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655章 任长风的生死局

第3655章 任长风的生死局

作者: 曹三少
    虽说紫罗兰名义上,是高级白金干部,可是,她也是刚刚升了不久的高级白金干部。而任长风,在中级白金级干部这个等级,已经保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理论上说,两个人的实力,差距其实并不太大。

    紫罗兰想要很轻松地干掉任长风,也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任长风运气够好,赢对方也不是没可能的。

    然而,他身边跟着的这些兄弟,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这不,在任长风和紫罗兰交手之后,寒冰组织的其他人,也跟任长风的这些手下兄弟交上了手。面对着接近十倍的敌人,他们就算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颗钉子。

    前后交手不到两三分钟,任长风和紫罗兰交手了数千招,如同跑马灯一样在战场上晃动,叮当叮当的兵器碰撞声,更是不绝于耳。

    而他们圈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跟之前一样,一个俘虏也没留给敌人,全都是战斗至最后一口气。

    三四百号天帝的精锐兄弟啊,就这样与任长风阴阳相隔,就这样剩下了一个光杆司令。

    任长风看到兄弟们一个接着一个倒在自己的脚下,自己却无能威力。

    他心如刀绞,眼泪唰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了,直接冲他们大声吼道:“站起来啊,站起来啊,给我站起来啊。”

    紫罗兰微微喘着气,香汗淋漓,轻声说道:“任先生,他们听不到了,永远也听不到了。”

    “M的,我要宰了你,宰了你们这群王八蛋。”任长风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和汗水,紧紧咬着后槽牙,横眉厉目道。

    紫罗兰胸脯上下起伏阵阵,点头道:“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是,别着急,任先生要不了多久,就会跟他们见面的。”

    没错,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任长风确实有些应接不暇,身上有多处受伤,有几处皮肉外翻,看着很是吓人。反观紫罗兰,只是挨了任长风的一脚一拳,倒也没什么大碍。

    这倒也并不奇怪,任长风本来就比人家的战力矮上一截。如果是巅峰状态之下,或许能够与对方一较长短。

    可是,他在此之前,已经激战了好一阵,战斗力下降了两三成。

    任长风何等傲气的一个人,怎么能受得了,一个女人这么说自己,气得全身发抖,急急打出四五十招,全都是剑走偏锋,刀法刁钻。

    不过,这些,全都被高级白金级干部紫罗兰躲闪开去。

    紫罗兰快到任长风近前之后,突然使出一招旱地拔葱,原本就轻盈的身体冲天而起。紧接着,手中的紫色弯刀,刀助人势,人借刀威,对准任长风的脑袋,狠狠的劈下一刀。

    任长风虽说体力消耗严重,可是,他的临场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

    这不,见对方的气势汹汹而来,他不躲也不散开,直接抬起龙牙刀,将对方的刀架住。

    “嘭!”一声闷响过后,任长风倒退了四五步,才勉强稳住身躯,连连摇晃,从虎口到肩膀,一阵酥麻。

    任长风顿时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力气这么大,果然不愧是北极组织的高级别白金干部。

    紫罗兰也退了几步,同样感觉掌心发麻,虎口疼痛欲裂。

    不过,相比之下,她的情况要好很多,毕竟是主动出击的,惯性和重力也帮了不小的忙。

    一刀不中,紫罗兰的斗志已被激起。哈哈一笑,飞身跳起,至上而下,一刀刺向任长风的面门。

    这是紫罗兰最常用的一招,也是试探性的,她用的是弯刀,角度很刁钻,有很大的变换余地。既可以化刺改划,又可以变成下劈。

    一般人要是碰上这一招,就算不死,也得破相牺牲掉半张脸。

    任长风现在的处境并不好,什么不杀女人的准则也懒得守了,索性就算牺牲掉半张脸不要了,也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只见他只见他毫不闪躲地迎向紫罗兰的刀尖,接着,从左至右,横着划出一刀。

