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558章 四重杀机&四大杀器【六合一】

第3558章 四重杀机&四大杀器【六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啪啪啪啪啪!

    五把装有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分别从五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激发了一粒要命的子弹。

    五颗子弹,从五个不同的方位,击杀了过来。而且,因为现场环境嘈杂,所以,即便是消音器散发出了一些沉闷的细小声音,也完全被掩埋住了。

    刘洪南只冒了一下头,缩回的速度还是很快,这不,他躲开了大部分的子弹。

    然而,他还是惨叫一声,人往后一仰,直接摔倒在地上。

    旁边的人,看到刘洪南大叫一声,吓了一跳,赶紧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南哥,南哥,你咋了?”

    “你的肩膀被打穿了?”

    看到刘洪南肩膀上一大片血迹,不少兄弟骇然,这是什么样的角色,才能打中他啊。

    要知道,这刘洪南可是炸弹专家,枪法很好,也很知道如何在战场上躲避子弹。

    可还是有人,能打中他,这,这肯定是一个厉害的高手。

    他们不知道的是,刚才瞄着他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五个人。

    刘洪南侧头看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暗暗咋舌:“我TM的穿着防弹衣,都给老子打穿了,卧槽。”

    然后,他咬了咬牙,提醒道:“黄河黄河,你自己小心点,那个家伙,真是个硬手子。”

    “不是一个家伙,而是五个家伙。”东迪安特见他说话中气十足,就知道,他段时间内死不了。来不及关心他的安全,从刚才射击刘洪南五条弹道方向,查询五个狙击手方向。

    在从所在方向,搜寻是否有火药激发所产生的青烟,从而锁定具体的位置。

    这法子,说起来简单,可真正要做起来,可就太难了。

    只有真正在这方面的造诣,到达炉火纯青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万幸,东迪安特正是这样的一个人。

    否则,刚才刘洪南怎么被人打伤的,都不知道。

    只见他的眼珠急转,很快就锁定了五棵大树的五个位置。

    他赶紧调转枪口,通过瞄准镜瞄准所散发的方向,锁定目标。

    之后,用手指扣在M24的扳机上。

    啪!

    他轻轻一用力,子弹便呼啸着飞了过去。

    第一枚子弹,直接打在吉日格一位手下的脑袋上,强大的子弹威力,直接把他的半颗脑袋轰掉。

    红的白的,顿时撒了一地。这名枪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连人带枪,直接从树上栽了下来。

    东迪安特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死定了。

    然后,他枪口稍稍转移一下方向,故技重施,又对着第二个可疑目标,扣动了扳机。

    之后,又连着扣了两枪。

    啪啪啪!

    三个吉日格最倚重的枪手,与前面一人一样,被人打鸟一样,从树上打了下来。有两个,虽然当时没有击中要害,可是,从十几二十米高的树上摔下来,也是活不成的。

    才两三秒钟过去,吉日格就有四位藏在树上的枪手,被人干掉了。

    这个时候,寒冰大头目吉日格也注意到了自己的手下情况。

    联想到刚才天候头目,故意暴露脑袋的动作,他心中顿时一颤,心说:“不好,中计了。”

    他赶紧从树上往下滑动,躲开刚才那个地方。

    果不其然,他刚刚离开那个地方,针对他的要命子弹,就打了过来。

    啪!

    东迪安特的这颗子弹,几乎是擦着吉日格的头皮过去的,M24子弹特有的嗡鸣声,把后者的耳朵震得半天都不得安宁。

    不过,吉日格的反应也很快,一边闪躲,一边冲着东迪安特这边射击而来。

    咔嚓!一颗子弹打了过来,东迪安特旁边的一段手腕那么粗的树枝给直接打断。

    这还不算什么,紧接着,一发接着一发不断的子弹,从吉日格的枪膛里射了出来。

    在对方强大的火力面前,东迪安特被压制的,头都不敢抬。

    很快,吉日格就用一根绳索,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溜了下来,并且身形一闪,直接往旁边一个大树的树干方向躲避。

    这一幕,被东迪安特的余光看到,心说,糟糕,这下没打到他,想要再打就麻烦了。

    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自己被逼得狼狈地滑下树之后,吉日格也用蓝牙耳机,给手底下的枪手发去命令:“一号沙包阵前方两米,那颗大榕树上面,有枪手。快,给我把他打下来。”(英)

    寒冰一众枪手听完,心中顿时就吸了一口凉气,好家伙,敌人都跑到自己的上头来了,这还得了。

    于是,起码有三十人,三十把枪,往东迪安特这边射了过来。

    虽然东迪安特躲藏的位置特别隐秘,可是,也同样架不住这么多人,这么密集的射击。。

    这不,才一会儿工夫,东迪安特所在的那颗大树,基本上被打秃了,树叶树枝如花一样,落了下来。

    终于,东迪安特成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样子——活靶子。

    这时,东迪安特处在极其危险的危险之下。

    刘洪南听到东迪安特那边不同寻常的声音,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急声问道:“东迪安特,你怎么样了?”

