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485章 患难见真情

第3485章 患难见真情

作者: 曹三少
    在他们视线看不到的地方,那辆横在马路中间的重卡上,突然跳下来两个黑衣人。

    这两个黑衣人对着武部这边的头车,啪啪啪就是三枪。

    精确无比的三枪,同时击中头车驾驶司机的腹部和头部以及副驾驶一位小弟的腹部。

    二人连声音都没有吭哧一声,便当场死亡。

    紧接着,大批穿着黑色套装,蒙面的武装分子,从前后两辆重卡以及小轿车地疾出,共同往武部所在的方向射击。

    一时间,枪声如爆豆般响了起来。

    哒哒哒!

    砰砰砰!

    嗖嗖嗖!

    寒冰这边的枪手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突击步枪,像什么mp5,ak74,m16等等,你方唱罢我登场,枪声打得那叫一个欢实。

    武部首尾两头的汽车,首当其中,受到火力的进攻最为严重,四五辆汽车完全变了形,几乎被打成了马蜂窝,汽车上的钢化玻璃,也被打了个粉碎。

    当然,因为事发太过突然,这四五辆汽车里的兄弟,根本没时间反应过来,便被当场射杀,血水沿着汽车的车门缝隙,滴滴答答地流了出来,让人不用看汽车里面,就知道里面的情况有多么惨。

    由于武部的特别属性,注定他们是一群主要以武力立足的高手。

    在近身作战上,他们无出其右。

    可相比于身手,他们的枪法可就太差了。

    他们这边虽然也带了一些枪支,可是,想着这次是去找天候的麻烦,所以谁都没想到会带什么大杀伤力的武器,基本上是清一色的手枪,火力根本就没法和对方相比。

    除此之外,刚刚他们和天候打了一场仗,很多人都受了伤,不管是体力、反应能力,都大打折扣。

    所以,枪战一开始,基本上武部这边就呈现出被碾压的局面。

    武功再高,一枪撂倒,在如此强大火力的进攻下,谁都不敢去和对方硬碰硬,触这个霉头。

    所以,一开始,武部这边的伤亡特别大,几乎所有人马,全都往车队中间收缩,借着掩体保护自己的周全。

    一些汽车的司机,倒也挺聪明,直接将车头打偏,利用汽车作为屏障,迟缓对方的进攻锋芒。

    这办法,虽然有效,可是顶多迟缓一些对方进攻的步伐,对于彻底解决眼前的这些人,基本上没有多大的用处。天时地利人和,他们都处在劣势。

    难不成,这上千人,今天就要折在这高架桥上面?

    想到这里,武部的诸位兄弟们,心头蒙上一股死亡的阴霾。

    其实,不单单是底层的兄弟们,就连胡育萌、刘氓超和况明松三位高级干部,也对目前这种情况,感到无比诧异和震惊。

    一开始,他们还真以为,是天候的人马杀回来了。

    可是,一看对方的着装,这些人全都被黑色的衣服包裹着,在光线的照射下,发出熠熠光辉,让人感觉夺目以及摄人心魄。

    再看他们的排兵布阵,大家一下子就看懂了,这是寒冰组织的人马。

    并且,就是之前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会长诸葛的“黑龙卫队”。

    黑龙卫队的战斗力,大家在卧龙岗地下绿布“仓库”里见过,那可谓十分强悍。其直接归诸葛调遣,轻易不会出动,一般出动,那就是风云变幻、血雨腥风。

    如果是用冷兵器的面对面硬刚,人家的单兵作战能力,尚且不会输给武部。

    现在人家不跟你用冷兵器,直接用热兵器,那武部这边大部分人,基本上半点便宜也占不到。

    “该死的,寒冰这***怎么来了。”胡育萌眉毛拧成一个川字,重重道:“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刘氓超看到这些人之后,将今天发生的事,串联起来想了一遍,突然恍然大悟:“寒冰...天候...内乱...糟糕...咱们上当了。”

    况明松:“你的意思是,寒冰和天候有勾结?故意设下圈套,来坑我们?”

