次于余勇、王如朋和张震三人,目前也拥有高级黄金干部的战力。

    他也是九门提督当中,目前受伤最轻的一个。

    周汝杰跟随谢文东已经有两三年了,早就对他很是熟悉。只要谢文东的一个眼神,一个语气,他就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周汝杰压低声音:“嗯,东哥。”然后,摸出手中的手枪,做好了准备。

    谢文东轻轻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关切地说道:“小心。”

    周汝杰:“我会的,东哥。”

    然后,他蹑手蹑脚,如同沙漠中的行军蚁一样,迅速离开谢文东所在的这处掩体,悄无声息地爬到了距离这边大概有五六米的地方。

    待到这边准备就绪之后,他清了清嗓子,手作喇叭状,冲着巡山的兄弟们大声喊道:“喂...喂,我是周汝杰,东哥在这里,东哥在这里。”

    这一嗓子,可把整个沙梁都震动了。来这里搜寻的诸位兄弟们,在听到这边的声音之后,纷纷往这边看来。

    生怕他们没有听清楚,周汝杰又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在这里,东哥在这里,快来救我们,快来救我们。”

    “是东哥,真的是东哥。”“东哥在那边,东哥在那边。”“快来,快来就东哥。”...

    诸位兄弟听到周汝杰的声音之后,顿时欣喜若狂,高兴得简直都要发疯。

    只要东哥在,就一切还有希望。

    只要东哥没事,己方就有报仇的机会。

    然后,这些兄弟,像沙漠里快要脱水的旅者,快要断气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出现的一大片绿洲一样。

    那种兴奋和渴望,只有真正经历过绝望的人,才能知道。

    和他们同样高兴的,还有“猎鹰”。

    “哼,等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动手了。”“猎鹰”暗喜一阵,身体突然变成一把弓,然后,一发力,直接射向了周汝杰那边。

    “谢文东,我来送你上路。”“猎鹰”以幽灵般的速度,闪到周汝杰跟前,说的就是这句话。

    他的语气中,流露出一股势在必得的气势,看着,就好像对于谢文东的脑袋,那是唾手可得的。

    周汝杰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真当“猎鹰”嗖的一下,出现在自己跟前的时候,他还是吓了一跳。

    不过,周汝杰的反应同样很快。

    几乎在这同时,他已经扣动了扳机。

    啪啪啪!

    勃朗宁手枪,清脆的声音,震动着众人的耳膜。

    子弹,向雨点一般,朝着“猎鹰”的身体射了过去。

    周汝杰的枪法是相当不错的,不管是静物瞄准,还是动物瞄准,速度都飞快,而且准确度很高。

    不过,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中级钻石干部的速度。

    这不,“猎鹰”在射出自己的同时,身形随便晃动了一下,便轻松躲过了周汝杰的射击。

    “猎鹰”知道,谢文东的身边,还有保镖的。

    所以,他一点也不把周汝杰放在眼里,只想在周汝杰方圆几米的地方,寻找谢文东,并且杀掉他。

    哪知道,周汝杰的附近并没有谢文东。

    谢文东只是用这种方法,把对方勾出来,再予以激烈的射击。

    这不,眼看着“猎鹰”朝着周汝杰那边去了,王如朋突然一声大喝:“开枪,开枪。”

    然后,亲自带头,对着“猎鹰”这边,连连扣动扳机。

    说实话,“猎鹰”这会儿也意识不对劲,等他发觉到自己上当的时候,谢文东这边的枪已经响了。

    好家伙,四五个人,和周汝杰形成了猛烈的交叉火力点。

    就算是“猎鹰”,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这不,他下意识地往地上一骨碌,以躲避子弹的威胁。可纵然是这样,仍然有一颗流弹,打在他的肩膀上。

    虽说不算什么致命伤,但也证明,谢文东这“声东击西”和“以逸待劳”的计策是正确的。

    前者用这个方法,有三个作用。

    首先,就是要逼出后者,从而让他从暗处转到明处。

    第二,也想用这个方法,看看能不能给予其一次致命的打击。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他要提醒前来增援的兄弟,务必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这里还有强敌的存在。

    果然,前来寻找谢文东的诸位兄弟,一听到枪声之后,立马警觉起来,一个个赶紧将手枪打开保险,纷纷大声关心说道:“东哥,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大家小心,还有敌人。”“去,叫巩聪老大和振坤大哥过来,看样子是个厉害角色...”