    东迪安特吸了口气,缓缓道:“十秒钟之后,你率领兄弟们,向前面发动冲锋。”

    刘洪南愣了一下:“什么?”

    东迪安特没时间跟他多做解释:“十秒钟后,冲锋。”

    刘洪南顿了顿:“...好...”

    东迪安特:“一...二...三...”

    在他读秒的时候,他手中的M24狙击步枪,已经再次呼啸起来。不过,这一次,不是打人,而是打树。

    子弹,一颗接着一颗,轰击在了吉日格所躲藏的那颗大树树干上。

    并且,每一次都是打在同一个位置。

    吉日格那是什么样的人,他当然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明显,对方是想直接把树打穿,再通过树干上的树洞,直接把自己干掉。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咬了咬牙,用他们家乡话,狠狠骂了一句。

    接着,往后一滚,以极快的速度,滚向旁边另外一颗树的树干之下。

    而他从这棵树到那棵树之间,只用了不到0.5秒钟,几乎是一闪而逝。

    对于现场大多数枪手来说,0.5秒钟什么也干不了。可是,对于东迪安特这样的北美枪王来说,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比如,用枪轰开一个人的脑袋。

    嗡!

    在一阵枪声之后,吉日格的身体晃了晃。他的身体,此时已经换到了另外一颗大树旁边,可是,却感到身体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在自己的胸口出,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颗弹孔。鲜血,正从这颗弹孔中,汩汩而出。

    “哦?原来我是中弹了!”吉日格身体更加激烈地晃了晃,最后,直接瞪圆了眼珠子,倒在了地上。

    此时,十秒钟已到,刘洪南按照事先的约定,再次组织兄弟们,反杀回去。

    而这个时候,再树上的东迪安特,也对地面上那些想干掉自己的枪手,予以强烈的反击。

    他的枪法又准又狠,加上是居高临下,子弹直接贯穿下来,把好多枪手的天灵盖都给轰碎了。

    时间不长,就有十好几位枪手,死在他手上。

    对方强大的战力,让属下的枪手们顿时胆寒,加上,刘洪南率领的枪手又反杀回来,他们不敢再去射击东迪安特,而是往后撤退。

    在东迪安特和刘洪南的带领下,寒冰这批人数众多的,主要一枪械为主的精锐分子,被打得溃不成军。见大势已去,他们皆无心恋战,纷纷掉头,往安全屋的方向跑去。

    这一退,立马如泄洪的潮水一样,就再也刹不住了。

    失去了制高点的优势,阵地临场指挥头目,又被东迪安特给干掉了。

    这一二百枪手,立时群龙无首,军心大乱,在天候一众兄弟的强烈冲击下,被杀得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哪知,还没到目的地,就被绕行过去的刘洪南和一小支天候枪手截断了去路。

    见寒冰的残兵败将向自己这边溃逃过来,刘洪南探出身形,向天空连鸣三枪,大声喝道:“都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英)

    这波杀手寒冰枪手,见后面有人追,前面有人拦,一个个脸色煞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候,人群中有一名大汉尖声叫道:“横竖都是死,兄弟们,我们和他们拼了。”(英)

    说话之间,他提起手中的M16突击步枪,对准刘洪南的方向扫射过去。

    刘洪南虽然受着伤,可是,反应速度飞快。

    他立刻把探出树外的身子收了回去,耳轮中就听扑扑扑的闷响声连续不断,树皮、木屑被子弹打得四处飞溅。

    就在那名大汉疯狂开枪的时候,刘洪南身边一位绰号“豹子”的兄弟,突然探起头来,哒哒哒的点射了三枪。

    “豹子”人如其名,不仅藏身的地点隐蔽,枪法也精准,三枪打出去,枪枪都是命中要害。

    在人群中疯狂开枪扫射的那名大汉一屁股坐到地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已然多出三个血窟窿。