    刘氓超:“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咱们可能真的被张海明给骗了。他本人或许早就被寒冰的人马买通,才设下今天这个圈套,为的就是让我们和天候内斗,然后在设计对我们下手。”

    “啊?”况明松听完,不可思议得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搞错了吧,张海明可是咱们的高层,是东哥的六巡之首啊。别人可能背叛,可是,他不可能背叛的啊。”

    刘氓超:“人心隔肚皮,林子大了,什么鸟人都有。谁敢保证,以前出生入死的兄弟,不会为了金钱利益女人去当那可耻的叛徒呢。”

    况明松使劲摇了摇头:“可他受的伤是真的,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的话。。”

    刘氓超:“苦肉计罢了。那你怎么解释,寒冰的实力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偏偏是在东哥,巩聪以及咱们阁主都不在的时候。”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这就只有这样,才最符合逻辑了。

    胡育萌和况明松两人皆感到一种浓重的,被人戏耍的感觉。

    “***。”二人紧紧握住拳头,手上的指甲,都深深扣进了肉里面,牙齿,更是咬得嘎嘎作响:“都怪我,太笨了,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知道他们两个现在的心情,刘氓超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出于义气来帮忙,没想到,是帮了倒忙了。

    “现在,可不是自我埋怨的时候,咱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保存实力,另外赶紧征调援军。”刘氓超算得上是个人物,这个时候别人乱了,他却没怎么乱——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况明松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为难道:“可是,对方火力强大,咱们的火力太小了,根本就不是对手啊。如果这个时候,有炸弹就好了。”

    刘氓超眸中精光一闪,突然打了个响指:“点油箱,把汽车的油箱点上,这样可以形成一定威力的冲击墙,将对方炸死。”

    “好!”胡育萌听完一拍大腿:“我去。”

    他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自己冲动,犯下的大错。希望以这种方式,减轻自己的罪责。甚至,他觉得自己死在现场,才能告慰那些在内乱冲突中,战死的亡灵。

    不等刘氓超同意,胡育萌从手下兄弟的手里,抢过来一只手枪,猫着腰,往前面最激烈也是最危险的地方而去。

    看到他过去了,况明松也表现的非常英勇(亦或者说,他此时的心态,和胡育萌是一模一样的)他也从手下的手里,抢过来一支手枪,往最危险的地方而去。

    两位当老大的,都这么英勇,手下兄弟自然底气足了不少。

    大家开始忙活,把汽车推开,把加油口打开,组成一个个简单的炸弹。

    当然大家也都明白,这种办法依旧不是一劳永逸的对策。你想利用汽车当炸弹,人家吃了几次亏,上了几次当之后,就不靠得那么近了,而是躲得远远的。

    甚至,提前给你引爆了,看你拿什么来炸人。

    现在,武部的兄弟们,就希望对方随时携带的子弹快点消耗完,己方和对方进行近身冷兵器作战,才能发挥武部这边的优势...

    而刘氓超也没有闲着,拿出手机,给武部神月阁长老之首徐治保打去电话:“保哥,你在吗?我这边遇到大麻烦了,请带人立刻过来增援。”

    徐治保听得稀里糊涂:“增援?增援什么?出什么事了?”

    刘氓超:“我们遇到袭击了,地点就在修盾高架桥这附近。快来,我们快顶不住了。敌人是寒冰的黑龙卫队。”

    徐治保:“啊?黑龙卫队怎么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刘氓超:“现在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要是再耽误一阵子,可能真的见不到我们了。”

    徐治保听着电话那头,传来非同一般的动静,顿时惊出一声冷汗。

    他连连点了点头:“好好好,我这边安排人手过去。”

    刘氓超:“顺便打个电话,让梁晨梁大哥那边的人马也过来。”

    徐治保:“好。”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刘氓超的电话,是打过去了,可是,从武部兵马集结到抵达事发点,起码需要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他们能赶到么?

