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473章 深水炸弹【三合一】

第3473章 深水炸弹【三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其碧绿色的眼眸,饱含者神情,声音清澈动听,如空谷幽兰,酥软动心。

    再透过酒吧昏暗的看她,只见她肌肤胜雪,双眸如一泓秋水,粉腮带笑,让人除了“仙女”,还一下子想到初恋。

    没错,是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说实在的,这样的一个meinv,谁看了也不忍找她的麻烦。

    然而,张海明这时候已经被猪油蒙了心,为了他所谓的朋友,为了诸葛承诺给他的地位和名声,他居然舍得对这样一个女孩下手。

    张海明知道,千子是升龙族一众俘虏,投诚到天帝麾下,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臣。在被划拨到天候之后,其在天候的地位,也非常高,可以排进前面十位。

    所以,动了她,一定能够引起一系列严重的连锁反应。

    这不,在看到千子之后,张海明大摇大摆地往其所在的方向走去。

    “哎呦,这不是天候的兄弟么?在这里喝闷酒啊?”张海明主动凑了过去,乐呵呵地打着招呼说道。

    原本,千子正在和手下的一些兄弟聊天喝酒,突然被人提及“天候”二字,忍不住止住话头,好奇地扭了过去。

    “这位是武部的新人教官,厅级。也是东哥第二任贴身保镖之首,张海明张大哥。见了大哥,还不参见?”不等千子一行人反应过来,张海明身边的一位保镖,主动介绍道。

    这天候和武部,对彼此抱有一定的成见,可毕竟都是隶属于同一个影子Z府,都是谢文东的兄弟。

    所以,千子也不好太搏对方面子,一行二十几人齐齐放下酒杯,冲他拘礼:“张大哥好。”

    其实,千子这些人,是不必向张海明拘礼的,因为天候高科技作战部队,直属于谢文东的管辖,与影子Z府的其他几个部门,完全不搭架。就算不拘礼,也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千子却还是照做了,算是给足了张海明面子。

    张海明见到这些人,齐齐地对着自己施礼,呵呵一笑:“都是自家兄弟,不要客气嘛。”

    然后,他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到千子旁边的卡座座位上,很豪气地说道:“来来来,一起喝几杯,我来请客,我来请客。”

    俗话说的话,这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人家在武部的地位那么高。

    原本,大家对武部的人,还是有点排斥的,这么一看,武部的人也不是都那么霸道的嘛。

    千子娇笑一声,顿时放松了警惕,打了个哈哈道:“哪能让张大哥请客,我来请客吧。来人,再去弄几箱啤酒过来,今天,我要和张大哥和武部的兄弟们多喝几杯。”

    旁边的小弟,爽快地答应一声,忙活开去。

    张海明碰得一下,直接把一瓶啤酒咬开,随后,拿了两个宽口杯,倒了三分之二的啤酒。接着,又拿来了两个小杯子,小杯子里盛满高浓度的伏特加,然后将小杯子沉入宽口杯当中,笑嘻嘻地说道:“千子妹子,深水炸弹,来!”

    千子出身于升龙族的武学世家,以前基本上没有喝过酒。也就是后来升龙族覆灭以后,借酒浇愁过一阵子,可谓酒量很差。

    基本上,三四瓶啤的,就能把她喝得晕晕乎乎的了。

    所以,看到对方这架势,忍不住蹙眉。

    看到对方面容有些为难,张海明呵呵一笑,直接抓起属于自己的那杯深水炸弹,说道:“哥哥我先打个样,我先干为敬了。”

    说着,扬起脖子,一个咕噜地就把整杯的酒水全部灌下肚子。

    千子虽然是R本人,可是也知道这酒桌上的文化,博大精深。

    她挑了挑秀眉,双手捧着杯子,硬着头皮说道:“张大哥,我敬你。”

    说着,也学着张海明的样子,把酒喝下了喉咙。

    当这杯深水炸弹,被灌下喉咙的时候,一股无比辛辣的味道,立马充斥着她的全身,她感觉自己好像喝下了一团火一样。这不,辣得她都把舌头吐出来了,连连用手扇动着,脸一下子就红了。

    张海明看到千子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阵痒痒的。

    “好好好”,张海明连叫了三个好字,随后称赞道:“都说巾帼不让须眉,今天我真的是见到了,没想到千子妹妹不但长得好看,酒量还这么高,真是让人太刮目相看了。”

