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6章

作者: 曹三少
    陈少河今年四十三四岁,比任长风还要大上几岁,与灵敏、东心雷、任长风等人,都是原北洪门大哥金鹏收养的孤儿。

    前面的三十八年,陈少河这个名字,鲜少为人所知。

    因为,他一直担任的是金鹏保镖队长的职务。任长风、东心雷等人在前面厮杀,立下赫赫战功,风光无限,可是他在背后,一直默默地做着本职工作,保护好金鹏的安全。

    不是他不想跟他们一样,前程似锦,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以及显赫的名声地位。

    而是他知道,他保护金老爷子也是一项重要的使命。

    所以,前面的三十八年,也一直做的是简单但是重要重要的工作。

    直到几年前,东心雷在俄罗斯战场遇刺,金鹏才让他过来帮谢文东的忙。

    至此,陈少河的精彩人生,才开始进入快车道。

    首先,是武功上的进化。他作为谢文东的特别使者,在神月阁的基地呆了一个多月。在那里,他得到了阁主张振坤、副阁主万东伟的特别照顾,武功更是得到他们两个的特别指导和调教。

    陈少河那是什么人,天资奇高,好学上进,潜力毫不逊色于任长风。

    之后,又向巩聪学习过,得到过巩聪的点拨。

    其实不单单是他们,只要有其他比他还不如的兄弟在某一块表现的比较突出,都会成为他学习请教的对象。

    这一点,特别难能可贵,要知道向上请教容易,不耻下问却很难。

    这不,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后来者居上,达到了任长风、袁天仲的水准。

    弄得任长风经常吐槽:“你个‘天杀’的陈少河,好好伺候老爷子就算了嘛,非得来跟我一个槽里抢食,现在好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后浪排在沙滩上了。”

    当然,这些话,也多是戏谑之言,都是一起长大的弟兄,任长风还没小气到那种地步。

    就拿职位上来说,任长风已经是副幕僚长了,陈少河也才是一个部.长而已,比他低了一个档次。而这个档次,可不是那么容易升的,体现在任长风多年的功勋累积上。

    话又再说回来,陈少河对于名利,并不怎么看重。他是真心的,想要帮助谢文东,帮助他成就一番大业。

    扯远了,回归正题。

    且说,陈少河和高级白金级干部“贵宾”之战。

    虽然名义上,陈少河要比高级白金干部“贵宾”,低上一等,暂居中级白金干部之序列。可是,他这个人向来不捡软柿子捏,喜欢硬碰硬。

    这不,这种状况之下,还缕缕主动发动进攻,勇猛无比,搞得对方非常被动。

    转眼间,双方就打了有四五百招,他们的速度很快,所以,这四五百招,几乎在三分钟之内搞定的。

    在这期间,他们身上都各自有受伤。

    “贵宾”的胳膊,腹部和屁股,各自被陈少河划中三刀,尤其是屁股那一刀,非常深。得亏,他是改造过的,要不然,他的屁股真要成四瓣了。

    陈少河也被软剑伤到了三处,其腰眼部分,直接被洞穿,差一点就伤到了里面的五脏六腑。

    “陈少河,果真不赖。”(英)“贵宾”笑了笑,对陈少河非常满意。

    “你却让人失望。”(英)不等“贵宾”的笑容收回,陈少河手中的饮血刀,快速抖出,朝着他要害部位攻出。

    这把饮血刀,果真如一个吸血鬼一样,专挑“贵宾”血都的地方下手。而血多的地方,往往就是身上的要害。

    这一次,陈少河显然下了杀手,出招霸道迅猛,丝毫没有回旋余地。

    看着第一道刀锋朝着肚子攻来,只见“贵宾”身心提溜一转,如陀螺一般绕开,暂避锋芒。

    随后,第二道饮血刀跟随而上,朝着他大腿攻击而去。既然他身形如此诡异,那么只好废了这双腿再说。

    “贵宾”冷笑一声,身形如泥鳅一般绕开他攻击,脚下猛然加快速度,绕转在陈少河身后,随意抖动手中的长软剑,朝着他脖颈点出,随意一招,看似软绵无力,却柔中带刚。

    陈少河神色一变,内心一惊,急忙弯腰躲避,朝着远处暴退而起。

    “小子,再看招!”(英)“贵宾”身形站稳,随即暴喝一声,再次欺身而上。

    陈少河的体内好战因子被完全激起,出手再次猛烈,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贵宾”连续挥出六刀,这六刀。