    随着大汉中弹倒地,其他的大汉们一同端起枪,边大叫着边向“豹子”的藏身之地开枪射击。

    “豹子”身子迅速后退,在他的后面就是一只小土坑,他快速退进土坑里,脑袋埋进厚厚的落叶之中,躲避迎面而来的子弹。

    见“豹子”被对方的火力压制住,炸弹专家刘洪南,可不客气了。他直接抄起手中的野牛冲锋枪,对准前方展开了扫射。

    前文说过,野牛冲锋枪,出身名门,是冲锋枪家族当中的贵族,价格极其昂贵。

    它的威力非常大,五百米之内,可以打穿一厘米厚的钢板。一百米之内,可以轻而易举地打穿普通的防弹衣,更何况,是人的血肉之躯呢。

    随着刘洪南架起机枪射击,对面这群溃败的寒冰枪手们都被打冒了烟,嘟嘟嘟的机枪声和子弹穿透人体扑扑扑的闷响声连成一片。

    其他人,也不示弱,纷纷开枪射击。

    等一阵枪响过后,再看现场,地上横七竖八全是大汉们的尸体,另外还有几人要么受伤倒地,在中蠕动呻吟,要么被吓摊在地,双手抱着脑袋,连连尖叫。

    令人毛骨悚然的机枪声终于停止,机枪的枪筒子冒着缕缕的白烟,旁边的地上散漫了空弹壳,空气着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

    刘洪南领着一众兄弟,从掩体后走出来,听闻脚步声,一名受伤的大汉艰难地抬起头,看了他俩一眼,然后颤巍巍地摸起一旁的M16,单手将枪口抬起来,摇晃着地对准刘洪南和暗豹。

    刘洪南面无表情的扣动扳机,哒哒哒,一排子弹在那名大汉的身上横扫过去,大汉刚刚抬起来的枪又无力地垂回到地上。

    另外十来名被吓破胆的大汉还想去抓枪,刘洪南大声喝道:“放下武器,举起双手!”(英)

    人们身子哆嗦一下,摸向枪械的手立刻缩了回来,跪在地上,慢慢把双手举起。

    这第一层防御,有十几个沙包阵地,总人数有接近一二百号。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激战后,就剩下十来号人。其他人,要么被击毙,要么身负重伤,失去战斗力。

    半个小时不到,天候终于打开了安全屋的第一道防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道防线。

    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巩聪这边。

    巩聪听完之后,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要知道,在战场上,对他们这些高手,最有威胁的就是枪了。即便是被“星辰之泪”改造过后的改造人,如果被打中要害,也会一命呜呼。

    所以,这一层防御被撕开,算是踢开了好大一块拦路石。

    另外,抓获的这些俘虏,有利于巩聪接下来的行动。

    这不,时间不长,那些被抓获的俘虏,就被带到了巩聪的面前。

    巩聪来到那些枪手面前,站定,问道:“你们都叫什么名字?”(英)

    十来名枪手面面相觑,最后齐刷刷耷拉下脑袋,谁也没说话。

    旁边的天候二把手姜怡帆,来到其中三位看起来比较年轻一些的男人的面前,重复了一声:“你们叫什么名字?张海明现在在哪儿,你们知道不知道。”(中)

    几位大汉依旧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姜怡帆舔了舔嘴唇,转头看眼巩聪,表示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信手把一把沙漠之鹰从肋下取下来,递给巩聪,然后回手从肋下拔另外一把沙漠之鹰手枪,他探出手臂,抓住一名大汉的头发,向后用力一扯。

    蹲在地上的大汉痛叫一声,被他拽倒在地上,他挣扎着正要爬起身,姜怡帆单膝下压,顶住对方的胸口,与此同时,他手中枪戳在对方的大腿上,大声喝道:“回答我的问题!”因为

    大汉躺在地上,满面惊恐地看着姜怡帆,但嘴里依旧是支支吾吾,什么都不肯说。姜怡帆不再犹豫,对着那名大汉的大腿扣动了扳机。

    嘭!随着一声枪响,大汉的腿肚子被子弹贯穿,他嗷的发出一声哀嚎,被死死压在地上的身子疼得突突直打哆嗦。

    姜怡帆以前是全国武术总教练比赛的冠军没错,按理说不太擅长刑讯逼供。不过,可别忘了,他还当过不少年的金牌杀手,非常时期,也是会玩这一招刑讯逼供的。

    他把枪口稍微向旁移了移,看着脸色惨白一头冷汗的大汉,幽幽说道:“如果你还是什么都不肯说,我的下一枪会不会打中你的大动脉可就不一定了。要知道,我们这边没有医院,一旦我打中你的大动脉,神仙也救不了你!”(英)

