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560章 反物质重型狙击步枪出动【二合一】

第3560章 反物质重型狙击步枪出动【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张海明:“你给我闭嘴,被T娘的在我面前,倚老卖老,我可不吃这一套。”

    “该闭嘴的是你。”宛如和凌颜,几乎同时瞪着杏眼,喝道。

    宛如玉牙紧咬,切切道:“你一个叛徒,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这么嚣张。”

    凌颜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也冷着脸喝道:“对一个老人发脾气有什么能耐。有本事,冲我们来啊。”

    “你...你们...”张海明握了握拳头,张了张口,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驳她们。

    好一会儿,才扔下一句狠话:“好男不跟女斗,我不跟你们计较,看好他们。”说完,匆匆离开。

    而宛如和凌颜更是非常不客气地回敬一句:“哼,窝囊废。”

    张海明不是没有听到“窝囊废”三个字,但他自知理亏,倒也没有反驳,急匆匆走了。

    对于二女的仗义执言,出言相助,刘天河还是相当感激的。

    他仰面哈哈笑道:“不愧是谢文东谢老大的手下,连女将都这么巾帼英雄,看来,阿聪选择了一条对的路。”

    宛如和凌颜听到刘天河的话,顿时换了一副面孔,一下子变成和蔼可亲。

    只见二女非常谦虚地说道:“老爷子说的哪里话,我们只是小打小闹,真正厉害的,是你们家巩聪。”

    张振坤的老婆凌颜说道:“我们家那口子,也是万一挑一的人中龙凤,以前是天帝的第一战将。后来,被您儿子巩聪给超越了。要知道,他可是个轻易不服输的人。可说起你儿子,还是不住称赞,说巩聪的天赋要比自己好许多。”

    万东伟的老婆宛如赶紧点头附和:“是啊,在短短一年多之内,就将天候发展到这个程度,这份能耐,恐怕除了东哥,就是许多文东会的元老也是没有的。”

    “哈哈。”听到别人这么夸奖自己的儿子,刘天河这个当老子的,自然非常满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再笑,把你们的牙齿给掰掉。”张海明留下两位武功高强的心腹看守,其中一位一脸凶相的男人,忍不住喝道。

    哪知道,刘天河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依然笑得非常大声。

    这位凶相男,见对方根本不给自己面子,顿时觉得脸上无光。

    他裂了裂嘴巴,正要想办法,好好教训教训他。

    这时,另外一位看着还算好说话的心腹拉住了他,摆摆手道:“一个老头,何必跟他计较呢。给我个面子,算了。”

    凶相汉子冲着刘天河比划了一下拳头:“好,我算给我兄弟一个面子,否则...哼...”

    好脸男人拍了拍凶相汉子的肩膀,随后说道:“诶,海明哥好像在叫你。”

    “叫我?”凶相男人狐疑一阵,侧耳听了听:“没有啊??”

    “有的,我刚刚明明听到了,你快点出去看看。”好脸男人急忙说道。

    见他的样子,不像是有假,凶相汉子没有多想,直接相信了:“那好,我去看看。那这边就你一个人,你行不行?”

    好脸男人:“可别小瞧人,我可是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他们关着呢,想出也出不去啊。”

    凶相汉子歪了歪头,想想也是:“那行,我去去就回,你先帮忙看着。”

    好脸男人:“好的,去吧。”

    凶相汉子和好脸男人打了个招呼,随后急匆匆追寻着张海明的脚步而去。

    等他这边刚一进了从安全屋地下二楼,通往一楼的电梯。

    好脸男人赶紧左右看看,确定四周没有别人之后,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裤袋里掏出钥匙,赶紧找寻一番,试图把关押刘天河、宛如、凌颜三人的透明房间给打开。

    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原本坐着的三人,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

    凌颜首先发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这名好脸男人边找钥匙边开门说道:“我是张海明的手下...名字叫作曹利壮,以前在天帝只是一个小角色。后来,受到张海明的赏识,才提拔上来,做了中级干部。为了报答他的知遇之恩,我跟着他做了糊涂事,背叛了东哥,违背了江湖道义。

    不过,这不是我自己的心愿。我希望,东哥依然是我的偶像,我一直想要弃暗投明。奈何,我一个人的能耐,实在是太小,所以,只好一直暗暗等着机会...”

