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468章 功成归来【四合一】

第3468章 功成归来【四合一】

作者: 曹三少
    路易吉干咳了一声,想趁着手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之际,也悄摸地离开。

    然而,他刚刚挪动了一下脚步,就被褚博注意到了。

    只听褚博阴阳怪气地笑了笑:“路易吉老板,想去哪里?”(英)

    路易吉身体一震,随后立马就杵在原地,好像被人施加了什么定身术一样。

    他顿了好一会儿,随后脸部肌肉抽搐一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东...东西我已经给你了...你该不会言而无信,想要拿我怎么样吧?”(英)

    这人,确实是个老狐狸,一张口,就把褚博的话路给堵住了。

    弄得褚博,还真不好意思就这样把他给干掉了。

    不过,褚博的反应也很快,他笑了笑,随后说道:“放心,我当然不会拿你怎么样,我这个人,做人很公平的。你知道,我们隶属于什么部门么?”(英)

    这个路易吉多聪明的一人,虽然心里极其渴望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如果他知道了,那只能让自己死的更快。

    这人啊,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就别想去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的例子,还少么?

    果见,路易吉·亨利顿时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一本正经地知道:“我不想知道,也不希望知道。你们是谁都好,成王败寇,我不想知道。”(英)

    呦呵,真是个聪明的家伙,褚博是越来越欣赏他了。

    然而,他却假装没有听到,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我们,来自天帝影子Z府。我的老板,叫作谢文东。”(英)

    天帝影子Z府,这个名号虽然在业内大名鼎鼎,可是外人鲜少听过这个名字,所以,路易吉·亨利听着非常陌生。

    然而,谢文东这个名字,路易吉亨利确实如雷贯耳。

    他是全球最大的私人军火商,是全球最大的黑手党老大,也是最大的毒枭...并且,类似这样的“全球最大”的名头,还有很多。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路易吉·亨利,根本就是谢文东的一个崇拜者,一个粉丝。

    当听到这个谢文东这个名字的时候,路易吉亨利眼睛里的害怕,立马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喜悦,这种喜悦,明显还夹杂着激动。

    只听他嘎声叫道:“什么?你们是东哥的手下?天呐,真是不打不相识啊,我就是东哥的粉丝啊,对他崇拜之极。我看书,很多东哥的经典名言,我都知道。什么,人的影、树的名,我谢文东是什么人,没什么不知道的...

    还有,还有...东哥经常说的一句话,我兄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还有...还有,兄弟是天,兄弟是地,兄弟多了能顶天立地...”(英)

    虽然这个路易吉亨利的语序有点凌乱,但是,说出的话,还正是谢文东的一些经典名言。

    这个,是做不了假的,也是临场发挥不了的。

    本来,褚博的计划是,先告诉路易吉·亨利自己老大的身份,再然后来一句:“我虽然决定放过你,可是,我们老大可没说放过你。感谢你的黄饼,我们会记着你的情义的”。

    可是,被他这么一整,褚博顿时有些迟疑了。

    这伸手难打笑脸人,更何况,是东哥的一个绝对粉丝。可是,己方杀了他这么多人,如果就这样轻易放过他,他能善罢甘休么?

    看得出褚博的犹豫,这时,刚刚检查完存放黄饼的小屋子的刘深磊,来到了他们身边。

    刘深磊的英语水平一般,但是,也能勉强表达自己的意思。

    只听他说道:“既然你这么了解东哥,怎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呢?”(英)

    “东哥那是何等人物,那是我们心中的神,他怎么会认识我们这样的小角色。几位兄弟,既然是东哥的手下,请一定留着我的性命,我要亲眼见见东哥。”(英)

    刘深磊:“可是,我们东哥是不会随便见闲人的。”(英)

    路易吉:“我不是闲人,我有用,我有大用。东哥不是需要黄饼么,我能搞定。以后东哥想要多少黄饼,我就能搞定多少。我想投靠到东哥旗下,我也想做他的小弟。”(英)