    大汉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扭头怯生生地看眼自己的同伴,旁边另外两名年轻的大汉此时也同是被吓得面无血色,缩在帐篷的一角,动也不敢动。

    姜怡帆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用看你的同伙,现在我是在问你问题,不是在问他们,不肯配合,最后遭罪的人是你,也不是他们。”(英)

    “你……你想知道什么……”(英)大汉疼得气喘吁吁,颤声问道。

    “你的名字,还有,你的其他同党都在哪里,张海明又在哪里?”(英)

    “别说~~”这时,俘虏中,有一位年岁比较大的大汉见状,立马制止到。

    他口中的话还没有说完,巩聪一把枪直接把他的脑袋崩掉。

    啪!

    那人眉心中弹,直接倒地身亡。

    这一幕,也把其他人吓了一跳,原本有一两个还打算跟着附和的,这时候直接被吓得双腿发软,闭上了嘴巴。”

    “我……我叫杰克,中文名叫刘冬,张...张海明好,好像在...在里面的安全屋内...。”自称叫刘冬的大汉结结巴巴地说道。

    “那么,人质关在哪里,安全屋这边的防御情况如何?”巩聪走了过来,蹲下身形,拄着手中的步枪问道。

    “我……我不知道……”刘冬摇头说道:“……”

    “你不肯说实话,遭罪的只会是你自己。”巩聪眯缝着眼睛,幽幽提醒道,说话之间,他把沧浪一声出鞘,身如龙吟,势如奔雷,把唐刀拔了出来,抬起,将枪筒子对准刘冬腿肚子上的弹眼,狠狠捅了下去。

    这一下刘冬可受不了了,发出近乎于杀猪般的嚎叫声。

    刘冬哀嚎了好一会才渐渐安静下来,他一边呻吟着一边颤声说道:“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人质关在哪里……也不知道这里的防御情况怎么样,我只是个小弟,才加进组织没多长时间呢。”(英)

    他这话说的没错,自从和谢文东交战以来,寒冰组织的伤亡情况特别大。不单单是中高层,底层更是如此。

    所以,寒冰组织有过数次大规模的征兵,放宽了进入他们组织的权限。

    这就导致,一些良莠不齐的人,也加入到了寒冰组织当中。

    否则,堂堂世界影子政府,怎么会招收这么一群软骨头呢。被人吓了几次,就什么都说了。

    巩聪眼帘下垂,沉思不语,过了片刻,他话锋一转,问道:“你们这里的头目是谁?”(英)

    “是……是豪爵哥!”“他现在在哪?”“刚……刚才已经被你们的人打……打死了……”

    巩聪敲敲额头,然后站起身形,对姜怡帆说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留下他们,对我们而言是个大累赘!”(英)

    他的意思很明显,是要把存活下来的枪手就地枪毙。

    姜怡帆不知道他这么说是真还是假,他眨了眨眼睛,喃喃说道:“是啊,非常时期,就得采用非常手段。我同意,我同意干掉他们。”(英)

    姜怡帆点头一笑,顺着巩聪的话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说话之间,他站起身形,手中枪向下一落,对准刘冬的脑袋就准备开枪。

    刘冬吓得汗如雨下,双手抱着脑袋,整个人都缩成一团,姜怡帆这一枪还没开出去呢。

    缩在一边,另外一位比较年轻的枪手,突然尖声叫道:“我知道……我知道明哥人质现在在哪里,也知道这边的防御情况。”(英)

    姜怡帆心中暗笑,聪哥的法子还真是灵验,一下就把对方的秘密诈了出来。

    他手指钩在扳机上,等了片刻,还是把扳机扣了下去。

    嘭!这颗射出膛口的子弹没有打中刘冬的脑袋,而是贴着他的鼻尖,将他脑袋旁的地面打出个窟窿。

    那个叫刘冬的,吓得尖叫一声,两眼翻白,人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他屁股下面也湿了好大一片。

    姜怡帆放下手中枪,转身走到说话的那名大汉近前,把他从人群后面,拉到跟前来,问道:“你知道人质在哪里?这边的防御情况,也知道?”