    之后,诸位兄弟,也加快了脚步,赶紧打着手电筒,甚至是高强度的LED灯,过来接应谢文东这边。

    随着第一批援军的赶到,谢文东这边总算是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他一边简单回应着兄弟的关心和问候,说自己没事。另外一边,又赶紧对身边的兄弟们说道:“快,赶紧把张震送去抢救,他再耽搁下去,怕是不行了。”

    兄弟们见东哥的神色有些异常,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赶紧把重伤昏迷的张震接过来,迅速送往医院。

    而剩下的人,则继续留在远处,与谢文东一起,消灭“猎鹰”这个大敌。

    此时,猎鹰正躲在一大块石头的后面,机警地看着眼前。

    他发现,起码有三十把枪,以及十几个手电筒、探照灯,对着自己,而谢文东,就在这些人的中间。

    他呵呵一笑说道:“谢文东,你可真是条狡猾的狐狸啊,要不是我躲得快,刚才这一招声东击西,我的小命可就没了。”

    谢文东眨了眨眼睛,说道:“只不过,让你多蹦跶一会儿而已。你也不看看现在的架势,你觉得你能逃得了么?”

    “猎鹰”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幽幽道:“谢文东,别开玩笑了好吧,就凭你们这几十号人,杀得了我?”

    谢文东:“可别小瞧我这些兄弟,他们可都是我部下的精锐。”

    “猎鹰”:“精锐?我打得就是精锐,一分钟,一分钟之内,你会看到你这些部下,全部死在你的眼前。”

    “猎鹰”可不是在开玩笑,他的身上,有一枚火腿肠大小的迷你版响尾蛇飞弹。虽然威力不如轰击谢文东的那三枚飞毛腿导弹大,但是,将这几十号人炸死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用这玩意儿的,那样降低自己的身份,传出去也不好听。

    谢文东:“好个大言不惭的家伙。”

    “猎鹰”:“你不信?”

    “我不信!”

    这时,没等谢文东说完,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雄浑而有力,气宇轩扬,一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听完此人话以后,众人齐刷刷向后透去目光。果然,看到几十号人快速地走了过来。

    而说话之人,正是当中的那一位。

    没错,说这话的,正是武部的一把手,谢文东手下排名第二战力的张振坤张阁主。而跟在他身边的,都是神月阁的厉害角色,像徐治保、梁晨两位大咖,就在其中。

    阁主张振坤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下半身穿着黑色西裤,腰带反系在身后,手腕上有一块价值五六万的劳力士手表,脚下是一双瓦光锃亮的黑色皮鞋。漆黑的头发,略显蓬松,但又不杂不乱。

    他的身躯伟岸欣长,面容潇洒潇洒俊逸。

    乍一眼从这副打扮看,俨然一个上市公司老总。

    可是,仔细瞧来却不难发现,他又不是老总的样子。

    更准确地说,是领袖。

    与副阁主万东伟浑身上下把自己练成一团剑气不同。

    这位神月阁的当家人物,体内积蓄的力量更加得强大,气质也更加独特。

    虽然只有三十岁的光景,但是一双神目如电,更如锆月般明亮。

    眼波流动之间却仿佛历经时世的沧桑,浑然老成沉稳练达,让他更是凭添男人的魅力和领袖的威严。成熟与练达之中,又不缺乏青春的朝气。

    看到张振坤过来了,谢文东以及九门提督等兄弟,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张振坤先是上下打量了他们一下,看着气色还算不错,便只冲谢文东和诸位兄弟笑了笑,并没有多说话。

    真正的兄弟之间,无需多言,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色,便能将一肚子的关心和问候,刹那间传递给对方。

    只见他左手的手上,习惯性地拿着一个魔方,目光望向远处,沉色说道:“游明亮、世豪两位兄弟,是你杀的对吧?余勇,张震,是你重伤的吧?”

    “猎鹰”也不闪烁其词,直接非常干脆地说道:“没错,怎么,你想给他们出头?”