    大树底下好乘凉,路易吉这话既是为了保命,也是真心实意想要投靠。

    之前,一直没有这方面的门路,可是,现在人家主动找上门来了,这个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这句话,倒是让褚博和刘深磊心动了。

    是啊,随着己方对核潜艇的开建,以后这样的原料,可能还需要很多,未来总不能次次都这样抢吧,如果能有个稳定的供应来源,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他们唯一担心的是,自己三人这次杀了他这么多手下,如果让他加入到己方的阵营当中,以后他会不会报复自己呢。

    褚博、刘深磊和周庚三人,小声用中文商量了一下。

    经过一阵的讨论,最终达成一致的见解——先不杀他,让东哥去做决断。

    刘深磊:“好,我们给东哥打个电话,看看他怎么说。”(英)

    路易吉点头如捣蒜,连连点头:“是是是,请兄弟多为我说点好话,以后我不会亏待诸位兄弟的。”(英)

    刘深磊白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之后,刘深磊拿出手机,拨通了谢文东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处于礼貌,刘深磊把手机递给了褚博:“博哥,你来说吧,我看着这家伙。”(中)

    褚博也不客气,抓过电话,与谢文东通上了话。

    谢文东:“小褚啊,你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情报方面,搜集的怎么样了?”(中)

    褚博呵呵笑道:“东哥,我们没等情报的兄弟,直接就动手了,目前已经得到黄饼了?”

    谢文东吃了一惊:“什么?这么快就搞定黄饼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褚博:“走了点小诀窍...也是运气比较好。”

    说着,就把如何弄阿米尔汗,再把如何通过阿米尔汗,顺利进到路易吉军火公司的兵工厂,又是怎么最后抓获路易吉·亨利、得到黄饼的事,跟谢文东说了一遍。

    谢文东知道褚博的办事能力很强,可是没想到,他们的行动居然这么快,而且是在没有情报部门的情报支持下。运气好,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褚博的切入点精妙,才有这么出其不意的效果。

    更让谢文东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当他们一晚上,杀死杀伤数百位武装人员的时候,更是猛吸了一口气。

    这“星辰之泪”改造之后的人,居然这么厉害,轻轻松松就家一个中型帮派以及一个拥有数百人武装的军火公司给瓦解了。

    听完这些之后,谢文东对三人的英雄表现和所作所为,大为赞叹,并且连着说了三声在“做的好”。之后,欣然说道:“把东西带回来,我要要亲自为你们接风。”

    褚博感谢一阵,随后,对谢文东又说道:“东哥,还有一个事...我们本来想直接灭掉那个路易吉·亨利的。然而,在关键的时候,他从我们口中得知了我们的身份,居然说他是东哥你的忠实粉丝,并且说了好几段你的经典语录。”

    谢文东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在全球拥有许多拥趸、支持者和崇拜者,这一点也不奇怪。如果就因为对方说了几句好听的话,就轻易放过一个可能的大患,那岂不是太愚蠢了。

    谢文东:“不要被对方的言语所蒙蔽双眼,要坚持自己的判断,该料理的,就当料理。”

    褚博点头称是:“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这家伙说了一句话,让我还是比较心动的。”

    谢文东:“哦他说了什么话?”

    褚博:“他说,他愿意归降东哥,并且,借助自己的人脉,为咱们源源不断地提供黄饼。东哥,这黄饼,不单对我们有大用,如果做成生意,也是暴利啊。所以,我不敢擅自做主,特意向东哥您轻视一下。”

    听褚博这么一说,谢文东的确有点心动了。

    要知道,他可不单单打算只建造一艘核动力航母而已。如果以后有条件,有充足的资金,五艘十艘也是有可能的。

    而这些东西,所拥有的核原料就会非常大,自己没这方面的路子,以后会非常被动。

    如果这次,能够招纳过来这么一个人,那对己方的确大有裨益的。

    见电话那头的谢文东,突然沉默了,褚博接着说道:“东哥,我觉得您还是亲自见他一下,看看这人到底值不值得信任。如果他只是为了保命,甚至是为以后回来报仇,那这样的人,坚决不能留。如果,他能放下恩怨,死心塌地地为我们效力,我们也不能错失这样一个机会。”