    “是……是的……”大汉满面惊恐地看着他,颤巍巍地说道。

    “在哪?”“人质在安全屋的地下室二楼!安全屋,在那个方向。”(英)说话的同时,大汉还抬起手来,向北方指了指。

    姜怡帆扬起眉毛,追问道:“哦?真的,你见过?”(英)

    那名大汉蹲在地上,斜眼看着顶住自己太阳穴冷冰冰的手枪,尖声大叫道:“别杀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一个兄弟,给他们送过餐食!

    至于,这里的防御。一共有四层,分别由不同的老大把守。想要进入安全屋,就得突破这几重防御。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呦!巩聪和姜怡帆闻言心中同是一动。

    “你们这算第一重咯?”姜怡帆凝视着大汉问道。

    大汉喘息着说道:“是……是的!第一重防御主要成员是热兵器,用来迟缓你们的锋芒。第二层防御主要是陷阱,防止你们开着交通工具闯入。第三层防御,主要是步兵,用冷兵器的比较多。如果前面两个还不能消灭你们的话,就用他们来对付你们。

    第四层,也就是靠近安全屋的那一层,也承担安全屋的保卫工作。三分之一的成员,用枪的,不过他们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全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百里挑一。另外的三分之二,都是武功超级厉害的武者。”

    姜怡帆再问:“什么陷阱?陷阱都在哪里?”

    大汉:“这个我不知道,那是其他的兄弟做的。不过,应该是暗地桩,陷坑,地雷什么的吧。我只知道这些,知道的我都说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这地雷,虽然威力很大,可要说起来,也算常规武器。所以,他们使用地雷,倒也并不奇怪。

    姜怡帆冲着手下兄弟挥了挥手:“把他们带下去,好好看管起来,没准还有用。”

    说完,转头看向巩聪。

    巩聪点了点头,哼笑道:“张海明给咱们准备了这么多见面礼,看来,咱们这一路过去,并不容易啊。”

    姜怡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不管用什么招数,咱们接招就是了。下一个是陷阱是吧,我来。”

    巩聪非常欣赏姜怡帆的气魄,他哈哈一笑:“这话说的好,咱们天候兄弟,要的就应该是这种豪气。不过,破下一个防御,你就别去了,我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你做。”

    姜怡帆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绽放出笑容:“但凭聪哥差遣。”

    随后,巩聪扭过头来,对天候的两名干部吴川、何飞说道:“说道:“平头川(吴川),草上飞(何飞),你俩领一队机灵的兄弟,去破这第二个陷阱防御阵。记着,小心点。”

    吴川,外号“平头川”,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发型是平头,更主要是因为,他像“平头哥”蜜罐一样,性格极其火爆,好打架斗恨,爱恨分明。此人来自升龙族,被巩聪吸纳加入天候。

    何飞,外号“草上飞”,是个身法极其飘逸,奔跑的速度极其快的家伙。

    曾经有人开玩笑说,他可以在市区内,跟任何汽车赛跑,比什么博尔特,刘翔的速度还要快的多。如果在这些升龙族的高手当中办一个比赛,他肯定能拿第一。

    当然,此人的战斗力,也非常强悍。

    需要特别注明的是,他们两个都是来自升龙族,还是堂兄弟。之所以叫两个不同的姓,只不过是为了各自的爱好,才各自取了不同的名字罢了。

    二人手里拿的武器,都是唐刀。不过,“平头川”吴川拿的是大唐刀,“草上飞”何飞拿的刀是小唐刀。

    两人听完之后,爽快地答应一声。

    这防御性质的陷阱,人数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质量。

    所以,他们两个并没有带太多人,加上他们自己,也才二十个。

    不过,这些人,全都是那种比较精瘦,属于那种马踏飞燕,灵活敏捷的人。

    这些人,拿上枪支弹药,望远镜、防弹盾牌以及一些简单的药品和金属探测器,出发了。

    这第二个防御性陷阱的范围,大概有五百来米的长度,可是,却埋设了二三百颗地雷,以及十几处又大又深隐藏的陷坑。

    就算利用防弹的坦克车开进去,也得陷在坑洞里面爬不出来,更别说其他的交通工具了。

    不过,张海明在这方面的心思是白花的,人家巩聪这边,根本就没打算用任何交通工具通过。

    这个时候,再没有比两条腿一点点摸索过去,更加安全和保险的了。

    排雷和找出陷阱的所在,需要不短的时间。

    巩聪和一众兄弟们,虽然很心急,可是,这个时候,也只好先停下来耐心等待。

    当然,也可以趁着个时候,好好休整休整休整,该补充能量的吃东西,该补充水分的喝水。

    话说回来,他们虽说暂时停了下来。

    可是,精神却不敢完全放松,尤其是负责警戒的人员兄弟,眼睛都瞪圆了,耳朵全都竖起来,完全不敢有半点懈怠。

    而巩聪一众兄弟,也没有闲着,召集一干兄弟,继续探讨和商议下面的行动。在巩聪的授意下,刘深磊把这边的情况,用文字的形势,简单汇报给了谢文东,并且关心地询问了一下天鹅谷那边的情况。

