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577章 张海明的末日

第3577章 张海明的末日

作者: 曹三少
    只见管刀在他手中,疯狂舞动,居然在接下来的一分多钟之内,止住了溃败之势,还被他杀死杀伤五六位寒冰的打手。

    就连那位初级白金干部刘备,都没有再在他的身上占到什么便宜。甚至,还被他的管刀,划了好几处。

    看了看身上的伤,以及四周倒下的手下,刘备眉头凝成个川字,心说这小子还真有几分能耐啊。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必须立即弹压住这种局面。

    只见他突然大喝一声,挡住姜怡帆的进攻,原本就本来非常长的双手,好像又立马暴长了数倍。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在变魔术呢。

    其实,他这并不是变魔术,而是速度一下子就加快了,让人有一种视觉上的错觉,从而达到令人猝不及防的效果。

    他一下子,就抓住了姜怡帆的两只手,令后者动弹不得。之后,将全身的力量,都灌入双手的十指上,用寸劲一捏。

    好家伙,这一捏的力道,估计连砖头都能捏的断,更别说是人手了。

    万幸的是,姜怡帆的左手上,带着一块手表,右手上手腕处,有管刀的刀把,这才减缓了对方的力道。

    可纵然这样,也差点疼得姜怡帆眼泪都出来了。

    不过,姜怡帆反应倒是很快,他忍住痛疼,咬了咬牙,赶紧抬起膝盖,狠狠撞向刘备的下阴。

    这人在紧急的情况下,一切以保命为先,有时候就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不道义的了。

    哪知道,对方早有准备,也迅速抬起了膝盖。

    咣当!

    二人的膝盖,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因为用力实在是太过猛,所以两人的膝盖皆被撞伤,差一点两个人的膝盖骨都得撞碎。

    一种电击般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他们的全身。

    姜怡帆和刘备同时皱了皱眉头,经过短暂的接触之后,立马分离。

    不过,刘备的手,还是死死地抓住姜怡帆的手腕,正准备再次发力,把他的手捏断。

    姜怡帆咬了咬牙,抢在对方发力之前发招,只见他两只脚全部腾空,几乎同时重重踢在刘备的肚子上。

    轰隆!

    刘备连着往后面倒退了几步,居然撞破二楼的栏杆,从栏杆上栽了下去。

    这栏杆,可是铁做的,谁能想到,竟然这么不结实,这么容易就被撞开了。

    莫非,这寒冰的D级安全屋,也是豆腐渣工程?还是说,有人把修安全屋的钱,拿去泡妞了?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