    刘氓超不知道问题的答案,也不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是在祈祷,祈祷这一切早点结束,这场灾难早点过去。

    武部,在回去的路上,遭遇了寒冰的截杀,并且伤亡惨重。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天候这边(准确是说,是天候这边派了人,悄悄跟踪武部,以防他们意识到巩聪巩老大是假冒的,再反杀回来。没想到,跟踪的人没有看到武部的兄弟折返回来,反而看到他们被截杀的这一幕)。

    消息传到天候这边的时候,天候这边,立马炸了锅了。

    一部分人,是幸灾乐祸,这下可好了,不用我们天候收拾,自然有别人收拾你们。我们什么也不做,只需要作壁上观,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一部分人,则是震惊和奇怪。寒冰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他们一直在这里,那为什么不在刚才两边打得热闹的时候,突然下手,这样武部和天候,不久一勺烩了么?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非常有理智地联想到阴谋论。寒冰组织如此凑巧地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整个内乱,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大家吵吵闹闹,各说各的,场面几近失控。

    就在这个时候,天候组织的二把手姜怡帆,突然开口了。只听他眯缝着眼睛,一脸严肃道:“都别吵了,我们不能眼看着武部被消灭,咱们必须得施以援手。”

    “什么?救他们?姜大哥,我没听错吧,他们刚刚还打上门来,折损了我们好几十位兄弟,我们还对他们施以援手?”“是啊,让他们死了算了。”“就是,我们我们不在后面捅他一刀就不错了,还想着救他?”“说得对,这些人死不足惜,咱们没必要帮忙。”......

    现场很多位兄弟,都表达出了反对或者否定的意见。

    不过,依然有很多人,是支持姜怡帆的。

    只听智囊徐嘉诚说道:“我倒是觉得姜大哥说的没错,武部这次是做得很过分。不过,如果他们完蛋了,那天帝可是损失了一支非常重要的武装力量。咱们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当卖他们一个人情吧。”

    因为主导了刚才的“假巩聪”事件,所以,徐嘉诚这时候说话,终于有了不少分量,不少人开始认同他的眼光和能力。

    这其中就包括毒枭张忠。

    张忠嗯了一下:“我觉得姜大哥和徐嘉诚兄弟说得有道理。如果就这样看着武部上千号精锐就这么完了,那确实是于心不忍。

    就算我们天候不直接参与救援,给他们支援点火器也好啊。毕竟,他们可都是一群不喜欢舞枪,却喜欢弄棒的家伙。”

    改造人周庚也说道:“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要是天候这次见死不救,咱们以后,还真不好面对武部的兄弟。”

    最后,连受委屈最大的千子,也开口说道:“各位兄弟说得都对,我赞成向天候提供支援。”

    天候当中,四位极有分量的干部,都这么说了。

    其他人,纵然自己心里有一些别的想法,也只好暂时保留在心里。为了大局着想,大家最终还是同意,向武部增援。

    姜怡帆看到大家总算是达成一致,刚才还绷着脸的他,立马就笑了。

    只听他说道:“寒冰组织的黑龙卫队既然已经到场,说明这场战斗极有可能,是由会长诸葛亲自指挥的。

    此人,是一个非常厉害难缠的人,连东哥第一次和他交手,都被对方俘虏过去。如果我没有估计错,他肯定猜到了,我们会往事发地增援,甚至就在我们赶往事发高架桥的半道上,埋伏袭击。”

    这番话,分析的入情入理,令现场的诸位干部,大点其头。

    知道他还有话没说完,大家也都没有插话,耐心地等他说完。

    姜怡帆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我们立刻动用天候的武装无人机,进行远程火力压制。”

    徐嘉诚这时提醒道:“姜大哥,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这附近的信号都被屏蔽了,咱们的指令发送不过去。”

    姜怡帆:“这个我已经了解了,已经着人将附近被人偷偷安放十几个屏蔽仪给拆掉了。现在,手机已经可以正常通话了,信号也能正常传导。。”

    徐嘉诚连连点头:“那就好,我没问题了,您继续。”

    姜怡帆继续说道:“这是天上。地面上,咱们也得出动人马。用咱们改造过后的悍马汽车开道,那玩意儿甚至可以抵抗火箭弹的袭击。如果遇到寒冰的半道埋伏,不必和对方纠缠,直接超过去。记着,不惜一切代价,增援武部。”

    众人齐声点头:“是!”

    姜怡帆:“现在,我来布置一下具体的作战任务。东迪安特(北美枪王,天候核心干部之一)和刘洪南(炸弹专家,天候核心干部之一),你们两个负责无人机的控制。”

    二人齐齐点头:“是。”

    姜怡帆:“周庚(云腾人,改造过后的超级战士),张忠(毒枭),吴川(来自升龙族)何飞(来自升龙族),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带上几十号枪法好的兄弟,从地面增援。”

    相关人等连声应是。

    姜怡帆:“剩下的人,留守这里,守好咱们这临时的家,别等老大回来,看到咱们家里进来一些不相干的坏人。”

    说着,铿锵喝道:“都行动吧。”

    ......