    这千子被人一阵猛夸,连连谦虚道:“张大哥说得哪里话,我这是舍命陪君子啊。我酒量很差的。”

    张海明好像在听到似的,又“啪”地给千子和自己准备了一杯深水炸弹:“妹妹你过谦了,刚才是妹妹你敬我,现在,这杯我回敬妹妹。虽然咱俩这是头一回见面,可是,我早就听过你的名气,可谓一见如故,我敬你,敬你。”

    这张海明没有“黑化”之前,本就是一个武功高,且非常聪明的人。他属于那种智商、情商双高的人,巧舌如簧,非常会说话。

    本来,千子是绝对不想喝下这一杯的。

    可是,对方这说了这么一大通,千子架不住他这强大的攻势,也就认输了,喝下这第二杯。

    喝完这第二杯之后,千子明显感觉自己全身开始发抖,全身都好像着了火一样。

    看得出她今天已经过量了,这时候,千子身边的一个小弟,一脸赔笑着说道:“张大哥,千子xiaojie的酒量不好,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不如这样吧,我陪您喝。您想喝多少,我陪您喝多少?”

    说着,就要从张海明手里,把那瓶伏特加的瓶子上抢过来。

    然而,张海明却反过头来,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这眼神很有杀气,也很有气势。

    这位小弟看到这目光,原本伸过去的右手,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再看他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非常难看。

    这时,张海明身边的一位保镖,伸手拍了拍那位天候小弟的后背,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说哥们,你这也太没眼力价了,这张大哥请千子姐姐喝酒,你过来捣什么乱啊,真是没规矩。”

    那名小弟,听到这里,忍不住身体哆嗦了一下,连连点头。

    再看张海明,原本铁青的脸,又变得满脸带笑了。

    他微笑着继续对千子说道:“这第三杯,我想敬我们的友谊。都说天候和武部有矛盾,我觉得那是扯淡。同样都是东哥的兄弟,能有什么矛盾,放他娘的臭狗屁。来,为了天候和武部两个组织的情义,万古长青,我提议,大家一起举杯,共同喝了这一杯。”

    边说着,又给千子倒了一杯“深水炸弹”。

    这寻常的酒鬼,连着干三倍深水炸弹,都受不了。更别说,一个本来就不怎么喝酒的弱女子。

    这会儿,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张海明有些过分了。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人家给灌醉嘛。

    他说话,其他人哪敢违背,也都把酒杯端了起来。

    千子这会儿已经有些晕晕乎乎了(伏特加的度数很高,酒性很烈),她知道,自己如果喝下去这杯酒,今天肯定要醉得不省人事了。估计到第二天中午,也醒不来。

    现在虽然不属于战时,可是,一个干部,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千子欠了欠身,连连摆手道:“张大哥,我真的喝不下去了,再喝下去,我就要吐了。”

    “呵呵”,张海明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道:“都说天候组织的干部,本事大,架子也大。以前我可不相信,现在,我有点相信了,一杯酒而已,居然这么推三阻四的,真是太让人失望了。行了,喝不了就别喝了吧,我这个人,从来不做强人所难的事。你不喝,我喝。”

    说着,啪一下,又把第三杯深水炸弹,给灌进了肚子里。

    张海明是东北人,酒量本就非常好。再加上他近几年,天天饮酒作乐,醉生梦死的,几杯酒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表面上看,张海明不再强求千子喝酒,然而,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他这话,是带着刺的,是在说反话。

    好像千子不喝下这杯酒,就在制造摩擦,破坏团结一样。

    千子不是不明白这里面的要害,所以,就算有万般的不情愿,也只好端起酒杯,笑了笑,大着舌头道:“既然...既然...既然张大哥...张哥这么说了,那我就喝下这一杯。祝我们天候和武部的友谊长存,东哥万岁,天帝万岁。”

    说着,屏住呼吸,把这第三杯深水炸弹,当众给喝了下去。

    “好!”张海明身边跟着的几位保镖,带头鼓起了掌。随后,张海明本人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连连道:“妹子,你今天实在是太给哥面子了。不喝酒了,不喝了,咱们吃东西,吃东西。”

    听完张海明的话,随行的天候兄弟,总算是心里松了一口气,一边鼓掌叫好,一边把有些晃晃悠悠的千子扶好坐下。

    接下来十几二十分钟,双方像正常的人际交往一样,聊着天,吹着牛逼,气氛无比融洽。

    而千子本人,则因为酒精的作用,陷入了轻度的昏睡当中。

    张海明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确定没人之后,然后,借着酒劲,慢慢地把把手伸进了千子的裙子当中。

    这练武之人,尤其是像千子这样的高手,即便睡着了,应激反应也时刻保持在线。

    这不,当他的手,刚刚触碰到千子内裤的时候,原本双眼紧闭的千子,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一把就抓住了张海明的手,重重道:“你在做什么?”