    张振坤:“出头倒是谈不上,我只是想把你宰了而已。”

    旁边的艾清,小声地说了一声:“张叔,这人是咱们之前的老对手——钻石干部猎鹰,而且,这家伙的战斗力比之前还要厉害。”

    “嗯?嗯!”张振坤听完之后,先是意外一阵,随后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听过这个叫猎鹰的男人,知道他从一个一百多米的大坝上跳了下去。照理说,应该死了才对,可是没想到,居然还能活得好好地,真TM的命大。

    其实,要说张振坤更加在意的,是他的身份。

    钻石级干部!

    只要自己干掉一个钻石级干部,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证明,自己是钻石级干部了,这份荣耀,可是自己一直追求,并且梦寐以求的。

    而另外一边的“猎鹰”,这个时候,也隐约猜到了张振坤的身份。

    虽说对方不是战力天帝旗下战力第一的巩聪,猎鹰有些失望,不过,能就这样当着谢文东的面,杀了他手底下战力第二的大将,这倒也是件非常过瘾的事。

    “猎鹰”将原本“送给”谢文东的那枚火腿肠大小的响尾蛇飞弹,暂时收了起来,回应刚才张振坤的话:“我道是谁这么大的口气,原来是谢文东旗下的张振坤。张振坤的名气可真是大啊,原来天帝旗下的第一人,名头说出去那可是响当当的。”

    张振坤本人倒是没什么表情,不过,跟随张振坤一起过来的徐治保、梁晨等人,却觉得一阵暗喜。毕竟,对方欣赏振坤大哥,就等于是欣赏自己。

    可是,没想到,接下来对方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武部的一众兄弟气死。

    只听他幽幽地说道:“不过,听说最近这一年,好像有些不行了吧,被一个叫巩聪的新人超越,成了万年老二。你们Z国有一句话叫作什么来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想必,张大阁主的心头,相当不愤吧。”

    虽然明明知道,对方是在挑拨张振坤和巩聪的关系。

    可是,武部的诸位兄弟,听完之后,也一个个受不了了,纷纷出言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置喙我们兄弟的关系。”“就是,寒冰组织被干掉的干部,还不嫌多?”“腆着挺大一张老脸,说这么没皮没脸的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听到武部一众的反驳,猎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武部打仗的本事,比不上天候,不过,打嘴仗的本事,倒是一绝。”

    诸位武部兄弟,听完,气得肺都要炸了,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气直冲天灵盖,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那么大,眼睛里更好似要喷出火来。如果这眼神真有温度的话,早把对方给烧成灰烬了。

    大家正要发作,这时,张振坤一挥手,止住了大家,并且,目沉似铁,面容严肃地说道:“既然阁下对天帝这么有见地的话,那阁下就别走了,咱们好好‘谈谈”。

    猎鹰正有此意,呵呵说道:“可以啊,不过,你能做的了谢文东的主?”

    张振坤将眼睛转向谢文东,寻求他的意思。

    本以为谢文东会很快答应,他跟“猎鹰”的单挑,可没想到的是,前者居然直接拒绝了:“不可以,我不同意。”

    张振坤顿时有些讶然,这东哥今天是咋了,怎么自己想跟他单挑,都不行?

    其实,谢文东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见识过对方的可怕。

    要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可是一个中级钻石干部,九门提督的四位最厉害的兄弟合力,也没有见他拿下来,反而被他打死打伤数人。

    旁边的王如朋和周汝杰告诉他,即便是巩聪到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张振坤本人的战力,比巩聪还要低上一些,是以如果他出战的话,那风险系数将是特别大的。

    今日一战,己方损失的超强战力,已经够多的了,不可能再让张振坤有所损失。

    所以,谢文东绝对不允许,他跟对方就这样硬碰硬。

    不过,这些话,他可不能说出来,如果就这样说出来,那可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这对振坤甚至整个武部,都是一种不信任。

    所以,谢文东没有解释那么多,只简单地说道:“区区一条断脊之犬,一只将死的蚂蚱,根本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乱枪打死就行。”

    张振坤:“可是,东哥,人家都挑衅到咱们家门口来了,咱们不迎战,未免有些不符合规矩吧。

    谢文东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气势夺人道:“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规矩。猎鹰,我跟你废话的已经够多了,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说着,一挥手,指挥手下几十名枪手,对着“猎鹰”所躲藏的那块大石头,就是一顿轰击。

    霹雳啪哒!