    这六刀,居然有一刀劈中了“贵宾”的胳膊,血水飙射,血肉外翻,甚是可怕。

    这可是被“星辰之泪”改造过的肌肉组织,陈少河居然还能砍成这个程度,这不难看出,刚才这一招,力度有多么的可怕。

    陈少河手中饮血刀刀身的红印更加明显了,可是“贵宾”依然不在乎,笑呵呵地看着他。

    陈少河急急地喘了口气,他身形一晃,出现在“贵宾”身侧,脚下猛然踢出一脚,朝着“贵宾”下体就是一脚。

    这一脚要是被他踢中的话,那么,这辈子都别想跟女人亲热了。

    “贵宾”见状,顾不上身体疼痛,单手用力,将手中单剑扔出,单剑带着寒风飙射而出。

    陈少河听闻背后寒刃带着尖锐声音斜刺而来,不敢怠慢,原本踢出去一脚,陡然收回,身形一动,跳出寒刃攻击范围内。

    之后,陈少河身形快如一道旋风,来到“贵宾”面前,连续挥出三刀,这三刀快速霸道。

    后者迅速出剑格挡,并且还还了一剑。这一剑来的非常刁钻和不可思议。

    同样,这一剑伤陈少河也伤得也非常深。

    疼痛瞬间传到大脑,陈少河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血水流出,手臂无法用力,差一点就拿不住手中的饮血刀了。

    随即,“贵宾”再次攻击而来,朝着陈少河肚子就是一脚。

    千钧一发之计,修养了好一阵的刘深磊,再次晃动手中的赤霄宝剑,加入了战团:“陈大哥,我来助你。”

    说完,刘深磊的巨剑带着一股爆破风声响起,一股凛冽寒风夹杂着怒火朝着“贵宾”而来。

    面对对方如此迅猛霸道的攻击,“贵宾”无奈只好抽身而退,这一剑带着风怒威力,他可不敢硬抗。

    身形向后暴退,如风一般。

    他是躲过了刘深磊的这一剑,可是躲不过陈少河的大拳头。这不,贵宾腹部正中一拳,身形好似皮球一般倒飞出去。

    一口血气从胸口喷出,“贵宾”身形在半空中倒飞数米远距离,最后重重跌倒下来,连手中的长软剑都掉到了旁边。

    “贵宾”再次挣扎着起身,与二人继续搏杀。

    不过,这一次,他的优势并不是特别的明显。虽然,他是高级白金干部,名义上综合实力,是在两人合力之上的。

    然而,战斗这东西,本来就是瞬息万变的,临场发挥、运气甚至是外界因素的干扰,都是影响战斗胜负的关键要素。

    双方又是一番你死我活的恶战,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剑,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脚,场面上的争斗越发血腥。

    当然,受伤最多的还是“贵宾”,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几乎成了血人,冷眼看去,好象从地狱里钻出的恶魔。反观陈少河和刘深磊,倒是越战越勇,越来越得心应手。

    随着的陈少河的一刀,“贵宾”的大腿又多出了一条口子,但他的回身的一脚,也把陈少河踢出一米远。

    而这时,刘深磊手持巨剑,狠狠劈向“贵宾”。

    呼——剑助人威,人借剑威,别看刘深磊的个头不大,但是爆发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力量。

    “贵宾”瞳孔收缩,迅速一闪,闪到一边。

    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个人趁着这个时候,突然就来到他的身后,并且直接将饮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感觉到脖子上传递过来的寒意,“贵宾”全身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说道:“你是怎么...不...不要...”(英)

    “该结束了...”(英)陈少河喘着粗气,顾不得擦额头上都得的汗珠,狠狠地将饮血刀往旁边一拉。

    嘎吱!

    “贵宾”的喉咙,立时,浑身的汗毛,立马就立起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铺面而来。

    生怕一刀解决不了他,陈少河又狠狠来回拉了几下,直把“贵宾”的半个脖子切开一般,这才罢手。

    咕哝咕哝!!