    正聊着呢,谢文东的电话到了。

    而且,不是语音电话,而是视频电话。

    巩聪拿着手机一看,冲大家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是东哥。”

    然后,小心翼翼地摁下了接听的动作。

    很快,视频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那头,可以看到谢文东和余勇两个人。

    不过,从那边房间里的动静来看,应该是人数不少的。

    只是,因为摄像头角度的限制,所以,才有这样的效果。

    巩聪恭恭敬敬地回了一声:“东哥好。”

    谢文东:“阿聪啊,刚刚深磊已经简单地把那边的情况,跟我汇报了一下。听说,你那边,还进展的不错。”

    巩聪:“嗯,目前,已经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正在试图突破第二道防线。这第二道防线,主要是地雷和陷阱,所以,需要费一点时间。”

    谢文东:“嗯,刚刚深磊跟我说了,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这边是进攻的状态,冒失鲁莽是大忌。”

    巩聪:“明白,东哥。哦,对了,天鹅谷那边的战斗,进展的怎么样了?振坤大哥,有没有把敌人全部消灭?”

    谢文东缓了口气:“随后说到,没有消灭,打了个平手。振坤和东伟,遇到了一个钻石级干部,非常强悍。他们两个人联手,都未能把他消灭。”

    “哦”,巩聪点了点头:“那可就太遗憾了。那他们要不要过来一下?”

    谢文东:“两人手头上,还有一些别的事要处理,暂时过不去。所以,你那边的胜负,已经超出了和武部PK的范畴,天候,将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谢文东歇了口气,继续说道:“人活一世,有三样东西需要守护,家中的父母,脚下的土地和怀里的女人。这三样东西,是值得用性命和信仰守护的东西。

    我不管哪个狗屁张海明,准备了多少人,设置了多少陷阱,不管他的后台有多大,实力有多强,只要撞到咱们手里,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要让寒冰和张海明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世界影子Z府,谁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

    谢文东的话,向来极具煽动性。巩聪和身边的诸位干部,听完之后,顿时觉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让人生出一种拥抱苍穹宇宙,万丈豪情充斥着环宇的感觉。

    巩聪同样受其话的影响,目光坚定道:“东哥,放心,我会的。”

    谢文东嗯了一声:“把手机的扩音器打开,我要和天候的兄弟们说句话。”

    巩聪照办,将手机的公放功能打开。还特意高声说道:“大家静一静,东哥要训话。”

    一听是东哥要说话,大家赶紧保持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屏息凝神听他的话。

    旁边的一个兄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个扩音器,以便更多的人,能够听到谢文东的声音。

    谢文东歇了口气,继续说道:“各位天候的兄弟们,大家好,我是谢文东。”

    众人听完,迅速一挺身,恭恭敬敬齐声说道:“东哥好。”

    谢文东:“各位兄弟们好,很抱歉,没有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不过,我人虽然没到场,可是精神却始终和你们在一起。我知道,这场战斗,会打得特别艰难。我也明白,你们面临的巨大困难。

    有人或许会说,人死如灯灭,既然既然到头来迟早总要幻梦成空,又何必太辛苦挣扎奋斗?

    但我要说,生命的意义,本就在奋斗。

    你并不一定要等着享受奋斗的果实,因为奋斗的本身就是快乐,就是种享受,那已足够补偿一切。

    所以你耕耘时用不着期待收获,只要你看到那些被你犁平了的土地,被你铲除了的乱石和莠草,你就会觉得汗并不是白流的,

    你就会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只要你能证明你自己并不是个没有用的人,你无论流多少汗,都已值得。

    就是生命的意义,只有懂得这意义的人,才能真正享受生命,才能活得快乐。告诉我,你们愿意为了守护自己的信仰,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么?”

    巩聪等干部,带头喊道:“我们愿意!”