    哒哒哒哒!

    砰砰砰!!

    好家伙,几十把长短枪,对着一块石头同时扣动扳机,那威力也跟加特林差不多。

    不一会儿,大石块,就被打得石屑飞溅,灰尘弥漫。

    又过了一阵子,大石块被打成了石头渣,打成了石头沫子,连空气中,都充满着火药的呛鼻味。

    “不对劲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这时,眼明心亮的艾清,突然大声喝道,制止大家扣动扳机的行为。

    他的年纪虽然不大,不过,身为九门提督之一,谢文东身边的近卫,其他的兄弟对他也是很尊敬的。

    所以,听到他的喝声之后,诸位枪手,没有假装没听到,而是都带着疑惑停了下来。

    当枪声停下来之后,大家果然觉得不对劲了。

    原来,刚刚还跟己方说话的“猎鹰”,居然不见了。

    如果是被子弹打碎了,那肯定会在现场留下碎肉,烂衣服什么的,可是,石头后面除了光秃秃的沙地,什么都没有。

    就好像,

    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没了。”

    “没理由啊,难不成...这人跑到沙子底下去了,能在沙子底下活动?”

    “看电影看多了吧,沙子的阻力那么大,人怎么可能在沙子里面活动。”

    “哦,这倒也是...”

    坑内诸位兄弟疑惑声大起,议论纷纷,心中的疑惑,更是大到了极点。有些兄弟,甚至直接把“猎鹰”的消失,和鬼怪论挂钩,因为他们觉得,只有鬼怪或许才可以解释这一切。

    不过,谢文东本人却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肯定是有什么地方,自己没有猜到。

    他揉着下巴,咂摸了一阵,随后,眼睛突然一亮,他看到石块后面稍远一些的沙地上,有一些奇怪的痕迹。

    这些不像是脚印,倒像是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

    于是,谢文东的脑海中,回想起了这么一副画面。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猎鹰狠狠一脚蹬在那块自己缠身的大石头上,利用脚上的反作用力,将自己射出老远一段距离。

    之后,又连着在地上打滚一阵,从而直接逃出诸多手枪的射击范围。现场环境本就昏暗,照明全靠电灯。

    加之枪声四起的时候,现场扬尘秘密,给大家的视线,造成了一定的障碍,是以,大家打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人其实已经不见了。

    这法子虽然听着有些匪夷所思,但也是最合理的一条策略,而且,以“猎鹰”的身手,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太难。

    然后,谢文东赶紧推测,“猎鹰”本人去哪儿了?

    以他的心高气傲,肯定不可能直接就这样逃了,他肯定会继续攻击。

    而最佳的攻击方向,就是绕到己方的后面,突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对着己方下手...

    “后面,猎鹰在后面。”谢文东像是陡然开了窍一样,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众人虽说不知道东哥这么说的目的,但是,他的命令好似一道电流一样,刺激着大家的神经。

    诸位兄弟,陡然转身,把枪转向后面。

    正打算开枪,忽然,后面之人大声提醒道:“是我们,是我们。”

    大家定眼一看,原来是少监的校长向旭带着一干年轻的后生们上来了。他们刚刚也是到漫山遍野地搜寻谢文东,听到这边有枪声的动静之后,这才立马往这边赶过来的。

    众人暗自庆幸,这得亏没开枪,否则,一动手,就把自己人给报销了。

    向旭见大家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东哥,出什么事了,刚刚是谁开枪?”

    大家正欲开口,突然几十双眼睛,同时注意到,在少监队伍后面,居然鬼鬼祟祟地跟着一个人。

    此人和别人的衣着都不同,身上也有一些伤口。更重要的是,他贴着最后面那个少监的小子走,后面的小子居然没有发现。

    就如同,后面跟着一个步履轻便,却一刮风就能吹走的老太太一样。

    此人还能是谁?

    当然就是“猎鹰”。

    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这才一会儿工夫,就兜了一个大圈子,绕到己方后面了。

    九门提督之艾清和李万能当场就断喝起来:“小心,你们后面跟着敌人。”

    “趴下,趴下!”

