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559章 铁爪大破地雷阵【二合一】

第3559章 铁爪大破地雷阵【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巩聪听得直吃惊,东哥这实在是太有心,太宠着自己了。

    这是多么大的器重和信任啊,一般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待遇,那都是核心元老才有这样的对待。

    巩聪心头阵阵暖流流淌而过,重重说道:“勇哥,辛苦你了。请帮我把摄像头转过来,我要亲口感谢东哥。”

    余勇点了点头,随后,把牛皮盒子合上,把摄像头,转向谢文东处。

    摄像头那边,谢文东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睛眯缝着,笑着问道:“怎么样,阿聪,还满意这份生日礼物把?”

    巩聪重重点头,声音有些哽咽道:“这是我长这么大,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感谢东哥赠送的索隆“三大宝刀”,也送我这么漂亮个刀匣。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巩聪愿意为东哥上刀山下火海,效犬马之劳,我...”

    “好了,咱们是兄弟,多余的话,都别说了,我都懂。记着,一定得活着回来。”谢文东冲他点了点头。

    巩聪:“嗯,我会的。”

    二人,又简单地寒暄了一阵,才挂断了电话。

    有了这套新刀之后的巩聪,战斗力自然而然地随之提升许多,行动也更加轻便迅速。

    他还给那套兼顾轻便和硬度的刀匣,取了一个很霸气的名字——“饕餮宝匣”,形容它的大容纳性,又寓意“饕餮一出,谁与争锋”。

    临场,东哥亲自打视频电话来鼓舞士气,这种情况不多见。

    除了是给巩聪道喜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也因为,这次的任务的确非常艰巨。这一点,从武部在天鹅谷遭遇到的那波敌人,就不难看出。

    人家设个埋伏,就整出那么大的排场。而这边有三个重要的人质,以及张海明这个大叛徒在这里,怎么可能势力会小的了。

    毫无疑问,巩聪这次是遇到大麻烦了。

    所以,他才想到用这种方式,给他们打气。虽说自己暂时不能到达现场,可正如谢文东所说的,他的精神一直和兄弟们同在。

    果然,谢文东就是这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在整个天候,乃至整个天帝,神一样的存在。无人能够撼动其在天帝诸位兄弟们心中的地位,也无人有他在天帝诸位兄弟们这么重的分量。

    短短的几句话,立马就最大的地调动了天候一众的积极性。大家恨不得现在直接就冲杀过去,和张海明决一死战,把三个人质救出来。

    巩聪当然也是着急的,不过,前方的何飞、吴川两位兄弟,领着十八个人过去排雷,还没有传来好消息。

    这个时候,如果领着一干兄弟就这么冲过去,就意味着把大家往死路上推。

    巩聪不傻,不会做那样愚蠢的事的,所以,他目前要做的,依旧是等待。

    话分两头说,说完了巩聪这边,再回过头去说何飞和吴川那边。

    这两位兄弟,很快就来到了第二道防御阵地面前。

    举目看去,这里异常平静,地势也很开阔,根本就不像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与第一个战场不同,这里别说沙包组成的阵地了,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但,越是平静的地方,就寓意着杀机。

    平头哥吴川刹住脚步,利用手中的盾牌作为掩护,说道:“这里,应该就是那小子所说的,第二道防线了吧。”

    旁边的“草上飞”何飞点了点头:“嗯,应该就是的,这地方一看,就是设置陷阱和地雷的好地方。”

    吴川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刺头,随后说道:“兄弟们,开始吧。”

