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0章

作者: 曹三少
    “尤里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英)余勇手指夹着烟,放下二郎腿,起身说道。

    这时,尤里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往自己身上撒了红酒的那个人么?

    这尤里也算是个官场的老手了,虽然心里很慌乱,但是,却能故作镇定:“阁下来这里做什么?”(英)

    余勇:“当然是道歉的。”(英)

    尤里指了指自己地上五个晕倒的手下,语气略带不爽地说道:“你们就是这么道歉的?”(英)

    余勇:“实在抱歉,让您受惊了,我们之所以把他们打晕,是因为接下来的事,不想让外人知道。”(英)

    尤里吸了口气,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来自己房间里的这三个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他心里有些发怵,双脚磨蹭着朝门口的方向,想要伺机跑出去。

    这时候,余勇直接把枪掏出来,拍在桌上,笑着说道:“尤里先生不要害怕,我们绝对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谈一桩生意。”(英)

    看到桌上黑漆漆的手枪,尤里脑袋顿时一懵,随即脑海一阵空白。稍瞬,才回过神来。

    看来,对方往自己身上泼红酒,并不是无意的,而是一个圈套。

    他恨得咬了咬后槽牙,自己怎么这么愚蠢,这么简单就上了对方的当了。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他们怎么说吧。

    于是,尤里再次折返回来,理了理身上的浴袍,坐到了谢文东和余勇的跟前。

    “我时间不多,有什么事,请快点说吧。”(英)尤里假装看一下手表,可是却发现刚刚自己洗澡的时候,把手表摘了。所以,他这个动作,不仅显得多余,还滑稽。

    谢文东看完乐了,说道:“尤里先生不要紧张,我们就聊聊,简单聊聊。”(英)

    这个时候,尤里才发现,从这三个人的气势强度,以及另外两个人对他的恭敬程度,他才是身份最贵重的那个。

    尤里:“阁下叫什么名字?”(英)

    谢文东:“就叫我文兴吧,我来自Z国,是个商人。”(英)

    尤里咋摸着一下这个名字,自己这是第一次听说。不过通过对方的介绍,他隐隐感觉道:“阁下,不会是来给HW集团的首席财务官来当说客的吧?”(英)

    谢文东将手中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笑着说道:“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没错,我是HW集团请来的。”(英)

    尤里:“如果阁下是HW集团请来给孟女士当说客的,我劝阁下不必多说什么了。这段时间,也有很多人,来跟我说情。不过,这并不是我和HW集团的私人恩怨,这是关乎国家、ren民以及加国在国际社会地位的大事。并且,已经闹得特别大,请恕我无权决定这事...”(英)

    “我知道这件事,不完全有你一个人决定。移民局局长以及加总.理那边,我会搞定。现在,我只要你这边鼎力支持就行。”(英)谢文东幽幽说道。

    尤里忍不住吸了口气,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居然知道,能够决定孟去留的,到底是哪三个人。

    他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总.理先生那边同意,我这边完全没有意见。”(英)

    谢文东:“我会去找他的,不过,你这边,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英)

    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支票,往尤里面前一推。

    “这是什么?”尤里假装不懂,下意识往支票上瞄了一眼,好家伙,五千万美金。这HW集团,可真是大手笔啊。

    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只要尤里先生肯合作,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英)

    “啊~~”尤里闻言,顿时愣住了。这太出人意料了,他咽了咽唾沫,好久,才把贪婪的目光从支票上收了回来,摇头说道:“实在抱歉,这钱我不能收。这件事影响太大,我一旦松口,光是国内百姓和媒体的口水,都会把我淹死的。”(英)

    他这可不是开玩笑,确实,如果是普通的一件案子,他办也就办了。可是,这件事同时牵扯着当今第一、第二大国,这要是没搞好,可就两头得罪了。

    目前,加Z府已经得罪了Z国,难道,又要去得罪M国不成?

    谢文东没想到,这个人比自己想象的要难缠的多,连五千万美金摆在面前,都不动心。

    他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气势夺人道:“好啊,既然尤里先生不合作,那我也不勉强。不过,我这个人,从不在一件事上白费功夫。既然付出了努力,就要得到回报。”(英)

    那一刹那间,尤里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位“文兴”,身上突然爆增的强大杀气。这种强大杀气,可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后天的杀伐果断、指天霸地所养成的。

    他顿时感觉自己掉入了冰窟窿之中,心中畏惧感陡然而生。

    他目光慌张,结结巴巴地往后面缩了缩,吃吃问道:“你...你想干什么?”(英)

    谢文东阴笑一阵:“你死了之后,会立刻有人继任你的位置。这笔钱,会送给他,他会完成你完成不了的事。”(英)

    “你...你们要杀了我?”(英)尤里吓得脸色煞白,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谢文东晃了晃手指,更正道:“不是杀了你,而是杀了你们六个。”

    尤里下意识看了看晕倒在地上的五个手下,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他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回沙发上。

    他可以感觉到,这一次的说客,跟前面几次完全不同。好家伙,他居然敢威胁一个国家的部.长,这是多么大的胆子,亦或者说,这是有多么强大的势力,给他撑腰。

    谢文东:“尤里先生,临终前,还有什么遗言?”(英)