    说完,直接往天上开了几枪,以视警报。

    这几声枪响,倒着实把吓了众人吓了一跳,向旭和少监的诸位小子们,赶紧一深蹲,作出避让的姿态。

    而谢文东随便的诸位枪手们,则齐齐调换枪口,正准备对着“猎鹰”开枪。

    这个“猎鹰”,也没想到,对方的反应速度还挺快,不等自己接近谢文东,就发现了。

    不过,他是何等角色,立马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最后面的那个少监孩子抓在手里,直接抢了他的手枪,并且顶在他的脑袋上。

    那个少监的孩子,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鲜少遇到过这种场景,吓得脸色都白了。

    他本来想要挣扎一番,可是,对方一句话,直接把他吓得一动不敢动。

    “如果你想看到自己的脑浆的话,就动动试试看吧。”

    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没有谁不害怕的,更何况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

    谢文东见到对方拿着自己人作挡箭牌,立马喝住准备动手的众人,重重说道:“不要动手,都不要动手。”

    身边的兄弟们得到命令以后,条件反射性地把已经扣到扳机的手指头,松放开。而少监等人,赶紧转身,退到和谢文东等人一起的阵营,死死盯着他们两个看。

    大家都非常紧张和提心吊胆,尤其是向旭,看到这一幕,声音都变了。

    他指着对方说道:“你好大一个男人,抓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种的,就跟我单挑。”

    “单挑?”猎鹰轻哼一声:“我刚刚是想单挑来着,只可惜,你们的老大谢文东不敢。没办法,我只能用这方法了。”

    向旭不明白他所指何以,但是,旁边的张振坤却知道。

    他吸了口气,随后一字一顿道:“刚刚东哥有东哥的考虑。现在,我跟你打,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你先把那个孩子放开。”

    向旭更是直接说道:“要不,那我当人质。你把那孩子放开。”

    “呵呵”,“猎鹰”这会儿倒是摆谱起来了,他没有理会向旭和张振坤,而是直接当面锣,对面鼓地对着谢文东说道:“谢文东,你让我很不高兴,真的很不高兴。”

    谢文东心情同样很糟糕,不过,他的脸上倒是没有流露出太多的表情。只听他阴测测地说道:“你想怎么做?”

    “猎鹰”昂着脖子想了想,突然乐道:“给我跪下,道歉。然后,让你的手下出来跟我打。”

    张振坤听完,当即怒了:“你算什么狗东西,让我东哥给你下跪。现在打就打,拿来那么多废话。”

    向旭:“没错,别以为你手上有人质,就可以为所欲为。要打就打,费那么多话干什么。”

    王如朋、徐治保、梁晨等大将,也纷纷张口表达自己的愤怒,明明白白告诉对方,这是痴心妄想。

    反倒是谢文东这个主角,没有发言。

    “猎鹰”一点也不奇怪谢文东一众手下的反应,他要得就是这个。只见他脸上挂满不屑,淡淡地说道:“我以前就听说,谢文东是个心狠手辣,但是,对手下兄弟极好的大哥,为了手下的兄弟,甚至豁出命去,都可以。

    怎么,现在地位高了,年纪大了,怕死了啊?没事,只要你承认自己怕死,这件事就算了。”

    这“猎鹰”,可真是明白,怎么把钢钎往谢文东的眼窝子里插啊。

    这要是跪了,丢人。

    这要是不跪,那这事传出去,可就不好听了。

    “好,我同意。不过,你用什么来兑现你的承诺?”谢文东重重说道。

    “猎鹰”晃了晃脑袋,说道:“我这个人向来注重承诺。只要你下跪,我就把他放了。”

    谢文东:“可我并不相信你的承诺。”

    猎鹰:“那你想要怎么办?”

    谢文东:“把你手中的枪丢了,我才相信你。”

    “猎鹰”想了想,微微颔首,说道:“没问题,不过,你得站到队伍的跟前来,我要你对着我跟前下跪。”

    生怕谢文东不同意,“猎鹰”不忘补充道:“如果你担心我食言,突然用枪对你下手,你可以让张振坤挡在你的跟前,等我丢掉手中的枪,你再下跪。”

    谢文东倒是回答的特别干脆:“好。”

    “猎鹰”一甩手,直接将手中的枪扔了出去,而后,一把用手扣住那个少监小子的脖子,淡淡道:“别乱动,我的手可比枪更快更厉害。”

    他这话可不是在说假的,以他敢挑战东叔手底下大将,这说明对方是个极其难缠的人,杀掉他,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他同样吓得不敢动,喉结上下滚动一阵。

    “大家注意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轻举妄动。”谢文东提醒大家说道。

    众人:“东哥...”