    “贵宾”两眼发直,的脖子处,喷出大量滚烫的鲜血,可是这样,他还是没有立刻就死,而是拼命挣扎。

    弄得陈少河,都差点被他那恐怖的力道掀翻。被“星辰之泪”改造过的人,生命力往往十分顽强。

    这一点,杀过鸭子的人肯定有过深刻的体会。这畜生看着娇弱,可是,把它的喉咙割开,把它的血放掉三分之二,甚至用开水浇上一遍,依然能够扑腾好一会儿。

    “陈少河,抓住他不要松手,我来送这混蛋最后一程。”随后,刘深磊欺身而上,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将其狠狠地插进了“贵宾”的眼睛里。

    刘深磊也是改造过的人,深深知道,改造人的弱点在哪里。

    这不,这一匕首下去,当场就让扑腾的“贵宾”停了下来。

    他嘴里发出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声音,时间不长,自己的身体好象散了架,再使不出任何力量,软绵绵地坠了下去。

    不过,这个时候,陈少河依然不敢放手,直到他耗尽最后一口气,这才无比虚弱地瘫坐在地上。

    旁边的刘深磊,也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好像拉动的风车一样。

    这时,在旁边观战的几名天候兄弟,忍不住过来,关心他们的身体情况。

    两人皆挥了挥手:“我没事。”

    这时,兄弟们这才舒了一口气,看着地上的这个“贵宾”,忍不住狠狠踢上几脚:“M的,就凭你,还敢跟我们交手,找死,找死。”

    “对,踢死你,踢死你。”

    “好了,兄弟们别把这尸体踢坏了,这可是改造人,留着或许有空。”

    “对对对,别踢坏了,陈大哥和深磊大哥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战利品,别被你们踢烂了。”

    “对对对,这是战利品,战利品。陈大哥太棒了。深磊大哥,太棒了。”

    “这可是大功一件。”

    “我们要上报东哥,让东哥给两位大哥大大嘉奖。”

    “对,那是必须的...”

    兄弟们一个个喜上眉梢,对二人大加赞赏。

    两人嘴上没说什么,不过心里倒是很受用的,毕竟能把这玩意儿打败,确实也不容易。

    刘深磊:“呼呼呼...这王...八...蛋,终于干掉了。太不容易了...”

    陈少河:“...是啊,改造人实在是变态了...咱们两个人联手,居然还打了这么久...”

    刘深磊:“...”

    陈少河:“哦哦,兄弟...我没有说你的意思。我是说他。”

    刘深磊:“哈哈...陈大哥就算是说我,也没事。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我自己变态,好像身体里住着...住着一个另外的自己。爆发起来,威力确实无穷。”

    陈少河:“真有这么神奇么?”

    刘深磊:“是的。”

    陈少河:“看上去,有机会,我也得试试这个“星辰之泪”了。”

    刘深磊:“哈哈,陈大哥如果使用了这个,战斗力肯定会提升一大截,至少,也得是个高级白金级干部吧。”

    陈少河:“听上去不错...我会考虑的。”

    说笑一阵之后,他们命令兄弟们,把尸体抬出去,诸位兄弟照办。

    至于他们两个,当然也没有一直歇着,而是相互使了一个眼色,赶紧起身。

    他们没有从地铁的出入口出来,而是沿着“贵宾”差不多的地方,绕过工地,来到了据点首领P先生的身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现场传来了一阵异样的机枪响声。

    此时,P先生正在指挥着手下,对地铁入口的天帝一众,发动猛攻。

    本来,他的手下,已经被死死地拦在出入口的位置,寸步难行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会长诸葛派遣的又一支援军人马赶到了。

    这一支人马,人数不多,只有十几二十人,身上穿着清一色的黑色铠甲,全身除了眼睛以外,再没有半寸皮肤漏在外面,那模样和打扮,和诸葛身边的保镖头目蛇眼很是像是。

    这帮人,来自寒冰附属杀手组织的其中一个,叫作“TQ”。

    虽然它们的名气不如八大体系那么大,可是个个战斗力强悍,甚至配备了类似加特林机枪这样的重型武器。

    这一轮射击下来,十几号天帝的兄弟,当场被打成了碎肉,连大块的骨头都看不到了,全都变成了骨头渣,至于他们身体内的秽物,则被打得四处飞溅,喷得到处都是,隔老远都能闻到一股恶心的味道。

    这还不算什么,强大的火力,把正在建设中的地铁入口上层建筑,几乎都给打塌了,水泥屑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现场火光冲天,硝烟弥漫,噼里啪啦,叮叮当当的声音,差点把现场很多枪手的耳朵都给震聋了。

    枪声,只响了十秒钟,可是,从枪里面飞溅出来的子弹壳,几乎铺了一地。

    在如此强大火力的掩护下,原本占据优势的天帝一众,被压制得不敢露头,大失风头,并且伤亡惨重。

    本来,陈少河和刘深磊挺高兴的。毕竟,刚刚杀掉了一个劲敌,也让寒冰组织损失了一个厉害的中坚力量。

    可是,当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他们心中的那点喜悦,瞬间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伤心。