    说完了天候这边,再回过来说说高架桥这边的战斗。

    此时,距离武部和寒冰之间的激烈战斗,已经过去三分钟了。

    虽然只过了三分钟,可是,大家却感到,好像有三个世纪那么漫长。

    因为短短三分钟,起码有五六十号武部的兄弟被打死打伤,有的连对手是谁没有看清,就被流弹取了性命。

    在绝对的武器劣势之下,人的作用实在是太有限了。并且,这里是十几米高的高架桥,桥下面是硬邦邦的水泥,跳下去就得死,大家连半点逃生的路都没有。

    这个诸葛,可真是缺德带冒烟的,居然挑了这么个鬼地方动手,简直就是无耻妈妈给无耻开门——无耻到家了。

    大家在问候了寒冰组织十八代的女性之后,只能寄希望于用汽车当炸弹这一招。

    可事实证明,这一招的作用非常有限。

    这黑龙军团的人,可不是傻子,在被几辆爆炸的汽车炸了几次之后,他们都学乖了,果真如刘氓超之前所构想的一样,人家抢先开枪,把没有被引爆的汽车引爆,然后在熊熊烈火当中,用手中的机枪逐步推进。

    这种办法,虽然比预想中的攻击策略要慢一些,可是,安全却可以得到极大的保障。

    双方,斗智斗勇,一个想要尽快地消灭对方,一个则在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武部这边,在三分钟之内,被打退了几十米,可谓狼狈不堪。设置好的数重防御,一一被攻克,至于尸体,横七竖八抛得到处都是。

    寒冰黑龙卫队继续踩着尸体和血水,在熊熊烈火的映衬下,徐徐推进,就在他们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远处的敌人时,殊不知脚下居然潜藏了两个要命的杀手。

    “扑通!”一名枪手不小心被脚下的尸体绊了个狗啃泥。

    这名黑龙卫队的枪手反应也快,抬起手枪就要给那具尸体开一枪。他倒真舍得,在子弹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敢浪费。

    其实,也不能说是浪费。

    如果他真的开了枪,不但不会赔,反而能狠狠地赚上一笔。

    因为,这具尸体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况明松。能用一颗子弹,杀死名声响当当的任况明松,那实在是太值了。

    然而,如果就是如果,终究不能算是事实。

    况明松的随机应变能力太快了,虽然他是闭着眼睛的,但当对方的枪口瞄准他的时候,他还是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紧闭的双眼如恶魔苏醒般睁开,他连想都没想,右臂向外一挥,直接将那只握着手枪的手跺了下来。

    当啷!脱飞的断手在空中打着旋,正中一人的脑袋。七八斤重的M16冲锋枪,打在那人的脑袋上,让人一阵恍惚。

    没想到尸体居然能够杀人,那名断手的枪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惨叫声中,还夹杂着愤怒和惊悚。

    况明松毫不客气,再次挥动手中的渊虹剑,将那人的头颅立马斩下,惨叫声戛然而止。

    再来看那名被手枪砸得有些恍惚的打手,此人手里抱着一挺M16冲锋枪。

    “小心,死人堆里有杀手!”

    那名枪手一边喊着,一边调转枪口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四颗子弹怒射而出,枪膛传来了撞针空响的声音。如果这人不是在手足无措的情况下扣动扳机,或许能打中况明松的身体。