    身后的十来位兄弟接连点头,随后,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面,拿出好几条抓钩。

    这些抓钩的头部,是金属部分,有三个爪。正常情况下,是用来攀爬之用。

    但是,它还有一个绝佳的用处,被开发出来了,那就是引爆炸弹。

    地雷,基本上有这么两种。

    第一种,就是绊绳式地雷,通过扯动绊绳,从而拉动拉环,引爆地雷。

    第二种,是压力式地雷。通过接触施压的方式,直接引爆。

    而这种铁爪,刚好可以同时兼顾排除这两种雷。

    首先,铁爪的分量不轻,如果砸在压力式地雷之上,可以将其引爆。而铁爪的爪子,在后面软绳的拉动下,可是将绊绳绳地雷的绳子拉动,也可以将其引爆。

    当然,那些藏在更深处地雷,无法轻易砸中的地雷,只能借助他们随身携带的金属探测器了。

    说干就干,在平头哥吴川和草上飞吴川的带领下,二十名天候的兄弟,手持防爆盾牌,一手抓住软绳的一头,然后,将十多米长的铁爪扔了出去。

    啪啪啪!

    二十个铁爪,有三个铁爪,触发了压力式地雷,三颗地雷随即“轰隆”“轰隆”“轰隆”接连发出三声巨响,直接爆炸。

    爆炸所产生的气浪以及纷飞的弹片,随即铺面而来。

    虽然,大家有防弹盾牌的保护,可是,依然被地雷强大的威力,震得连连后退,耳膜也被震得嗡嗡作响。

    “好家伙,这TM的寒冰地雷是不用钱的吗,布置的这么密集。”平头川吴川甩了甩脑袋上的灰尘,忍不住骂道。

    旁边的何飞同样拍了拍肩膀,随后对其他的兄弟们说道:“都稳住,都别慌。听我命令,拉!”

    “是。”

    随后,诸位兄弟,纷纷往回拉动铁爪。他们的动作很慢,可是,每拉动一厘米,呼吸就急促一分。

    是啊,他们这可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进行最危险的排雷工作。

    “川哥,我这里有情况。”一位圆脸兄弟感觉到软绳上传导过来的压力,精神一震,汇报道。

    吴川:“大家注意塞耳朵,准备。“一...二...三,拉!”

    “轰隆!”这一次,这位圆脸兄弟激发的,是“绊绳”地雷。而且,这颗地雷一爆炸,居然同时激发了周围好几颗地雷一块爆炸。

    爆炸声之后,大家都在做甩头甩灰的动作,耳膜再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继续。”吴川再次发令。

    这个时候,兄弟们学乖了,从自己衣服上,扯下一些棉花,直接塞到耳朵里。

    然后,继续往回拉动。

    三秒钟之后,三位兄弟同时传来好消息,他们这边,都有感应。

    然后,在何飞吴川的下令下,又有三颗地雷被引爆。

    还真别说,他们所使用的这办法,可比用金属探测器,一颗颗找,一颗颗挖,来得方便快捷多了。更重要的是,这办法很安全。

    这不,才过了十多分钟,他们就往前面行进了十多米,大大小小引爆了二十多颗地雷,其中,还有一处用来对付车辆的大陷坑被发现。陷坑里,都是倒立的钢锥,人和车子下去只有一条路——车毁人亡。

    照他们的这个速度,估计在有个半个来小时,四十分钟的样子,就可以成功地将这第二道防御里面的地雷,全部取出来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张海明这边。

    此时,张海明在D级安全屋的地下室二层,和刘天河、凌颜、宛如三个人在一个区域。

    张海明听完之后,吃了一大惊:“什么?他们已经来到了第二道防御层这边,并且,以非常特别的方式,挖掘咱们辛辛苦苦布置的地雷?”(英)

    “是的,骑士。”,向他汇报的寒冰小弟认真地回答道:“他们只有二十人,可是,却用铁制的勾爪作为工具,跟八爪鱼一样,抓取阵地上那些隐秘的绊绳。而且,有时候受到震动和触发,一些本来埋藏很深的地雷,也被激发引爆。照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成功地突破第二层防御。”(英)

    “M的”,张海明使劲一拍桌子,桌上的咖啡立马震飞起来,并且撒了一桌子。

    联想到,辛辛苦苦想的这第二重防御,居然就这么被人给破了,而且,对方只用了很少很少的人,这可真是打脸啊。

    难怪,他会这么生气呢?