    刘深磊拳头攥得紧紧的,恶狠狠地说道:“我C***,居然都用上加特林了,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绝不。”

    说着,就要扛着赤霄宝剑,从后面攻入。

    这也是他们原先的计划。

    从后面突袭,将对方站在指挥作战的头目——P先生给抓住,然后再用他作要挟退兵。

    可是,当他的手下,使用加特林,对着己方兄弟进行疯狂屠杀的时候,陈少河就改变了注意。

    只见陈少河将饮血刀往肋下一收,面沉似水,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们也要搞到一把加特林。”

    在这里,需要介绍一下加特林旋转式机枪。

    这种机枪,是在二战的时候,被研制发明出来,又号称“加特林机关炮”,采用电力作为驱动,最高每分钟,可以倾泻六千发子弹,分分钟把一辆坦克打成废铁。

    就算驭血的兄弟,穿着驭龙战甲,也很难抵御住如此强大火力的攻击。

    听到陈少河说要搞到一把加特林,刘深磊的眼中突然亮了一下。

    他使劲跺了跺脚,重重说道:“对对,用加特林,我倒要看看,这帮黑皮猪,会不会知道疼。”

    计划,悄然在二人的对话中,发生了改变。

    这不是他们的选择,而是对方逼他们这么选择的。既然他们不想活,那只有成全他们了。

    计划定下来了,那当务之急,就是搞到一把加特林。

    天帝这边,是没有带这种号称“机枪之王”的超大杀器,不是他们搞不到,而是原先认为,应该用不着。

    想要搞到加特林,那只有一条路——从对方的手里抢。

    他们环视一圈之后,很快就注意到,在敌人的车队当中,有一辆特别的汽车。

    这辆汽车,乍看之下,跟别的汽车没什么两样,是一辆别克商务汽车。

    可仔细一看,它四周居然有四个黑衣服的杀手,端着冲锋枪站岗。冲汽车的车门上,居然还有两根电线连接出来。

    而这两根电线,直接就和对方的加特林机枪相连。

    陈少河以前当过金鹏的保镖队长,对枪械这一块,很是了解。他知道,这肯定是用来驱动加特林发射的电力装置。

    想到这里,陈少河对着刘深磊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从左边出发,解决掉两个人。

    而他,则从右边出发,解决掉另外两个人。

    刘深磊点头,随后,将赤霄巨剑放在一边,然后歪了歪脑袋,作出一副即将动手的架势。

    其实,以他们两个人的能力,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解决这四个寒冰的杀手。

    只是,同时对四个人动手,万一有人发出一点声响,那可就麻烦了。

    一切准备好了以后,他们两个如同两只狸猫一般,潜到了汽车这边,其中半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

    接近对方之后,他们突然现身,三下五除二地将四个人的脖子全部扭断,并且将尸体拖进了汽车当中。

    之后,刘深磊警戒,而陈少河则进入汽车当中,把通电的加特林机枪,将加特林机枪的电源关闭。

    此时,那几位黑甲杀手,刚刚安装完了第二批的子弹,大概八百发左右。正准备对着里面的敌人,再次发动袭击。

    可是,摁动开关,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二人好奇地鼓捣了一阵,还是没用。

    难不成,是哪里出现了什么问题?

    可这不对啊,这是新的加特林,连枪油都没有挥发掉,怎么可能出现了问题了。

    这时,据点的负责人P先生见这边的加特林没了动静,不由急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不开枪了,继续轰啊,继续轰这帮混蛋。”(阿)

    其中一位黑甲杀手说道:“好像是机枪出了问题。”(阿)

    P先生:“真会关键时候掉链子,赶紧去修修看看,看看还能不能用。”(阿)

    两名黑甲杀手点了点头,然后,扛着这把几十斤重的加特林,返回了他们的别克车。想要借助专业的工具,看看是不是卡壳了。”(阿)

    可能是因为注意力全都在他们的宝贝加特林上,居然没有注意到,四周守卫那辆别克车的杀手们,居然全都不见了。

    他们急匆匆地拉开别克车的车门,可是,首先引入眼帘的,不是别的,正是四具尸体。

    两名黑甲杀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脱口而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

    “这...这到底是谁干的。”(阿)
下一篇   第3677章          上一篇   第367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