    但是现在,况明松只是脑袋偏了偏,便躲了过去了。

    子弹擦着况明松的肩膀飞了过去,况明松看都没看,一个突步冲到那人的面前。

    但那名枪手稳住身形,定睛再看,况明松已然冲到他的近前。

    这时候他再想换弹夹或者直接换枪来威胁况明松,已经来不及了。

    后者双臂蓄力,双手握着渊虹剑的刀柄,恶狠狠地斜劈了出去。

    太快了,快到那名那名打手都做不出半点反应,就听噗嗤一声,渊虹剑的锋芒划开他的喉咙,滚烫的鲜血喷射而出,溅了况明松满脸、满身。

    周围的枪手们见状不由得纷纷尖叫出声,几人一齐调转枪口,向况明松开枪射击。

    况明松一把抓住面前的尸体,不让它倒下,充当自己的挡箭牌,与此同时,他也借助尸体的掩护,迅速地蹲下身形。

    步枪AK75和MP5的威力太大,近距离的射击,尸体根本挡不住子弹,即便尸体上穿了防弹衣也是无济于事。

    随着爆豆一般的枪声响起,那具被割喉咙的尸体瞬间被打成了筛子,浑身上下全是窟窿眼,一大面的血雾由尸体的背后喷射出来。

    多亏况明松及时蹲下身形,不然的话,他也得和这具尸体一样,被对方的齐射打成人肉筛子。

    即便如此,还是有流弹划过他的脸颊和肩头,在他的脸上和肩膀划出两道血口子。

    这时候,胡育萌也从死人堆了突然跳出来。他的速度非常快,身法飘逸、形如鬼魅。转瞬之间,就杀掉了两名枪手。

    他的出现,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况明松的压力。

    兄弟之间不言谢,况明松高喊一声:“做得好。”然后一鼓作气势如虎,在人群里钻来钻去。

    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黑龙卫队的人想用枪解决他们,到后来只落得个伤己的下场。

    有两三个人不是被他们两个杀死,而是被同伴的子弹打死。

    “不要再开枪了,小心伤到自己人。其他人继续拿枪推进,二组的人留下来和他们慢慢玩”(英)人群当中,一位黑龙卫队的首领冷静说道。

    从他淡定的表现当中,他们并不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

    这让胡育萌和况明松很是恼火,我这就让你看看小瞧人的代价。

    说着,与黑龙卫队二组的人交上了手。这二组一共有八个人,穿着同样的衣服,拿着相同的武器装备,并且,都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胡育萌、况明松一和这八个人交上手,就好像被一块橡皮糖粘上一样。虽然他们两个的战斗力,比八人要强,可是,要想短时间内灭掉他们八个人,也是不太可能的。

    黑龙卫队除二组之外的人,继续向前推进。而且,因为有过刚刚的教训,所以,他们格外留意地上的尸体里面,是不是藏着活人。

    这让许多本来打算学着胡育萌、况明松偷袭的武部兄弟,放弃了心中的想法,只能继续咬牙坚持。

    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武部这边的兄弟,在敌人强大火力的威慑下,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

    看到眼前的光景,许多人急得眼圈通红,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流。

    大家热切期盼着,期盼着寒冰这边的子弹快点打光,期盼着援军快来。

    因为距离比较近,几路援军当中,就数天候这一路最近。

    这不,姜怡帆一行几十人,乘坐九辆悍马轿车,飞快无比地往事发高架桥的方向开去。

    可是,还没等他们行驶出去几百米,就听到路旁不断有阵阵枪声飞射而来。如雨点般密集的子弹,重重打在改装后轿车的5毫米厚的防弹护板上。

    正如姜怡帆所猜测的那样,寒冰组织这边,果然在这里埋伏好了伏兵。

    因为提前有了心里准备,所以大家并不慌乱,压低着头,踩死油门一直往前冲。

    此刻能拥有一辆机动性能和越野性能良好的悍马,是决胜的关键。

    埋伏在路旁的枪手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纷纷掉转枪口,对着如失控怪兽般疾驰的悍马车轮胎拼了命的扫射起来。