    谢文东:“嗯,说得好。那好吧,你们把他们带过来吧。至于黄饼,直接让负责给你们搜集情报的情报部门的兄弟,直接送往北极。我让巩聪,安排人在那边接货。”

    褚博:“好的,东哥。”

    谢文东:“还有什么事么?”

    褚博:“没有了。”

    谢文东:“好的,回见。”

    褚博:“回见。”

    挂完了电话,褚博对刘深磊点了点头:“好了,东哥答应了。”

    刘深磊嗯了一声,随后对路易吉说道:“恭喜阁下,获得东哥的觐见,今天晚上就准备,跟我们去见东哥吧。”(英)

    路易吉大恩大谢一阵,之后,又小声说道:“我能给我家人打个电话吗?报个平安。”(英)

    刘深磊拒绝的干脆:“不行,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听话。如果你得到了东哥的认可,什么时候给他们打电话都行。可你要是没有通过东哥的认可,你就等着去见上帝吧。”(英)

    一句话,把路易吉吓得魂不附体,内心惴惴不安,双腿发软,头皮一阵发麻。

    他使劲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明白,明白。”(英)

    之后,一行人开着车,拿着装有黄饼的铅灌,带上路易吉本人,离开这座兵工厂。

    出了门之后,褚博的手机突然响了,打电话的,是跟着他们一起过来,负责搜集情报的兄弟。

    只听对方说道:“褚哥,路易吉的兵工厂位置,还有路易吉的住址以及他的家庭情况,我都查清楚了,咱们明天就可以行动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路易吉本人已经被我们抓获了,黄饼也顺利得到了。你们跟我碰个面,把黄饼运到北极去,在那里有人接应。”褚博笑着说道。

    “什么?”对方听完,差点把吃惊得把下巴都掉下来:“你们怎么找到的人啊,又是怎么拿到的货?你们也太牛叉了吧,进展也太神速了吧。”

    褚博:“正所谓兵贵神速嘛,能快当然就快点咯。”

    对方:“不行,不行,博哥一定得告诉我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要不然,我们会睡不着觉的。”

    褚博:“这个,等咱们见面再说吧。”

    对方:“好的,好的。博哥,一会儿再见。”

    ......

    一个半小时之后,褚博与那些情报部门的兄弟见了见面,讲了一下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赢得喝彩声和赞赏声连连。

    之后,褚博一行人,成功地移交了那几百公斤黄饼,而他们,则带着路易吉,安全地踏上了飞往澳大利亚悉尼的飞机。

    目前,谢文东等人还在悉尼附近的疗养院修养,所以,没有什么大将去迎接。

    不过,等到褚博三人,到了疗养院门口的时候,发现谢文东居然领着一干兄弟,在门口等候他们了。

    他们刚一下车,便迎来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和一片喝彩声。。

    “做的好。”“好样的。”“太厉害了。”“小褚,厉害,恢复了往日的雄风啊。”“深磊和周庚兄弟也不错。”“嗯,办事效率这么高,真是不错...”

    如果只是一些普通人,说着这些话,为他们鼓掌什么的,褚博等人或许还不会这么高兴。

    可是,这些人随便挑出一位,都是中上层的干部。

    这种分量,就完全不一样了。

    褚博这是自从死而复生之后,第一次有了这种功臣被迎接的感觉。很爽,很美妙。

    他一一冲他们点头笑过,一边拱手,一边说道:“各位兄弟,过奖,过奖了。小意思,小意思。”

    “必须请吃饭,必须请喝大酒。”

    “那是小意思,小意思。”

    “听说意大利的妞不错,盘亮条顺风情万种啊,怎么不带几个妞过来啊?”