    寒冰的高级干部,不会把张海明这个骑士放在眼里,可是,中下层的小弟还是相当忌惮张海明的骑士身份的。

    这不,见他发火,那名汇报的小弟,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双腿都发起抖来,颤颤巍巍地说道:“骑...骑士,咱们该怎么办?”(英)

    “怎么办?”,张海明一把揪住那个小弟的衣领子,冲他重重吼道:“立刻给我调集一批训练有素的枪手过去,给我干掉他们。”(英)

    小弟被吓得脸色苍白,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吃吃道:“可,可枪手基本上,都在第一层防御,他们,都,都失去联系了。”(英)

    张海明听完,火气更甚,真想把那愚蠢脑袋的天灵盖拧下来当球踢。

    他声音比刚才更大,直接吼道:“安全屋附近,不是有枪手吗?传我命令,调一批过去。”(英)

    小弟这才反应过来,是啊,除了第一层防御的枪手以外,第四层靠近安全屋的守卫之中,不是有三分之一也是枪手么?

    而且,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百里挑一出来的,跟第一层防御那帮枪手,有着天壤之别。

    小弟点头如捣蒜,连声说道:“是...是...”(英)

    张海明叱道:“快滚。”(英)这才把他的领子松开。

    小弟如释重负,连身上褶皱的衣服都没心思去理,赶紧逃似的,离开了这里。

    最后,有二十名比第一道防线,还要精锐的枪手,从第四道防线,调集到了第二道防线那边。

    因为第二道防线是雷区,所以,他们也不敢靠得太近,只敢在第二、第三道防御之间守株待兔。

    另外一边,看到张海明气急败坏的样子,旁边一个透明房间里的刘天河、宛如、凌颜三人,别提多高兴了。

    虽说他们三个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三个人聊得非常投机。尤其是,凌颜和宛如,一口一个“老爷子”叫着,好像对方是她们认识很久的一个长辈似的。

    刘天河也很欣赏宛如和凌颜的气度和魄力。寻常的小姑娘,碰到这种事,恐怕早就哭得虚脱了。

    可她们却不一样,一个个精神饱满,积极乐观。更惶论,她们还是两个怀胎七八个月,八九个月的孕妇的。

    张海明看到他们在笑,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他们是在笑话自己。

    凌颜、宛如这两个人,之前跟张海明相处过一段时间,这不看僧面看佛面,张海明对她们,多少是有点歉意的,所以,也不好冲着她们发火。

    可是,刘天河那就不一样了。

    虽然他年纪比较大,可是,张海明跟他根本不认识,更加谈不上交情。更何况,外面领导攻打他们这边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天河的儿子巩聪。

    于是,他有什么火气,都朝着他撒了过来。

    只听到他指着刘天河,气急败坏地骂道:“老东西,你笑什么笑?”

    这称呼,已经是相当的不礼貌了,要是换成别的气性比较大老头,估计就得当场躺地下碰瓷,再顺便讹你几万块的。

    刘天河那是什么人,那是赌王,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

    他怎么可能,因为对方的出言不逊,而把自己气够呛呢。

    刘天河摊了摊手,精神矍铄,声音年如洪钟道:“我在笑你的样子?”

    张海明:“我什么样子?”

    刘天河:“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慌乱,应该是从来没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吧。”

    张海明:“哪有怎么样?”

    刘天河:“识相的话,还是投降吧,我了解那个臭小子,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你现在罢手,还能留有一条活路。否则,你一味地执迷不悟下去,我敢保证,你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一定会死去,而且,会死的很惨。”

    张海明上前疾走几步,面色铁青,强行挤出一丝冷笑道:“老**,你不是说,跟巩聪断绝父子关系了?怎么,现在又说自己了解他了?有时间操心我,还不如好好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我还告诉你,我要是活不成,就先拉着你陪葬。”

    刘天河摇了摇头,叹一声说道:“让人明白点道理,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下一篇   第3560章 反物质重型狙击步枪出动【二合一】          上一篇   第3558章 四重杀机&四大杀器【六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