    不过,因为速度太快,想要扫中汽车的轮胎,这并不容易。

    一排流弹从旁骤然射來,打得悍马车两侧的防弹钢板“叮叮当当”一阵乱响,虽然暂时还沒有击穿的危险,但四溅的火花和爆响声还是让车里的人心惊胆战。

    “M的,找死。”张忠用力从车顶天窗上的口子探出半个身子,伸手操起上面的12.7mmm2hb机枪,对着枪火发出的地方,手指猛扣扳机。

    哒哒哒,枪管上的火舌疯狂乱吐,一颗颗闪亮的粗长弹头,带着慑人的啸声射向接到两边的寒冰枪手,瞬间就将路边的敌人压制得抬不起头。

    抛壳口的大号弹壳如下雨般飞落到车旁的地面上,

    相对于寒冰人员手头那如爆豆般“叮叮当当”乱响的零星火力,12.7mmm2hb机枪发出的“轰轰轰轰”的爆响,就如同高射炮般轰鸣不已。

    这片密集的弹雨也只将马路边的墙壁和掩体打得石屑纷飞、弹坑密布,就算打不到人,但其声势也足够骇人了。

    晚风吹得他的头发和衣襟,火药激射迸发出的火光将他的脸照得通红可怖。

    刚刚的十几秒内,他已经不知道打出去多少发子弹了。

    趁着被压制住,陈坏往外面扔了几颗烟雾弹,然后,借着烟雾弹的掩护,九辆悍马汽车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驶过寒冰组织的埋伏区。

    看到他们绝尘而去的身影,这边留守的头目,给会长诸葛打去电话:“会长,天候的人马,真的过去增援了。他们的火力太强劲,我...我们这边没有把他们留住。”(英)

    诸葛揉了揉下巴,随后说道:“没有留住就算了,既然他们想要去送死,那就随他们去好了。”(英)

    “那我们该怎么办?”(英)

    诸葛:“你们既然已经暴露,就没必要再留下了,收拾一下,返回吧。剩下的,交给黑龙卫队就好。”(英)

    “是。”(英)

    ......

    姜怡帆的速度还算是快的,不过,有一支人马,并他们的速度更快。那就是天候自己的无人机。

    天候,掌管着天帝武器的研制,开发和管理。所以,弄上几个小而方便的杀人无人机,这并不算难事。

    在东迪安特和刘洪南等人的控制下,十八架小型的无人机,在五分钟左右,就飞抵现场。

    这些小无人机,只有电饭煲大小,方便携带,并且非常机动和灵活,配备了高清摄像头和红外线定位仪,可以向目标人物发射子弹。

    它们的火力,虽然没有黑龙卫队那么强大,可是人家可以居高临下地射杀,还可以不断地变幻位置,如此,危险性大增。

    这样一来,大大地削弱了黑龙卫队的威慑力。

    啪啪啪啪!!

    子弹如雨点般,从上而下打了过来,黑龙卫队一边闪躲,一边还得小心无人机的爆头,顿时间,露出了狼狈。

    看到这一幕,刘氓超等人感动的差点要哭了。

    他们齐齐大吼:“是驭血和暗血的兄弟过来救咱们了,兄弟们,杀啊,反击啊。”

    被压抑许久的武部众人,如同被放出笼子的猛兽一样,嘶吼着反冲了回来。

    他们万万没想到,救他们的并不是驭血和暗血(两只部队的无人机距离这里比较远,短时间无法飞抵过来),而是他们想要打压的天候部队。

    双方激烈交战了一会儿之后,姜怡帆一行几十人,驾驶着九辆重型的悍马轿车,先是撞开了堵路的车辆,随后,直接把车开到了道路中间。

    车门一开,这些人端着重型武器,陆续下了车。

    本来,武部的兄弟们以为,这些人是寒冰的帮手,没想到,居然是天候的人。

    生怕他们误会,姜怡帆高声喊道:“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来落井下石的,我们是来帮你们的,亲兄弟还有打架的时候呢,现在不是讲私人恩怨的时候。不过,如果有外人想要欺负咱们兄弟,咱们就得让他们看看,我们是怎么合力把他们打出去的。”

    周庚:“没错,武部、天候本就是一家,何须分什么彼此呢。”

    吴川、何飞:“啥也不说了,干死寒冰这帮狗娘养的。”说着,各自抱着一挺重型机枪,对着面前的敌人就是一阵突突。

    他们拿的家伙,威力极大,连汽车都可以轻易打穿,更别说区区防弹衣了。

    这不,一梭子过去,就有好几位黑龙卫队的枪手被放倒,倒在血泊当中。

    听着天候的兄弟们的话,再看看人家的大度,胡育萌、刘氓超、况明松这三人,可谓惭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胡育萌边打边退,来到姜怡帆的面前,重重说道:“兄弟,是我们错怪你们了,这一切,都是寒冰设下的阴谋。”

    况明松也点头如捣蒜,使劲说道:“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一定亲自向天候的兄弟们磕头,赔罪。”