    其实,这栏杆非但不是豆腐渣工程,还是相当坚固的高强度不锈钢做的。

    之所以这么不结实,那是因为,刚刚的几轮手雷爆炸,把栏杆的几个重要的焊点全部给震开了。

    再加上,姜怡帆刚才的这两脚实在是力气太大了,才发生了这种意外。

    当事的两个人,明显没有想到,自己会连人带兵器,直接摔下去,所以下意识都叫出声来。

    刘备本着“临死”也要抓个垫背的,在关键的时候,更加抓紧了姜怡帆的手腕。

    而姜怡帆的条件反射则是利用刘备作为肉垫,为自己减缓惯性的冲击力,尽量保护好自己的脑袋。

    区区二楼,不过四米来高,对于两个顶级的高手来说,根本就不再话下。

    不过,这人要是倒霉起来,放屁都砸脚后跟。

    这不,在下落的时候,刘备的脑袋,不小心砸在一楼门口的一节废旧火车头的车头上。

    这车头虽然已经严重生锈,可是,坚硬度依旧相当了得。

    脑袋跟的钢铁相比,本来就不堪一击。更别说,刘备的身上,还另外负担一个人的重量。

    这一磕,直接把刘备的脊柱给震断了,连脖子都歪向一处。

    他先是惨叫一声,口里接连喷出几口大血,接着,眼珠子一翻,当场就疼得晕了过去。

    这时,姜怡帆也从一片混沌中回过神来。

    他晃了晃神,从刘备的身上爬起来,先是看了看自己有没有事,再看了看身下的刘备。

    当看到刘备的样子时,他一开始非常心中忍不住五味杂陈。

    从大局来看,自己杀掉这个大对手,给自己,给里面的刘天河、凌颜和宛如,都是大有裨益的,这是一件大喜事,是非常值得高兴的。

    不过,从个人而言,他又觉得自己不爽。毕竟,这人并非自己百分百用实力干掉的,他很大程度上,是死在自己的运气差方面。这对于一个顶级的武者来说,算不得什么长脸的事。

    本来,姜怡帆还想指着打败他,踩着他的尸体,踏入初级白金的门槛。

    现在看来,这临门一脚还是没有踢好,这么稀里糊涂地,就把这个初级白金干部给灭了。严格点来说,自己还尚欠时机,亦或者说,自己还欠火候。

    时间紧急,容不得姜怡帆多想,生怕他没死透,前者右手抬起,随后轻轻一挥,刀锋划过刘备的喉咙。

    刺啦!

    刘备的喉咙连带着气管,立时他浑身的汗毛,立马就立起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铺面而来。

    “救我~~救我...”刘备两只大眼珠子,一下子睁开了,他喉咙里,发出一阵阵怪异,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他拼命想要用手指去捂住伤口,可是鲜血还是从手指缝里流了出来。

    时间不长,他瞪大着眼珠子,身体软绵绵倒在了地上,嘴角蠕动一阵,在身体抽搐中气绝身亡。

    堂堂一位初级白金干部,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了。

    二楼往下看的一众寒冰打手们,一个个瞪圆了眼珠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区区二楼,居然能把人摔成这个样子。

    不管他们相信不相信,事实就是这样。

    姜怡帆也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没死透,忍不住吓得全身一哆嗦。不过,他的反应飞快。

    也就在他们发呆的时候,姜怡帆抬脚踩上火车上,直接顺着二楼栏杆的断处,飞回到了走廊之中。

    看到他完好无损地再次出现在众人跟前,一众寒冰打手,吓了一大跳,跟见了鬼一样。

    姜怡帆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阴笑道:“现在,他死了,该你们了。”

    一众寒冰打手,顿时吓得全身发抖,忍不住后面退了几步。

    不等他们开口,姜怡帆已经抢先动手,迅速发难。

    他一个人本就难缠,而这个时候,天候的另外两名干部——周庚、张忠也率人突破重重障碍,来到这边这边。

    张忠的战力,本就不错,属于黄金级。而周庚是改造人,战力更是高达初级白金干部的实力。

    有这两个人过来相助,消灭这帮人,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么?

    隔着老远,便有小弟过来急匆匆刚过来汇报:“不...不好了,骑士,天候的一支精锐人马,杀过来了。”

    张海明听完之后,暗暗吃惊,抓住那位小弟的衣领子说道:““闪电”呢?闪电没有杀掉巩聪?”

    小弟跑得气喘吁吁:“他们两个还在激战,目前胜负未分。不过,咱们的情况以及岌岌可危了,那帮天候的混蛋,个个跟疯了一样,都不要命的。咱们的兄弟,根本就顶不住。”

    张海明:“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弟:“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张海明直接掏出枪来,恶狠狠地顶住小弟的眉头,重重说道:“你敢扰乱我的军心?没有杀掉巩聪之前,我绝不走。”

    小弟的脑袋被人用枪顶着,吓得当场就跪了下来,连连求饶。

    不远处,已经能看到周庚、张忠所带领的人马,迅速往这边冲杀过来了。

    这时,张海明身边的心腹们,赶紧劝道:“老大,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是啊”,旁边又有人劝道:“这一次咱们尽力了,相信会长能够理解我们的。”

    “再不走,就真的走不掉了。”

    ......