    谢文东:“服从命令。”

    众人一个个低下头,或左右轻晃动着脑袋,唉声叹气。

    “东哥,我挡在你的面前。”张振坤见谢文东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心中很是替他不平,可还是遵从他的命令办事。

    他能做到,就是保护好谢文东的安全。

    不过,谢文东并没有让张振坤挡在自己的跟前,而是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

    旁边的张振坤吓了一跳,赶紧跟上。

    距离对方还有大概七八米的距离,谢文东这才停下了脚步。张振坤想要站在他的面前,可是,也被他拨到了一边。

    “猎鹰”打眼看了看,此时谢文东和张振坤两个人,前突出队伍,大概有十米。而他距离自己这里,有大概八米。

    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攻击的话,比较难做到对谢文东一击必杀,因为张振坤肯定会掺和进来。

    虽说,他没把张振坤放在眼里,可是自己一旦和张振坤纠缠上了,那对方光是用车轮战,也得把自己给拖死。

    他琢磨一阵,想想能不能用什么办法,将事情做到两全其美。既能够全身而退,又能够干掉谢文东。

    因为之前在谢文东手里已经吃过大亏,所以,这次回来的“猎鹰”,可以选择包括武力单挑在内的,所有行动方式,也就是说,只要能赢,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也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尊严不尊严什么的了。

    现在,杀掉谢文东,才是他最大的尊严。

    而另外一边,谢文东也做好了准备。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被“猎鹰”扣在手里的那个孩子,看了一阵之后,忽然觉得这孩子的眉宇间,有些熟悉。

    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少年吸了吸鼻子,随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启禀东叔...我叫刘明久,来自R本。”

    谢文东:“你跟刘思远的关系是...”

    少年提到这个,难掩悲伤:“他是我爸爸,我爸爸他...牺牲了。”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就安静下来,大眼瞪眼地看着他,没想到,这居然是刘思远的孩子,这可算是挺意外的。

    其实,说意外也不意外,少监的大部分孩子,都是来自天帝骨干的直系亲属或者旁系亲属。这些人,是被当作未来天帝接班人来培养的,有着重要的意义。

    谢文东更加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是刘思远的孩子。

    睹人思人,谢文东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刘思远。

    他的眼圈有些微红,声音也有些沙哑道:“思远...他是好样的,铁打一样的汉子,没给咱们天帝丢人。你以后一定要像你爸爸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刘明久使劲点了点头,情不自禁,眼泪唰得一下就流下来了。他缓缓说道:“放心,东叔,我一定好好努力,一定不让东叔失望。”

    “好,别害怕”,谢文东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后,对猎鹰震声吼道:““猎鹰”,你给我看好了,我这就跪了。如果我跪完以后,你不把人放开,别怪我翻脸。我付出得到的东西,如果得不到回报,那我得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猎鹰”笑了笑:“我对杀一个毛头小子没兴趣,能看到大名鼎鼎的谢文东,跪倒在我面前,那才有意思。”

    刘明久已经鼻涕眼泪齐流,他一边哭着,一边喊道:“东叔,别跪,别跪,我烂命一条,死了就死了,可你是天帝的总统,是高高在上的东哥,你不能向敌人下跪啊。”

    谢文东笑了笑,缓缓说道:“没有弟兄的谢文东,当谁的东哥去。我这一跪,既是为了救你,也是为了你爸爸。他能为了救我,丢掉一条命,我今天为了救他儿子,下跪又能如何。”

    说着,居然真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他这一跪,现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哭了。有的默默流下了眼泪,有的声音不大小声抽泣着,有的兄弟却哭得旁若无人、撼天动地。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这才是真理。

    可是,他今天跪的是敌人,是想要羞辱他的敌人。

    大家非但没有觉得,东哥向敌人下跪,这是一种耻辱,反而觉得他无比亲切和可爱。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弃。

    这本来是用来形容爱人之间情感的,可是,这个时候,用在这里最为恰当。

    东哥,就是这么一个热血率性的男人。他用他的所作所为,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让每一个跟随他打天下的兄弟,都感觉到,自己的付出是有未来的,自己的流血流汗是值得的。

    做老大,并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外表看着光鲜亮丽,其实背后吃得苦,遭的罪,谁能知道呢?