    余勇和钟庭飞倒是干脆,直接就把手枪,顶在尤里的脑袋上。并且,保险已经打开,可以随时开枪。

    “等...等...等一下”,尤里急得满头大汗,赶紧说道。

    谢文东:“呵呵,不用勉强。五千万美金,清高的尤里部.长看不上,自然有人看得上。你说是吧?”(英)

    确实,这个世界,敢拒绝五千万美金诱惑的人,可不多。

    尤其是,尤里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人。

    一边是巨大的金钱诱惑,一边是生命的威胁,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自己想些什么。

    尤里,也不例外。

    经过一阵艰难的思想斗争,他终于妥协了,肩膀塌下来说道:“如果...如果文兴先生能搞定总.理那边,我这边,绝对不阻碍。”(英)

    “哈哈”,谢文东仰面笑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还是那句话,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文兴的朋友了。”(英)

    尤里嘴巴动了动,笑得比哭还难看。

    谢文东继续将支票,往前推了推:“收下它。”(英)

    “文兴先生不要开玩笑了,这钱我不能收。”(英)尤里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说道。

    “不是玩笑”,谢文东正色道:“部.长先生是我的朋友嘛,对待朋友,我一向很大方的。”(英)

    旁边的余勇更是直接,把支票卷了卷,直接塞到了尤里的手里:“拿着吧,我们老板送出去的东西,还没人不敢不接呢。”(英)

    尤里看得出来,对方是认真的,心中大喜过望,五千万美金啊,这是自己忙活十年,也挣不到的钱啊。

    跟这位文兴相比,之前给自己行贿的那些老板,就显得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谢谢,谢谢文兴先生。”(英)尤里的脸色变化的很快,一下子就阴转晴了。他这可不是装的,而是真正地发自肺腑的笑容。

    谢文东:“不用客气,对了,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英)

    尤里:“什么事?”(英)

    谢文东:“帮我想个办法,和总.理贾斯汀见一面?”(英)

    尤里:“啊?你要跟总.理见面?”(英)

    谢文东:“没错,有什么问题?”(英)

    谢文东眸中精光四射,目光犀利如刀,根本不给尤里半点拒绝的余地。

    不过,他还是很担心地说道:“总.理先生,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我担心,担心...”(英)

    谢文东:“这就不是你要担心的事了。你只需要,把我带到他的面前,甚至不用他知道都行。剩下的事,交给我自己办就好。”(英)

    尤里:“这个...”(英)

    谢文东:“这个,对于尤里先生,不是什么难事吧?”(英)

    尤里能感到谢文东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狠辣,还多了几丝狡黠。看来,自己不知不觉地上了对方的贼船了。而且,对方身上的气势太过强大,在他面前,自己根本就好像个学生一样,被前者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他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我可以把你们送进总.理的府邸,不过,其他的,我也不能保证。”(英)

    谢文东笑了笑:“那就够了。合作愉快,朋友。”(英)

    说着,主动起身,和尤里握手。

    尤里叹了口气,也起身和谢文东握手:“文兴先生,大概什么时候安排?”(英)

    谢文东:“当然是越快越好,最快,不能超过两天。”(英)

    尤里:“两天?这会不会太着急了?”(英)

    谢文东:“我只有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我还有自己的事。两天,就两天,两天如果尤里先生如果没有做到,那我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付出的努力收回。你不会希望,看到我会有什么反制措施的。相信我的实力,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英)

    说着,冲钟庭飞打了个眼色。

    钟庭飞收益,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

    尤里低头一看,身体猛地打了个哆嗦,原来,那全都是自己详细的资料和信心,连自己家人在哪里上学,在哪里工作都知道。

    就凭这信息的搜集能力,其背后肯定是有超级势力的支持。

    如果说他刚刚还有一点侥幸的话,现在他是完全也没有了。

    他连连点头说道:“不会,不会。两天,两天之内,我一定安排好。”(英)

    谢文东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两只眼睛笑眯成一条缝:“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英)

    旁边的钟庭飞,拿过尤里放在一边的手机,拨通了一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搞定了,打这个电话。”(英)

    然后,谢文东三人,这才向尤里告辞。

    等他们离开好远,尤里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自己做了一场梦一样。可是,看了看手里捏着的支票,这才明白,这并不是梦。

    “HW集团,这到底找的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厉害?”(英)尤里自我叹息一声,惴惴道。

    不过,既然拿了谢文东的钱,他也不敢不照实办。而且,他很快就释然了,只要文兴搞定总.理那边,自己这边就可以顺其自然地松口,放了孟女士。

    如果他们搞不定总.理那边,那就算自己松口,也是没用的。

    所以,算来算去,自己也是不吃亏的。

    这次行动,虽然过程有一点点曲折,可是,也不算太难,就把这个尤里给拿下了。

    所以,这个结果,倒也挺令人满意的。

    在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谢文东救一个人,需要同时搞定三个人,不是只要搞定一把手,就行了吗?

    这是因为,这三个人,分属于不同阵营的党>派,并且对羁押孟的警局,都有发号施令的权限的。

    谢文东不想节外生枝,所以为了保险起见,选择的是把他们三个全部拿下。

    而对于谢文东来说,无非就是多花点钱,多花点功夫而已。

    跟寒冰那些棘手的对手来说,这几个人,着实算不得什么太麻烦的人。
下一篇   第3601章          上一篇   第369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