    “去你的,说什么俏皮话。”

    “小褚啊,不会是那方面功能退化了吧?要是退化了,得赶紧让银河实验室治治啊。”

    “滚滚滚,这帮臭家伙,我的功能强大的很。不信,一会儿找几个妞试试看?”

    “哈哈。”

    “哈哈。”

    大家也都是老兄弟了,所以开开玩笑,也都很正常。

    在阵阵欢笑声中,褚博见到了谢文东。

    “东哥,我回来了。”原本高兴的褚博,却突然一时凝噎,情不知所起,声音突然哽咽起来。

    谢文东明白他的心思,这算是他回归以来,第一次把任务干得这么漂亮,心头涌上千头万绪,也是很正常的。

    谢文东伸手拍了拍褚博的肩膀,望了望他身后的刘深磊和周庚:“嗯,回来就好。去,洗个澡,好好休息。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到场的兄弟们,今天和我一起喝几杯。”

    刘深磊和周庚听完,笑了。

    “嗯”,褚博又恢复了脸上的笑容,指着身后一个被套着黑色头套的男人说道:“这人就是路易吉,就是他说,想投入到我们的旗下。东哥帮着辨别辨别,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心的。”

    谢文东:“明白。”

    然后,他打了个响指,对身边的九门提督兄弟说道:“把这个人送进去,我马上就到...”

    九门提督:“是,东哥。”

    ......

    直到被带到疗养院的一个僻静房间,等了大概十多分钟,路易吉脑袋上的面罩,才被扯了下去。

    路易吉的眼睛,被强光刺了一下眼睛,先是使劲眯了一会儿,随后,等到逐渐适应之后,才逐渐打开。

    在他睁眼之后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男人。

    男人,穿披一件改良版的藏蓝色中山装,整个人看上去不单精神,而且比较时尚。

    男人模样清秀,虽算不得英俊却也绝不丑,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两眼之中闪动出的精光,恰如猎鹰一般锐利。

    尤其是,在身边十几位黑衣保镖的衬托下,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王者气质出众,牢牢抓住人的眼球。

    男人正翘着二郎腿看报纸,一边看,一边幽幽道:“听说,你想见我?”(英)

    路易吉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谢文东本人,但是,听见过的人,描述过他的长相。他的外面并不出众,可是,如果你站在他的面前,一定能够感受到,他那无以伦比的巅峰气质。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个路易吉十分笃定,此人就是谢文东本人。

    他迅速起身,冲着谢文东恭恭敬敬一拘礼,眼睛里充满着欣慰的神色,说道:“东哥,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英)

    还没等他说完,九门提督当中的李万能和艾清两个小伙子,就已经一把摁住他的肩膀,重重喝道:“老实坐下。”(英)

    别看他们两个个头不大,长相甚至是有些稚嫩,可是,他们的力气却大的出奇。路易吉的肩膀被两个人压着,好像被两座大山压制住了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路易吉恍然,这肯定是谢文东的保镖,误以为自己对后者有威胁,这才作出了及时的反应。

    瞧瞧人家这保镖的素质,再瞧瞧人家这保镖的气质,再对照自己的那些保镖,路易吉颇有一种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的感觉。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赶紧解释道:“东哥...请...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我是你的粉丝,是...是激动的。”(英)

    谢文东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说道:“请不要叫我东哥,我们并不是兄弟。”(英)

    路易吉:“东哥,我...我想加入到你的名下,我...我实在是太崇拜你了。我可以给你下跪,可以给你磕头,按照江湖规矩来。”(英)

    这意大利人,看过一些Z国的电视剧,他还以为,想要成为谢文东的小弟,就得经历这样一套程序呢。

    其实,谢文东才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兄弟,给自己下跪呢。只要是真心投靠,这些江湖上的俗礼,根本就不重要。

    谢文东看重的是人,而不是什么陈腐的规矩。

    不过,还真别说,从这样一个四五十岁的胖老板嘴里,听到这么孩子气的话,感觉还挺特别的。

    谢文东顿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军火商,生出一些亲近之感了。

    他翻了一下报纸,随后,反问道:“你听过我的事?”