    刘氓超叹息一声:“难得武部和天候的嫌隙消除...只不过,这代价,也有点太大了。”

    是啊,天候和武部这一开战,前前后后加起来,起码要折损四五百人。

    这可是四五百人啊,都是天帝的精干力量。如此一来,势必大大削弱天帝的力量。

    好个阴险的诸葛啊,随随便便一出招,居然让己方受到如此重创。

    他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暂时忘掉这些不愉快,打起精神,共同面对眼前之敌人。

    双方激战了十余分钟,谢文东的特使陈少河,终于和驭血、暗血的兄弟们赶到了。

    他们这一来,胜利的天平,立马就往天帝这边倾斜。

    感觉再打下去,全军覆没的就是黑龙卫队自己了。黑龙卫队的带队头目,把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一个口哨。

    接着,剩下的所有黑龙卫队的枪手,集体从十几米高的高架桥上跳了下去。

    大家先是吃了一惊,这帮***,打不过也不用去跳桥啊,就这样摔死可太便宜他们了,赶紧跑到桥边去看看情况。

    哪知,他们并没有看到一个个被摔死的枪手。在跳高架桥的同时,他们居然像燕子一样,滑翔起来。不一会儿,就落到了远处的树林当中。

    别看高架桥距离那边的树林,直线距离只有几十米。可要是想从那里,走到这里,起码要绕道半个小时。

    “是翼装。这帮王八蛋,早有准备。”众人重重捶在高架桥的桥身上,愤愤道。

    这时,有人提议是不是可以用无人机,继续追杀。

    不过,这个提议,却被天候这边的人给否定了。

    刚才的那轮攻击,无人机的子弹基本上消耗光了,即便追上去也没用,他们就这样眼睁睁地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跑掉了。’

    没办法,大家只能就此作罢。

    虽然整场战役,以黑龙卫队的逃走而告终,可是要论最终的赢家,那肯定是人家寒冰组织无疑。

    黑龙卫队,以伤亡几十人的代价,换取了天帝四五百精锐中的精锐。这笔买卖,简直太划算得过来了。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之后,陈少河把姜怡帆、张忠、周庚、胡育萌、刘氓超、况明松等十余名武部和天候的骨干叫了过来。

    这些人感觉到陈少河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杀气,战战兢兢地站成一排。

    陈少河背着手,先是在他们面前走了两圈,随后,扬起手,对准这十几个高级干部每一个人,左右开弓就是两个大嘴巴子。

    被打之人,嘴巴全都肿得老高,有些人甚至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不过,大家却一点埋怨声,都没有,因为,这是他们应得的。

    首先,陈少河可是金鹏时代的人,跟任长风、东心雷、灵敏他们都是拜把子弟兄,拥有很高的威望。

    第二,陈少河作为谢文东的特使,东哥不在,他就能够代表东哥。

    第三,这件事,确实有大家做的不对的地方,所以被打这两巴掌,也是心甘情愿。

    陈少河是既气愤,又心疼,重重说道:“你们实在是太让我,太让东哥失望了。我现在不知道整件事具体的责任方是谁,不过,我却必须给你们两巴掌。这两巴掌,是替东哥打得,也是替死去的诸位兄弟打的。你们,可有意见?”

    众干部齐齐摇头:“没有!”

    陈少河:“谅你们也没有。现在,东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怎么处置你们,在调查清楚整件事之后,自会作出相应的惩罚。来人,把他们都给押下去。剩下的人,打扫战场,伤员立刻送到医院去救治。”

    与之一起到场的驭血和暗血的兄弟,赶紧上前,将每个人都押了起来。

    至于现场武部和天候的手下兄弟,也不敢出声替他们辩解。他们也相信,东哥肯定会给他们,给整个天帝,一个合理满意的答复。

    “等一等,我有话要说。”正当诸位干部准备被押解离开的时候,刘氓超突然出声。

    陈少河顿了一下,忍不住抬起眉毛,凝声问道:“怎么,你有别的什么意见?”

    “没有,我只是要提醒陈大哥一件事。”刘氓超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

    陈少河:“哦?什么事?”
下一篇   第3486章 返回极乐岛          上一篇   第3484章 高架桥上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