    没想到,谢文东居然真的跪下了,而且,只为了一个昔日下属的儿子。

    这份能屈能伸的气度和胸襟,还真叫人佩服,差一点,连“猎鹰”自己都感动了。

    “猎鹰”见状点了点头,说道:“谢文东,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厉害的角色,会死心塌地地追随你了,为什么寒冰那么多次,都败在你的手里。你这收买人心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别人就算知道,又有几个人能做的到?你这不是跪给我看的,而是跪给你的手下看的吧...。”

    谢文东:“少废话,把人放开。”

    “猎鹰”:“好,我这个人说话,向来算数,他的命,我肯定不动。不过,你嘛...可以跟你的兄弟们告别了...”

    边说着,边冲身上,掏出那枚响尾蛇飞弹。

    这枚响尾蛇飞弹,只有火腿肠那么大,乍看之下,根本没人会将它和炸弹联系在一起,顶多看成一个钢笔。

    可是,当他摁了一下这枚飞弹的底部,里面冒出烟来的时候,就没人会把它想象成一支钢笔了。

    这飞弹,在“猎鹰”的手里呆了一会儿之后,直接从刘明久的身后扔了出来,直抛向谢文东和张振坤处。

    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和张振坤硬碰硬,而是想要直接一炮弹,将谢文东和张振坤直接炸死。

    这小小的一枚飞弹,别看体积不大,但其威力,可以相当于三四枚手雷。

    大家都以为,他这种级别的高手,应该特别期待和张振坤之间的战斗。谁也没想到,他居然玩上炸弹了。

    这个动作,可是大出众人的意料。

    别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枚小巧威力却大的吓人的飞弹,就已经爆炸了。

    轰!!那枚飞弹,在谢文东的跟前爆炸,弹片横飞,硝烟弥漫,整个沙面立沉了一大截,溅起的沙土,把谢文东整个都盖住了,空气中更是混沌一片,看不见人影。

    巨大的气浪,当场就把谢文东、张振坤给掀翻了。

    不过,在千钧一发之计,张振坤奋力将谢文东扑倒,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后者的安全。加上谢文东身上穿着防弹衣,所以,这场爆炸,并没有对谢文东造成什么致命的威胁。

    然而,即便这样,他也震得不轻。

    谢文东仰面躺在地上,脑中混浆浆的,两耳被震底嗡嗡直响,什么都听不到。他也不知道,张振坤是什么时候从自己身上下去的,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看向周围,灰茫茫的一片,空气中布满灰尘,什么都看不真切。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又好像是几分钟,他摸到一支大腿,不知道是谁的,急忙向自己身前拉扯。

    奇怪的是,它的分量出奇的轻,拉到近前之后,谢文东低头一看,原来是只断腿,断口处血肉模糊。

    他甩了甩脑袋,还以为是张振坤的,吓得他心都要从嗓子眼里飞出来了。

    可是,看断腿的裤子,好像又不是。张振坤穿着的黑色裤子,可整条短腿的裤子,好像是白色的。

    很快,他眼前发黑,身子一偏,又无力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东哥,你怎么样?”就在谢文东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发觉有人摇晃自己的胳膊,他很难地睁开眼睛,看到向旭一行人围在自己身边,满面焦急地看着自己。

    他听不到向旭和一众兄弟们在说什么,不过能看懂他的表情,张嘴说道:“去找振坤,快去振坤!”

    他在说话,可笑的是,他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听不清楚。

    “振坤在这,他昏迷过去了。”

    谢文东转过头,这才发现,看到脸色惨白,双眼紧闭的张振坤。

    再定眼一看,他的整个后背完全被炸烂了,血肉模糊,看着生死不明。

    他精神一震,再次艰难地爬起,用力地揉揉耳朵,总算能隐约听到些声音,他大声道:““猎鹰”,“猎鹰”怎么样了?”