    路易吉使劲点点头:“听过,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精彩!一点也不夸张地说,我知道很多你的经典语录,还听说过很多东哥的事迹,

    比如,挡我路的人,我会让谢文东三个字成为你永远的噩梦!2、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我只跟朋友开玩笑!3、不要做你想做的事,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4、别逼我恨你,我的手段不是你能够承受得了的!5、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要找死,我也没办法。6、很多人想过要我的命,最后他们都死了...

    1998年,年仅18岁的东哥,只身一人闯入金三角,成为金三角将军的座上宾。2000年,东哥旗下的文东会,成为金三角第三大的客户...同年,和俄罗斯黑帮组织黑带,达成战略合作,开始做起了军火生意...

    2007年,与M国的洪门组织展开合作,开始将M国的军火,走私到各个国家...2013年,得到通用动力的控制权,成为全球第一大军火走私组织...”(英)

    这家伙噼里啪啦,口若悬河地说了一通,几乎把谢文东这些年有关军火和毒品的发家事迹(主要是军火,毕竟路易吉也是走军火的,对这个更加熟悉一些)说了一遍。

    虽然这些事,在谢文东整个精彩无比的征服过程中,只能算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然而,当他说完之后,连九门提督都听愣了。

    他们虽然是东哥的近卫,可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这么细(也跟他们加入的年份比较晚有关系)连年份,连经典语录都知道,这家伙,也太牛逼了吧。

    而那些事迹,那些语录,虽然东哥自己很少提及,以后也很少说了,可是,现在听起来,依然让人心潮涌动,热血澎湃。

    谢文东本人也不例外,确实,这些话是自己说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知道的这么清楚。反正,感觉还是相当美妙的。

    不过,话说回来,谢文东可不是那种随便说几句好话,知道几句经典语录,就能轻易把他给收买的。

    他挥了挥手,将路易吉的话给打断了:“好了,这些就不必再说了。说说你的价值,你能给我带来什么?”(英)

    这才是最重要的。

    路易吉并不傻,像谢文东这种等级的大佬,从来不缺崇拜者和追捧者。

    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而自己,就是那个能给他实实在在利益的人。

    路易吉:“我能给东哥带来黄饼?很多很多的黄饼。”(英)

    谢文东乐了:“黄饼,可不止你一家有吧。”(英)

    路易吉:“可是,我们公司能提炼的黄饼,纯度可达到百分之五六十。其实,黄饼只是最初的说法,通过现代先进科技手段,生产的黄饼,实际上是呈褐色或者黑色的。

    目前,几乎所有开采铀矿的国家,都能生产黄饼,然而,这些黄饼的把控非常严格,而且,私人是很难介入的,价格也十分高傲,并且没有先进的开采技术,也没用。

    我们经过了非常大的努力,才搞定了几家价格较低,产量又稳定的铀矿。而技术,我们公司可是能够达到欧盟标准的。除了铀矿,我们还能提炼核反应堆当中的其他物质,比如钚,比如核反应堆的石墨。这里东西,可是价值万金啊。”(英)

    路易吉以为,谢文东弄这些东西,是用来贩卖谋利的,故而,强调了这些东西的贵重性。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谢文东是用来自己建造核动力航母,甚至以后的其他核动力设施。

    是啊,许多二流国家,都无法自行研制核动力航母,更别说一个私人团体了。

    这简直就是巅峰三观嘛。

    原本,谢文东在和褚博打电话之前,就心动了。现在和路易吉说完,就更加心动了。

    看来,这次小褚他们的任务,办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无形间,居然被他们找到这么个宝贝。

    并且,这人不像是在说谎,说的应该是心里话。

    然而,谢文东还是没有立刻答应他。

    而是反问道:“你把这些重要的情报,说出来,目的是什么?”(英)

