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585章 魂归西天

第3585章 魂归西天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的声音,通过舞台上的四个话筒,字字清晰地传到现场大家的耳朵里面。

    谢文东:“这次举办这个宴会,一来,是对天候和武部两家兄弟,最近一次对寒冰作战所取得的大胜利进行祝贺,并且进行一个分析总结。二来,也是当着诸位兄弟的面,处决叛徒张海明。这三来嘛...”

    谢文东顿了顿,随后,开玩笑道:“也是大家许久未见,我想大家了。”

    话音刚落,现场传来一阵热烈的鼓掌声,许多人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因为这三件事,对大家来说,都算得上是大好事,大喜事。

    三眼翘着二郎腿,面带微笑:“事情得一件件办,我看,就从第三件事开始吧。我提议,全体兄弟,敬东哥,敬天帝。”

    旁边的李爽,一根香烟,叼得跟二流子似的。他吹了一口烟雾,随后附和道:“好主意,我也附议。”

    三眼眼睛一白他:“老肥,呦呵,今天不见,你是猪八戒戴眼镜——冒充文化人啊。还附议啊...”

    李爽压低声音道:“你爸爸不在家,放你妈de屁,老子本来就是文化人。”

    三眼:“切...猴屁股不怕脸红。”

    “好了,你俩就别斗嘴了,好多兄弟都看着呢。”旁边的高强压低声音,训斥他们两个。然后,他高声说道:“东哥,我也附议。”

    之后,第一排许多干部,也纷纷把杯子举起来,大声说道:“敬东哥,敬天帝。”

    现场的元老、高级干部,相当一部分,是从东北出来的。这东北人喝酒,就是两个字——豪爽。所以,他们这一倒酒,足足满满一酒杯,足有三两多。

    而且,他们喝得可不是红酒,全都是二十年以上的茅台,连喝酒的杯子,都不是茅台自带的小杯子,而是从悉尼市的唐人街,专门买的白酒杯。

    (当然,宴会上,也有不少红酒、饮料等。只是这些大哥带头喝白的,你喝红的,未免有些太不合群了。所以,现场几千人,清一色,全都是喝白的)

    既然兄弟们盛情难却,谢文东也不会扫了大家的面子,这不,见状,随即冲余勇打了个眼色,余勇迅速冲下台,给他拿了一瓶酒,一个酒杯。

    九门提督因为是保镖,负责谢文东的安全,所以,他们滴酒也不能碰。

    虽说谢文东的酒量不错,可是,他平时却很少喝酒,因为他无时不刻,都得保持一个清醒的大脑。

    不过,这一次例外。

    他也将杯子倒满,随即高高举起:“来,还没有举杯的,都把杯子举上。这第一杯,敬牺牲的兄弟!恩情不忘,热血永在。”

    说着,哗~~将满满一杯酒倒下。

    现场诸位兄弟,也学着他的样子,把酒倒在地上。

    “第二杯!敬天帝。愿天帝旗下,英才辈出。号令世界,谁敢不从。”

    谢文东再次把酒倒满,三两三的酒杯,直接一口闷。

    “好,好样的东哥!这一杯酒,敬天帝,愿天帝旗下,英才辈出。号令世界,谁敢不从!!”诸位兄弟,又学着东哥的样子,做了一遍。

    “第三杯酒,我敬诸位兄弟们。”谢文东三杯酒倒完之后,酒瓶子已经空了。

    他把酒瓶子往旁边一放,随后眸中光芒四射,俯视全场道:“愿好兄弟在一起,一辈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现场其他的兄弟,也都学着他的样子,把酒倒满,把酒瓶子往旁边一放,随后齐声说道:“愿好兄弟在一起,一辈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敬东哥。”