    其他的兄弟们,也都跟着大声喊道,声音之大,连远处的张海明一众,都听到了动静。

    张海明听到远处这如潮水一般的声浪,知道这肯定是谁在给手下的人鼓舞士气了。

    这种方式,虽然原始,可是,在战场之中,却至关重要。

    有时候,大家明明已经很疲累了,可这个时候,来一个德高望重家伙,几句话一煽动,手底下的人就嗷嗷叫,战斗力呈直线往上飙升。

    以前,张海明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不过,来了寒冰之后,他好像没有发觉有这种情况。

    寒冰组织虽然体格庞大,可是相比与天帝,好像少了一种特别的东西。

    激情!

    没错,

    是激情。

    另外一边的谢文东,在天候这边的激情声浪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才高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出征口号是,振翅可飞九霄,持剑可笑苍穹!告诉我,天候,这次是能一飞冲天,振翅九霄吗?”

    诸位兄弟:“能!”

    谢文东:“你们能这次能仗剑走天下,大笑苍穹吗?”

    诸位兄弟:“能!”

    谢文东:“那我就在这里,等候你们的好消息。”

    然后,他才声音有所收敛,对巩聪说道:“好了,阿聪,我要跟兄弟们说的话,就是这些了。”

    巩聪情不自禁地翘起了大拇指,称赞道:“东哥,您简直是神了。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就...就把大家的兴致,带动得这么高。这...这就是领袖的魅力啊...”

    谢文东笑了笑:“想学啊?”

    巩聪点点头,笑道:“想啊。”

    谢文东:“好,等你回来了,我好好教你怎么说。”

    巩聪:“好好好。”

    谢文东:“哦哦,对了,生日快乐。”

    巩聪先是一愣,再一咂摸,恍然大悟:“哎呀,我都把我生日给忘了,今天,还真的是我三十三周岁的生日啊。谢谢东哥,谢谢东哥还记得。”

    一听说今天是巩聪的生日,四周的诸位兄弟先是讶然一阵,这么大的事,怎么没跟兄弟们说啊。

    然后,大家也赶紧向他道喜,祝他生日快乐,一些兄弟言语中,还有些埋怨。怎么这事,巩聪老大都不跟大家说,弄得大家一点准备都没有。

    以往,巩聪的生日都是过的。

    不过,这次出了自己父亲这件事,这一忙,就忘了。

    他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说道:“忘了,忘了。不过,也没事,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生日而已。”

    “害的我们什么生日礼物都没有准备。”毒枭张忠公开埋怨到。

    二把手姜怡帆更是“生气”:“是啊,上次我过生日,聪哥直接送了一架私人飞机给我,我还说,等你生日的时候,我还打算送你一件特别的礼物呢...这...”

    巩聪伸手拍了拍诸位兄弟的肩膀,笑着说道:“没事,我什么东西都不缺,大家有这份心意就好了。”

    “阿聪,话不是这么说的,生日还是要有一定的仪式感的,我就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这时,视频那边的谢文东,突然张口了。

    巩聪一愣,不知道东哥为什么要这么说。不过,很快,他就对后者所说的那个礼物是什么充满了好奇。

    不为别的,就因为那是东哥说的,代表着无上的荣光。

    然后,谢文东冲旁边的余勇,打了一个响指,说道:“本来还打算当面送给你,但是,你在执行任务,就权当给你一个激励吧。记着,只有给我或者回来,才能拿到这礼物。”

    这时,余勇从一旁拿出一个硕大的牛皮盒子。

    那样子,有点像装重型狙击枪的枪盒子,不过,又感觉不是。

    巩聪:“东哥,勇哥,这是什么啊?”

    谢文东没有说话,而是伸手,会意旁边的余勇:“ 阿勇,你来给阿聪介绍介绍吧。”

    余勇双眼眯了眯,随后上前半步,笑着说道:“荣幸之至。”

    然后,他调整了一下这边摄像头的方向,让摄像头,主要对准那个盒子。

    之后,他仪式感十足,铿锵地说道:“动漫《海贼王》的大剑客,索隆,是海贼王路飞的二把手,号称“皇副”的男人,也是东哥旗下巩聪兄弟最崇拜的人物之一。他身上的装扮,也是仿照索隆来的,连武器和索隆一样,都是三把刀。

