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2章

作者: 曹三少
    这种枪战,比拼的是武器的优良程度以及射击水平的高低,跟本身的身手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由于天帝这边先发制人,所以才占得一些便宜。

    随着双方的战斗进入对射状态,彼此之间也就是有来有往,各有伤亡了。

    这种枪火的激战,对于弹药的充足情况是个相当大的考验。

    才激烈交火了不到五分钟,双方的弹药就基本上告罄了。原先噼里啪啦如爆豆般的枪声,开始变成了零星的点射。

    感觉差不多了,高级白金级干部“贵宾”活动了一下全身的筋骨,扭了扭头,旁边的P先生说道:“你在外围守着,不要放跑一个人,我去取下陈少河的脑袋。”(阿)

    知道他此时正憋着一股劲,没处撒呢。

    P先生倒也不阻挠,只是不痛不痒地关心一阵:“好的,你自己小心点,这个陈少河也不是等闲之辈。曾经,咱们组织当中,有相当多厉害的角色,都是败在此人的手里。”(阿)

    “我知道了。”(阿)“贵宾”简单地回了一声,随后,他走到隔离围栏之下,轻轻松松一垫脚,便翻过了两米五高的隔离铁皮围栏。甚至,落地之声轻不可闻。

    此时,寒冰和天帝的主要火力,大部分都集中在地铁中枢建筑的大门口。

    而其他的地方,倒是安静的很。

    这不,“贵宾”进入工地之后,并没有直接参与他们的激战,而是绕到侧后方,换了另外一条路进入地铁建筑之中。

    因为是还在建设中的地铁,所以很多地方,都没有建设完毕,如此,就多了无数通往地下的路。

    想要在这如此诸多的路当中,找到一条捷径,这可太容易了。

    更遑论,“贵宾”其人,本身就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

    这不,“贵宾”从检修通道下到地铁通道里面,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摸到了陈少河、刘深磊一行人的后方。

    他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陈少河的下落。此时,他正组织人手,正在展开对外面寒冰一众的交火。

    “哼,你死定了。”“贵宾”缓缓摸出自己的兵器,准备直接一记飞刀,将陈少河干掉。

    像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往往特别看重牌面,喜欢单挑,觉得只有硬碰硬,将敌人正面打败,才算是名正言顺。

    可是,这个“贵宾”却跟以往的那些人不同。

    他是个特立独行,为达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的人。这样的人从不讲规矩,也不讲道理,是个特别辣手的狠角色。

    这不,在锁定好了陈少河的位置之后,他忽地一甩手,用一记飞刀狠狠射向陈少河的后脑勺。

    以“贵宾”的本事,一刀将陈少河射翻,那是易如反掌的事。

    可是,没想到,这飞刀飞行到了一把,居然被人用一把特大号,好像教堂十字架的大宝剑给拦住了。

    叮!

    飞刀狠狠撞在这把大宝剑的剑身上,力道之大,居然迸射出了火光。

    “贵宾”诧异万分,心说什么人,敢坏自己的好事。

    他再定眼一看,发现拿着这把大宝剑的,是一个穿着短裤、跨栏背心,脖子上挂着一串金项链,看着三十岁出头的傲娇家伙。

    只见这人哼笑着说道:“陈大哥早就知道,寒冰的杂碎,会派人到我们后面来偷袭,所以,特意让我在这里等着。”(英)

    话音刚落,这个傲娇家伙的左右,多了十几号人。这十几号人,全都是来自天候的精锐。一个个都拥有初级黄金级的战力。有几个,甚至到了中级黄金干部的战力。

    别看人数不多,可是,战斗力那是相当强悍的。

    而这个傲娇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改造之后,拥有中级白金战力的,号称小火人的刘深磊,目前在巩聪麾下效力。

    “贵宾”听完对方的话之后,脸上倒是一点没有露出吃惊和害怕的样子,只是看着此人觉得眼熟,好像之前在资料上看到过。

    不过,一时半会没有想起来罢了。

    他云淡风轻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英)

    刘深磊挑了挑眉毛,挥了一下手中的赤霄宝剑:“对于一个死人来说,有知道这个的必要吗?”(英)

    “贵宾”:“你的口气很大,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如何。”(英)

    刘深磊:“你很快就知道了。”(英)

    “贵宾”点了一下头,之后,缓缓从肋下拔出自己的武器。没想到,那居然是跟袁天仲非常相似的一把软剑。

    只不过,“贵宾”的这把软剑看上去远比袁天仲的要长的多。拿在手里,都自然下垂,看着跟拿了一条竹篾一样,毫无杀伤力可言。又跟患了ED(勃起功能障碍)的男人一样,软趴趴的,跟废物一样。

    “笑死人了,这是个什么鬼兵器,比天仲的软剑差远了。”

    “是啊,学都学不像。”

    “看着确实可笑极了...”

    兄弟们不以为然,哈哈大笑起来。就这破玩意儿,能杀人?

    可是,刘深磊看完,面色一凝,一种不好的感觉升起。

    不等刘深磊开口,一位大汉主动上前,呵呵地说道:“不用深磊哥来,我来会会你。”(英)

    他这话刚刚说完,“贵宾”猛的一晃身形,其身影在大汉面前活生生的消失了。

    大汉两眼大张,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就在他东张西望寻找“贵宾”在哪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句冰冷的话音:“就凭你,也配跟我打?给我滚开!”(英)

    没等大汉明白怎么回事,忽然,觉得脖根处一凉,接着,身体里的力气仿佛瞬间消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原来,刚才在他问话的瞬间,“贵宾”凭借玄妙、迅猛的身法,以快得超出人想象的速度转到大汉身后,手中顺势抽出的钢剑由大汉脖根刺入,剑尖一直刺穿大汉的心脏。

    别看这软剑,软得跟竹篾一样,伸出去还会自然下垂。

    可是,这全都是假象,堂堂的高级白金级干部,会使用一件没用的兵器么?

    他的剑纯钢打制,剑身刻有淡淡的纹路,又细又薄,却锋利异常,在微光的映射下,隐隐放出耀眼的红光。

    这才叫,真正的四两拨千斤,弹指间,对手当场湮灭。

    拔出长剑,剑身未粘一滴血,“贵宾”一脚踢开大汉的尸体,仰天长啸一声,大喝道:“一个不够,再来!”(英)<
下一篇   第3673章          上一篇   第3671章 地铁里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