    现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声浪之大,如同大海的巨浪铺面而来。

    许多兄弟,酒量其实并不太好,这半斤多白酒下去,已经满面红光,有些迷醉了。不过纵然喝醉,大家也是开心的。

    正如东哥所说的,好兄弟,一辈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不正是大家一直所追求的么。

    现场的气氛,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更加热烈了。

    谢文东把酒杯放好,等大家喝完,才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

    然后,声音突然低沉下去,甚至有些哽咽道:“虽然大家今天聚在堂堂澳大利亚总.理的府邸齐力比丽楼,很高兴。但是,有一些兄弟,注定是永远也到不了场了。”

    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大家立马又恢复了安静,一种不安压抑的气氛,随之弥漫。

    谢文东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酒渍,随后,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相信诸位兄弟们也知道了,我们天帝近段时间,出了一个天大的叛徒。他以前为天帝立下赫赫战功,曾经数次出生入死救下我的性命,后来,因为受伤隐退,他是个功臣,大功臣。

    可也是因为他,武部和天候发生火并,造成数百兄弟丧命。因为他,武部和天候差一点全军覆没。也因为他,吴永辉、凌颜、宛如、刘天河差点再也回不来。

    本来,我是对这个人,有点愧疚,觉得是自己做的不够,忽略了他的。可是,现在我对他一点愧疚也没有,因为他造的孽,就算他把那些功劳加起来,也弥补不了。好,我宣布,今天就是他的末日。来人,把叛徒带上来!”

    哗~~

    现场一下子就跟炸了锅一样,许多原本坐下的兄弟,纷纷站了起来。

    兄弟们联想到张海明的所作所为,愤怒不已,群起激愤,大声咆哮道:“把他凌迟处死,把他千刀万剐,割上一千多刀。”“把他的肉全部割下来,煮熟,分给大家吃。骨头砸碎了,熬汤给大家喝...还有...皮也要扒下来...”“我要喝这王8蛋的血...”

    原本,大家就气愤异常。

    等看到张海明被五花大绑,被四位大汉抬到主席台,并且放在一个类似手术台的推车上面的时候,场面更是差一点就失控。现场谩骂声连天,唾沫星子飞溅,有的兄弟,甚至下意识要去摸刀。

    不知道的,还以为现场抬上了一头猪,大家正要杀猪呢。

    别看张海明的眼睛始终闭着,可是,他的耳朵清醒着呢。

    对于这种结果,他早就想到了。

    悔恨已经无用,现在能做的,只有静静等死了。

    “心如死灰,人死灯灭”,形容的可能就是张海明现在这个状态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原本,谢文东觉得自己心已经够硬了。可是,看到张海明的脸庞,心肠又变软了。

    他的眼睛里噙着泪,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说出声来:“...你...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张海明没有说话,依旧是眼睛紧闭,嘴巴紧闭。

    不过,他的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他这一流眼泪,谢文东也哭了。不过,因为他是背对着大家站的,所以,只有九门提督看到他落泪。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等现场喊声之声落下了一些。他才又接着说道:“我必须给死去的兄弟们,一个交代。不过,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不会虐杀你,我要把你的遗体,永远封存,放在极乐岛的祠堂里,要兄弟们以你为戒,再不生造反内乱之势。”

    说完这话之后,谢文东轻轻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随后高声说道:“王如朋、王谦予,你俩出来。”

    王如朋,九门提督二把手,高级黄金干部,冒险爱好者,禁军副统领,也是清华大学生物制药专业,并且也是博士,绝对的文武双全。

    王谦予,天候干部,初级黄金干部,清华大学外科博士,神经学专家,外科手术专家。同样,也是文武双全。

    这二人,将共同使用麻醉药和银针,先让张海明的四肢瘫痪,基本的运动功能丧失。

    因为事先早就打过招呼,所以,王如朋和王谦予两个人,早早地准备好了相关的工具。

    这不,一听到谢文东的召唤的时候,他们立马就答应一声,并且上的台来,开始对手术推车上面的张海明,进行麻醉和针灸工作。

    原本热闹的会场,再度鸦雀无声,大家瞪圆了眼珠子,看着眼前的王如朋和王谦予开始忙活开来。

    大家本来想着,该把这个张海明大卸N块,把他的每一根骨头都卸下来,才能消除大家的心头之恨。

    不过,看到东哥这么处理这个张海明,大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倒也说得过去。

    毕竟,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不管大家有多么大的怨恨,张海明也只有一条命可偿。既然到头来,都是一个死字,又何必让他再经过多少痛苦的过程呢。

    更何况,这是几千人的庆功宴,要是把现场弄得臭气熏天,现场污秽遍地,真的好吗?