    张海明被人抓了个现行,脸上立现出一丝尴尬之色。

    不过,他的反应很快,片刻迟疑过后,假装憨笑道:“...那个,不好意思啊,千子xiaojie,我太喜欢你了,情不自禁。”

    千子心里非常不爽,立马站起来,言辞激烈地质问道:“太喜欢了,就能如此无礼?太喜欢了,就能把手往女孩子的下面伸?”

    二人的吵闹声,这会儿才引起各自小弟的注意。

    这时,张海明的保镖站起来打了个哈哈,说道:“千子xiaojie,不好意思,我们老大喝多了,不小心。”

    “就是,千子xiaojie不要那么敏感嘛,都是自家兄弟,摸一下又不吃亏。”

    “对,你们R本女人,不是经常拍些乱lun的小电影么。装什么圣女啊。亚麻跌,亚麻跌...”

    “嗯,你不久前还说,咱们武部和天候是一家人嘛,一家人摸摸怎么了?”

    这是几个张海明的保镖,说的话,就够无耻和无礼了。

    如果这个时候,张海明站出来,怒斥他们几个,或许事情还不会激化。

    然而,张海明要的就是这个。他必须让对方先动手,这样,他才好有向武部搬救兵的由头。

    这不,张海明非但没有制止,反而被逗得哈哈大笑:“虽然我觉得你们不应该这么说,但是,好像也有点道理的。”

    一句话,把千子给直接激怒了。

    她啪得一下拍了拍桌子,拳头握得嘎嘎作响,瞪圆了眼珠子说道:“你们武部的人,难道个个都是这么没素质,这么混蛋?好,你们不道歉,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千子这话,其实说得有点过了。武部大部分兄弟,都是很好的。她可不能因为个别败类,就这样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女人,在受到了那种羞辱之后,气急了发昏,说几句过分的话,也是很正常的。

    张海明以及其手下,故意把话题,往武部和天候两个部门的矛盾上引,为的就是把事情弄大,从而激化两边的矛盾。

    这不,张海明听完,立刻就不干了。

    他的脸色一下子耷拉下来,重重说道:“你敢骂我们武部?你以为,你们天候是什么好东西?出了个巩聪,就觉得自己多了不起了。我告诉你,我们张阁主是不想跟他争,否则,别说什么钻石级干部,就连那个什么狗屁至尊,狗屁星皇,也不是他的对手。”

    巩聪,对千子有知遇之恩。很多人都不敢接纳升龙族一帮俘虏,担心他们投奔过来,终究是一种潜在的危险。

    可是,巩聪不怕,主动向谢文东申请,让他们划分到天候的管辖序列。

    这时,有张海明的保镖,把手机的录像功能打开,偷偷记录下了接下来的一切。

    果然,千子听到对方居然敢辱骂自己的老大,加上刚才自己差点吃亏,所有新仇旧恨一起就上来了。

    她的心火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酒也醒了大半。

    直接指着张海明的鼻子骂道:“什么样的老大,带出什么样的手下。你都是这样的狗东西,你们那个张振坤,也好不到那里去?钻石级干部不算什么,有种,他去整一个啊。武部上下,别的本事没有,打嘴炮倒是一流,你们就剩下一张嘴了吧?”

    这话,说得比刚才的话还要过分。

    要知道,千子之前是和张振坤打过交道的,知道他不但武功好,人品也是相当不错,他绝对不像是她嘴里说的那样。

    这不,这话说完,她自己都后悔了,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

    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也不错。

    张海明这时候,又在火上浇油。

    他大声吼道:“你TM的臭biaozi,东瀛来的慰.安>妇,敢这么说我们振坤大哥。今天,老子不把你们天候这群渣子灭掉,我们武部就是你养的...”