    话音未落,前方便传来一阵“哒哒哒”的机枪声。

    这一阵机枪声,把张海明吓得一缩脖子。

    他咬了咬后槽牙,一挥手,大声说道:“撤,快撤。”

    身边的一众人听完,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护送着张海明往安全屋的后面的密林里跑。在那里,有数条专门供他们逃生的安全通道。

    这些通道,是事先清理过地雷和陷阱的,绝对安全。不过,这条通道的存在,仅限于少部分人。

    而那些正在和姜怡帆交战的寒冰枪手们,在得到了撤退的命令,也无心恋战,纷纷边打边撤,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姜怡帆也怕这是个计谋,更怕敌人突然反杀回来,威胁到刘天河、凌颜、宛如三人的安全。所以,他不敢追太远。追了一阵之后,便返回到了原处,守卫在房间门口。

    刘天河看到身后有动静,忍不住调转枪口,准备射击。

    姜怡帆看到吓了一跳,赶紧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说道:“老爷子,是我。”

    刘天河并没有开枪,只是冲他微微点头,随后说道:“小伙子,外面的那些杀手呢?都被你打跑了?”

    姜怡帆摇了摇头,如是说道:“是咱们天候的援军到了,咱们基本上可以说是安全了。”

    “太好了”刘天河听完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过,因为依旧在敌人的据点里,所以他不敢怠慢,安排说道:“小伙子,你守在门口,我守在窗户口,等到彻底安全了,再出去。”

    “明白。”姜怡帆回答道。

    且说另外一边狼狈逃窜的张海明一行人。

    他们想要逃,不过,后面的追兵可不答应,迅速来到了安全屋这边。

    看到姜怡帆一个人站在二楼的房间门口,周庚大声问道:“帆哥,你怎么样?没事吧。人质呢,人质安全吗?”

    姜怡帆一见是自己的兄弟们过来了,欣喜若狂道:“我安全,人质安全,快去追张海明,绝对不能让这个叛徒跑掉。他往那个方向走了...”

    说着,姜怡帆一指张海明等人所逃跑的方向。

    张忠:“好样的,我们这就去追。留下十个人,帮着姜哥照应一下,其他人,随我们一起来。”

    周庚:“对,一定要灭掉这小子。”

    说着,二人率领着几十号兄弟,一路追杀过去。

    张海明则领着一行二十多人,一头往密林的安全通道扎去。

    然而,刚刚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人大叫道:“骑士,骑士,天候的人追过来了。”

    这人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到一阵哒哒哒的枪声,一排子弹从身后扫了过来,打在他们四周的树木上。

    张海明赶紧扭过头来,向前方望去,足有几十号人,跟着后面穷追不舍。

    为首的,是三个拿着野牛机枪的大汉,正大马金刀地向自己这边开枪射击。

    “快找掩体!”张海明急急提醒一声,向旁翻滚,躲到一颗大树后。

    他顺势摘下背后的沙漠之鹰步枪,对准前方树林里的敌人,哒、哒、哒的点射三枪。

    他这三枪刚打完,就听啊的一声惨叫,一名大汉右腿中弹,从树后摔倒在地上。

    不给对方爬起的机会,张海明下移枪口,立刻补上一枪。

    精准又要命的一枪,子弹由那名大汉的心口打入,在其后心飞出,他的惨叫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这张海明,不亏是个厉害的角色,刚才那几枪,可谓极为霸道,也确实把后面追击的张忠、周庚等人给吓倒了。

    “你们掩护明哥快走!我们掩护。”这时,前方树林里传出一声尖叫。

    紧接着,是一阵咯吱咯吱脚踩树枝枯叶的急行声。

    张海明要跑!

    张忠、周庚从地上站起身形,刚要往前冲,前方哒哒哒的枪声持续响起,刚刚露头的张忠又被对方凶狠的射击逼退回树后。

    “张忠兄弟,给我!”周庚背靠着树干,看向藏身在另一颗树后的张忠。后者知道他要的是什么,回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手雷,扔给周庚。

    这颗手雷是他俩在沿途被打倒的尸体身上发现的。

    周庚伸手一把把手雷接住,他扯掉拉环,不过手指一直压在引信上,等到前方的敌人打光了子弹,更换弹夹的空挡,他摁着引信的手指才移开。

    随着叮的一声脆响,手雷的引信弹飞,周庚抖手把手雷抛了出去。

    这周庚可是改造人,一拳可打出好几千公斤的力量。把这么一枚手雷,扔出几十米元,根本就不算什么。

    轰隆!手雷在一颗大树附近爆炸,藏身于树后的那名大汉被手雷硬生生地炸飞出来。

    落地后,他满脸满身全是血,不知有多少弹片、木屑插在他的身上,大汉双手捂着脸,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地上不停地打着滚。

    周庚深吸口气,喝道:“冲!”