    “嘎吱!”说这话的时候,好脸男人终于把房门打开了。

    然后,他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现在,我终于等到了,我这就放你们走。”

    刘天河、凌颜、宛如三人听完,既意外又觉得惊喜。

    没想到,张海明这个叛徒的身边,还有这样一个,人性尚未完全泯灭的人。

    刘天河大点其头,劝慰道:“年轻人,行走踏错是难免的。只要诚心悔改,就还有的救。相信谢文东知道有你这么个手下,会感到自豪的。”

    凌颜和宛如点了点头。

    曹利壮嘁哩喀嚓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三把枪和一些弹夹,又给他们一人拿了一把短刀,以及整个安全屋的地形图。

    他指着地形图,喘着粗气,急声说道:“这里是寒冰组织的高级别安全屋,有数条安全通道,通往外面。这是一张地图,上面标注着最近的一条通道。别的不多说了,你们快走。”

    说着,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下面一拉,赫然出现一个硕大的洞口。

    刘天河、凌颜、宛如大喜过望,赶紧从这个洞口下去。

    地道比较大,可以容纳两三个人同时通过,而且,甬道的四周,都安装了照明系统,视觉方面不成问题。

    不过,曹利壮却并没有走,而是站在洞口,一副要留下来的样子。

    最后一个下去的刘天河见状,赶紧挥手叫他:“小兄弟,你怎么不下来?快跟我们一起来。”

    “不行”,曹利壮坚决地说道:“必须有人留下来断后,否则你们走不远。”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留下来存活的概率,基本是为零啊。”刘天河急道。

    曹利壮:“张海明为了让我们这些人,死心塌地跟着他造反,让我们都交了“投名状”,我们手上,都沾着好几条自家兄弟的人命。所以,我得留下来,洗刷自己的罪孽。”

    说到这里的时间,曹利壮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颇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迈之感。

    “兄弟,不要这样,你救了我们,就是赎罪了啊。”凌颜喊道。宛如也点头:“是的,你这已经是立下大功了。更何况,杀人你也是被逼的,不是吗?”

    “可我做的还不够,快走吧,别让我付出的心血白费。”曹利壮不顾一切,直接把那个洞口的盖子压了下去,急声说道:“快走~~”

    刘天河年纪已经挺大了,见惯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他本以为,自己的血已经冷了,再也不会被轻易感动了。

    可是今天,他流眼泪了,是感动的流眼泪了。

    “多好的一个男儿啊,多好的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谢先生和阿聪有这样一个兄弟,是他们的幸运。”

    凌颜和宛如立时感觉心里跟扎了一根刺一样,鼻子一酸,也跟着哭了。

    刘天河抹了一把老泪:“走吧,希望咱们能安全地走出去。这样,那位小兄弟的牺牲,才有价值。”

    凌颜和宛如,呆呆地点了点头。

    随后,三人沿着安全通道,按照安全屋地图上面标注的方向,一点点向前走去。

    不过,他们的逃亡之路,并不顺利。

    那个凶相汉子,在得知张海明并没有叫自己的时候,带着狐疑,返回了地下二层。那个叫曹利壮的兄弟,还在那里,只不过,三个极其重要的人质,却不翼而飞了。

    凶相汉子见状,先是吃惊一阵,随后,不可思议地说道:“曹利壮,人质呢?你干了些什么?”