    说完,撸起胳膊,就要动手。

    哪知,千子的反应还要快,一拳就打在张海明的嘴巴上。

    立时,张海明的两颗洁白的门牙,直接飞了出来。

    张海明夸张似地惨叫一声,随后,把面前的桌子狠狠一踢,欺身杀将过去。

    他带着的那四五名保镖,也没有闲着,也都大呼小叫,跟过去助阵。

    看到大姐大千子要吃亏,再加上刚才张海明一行人对天候如此侮辱,随行的其他天候兄弟,也都不干了,纷纷动手,与对方厮杀在一起。

    一开始,双方用的是拳头和双脚,也不知道是谁,眼睛杀红了,居然动了刀子。

    刹那间,众人所在的酒吧,一顿人仰马翻,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客人们,被吓得鱼贯而出,急匆匆逃出了酒吧。

    而里面的战斗,也陷入了白热化。

    不得不说,身为昔日的六巡之首张海明,身手确实非常高。

    虽然许久没有参与大规模的激烈作战,然而,他的动作依然极其潇洒,俊逸。

    只见他手持两把非常漂亮坚韧匕首,闪展腾挪,动作极其飘逸和俊秀。这两把匕首,皆是钛合金钢刀打造,削铁如泥,吹毛立断。

    当然,出身武学世家,而且具有黄金级干部实力的千子,照样不是白给的,说她的武功,高出张海明整整一个档次也不为过。

    正常情况下,几乎是可以碾压张海明的。

    只不过,因为连着喝了三杯“深水炸弹”,让她身体的敏捷度和反应强度,都大打折扣。浑身,更是软绵绵的,好像提不起半点力气一样。

    可纵然这样,她依然和张海明战成了平手。

    千子的武器,是柄一尺多长小短剑,剑锋奇薄,发着青中带蓝的光,这种剑最适女子使用,唐代最负盛名的女剑客公孙大娘,用的就是这种剑。

    二人的武器,都属于短小精悍一类,最适合的就是近身作战。

    双方打起来,可堪十分精彩。

    只不过,张海明可与千子打成平手,他带来的那几个保镖,可没那么好运。

    千子随行的天候人马,可是有二三十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来自升龙族,个个势力彪悍。

    这不,四个保镖,有三个被打成重伤,其中一个,还是靠装死躲过了一劫。

    感觉差不多了,打得正激烈的张海明,突然一收刀。

    噗哧!

    千子这一刀,直接捅进了张海明的腹部当中,张海明往后一退,殷红的鲜血,立马就喷了出来。

    看到手捂着肚子,满脸狰狞的张海明,千子愣住了。她没想到,张海明会突然收刀。

    是气力不支?还是觉得这样打下去,没个结果?亦或者说是别的原因?

    这张海明虽然非常可恶,可是,他毕竟是武部的高层,就这样把他给刺伤了,那恐怕也不好吧。尤其,他还曾经当过东哥的贴身护卫。

    这会儿千子的酒也醒了,没有继续进攻,而是愣在了原地。

    张海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龇牙咧嘴,眼珠子瞪得溜圆,梗着脖子,恶狠狠地说道:“好,很好,你给我等着。”

    撂下这一句狠话之后,张海明扭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外走去。而跟着他来的那些保镖,也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离开了酒吧。

    看到他们离开,天候一众齐齐向他们淬了一口唾沫,骂道:“算你跑得快,王八蛋,再敢撒野,打残你们。”

    “武部连这种货色都收,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对,武部已经不行了,还是咱们天候厉害,以后,天候肯定盖过武部,成为天帝第一大组织。”

    “......”

    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千子突然冷声打断道:“好了,都别在说了,咱们,可能惹祸了?”

    “惹祸?惹什么祸?”旁边众人义愤道。

    千子:“咱们打伤了张海明,这张海明,可不是一般人,他是东哥以前的贴身保镖之首,现在是武部的新人总教官,位高权重。”

    “大姐别担心,是他先动手动脚在先的,就算把官司打到巩老大,打到东哥那里去,我们也不怕。”

    “就是,我们都能作证,是他们先无礼在先,凡事,都得讲道理吧。”

    ...

    千子扶了扶脑袋,叹息一声:“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可不想因为我个人,而引起别的什么祸患。”

    “大姐,要不要把这件事,汇报给巩老大,让他做主一下。”这时,旁边有人提醒道。

    千子听完,摇摇头:“算了,一件小事而已。更何况,老大出门执行任务去了,这个时候应该在飞机上,没有信号。”

    “哦。”

    ......

    千子想要这件事到此为止,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才是一切动乱的开始。

    打她喝下张海明的第一杯“深水炸弹”开始,就中了别人的圈套...
下一篇   第3474章 大内乱开启          上一篇   第3472章 谁都想象不到的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