    想必,大家到那时候,也吃不下饭吧。

    另外一边,王如朋和王谦予的动作很快,才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张海明整个人就基本上不能动了,连转头都不可以。

    之后,在九门提督的帮助下,他们两个,把张海明抬到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密封性完好的长木盒子里。

    亦或者说,这是为张海明专门打造的“棺材”。

    而在他们准备的时候,有兄弟,给搬来了两个罐子。

    这两个罐子的罐体上,赫然写着liquidnitrogen,再旁边是他的分子式N2。不用说,上过中学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叫作液氮。

    这玩意儿的温度,是零下196度,一平方米液氮,可以膨胀至696立方米。普通人,只要皮肤液氮两秒钟,就会造成不可逆的冻伤。

    只要身体的接触面积,超过三分之一,接触超过十秒钟,好端端的一个人,就可能被直接冻死。

    没错,谢文东就是打算用这种方式,结束张海明的生命。

    因为整个过程太短,所以,会大大缩减张海明的痛苦时间,这也算是谢文东,最后能为他做的。

    在这里需要提一句,这里的液氮杀人,和东心雷、褚博等人的液氮冷冻完全不同。

    其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不放血,而后者是需要把身体内的鲜血完全排出,并且提前注射许多抗体、激素等药物。

    正因为有这样的区别,褚博和东心雷还可能醒得过来。可是,张海明再也醒不过来了。

    台上的工作人员,将液氮的接口,和张海明躺着的木盒子相连,只要打开开关,液氮进入其中,张海明就会永远沉睡过去,再也就醒不过来。不管你用多么高明的科技手段,也是不会醒过来的。

    “东哥,可以开始吗?”余勇亲自上前,把手放到液氮的开关处。

    谢文东一挥手:“等等!”

    然后,他蹲下身,趴着木盒子上面,重重说道:“难道,你什么都不想跟我说么?”

    过了老半天,谢文东才隐隐约约听到五个字:“对不起,东哥!”

    谢文东最想听的,就是这五个字。

    那一刹那,谢文东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只见他眼圈通红,轻轻拍了拍木盒子的盖子,突然仰面高声喊道:“走好,一路走好。”

    说着,对余勇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

    余勇会意,直接将液氮的开关拧开,白色又冰凉的气体,一下子喷射过来,转眼就覆盖了张海明的全身。

    那一刻,张海明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寒意。

    冷,冷到骨子里,沁入骨髓里。

    可是,他的心早已冰冷,又何惧这种严寒呢。

    很快,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最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再也感觉不到了。

    就这样,张海明以这样相当体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相比于那些惨死的兄弟,他是幸运的。可是,跟现场其他兄弟相比,他又是不幸的。

    因为,他选错了路,跟错了人。

    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有时候是汗水,是坚持,是隐忍,有时候,则是生命。

    张海明死了,可是,现场大部分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反而,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堵在心里一样,让人感觉不爽。

    对,是很不爽。

    谢文东擦了擦眼泪,示意大家把木盒子运下去。按照谢文东的想法,这个盒子,将被运到极乐岛祠堂的某间特别房间,永远保存下去。他的存在,将时时刻刻提醒着天帝的众人,永远也不要做傻事,更不要把自家兄弟的性命,视作草芥!

    接着...他将做第三件事。

    而这件事,才是这场庆功宴的压轴大戏。
下一篇   第3586章 新的征程          上一篇   第3584章 齐聚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