    “这个...”向旭支支吾吾一阵。

    谢文东:“这个什么?,他怎么样了?”

    这时,向旭才说道:“他扔出炸弹之后,就踢开了刘思远的儿子,迅速逃走了,弟们赶紧用枪进行射杀,追赶,可惜,这小子跑得太快了。目前,徐治保和梁晨两位长老,正带人去追他去了。”

    向旭说这话的时候,也是一阵心惊肉跳和后怕,这要不是张振坤在关键一下挺身而出,恐怕,恐怕...

    料想,“猎鹰”没有在现场查看清楚谢文东是不是死了,就迅速撤走,那是因为那种情况下,东哥和张振坤的生存概率几乎为零。

    而刚才那场爆炸,不单单把他们给张振坤给炸成重伤,还把几位要冲过来帮忙的兄弟,给炸断手脚。

    刚刚,谢文东摸到的那段断肢,就是一名武部兄弟的。

    谢文东:“不要着急追猎鹰了,快,快救人。”

    诸位兄弟如梦方醒,赶紧上来人,拿着便携绷带和药品,先给张振坤止血,之后又迅速包扎。

    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这才将张振坤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然而,因为此次受伤,实在太过严重。当地的医院,根本就无法治疗他的伤势,只能所暂时控制。

    迫于无奈,谢文东又令人将与他同样危急的张震,以直升飞机的方式,直接飞往R本。在那里,他们将接受更为权威的专家和学者以及更先进仪器的治疗。

    并且在那里,张振坤和张震,都接受了“星辰之泪”的改造。

    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们恢复健康以后,并没有归队,而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好像人间蒸发一样。

    甚至,有外界传言,他们在接受改造之后,因为和“星辰之泪”产生了排斥反应,死掉了。

    也有的人说,他们其实并没有死,而且,经过改造之后,双双突破了自己的瓶颈,张振坤终于突破了自己,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初级钻石级别,而张震更是一步登天,达到了高级的白金级别。

    之所以没有现身,跟谢文东的一项计划有关。而这项计划,关系到天帝的未来!

    那么,这两种猜测,到底哪一种最为靠谱呢?

    答案,

    当然是第二种。

    至于这两个人到底去执行什么任务,这个暂不赘述,只道是“未来可期”。

    张振坤暂别武部,暂别天候之后,将由万东伟,暂时掌管武部,任代阁主和代部.长。

    这是后话,暂不作提。

    说完了谢文东这边,再来说说“猎鹰”这边。

    误以为杀掉了谢文东和张振坤的“猎鹰”,如一只狡猾的兔子一样,急速穿行在天帝的各路追兵的缝隙当中。

    他的速度快,加之武功高强,又有黑夜作为掩护,所以,没用二十来分钟,就突破了天帝这边,设立的三道封锁线。

    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天帝这边偷了一辆车,浩浩荡荡地驶出了天帝的包围圈。

    然而,人在做,天在看。

    这一次,“猎鹰”杀了这么多人,重创了谢文东的核心干部,怎么可能让他这样堂而皇之地离开。

    这不,他生命中的宿敌,早在前面他离开的必经之地,等候多时了。

    而这个宿敌,算得上是天帝的最后一道防线。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没有露面的巩聪。

    本来,巩聪在听到枪声之后,也是想赶往现场,去营救谢文东的。

    然而,在他打听完了有关猎鹰的消息之后,他突然打消了主意,掉头去他可能离开这里的必经路上等着。

    这个猎鹰的战斗力如此之强,万一出现了一些纰漏,被他给逃了,那不就是智者千虑或有一失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好防备工作,是必要的。

    他这么决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他这次不想跟着张振坤他们争功。这武部和天候的关系,好不容易调和,去跟他们争这个风头,不恰当。

    本以为,那么多高手,那么多条枪,就算“猎鹰”再厉害,对付他也不成问题。

    可谁能想到,人家“猎鹰”根本不跟你玩传统的那一套,那么厉害的一个人,居然玩起了炸弹。

    这可真是,知识分子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说误打误撞也好,说阴差阳错也罢,总之,也不知道是他们两个谁运气不好,“猎鹰”就一头撞向巩聪的这边了。
下一篇   第3679章          上一篇   第367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