    路易吉讶然,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发问。

    不过,看到谢文东犀利的目光,他似乎明白了。只听他吸了口气说道:“第一,我的确非常崇拜东哥,希望借助东哥这颗大树,好乘凉。第二,也是为了活命,我的孙子刚刚出生,我不想以后看不到他。”(英)

    这两句实在话,着着实实打动了谢文东,也彻底打消了他的顾虑。

    他哈哈笑了笑:“我喜欢实在的人。你放心,只要你真心实意替我办事,我保证,你得到的,会比现在一个区区的军火商更多。至于你工厂死掉的那些枪手,我会出抚恤金安慰他们的家人。”

    说这话的时候,谢文东才把手上的报纸放了下来,表情认真地说道:“不过,我还有一句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对我有二心,我会毫不犹豫地收回自己的信任,让你和你的全家,一起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既知道那么多我以前说过的话,就应该知道我还有一句话。我从不和不是朋友的人开玩笑,而你,还不是我的朋友。”(英)

    路易吉呆了一下,好像还没有明白过来。可能是刚才谢文东这段话语速太快,也可能是因为中意两国的文化差异。

    只见他露出茫然之色,吃吃道:“东哥的意思是?”(英)

    “还不明白么,东哥答应让你入伙了。”(英)艾清,这个时候才将路易吉的肩膀松开,笑呵呵道。

    妈呀!

    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了!

    路易吉哎呀一声,直接从椅子上滑下来,就要给谢文东下跪磕头,算是入伙仪式。

    不过,谢文东并没有让他跪,让艾清和李万能把他搀扶起来:“好了,跪下磕头,这已经是老黄历了,我们现在不兴这一套。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兄弟了。”(英)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谢文东,居然这么和气,平易近人。

    路易吉是既意外,又感动,同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实在是自己这辈子经历过的,最惊心动魄的一天。

    自己多次和死神擦肩,最后又完美地逃走,最后,居然投靠到了自己一直崇拜的谢文东的旗下,真是造化弄人,上帝也太会开玩笑了。

    “谢谢,谢谢东哥。”(英)路易吉擦了擦脸上的虚汗,连声道谢。

    这时,谢文东突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打黄饼的注意吗?”(英)

    路易吉愣了愣,疑惑道:“东哥难道不是看中它巨大的盈利能力?”(英)

    “呵呵”,谢文东财大气粗地说道:“区区几亿欧元,就值得我派三位大将共同去执行任务?那你也太小瞧我了。”

    路易吉:“那是...”(英)

    谢文东:“我之所以想要黄饼,是因为,我正在为自己建造的核动力潜艇寻找。未来,如果有必要的话,建造自己的核动力航母也说不定。”(英)

    一句话,路易吉感觉头顶仿佛有几道百万伏特的惊雷同时炸响。

    “上帝啊...建...建造自己的核动力潜艇...东哥,这是,这...这是要干嘛...难不成,是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英)

    被吓傻了的路易吉,居然蹦出这么一句让忍俊不禁的话。

    谢文东悠然而笑,然后起身:“以后,你就知道了...世豪,带人去给他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然后,给他一部电话,让他给他的家人,报个平安。”

    世豪:“是!”

    谢文东背着手,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路易吉本人,足足在原地坐了十多分钟,才回过神来。

    天呐,这次投靠真是来对了,自己未来的这位老大,当真是一个野心比天还大的人。

    他就是喜欢这样一个有雄心,有魄力的大佬。

    ......

    这件事,到这里之后,就基本上告一段落了。

    虽然短暂,可也算是高潮迭起,让人感觉惊心动魄。既让褚博找回了自信,也成功地让大家见识到了“星辰之泪”改造人的威力。

    是未来天帝发展,重要的一个里程碑。

    然而,这件事跟接下来的事比起来,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下一篇   第3469章 谢母病危          上一篇   第3467章 找到黄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