    说话之间,他率先从树后冲了出来,直奔前方的树林跑去。似乎听到了他跑过来的脚步声,躲藏在另颗大树后的一人探出身形。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急开枪,奔跑中的张忠抢先扣动扳机。

    哒、哒、哒!野牛突击步枪发出扫射声。

    在快速奔跑的情况下,当然没什么准头可言,打出去的子弹有些打空,有些是打在树身上,把树皮打得前后飞溅。

    探出头的那名大汉被溅射过来的树皮打在脸上,他吓得急忙又缩回头去。

    张忠也没盼着自己能命中目标,只要能把对方逼退回树后就可以了。

    他三步并成两步,当他快要接近那颗大树的时候,突然间向前扑出。

    由于他的速度太快,藏在树后的大汉只看到一道黑影从自己身边掠过。

    当他扭转回身,准备射击的时候,已然落地的张忠躺在地上,脑袋抬起,对准那名大汉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从膛口内怒射出去的子弹无一打偏,全部命中在那名大汉的身上。

    大汉的身子连续震动,一团团的血雾在他胸前和小腹腾出。

    等枪声终止,他端起来的M16掉落在地,身子倚靠着树干,慢慢滑坐在地上,向他背后看,树干上多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一口气解决掉几名大汉,张忠躺在地上刚喘了口粗气,猛然间,有人啊的大叫一声,他从树后狂奔出来。

    这人一边大吼着,一边端着枪向张忠冲去,边跑边扣动扳机,哒哒哒,子弹在地上打出一条直线,直奔张忠扫去。

    当那人扫射的子弹马上要打中张忠的时候,飞来的一把空枪,正中他的面门。

    啪!这把空枪打得结实,他闷哼一声,仰面摔倒在地,他先是用手在脸上胡乱地抹了抹,发现自己被砸得满脸是血,连鼻子都歪了。

    这名杀手倒也硬气,往旁边吐出几口血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他才刚起身,一条人影已窜到他近前,直来直去的一拳狠狠击在他的小腹。

    大汉吃痛,自然而然地弯下腰身,那人紧接着又使出个高抬腿,高高提起的膝盖正顶在大汉的面门。

    随着一声脆响,大汉再次仰面摔倒,这回再看他,满脸全是血,鼻梁骨都被来人的膝击掂碎。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倒这名大汉的正是周庚。打倒这人后,他立刻蹲下身形,一边向周围仔细巡视,查看附近有无敌人,一边问道:“张忠兄弟,你没事吧?”

    张忠从地上爬起身,正色说道:“我没事!快追,别让张海明给跑了。”

    周庚:“张海明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兄弟们,继续追。”

    一众兄弟,纷纷高声答应一句,然后卯足了力气,向前追击而去。

    在和张忠的全力追击之下,只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两人已能看到在前方树林里奔逃的人影。看数量,也就十几个人的样子。

    周庚边跑边大声喊喝道:“张海明,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赶快投降吧!”

    他的喊声让前方的人影纷纷停下脚步,几人一同躲藏在树后,接着,哒哒哒的枪声响起。

    周庚和张忠反应也快,第一时间各找掩体,躲避仰面而来的子弹。

    “后面的兄弟,报个名字吧,是哪个部分的?”前方的枪声停止,传来一人的问话声。

    周庚从树后微微探出头,一边观察对方的动静,一边大声说道:“天候干部周庚!”

    张忠:“天候干部,张忠。张海明,你们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识相的话,赶紧投降。”

    随着他报上姓名,前方树林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另有一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来自云腾族的周庚兄弟和毒枭出身的张忠兄弟。”

    说这话的,就是张海明。

    稍顿,张海明又振声说道:“两位兄弟又何必苦苦相逼,今日你们放我一条生路,来日我张海明一定十倍回报!”