    这是典型的以伤换命的打法,非得是亡命之徒或者生无可恋的人,才会有胆子这么做。

    紫罗兰是想杀了任长风没错,但是没想到,对方会跟自己玩这一招。

    “这谢文东的手下,真得个个是亡命徒。”紫罗兰在心里嘀咕一声,暗暗吃惊。

    她人凌空下落,见任长风一刀袭来,避无可避,只好收刀自救,后面就算有千招万式也使不出来的。

    就在紫罗兰一顿震惊和错愕之际,任长风心中大喜,赶紧提着龙牙刀一路小跑过来,一刀刺向紫罗兰的小腹。

    太快了!一眨眼的功夫,任长风手中那把龙牙刀已经贴到了紫罗兰的衣服,周围观战的人顿时吓出了一声的冷汗。

    在他们将叫未叫的时候,紫罗兰已经率先抓起任长风的刀背,强行改变他的攻击方向。

    咔擦!紫罗兰的手虽然割破了一些,但非常行之有效地救了自己一命。

    他想也没想,一刀狠狠砍在任长风的腰上。

    任长风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赶紧将骑马刀从紫罗兰的手里抽了出去,捂着腰眼面容扭曲地倒退几步。

    紫罗兰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立刻从地上爬起来。随后,手臂一使,阴森森的寒气,直逼向任长风的喉咙。

    任长风不敢怠慢,赶紧出招迎战。

    越打,紫罗兰看着浓情惬意,但是实际上就越凶狠残暴的一面表露无遗。

    当!震响声传出,任长风身形晃动,再次倒退数步。

    紫罗兰得理不饶人,一刀跟着一刀,一刀快过一刀,直把任长风逼得连连倒退,手腕被震得又酸又麻。

    最终,在紫罗兰的一记重刀下,任长风再承受不住,只听嗖的一声,重重飞出了四五米,将四五个寒冰成员砸倒在地。

    任长风虽然很不能接受,但是,他知道,越打下去,很可能就越糟糕。

    这不,他眼珠子一转,很快就瞄到了大概十来米的一处窗户。

    这个窗户,虽然是用钢筋加固过的,但是,以龙牙刀的锋利,将其削断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打定了主意之后,他一个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往窗户方向奔去。

    四周的寒冰众人,哪里肯这样让他跑掉,这不,条件反射性地就要阻拦。

    不过,任长风岂能把这样一些人放在眼里,手中的龙牙刀,反手就是一劈。

    划拉!

    龙牙刀,当场就把三人齐腰斩断,腹内的内脏一股脑儿地流了出来,腥臭冲天。

    没想到此人如此强横,许多寒冰组织成员,根本就不敢与之正面冲突,吓得直往后退。

    他们这一退,倒是直接给任长风让了一条路,让任长风可以直接奔向那个窗户口。

    “想走!”紫罗兰嘤咛一声,挥舞着弯刀更快地杀了过来。而且,速度飞快,直接就狠狠地冲着任长风的后背砍去。

    任长风预感到身后恶风不善,赶紧迅速一弯腰,紫罗兰的紫刀,几乎是擦着任长风的后背而去。

    紫罗兰的这一刀,虽然没有劈中任长风,却越过了后者的身体,拦在了任长风的前面。

    “你走不了的。”紫罗兰坏笑着说道。

    任长风看到她站在窗前,暗道一声“苦也”。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

    他扭头一看,数以百计的寒冰人马,正气势汹汹从身后而来。

    任长风没有选择,只得继续咬牙继续苦干。

    不过,苦干不等于蛮干,在和紫罗兰交手的时候,他也时不时地用龙牙刀,劈在窗户上。

    大概过了三十多秒钟,原本被焊条封死了的窗户,终于出现了一个大洞。

    他快速地打出几招,然后趁机往下一探脑袋。

    这一看不要紧,他简直就懵了,好家伙,这里虽然是三楼,可是,却有接近十米高。而且下面无遮无挡的,既没有树,也没有水。

    自己可不像别人那样,经过了“星辰之泪”的改造,拥有致密的皮肤和肌肉组织,如果就这样跳下去,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更加要命的是,下面同样有重兵把守。如果真的只剩下半条命,那人基本上可以判定为死刑了。