    东哥为了给巩聪兄弟庆祝三十三岁生日,特意找来世界上最出名的铸刀大师——杨龙飞,为其打造了三把新刀。

    三把刀的名字,分别刻在三把刀的刀柄上。分别是“雪走”“鬼彻”“秋水。”可别小瞧这三把刀,这可是添加了一定量,无比珍贵的“星辰之泪”锋芒的超级大杀器。

    连钛合金钢刀,都能削断。东哥说了,名刀配英雄,希望巩聪兄弟喜欢,并且不辜负东哥的信任和厚爱。这可是第一次,咱们用“星辰之泪”粉末打造钢刀哦。”

    说完,他缓缓打开牛皮盒子。

    首先,引入巩聪眼帘的,是一把唐刀,这把刀的刀柄上,镌刻着“秋水”(出自海贼王)二字。刀鞘是黑色的鲨鱼皮打造,纹路光滑,非常狭长漂亮。

    余勇将这把唐刀拿出,随后轻轻一抽。

    沧浪一声出鞘,身如龙吟,势如奔雷!声音中蕴藏着那股力量,立马铺面而至。即便是隔着屏幕,都能清楚地感受到,这把刀的狂暴之力。至于刀刃上,更是散发出一种如钻石般耀眼的火彩光芒,让人看了非常震撼。

    巩聪看完这刀之后,忍不住脱口而出:“好一把秋水,好一把唐刀。”

    余勇呵呵一笑:“当然,这刀我都想要了。”

    巩聪:“哈哈...”

    余勇话锋一转道:“不过,君子不夺人多爱,这刀还是给你留着吧。”

    巩聪连声感谢:“谢谢勇哥。”

    余勇把这把唐刀重新收回到刀鞘,之后,平平整整地放在盒子的卡槽之中。

    之后,他又拿起中间的那一把。这是一把斩马刀,刀很宽,刀口锋利发亮,好像还有点雪花的印记。不过,这把刀的刀柄却很短,一看就不是用来拿在手里的。

    没错,这把斩马刀,是巩聪用来叼在嘴巴上的。

    这把斩马刀的名字,叫作“雪见”(出自海贼王)。

    “这把刀,同样加了“星辰之泪”的粉末,砍个把人头,那简直就不算事。”说着,把刀锋放在旁边书桌的一个角上。他稍微一用力,书桌的这个角,就被切了下来。

    巩聪这次居然兴奋地鼓起了掌,喜出望外道:“我现在用的这把斩马刀,跟这把刀一比,简直就是差了几个档次了。”

    “呵呵”,余勇把这把刀重新放回到卡槽当中,继续说道:“最昂贵的是这把叫作“鬼彻”(出自海贼王)的直背刀。它添加的“星辰之泪”粉末数量,是前面两把的一点五倍,达到20毫克之多,连改造人的肌肉,都可以切开。”

    本来,他想把这第三把刀拿出来,展示一下。

    可是,想想还是算了,这么好的东西,看多了万一眼睛拔不出来怎么样。他心里盘算一阵,自己的生日也该到了,到时候,是不是可以问东哥,讨个一把呢?

    肯定没问题的,只要自己跟东哥说。

    嗯,“星辰之泪”改造的超级大杀器啊,想想就很美。

    见他傻笑着出神,巩聪好奇地问道:“勇哥,你怎么了,怎么不继续帮我展示了?”

    “不了不了”,余勇连着挥了挥手,说道:“我怕再看下去,我都要把控不住了。这把刀有什么好处,还是你自己留着慢慢发现吧。”

    巩聪:“哈哈,辛苦了,勇哥。”

    这时,他注意到,那牛皮箱子里,除了这三把刀之外,一个一个模样怪怪的东西。

    这东西说不大也不大,说不小也不小,全身漆黑,既不像刀,又不像剑,既不像金属,又不像塑料,反正,看起来怪模怪样的。

    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勇哥,下面那个盒子,是干什么用的?”

    “哦”,余勇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解释道:“这是特制的刀匣。可以把三把刀都放进去,背在背上。它是用高强度合金打造的,虽然坚固,却异常轻便。省的你把三把刀都系在肋下,显得有些累赘。”

    巩聪连声称是:“是啊,是有一些不方便,还是东哥了解我,东哥费心了。”

    余勇:“先别着急谢,我还没说完这东西的好处呢。它的名字,叫作“万宝箱”,嗯,这是我给它取的名字。不单可以放你的三把刀,还可以用来收纳你的链子鞭。除此之外,还可以藏一些匕首,短刀什么的。可以说,是相当实用。”
下一篇   第3559章 铁爪大破地雷阵【二合一】          上一篇   第3557章 枪王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