    “道不同,不相为谋。”张忠的语气很平静,心脏却是狂跳不已,你小子终于不跑了是吧。

    他深吸口气,继续说道:“张海明,你这个叛徒,还有脸说这种话,你知道因为你,有多少兄弟无辜枉死了吗,你知道东哥有多么痛心吗?你怎么对得起他,对得起大家。”

    “哈哈”,张海明听完,突然狂笑起来,说道:“我为天帝,为他谢文东,做了太多的贡献,也做了太多的牺牲,可谢文东又给了我什么?一个虚职而已。

    我曾经申请过,回到他身边,为他卖命,可是,他不同意啊。我总不能,让我后半辈子,一直就这样腐朽烂掉吧。我总得做出点事,让他看看,让他看看我不是没用的。”

    “你糊涂啊。”张忠听完,忍不住大骂道:“东哥这是保护你,你知不知道。你知道,混我们这一行的,都是把脖子挂在裤腰带上生活。谁能保证,自己哪一天不发生什么意外。

    所以,许多元老都被东哥安排到大后方过太平日子去了,只留着他一个人,独自前行。难道,那些元老都是没用,都是被东哥舍弃的么?东哥这是在以一人之力,给兄弟们遮风挡雨啊,你怎么不知道好歹。”

    张忠说话时向另一边的周庚看了一眼,后者会意,慢慢蹲下身形,趴到地上,准备匍匐绕到对方的侧面。

    可是他刚从树后探出头来,对面便响起一连串的枪声,呼啸而至的子弹把周庚又逼退回树后。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不要拿我跟他们比较!”张海明其实心里有时候也有些这种感觉,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张忠:“你可真是丧心病狂了。好了,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就省省吧,不要浪费口舌了。”

    “张海明,今天,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周庚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时,旁边有一位天候的兄弟,在树后慢慢站起身形,使出全力,箭步冲向另一颗大树。

    随着他一动,对面的枪声又起,这位兄弟虽然成功地冲到那颗大树后,但他的身子也把子弹划出两条口子。

    “周庚,张忠,你最好让你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他再敢靠近,下一枪将会打穿他的脑袋,你想让你的人测验一下我兄弟的枪法吗?”

    听闻对方的话,张忠扭头看向周庚,并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手下的兄弟,先不要再向前靠近。

    “我们不怕死,你呢?”张忠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我们...”

    不等他说完,张海明已经哈哈大笑,打断他后面的话,他大声说道:“你们不怕死,我们更加不怕死,实话告诉你,自打我自动退出天帝,我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有种你们就过来,大不了,跟你们同归于尽。”

    他嘴上是这么说,可是,说这话的时候,却向左右两个心腹各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慢慢地向后倒退。

    这两个心腹,都是跟随张海明多年,对于他的意思,自然是一点就透。

    这两个人端着枪,小心翼翼地跟着张海明一起后退。

    虽然他们的步伐很慢,退的小心翼翼,不过脚踩在地当中,还是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

    周庚耳朵尖得很,他快速地向外探头瞄了一眼,紧接着,他立刻又缩回头,对张忠做了个手势,表示敌人要跑。

    张忠眯了眯眼睛,深吸口气,猛然从树后深身,向前方的人影开枪射击。

    现在天色已然阴暗了下来,他们又身处于林子里,光线更加昏暗,此时张忠的射击也只能是凭感觉。

    哒、哒、哒!随着一阵枪声响起,前方的人影突然传出一声惨叫,周庚和张忠心中一动,立刻意识到前方有人中弹了。

    张忠片刻都没耽搁,箭步从树后窜了出来。

    也就在他现身的瞬间,前方树林里传出一声手枪的枪响。

    嘭!再看张忠,身形猛然一震,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

    周庚大惊失色,他一边开枪向前方的树林扫射,一边快步冲到张忠近前,低头一瞧,只见张忠的大腿上中了一枪,鲜血顺着弹洞汩汩流淌出来。

    “不用管我,我没事!”张忠急声说道,说话之间,他硬是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继续向前冲去。