    千钧一发之计,任长风恶向胆边生。

    见紫罗兰一刀刺了过来,任长风一闪,然后一把攥住她的右手,另外一只手,则一把抱住她的屁股,用力往身边一靠。

    两个人,一下子就“亲密地”抱在一起,身体相互贴紧,甚至嘴巴和嘴巴,都快亲上了。

    这紫罗兰今年有四十出头了,一生醉心练武,还从来没谈过恋爱呢。而且,她的地位很高,别人根本就没胆子敢抱自己。像这样被一个大男人这么抱着,还是第一次。

    还真别说,这种感觉,相当美妙。

    刹那间,紫罗兰大脑一片空白,居然忘记了反抗,眼眸中的浓浓杀意,一下子化作普通女人的柔情似水。

    她愣了一下,双脸通红,居然冲着任长风羞涩地乐了。

    本来,任长风是打算抱着她,让她给自己当肉垫,来减少跳楼的惯性力的。

    可是,她这一笑,弄得任长风倒不好意思了。

    毕竟对方是女人,就这样把她当作垫背的,让她替自己去死,倒还真不是大丈夫所为。

    任长风大男子主义顿起,一时竟下不了手了。

    两人,齐齐地陷入了发呆的状态。

    不过,寒冰这边的精锐,反应特别快。他们看到了任长风的这个动作,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是想拉着她跳楼。

    这可不是殉情,而是用她来作替死鬼。

    这还了得!

    这不,立马有两个寒冰的精锐,一左一右地冲了过来,对着任长风的腰眼狠狠刺了下去。

    看到他们两个,任长风的心眼顿时活了。

    他奋力推开紫罗兰,骂道:“看在你是女人的面子上,老子放你一马...”

    然后,他快速挥动手中的龙牙刀,将两人的手腕砍断。

    之后,拎起一位正抱着断手大声痛哭的男人,直接从十多米高的窗口跳了下去。

    咚!

    窗户外面,随即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大家赶紧抬头往窗户砍去,只见二人摔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下面的人当场死亡,就连任长风本人,也是摔得七荤八素,肋骨折断了两根。

    不过,倒是没有性命之忧。

    任长风挣扎着,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分部门口冲了出去。

    “快,快拦住他。”“他是任长风,是谢文东手下的大将。”“一定不能让他给跑了。”(阿)(英)...

    楼上喊叫声连连,示警声不断。

    一楼的上百寒冰精锐,也都不是聋子和瞎子,他们当然也注意到了刚才那打雷一般的声音。于是,又有许多人拦住了任长风的去路。

    任长风咧了咧嘴,骂道:“真***,今天要折在这里吗?死在你们这帮混蛋的手里,我真是不甘心啊。”

    一边骂骂咧咧,另外一边继续挥动龙牙刀,杀了过去。

    另外一边的紫罗兰,好一阵儿才回过味来,敢情刚才任长风是要拿自己垫背的啊。

    她气得狠狠地跺了跺脚,指挥手下道:“追,追,一定不能放过任长风,我要活活砍死他。”

    “是。”众人大声回应,然后,急匆匆在紫罗兰的带领下,从楼梯上冲了下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分部的院子里。

    而这个时候,任长风并没有跑掉,而是身陷重围。

    没办法,他太累了,身上还受了这么重的伤。面对着数以百计的寒冰敌人,而且是寒冰的精锐,实在是很难脱困。

    眼看着紫罗兰气呼呼地领着一帮人冲了过来,任长风身体直打晃儿,手脚都在发抖,苦笑阵阵说道:“没机会了,我恐怕真的没机会了。”

    “都没动,我要亲自砍了他的脑袋。”(英)紫罗兰杀气腾腾,挥舞着满是鲜血的紫色弯刀,如同一个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罗刹一般。

    其他的寒冰人马,当然以她的命令为是,皆不敢动,并且,退避开来,主动给紫罗兰让开一条道路。
下一篇   第3656章 “轰天”战神——格桑          上一篇   第3654章 火力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