    曹利壮抽着烟,幽幽地说道:“我把他们放走了。”

    “啊”,凶相汉子感到一阵五雷轰顶:“放走了?为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曹利壮:“我只是不想,助纣为虐。张海明斗不过东哥的,我这么做,只是给自己找条后路而已。我不想干这种,背后里被人戳脊梁骨的,背信弃义的事。”

    “好啊,好啊。”凶相汉子,狰狞着五官,重重说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就先替海明哥,清理门户。”

    曹利壮歪了歪脑袋,将手上的半截香烟扔在地上,并用脚跺了跺,哈出一口浊气道:“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想要清理门户,还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凶相汉子毫不客气,直接拔出枪,对准他射击。

    哪知,曹利壮早有准备,也拿出一把枪,对准他射击。

    严格地来说,曹利壮比那个凶相汉子的枪法要精准的多,所以,把他干掉,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不过,在他们打枪的时候,惊动了寒冰的其他人员。

    他们闻声而来,看到现场的情况,里面就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了。

    作为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曹利壮自然没有什么好下场,最后,他以身殉道,为自己所信仰的道义现身了,也算得偿所愿,死得其所。

    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可是,却把张海明一众给惊呆了,没想到,好端端的人,居然被自己身边的心腹给放走了。

    这还得了!

    张海明一方面吩咐手下兄弟,把曹利壮兄弟的脑袋砍下来,以儆效尤。另外一方面,立刻组织人手,在安全屋里进行查找。并且,利用中控系统,将安全屋通往外界的几个出口,全部封死。

    他就不相信,两个大肚子的孕妇加上一个老头,还能飞上天不成...

    安全屋这边,乱成一团。

    而第二道防御那边,同样也是如此。

    随着平头哥吴川和草上飞何飞等二十位兄弟的不懈努力,他们已经在地雷遍布的第二道防线这边,开辟了一条三百多米长,四五米宽的安全通道,销毁大小地雷三十五枚,发觉陷坑、暗坑六个。

    当然,他们自己也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二十个兄弟,跟从土里爬出来似的。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和牙齿还是亮的,没有一处是不被厚厚的灰尘覆盖的,就连往外吐唾沫,都是黑黑的一片——那是唾沫沾染了泥土灰尘的效果。

    好在,他们耳朵里塞了棉花,又有盾牌抵消冲击波的威力,否则,他们就算不被震聋,也得十天半个月听不到声音。

    眼看着,很快就要看到胜利的曙光的时候,突然吴川的盾牌,出现一个大洞。一枚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脑袋过去。

    只要这颗子弹,再往里偏上一点点,他这颗脑袋,可就直接报销了。

    而受到这颗子弹强大的冲击力,平头哥吴川身体一踉跄,直接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大家小心,有狙击手,有狙击手。”吴川反应很快,赶紧大声提醒道。

    话音刚落,又有一枚子弹射了过来。这枚子弹,同样是穿过防弹盾牌,直接打在旁边的一位天候的兄弟脑袋上。

    子弹,是打在他的眉心上,可是,强大的威力,却是把他的整颗脑袋都给轰掉了。

    这时,草上飞何飞捡起地上刚才差点要了吴川名的子弹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老天爷,这是M82重型狙击枪。”

    旁边的吴川等兄弟,听完皆是一惊。

    m82重型狙击枪,作为反物资狙击枪,它的杀伤力足可以穿透装甲车的护甲,直接杀伤车内的战斗人员,更何况是区区的防弹盾牌。

    这***,玩得可就有点大了,不是说,不能用大杀伤力的武器么,那这算什么?

    何飞捏着这枚子弹,问候开枪之人的组织十八代。

    接着,他直接抄起背上的野牛冲锋枪,趴低着身子,对着前方一顿扫射。

    哒哒哒哒~~~

    这一梭子子弹,直奔前方而去。

    其实,他根本就没看到敌人在哪里,只是用这种方式,为己方赢得时间。

    来人,肯定是不简单的。

    没错,开枪之人,正是被张海明安排到这里,进行救场的,高级别精锐枪手。
下一篇   第3561章 举步维艰【二合一】          上一篇   第3559章 铁爪大破地雷阵【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