    周庚咬了咬牙关,三步并成两步,越过张忠,边跑边开枪压制前方树林里的敌人。

    后面的天候兄弟,也不甘示弱,赶紧开枪还击。

    这一顿交火,打得是消耗战,双方各有伤亡。

    不过,天候这边仗着人多,对于这点伤亡,倒还可以承受。

    枪战过后,前方树林没有再传出枪声,只有沙沙急速的脚步声。

    当周庚冲到张海明等人刚才的藏身之处时,现场的活口,只剩下一名肚子中了两枪的大汉。

    这名大汉倚靠着一颗大树,坐在地上,还没有断气,不过大量的鲜血正顺着他的小腹流淌出来。

    看到仰面而来的周庚,这名大汉喘息着把手枪举了起来,颤巍巍地对准周庚。

    不等他开枪,周庚的手指已然扣到扳机上。

    哒、哒!弹夹里最后的两颗子弹飞射出去,一颗命中大汉的胸口,一颗打中大汉的额头,后者的身形猛然一震,举起来的手枪也随之无力地落回到地上。

    除了他,四周也都是一众寒冰打手的尸体。

    在这些身体当中,甚至不乏白银干部和黄金级别的干部。

    只是,这些人战斗力虽强,可再强大的火力之下,还是无比脆弱,连反击之力都没有,就被人给打死了。

    当然,因为他们并没有施展自己的武功,所以大家也不知道,他们的能耐到底如何,也都没有在意。大家还以为,他们打死的,只不过是一群普通的枪手呢。

    到现在为止,张海明身边就剩下了一个心腹手下了。

    这个心腹手下,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杀掉曹利壮(将刘天河、凌颜、宛如三人放走的那位兄弟)的凶脸汉子。

    此人,名字叫作焦仔,是个武功相当不错,但是为人心胸比较狭窄的狠辣角色。

    向前观望,只见两条人影正在前方的树林里快速地奔跑着,周庚拔掉空弹夹,装上新弹夹,然后端起枪来,对准前方奔跑的两条人影,连开数枪。

    身后的其他天候兄弟,也都开枪点射。

    只是双方的距离较远,中间又隔了许多的树木,周庚的点射和兄弟们的扫射,都被树干挡了下来。

    他跺了跺脚,回头正要查看张忠有没有跟上来,只见张忠已然一瘸一拐地从自己身边越了过去。

    向地面上看,他走过的地方也留下长长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周庚不再耽搁,领着一干兄弟,卯足力气向前跑去,别看张忠身负一枪,但他奔跑起来的速度依然极快,一点也不不像大腿上受了伤的人。

    双方一前一后,在密林里追了足足有十几二十分钟,终于张海明和心腹焦仔终于累的跑不动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手上的子弹,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也不知道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还是老天爷都要灭张海明,这么一顿乱跑,让他们两个人彻底迷了路,别说找到出去的地方,就是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

    而这森林当中,更是布满了之前犯罪团伙留下的地雷,贸然行动,十有八9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老大,咱们不能再跑了,投降吧。”焦仔累的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说道。

    张海明也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累的坐在了地上。使劲摇了摇头,说道:“投降,投降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跟他们拼了。”

    “老大,我焦仔这辈子什么都听你的,不过,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了,我想活下去。我要向他们投降!”

    “什么?”张海明一把把枪口转了过来,恶狠狠地说道:“难道,你也要弃我而去?”

    焦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留下了两行眼泪,重重跪倒在他的跟前,说道:“还请海明哥,看在我多年忠心耿耿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吧。”

    张海明脸部肌肉一阵抽动,脸上顿时弥漫着一种心如死灰的表情。

    他嘴巴动了动,思忖片刻,稍瞬,才缓缓说道:“你走吧。”

    “谢谢海明哥,谢谢海明哥。”焦仔使劲给张海明磕了几个响头,随后将枪往旁边一扔,高举着双手,转过身去,大声对后面追上来的周庚和张忠一行人大喊道:“别开枪,别开枪,我投降,我投降!”

    啪啪啪!

    啪!

    前面这几枪,是周庚打得,直接把焦仔的头盖骨给掀掉了。

    而后面的这一枪,是后面的张海明打得,正中他的后心。

    可怜这个自以为忠心耿耿的心腹,居然就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亲手杀了自己最后一名手下的张海明,面无表情地嘟囔了一声:“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呸。”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被周庚和张忠等兄弟听到了。

    听到他这话,后者等人差点就乐出声来,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自己都是背叛者,还好意思说人家。

    看到张海明主动扔掉了手上的空枪,周庚和张忠等人,也把枪放了下来。

    张忠嘴角扬起,幽幽道:“张海明,咱们终于见面了。瞧见没,这是拜你所赐。”

    说着,指了指自己被打出一个血洞的大腿。

    张海明看了两眼自己死去的心腹焦仔,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张忠,幽幽道:“只能说明你的运气比较好,呵呵。”

    张忠:“嗯,是的,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不过,你的运气,就不怎么好了。”

    张海明挣扎着起身,从身后猛然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喃喃道:“多说无益,有本事,就跟我痛痛快快地打一场,让我死的痛快点。”

    “你死是会死,不过,痛快不痛快的,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说完,张忠主动上前。

    这时,周庚关切地说道:“张忠兄弟,你腿上有伤,还是让我来吧。”

    “不用”,张忠挥了挥手:“兄弟你可是改造人,你动手还不直接把他给吓死,我来吧。”

    周庚:“可你的伤?”

    张忠:“我的伤没事。”

    说着,甩了甩双手,满满抬起双拳,拉开架势,仰头说道:“我来奉陪你。”

    张海明哼笑一声,突然之间,他持刀的手臂毫无预兆的向外一甩。

    就听唰的一声,他的匕首脱手而飞,指向张忠的喉咙射去。

    他二人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张海明的出手又迅猛突然,加上这记飞刀速度极快,只眨眼工夫就射到张忠的近前。

    可是周庚早有防备,他的身形微微向旁一侧,先是让开飞刀的锋芒。

    当匕首马上要从他身侧掠过去的时候,他出手如电,就听嘭的一声,他探出去的手凌空把那把飞刀抓住。

    张海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匕首,随手向旁一丢,说道:“张先生,只靠这样的招数,你伤不到我……”

    他话音还未落,张海明的手上,又多了两把砍刀,直奔张忠而去。

    原来,那飞刀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招,是在这里......

    二人开始激战,虽说张忠大腿受了伤,可是,打得依然十分激烈。

    张海明现在是生还是死,倒是个未知数。

    不过,要说整个战场,最最精彩的战斗,其实并不在这里。

    而在于第三道防线,巩聪和“闪电”之间的战斗。

    随着巩聪的全线发力,“闪电”惊奇地发现,这个人实在简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改刚才的颓废,变得又狠又辣。

    他真的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好像永远也无法战胜似的。

    一两个月之前,巩聪虽然武功进展神速,可还没有这么夸张。

    可是现在,他进化的已经不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日千里。

    众所周知,这武功越到最后,就越难进步。

    可是,他好像根本不受这个障碍所限制,黄金级干部之后,很快白金级,白金级干部之后,很快就初级钻石级。而初级钻石级干部之后的今天,又往前进步了一大步。

    其战力,直逼“闪电”,甚至隐隐有要盖过他的架势。

    如果这场仗,巩聪能够最终依靠本身的实力战胜对方的话,那他可就能有1.5-2个入门级钻石干部的实力了。再往下走一步,就直奔中级钻石干部的序列了。

    那样的话,恐怕在人类天赋史上,都是一个不得了的奇迹。

    要知道,人终究是肉眼凡胎,很难承受如此高强度的运动节奏。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小轿车汽车的发动机,非得让它去拉上百吨大卡车的货物。就算这个雄心,也是实力不允许啊。

    想要拉动上百吨的货物,必须换一个更强大的发动机,一个更加强大的身体。

    而目前,巩聪并未接受改造。

    当然,以上这些都只是假设,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巩聪虽然很强,不过,“闪电”也不是白给的。

    虽然在一定的时间内,让巩聪占了不少便宜。

    可是,他并不是一点压箱底的本事都没有。

    不错,他还有一个绝招没有使用出来。

    本来,他是不想用,也是不打算用的。

    但是现在看起来,不用不行了。

    巩聪,必须立刻就处决,否则,将会后患无穷。

    那么,巩聪和“闪电”的这场仗,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呢?
下一篇   第3578章 “四手”怪物登场          上一篇   第3576章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