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438章 变态唐寅

第3438章 变态唐寅

作者: 曹三少
    刚开始的时候,唐寅并没有直接对他们亮出杀招,而是像一块海绵一样,从这些人的身上,吸取自己曾经没有过的养料。

    等到对方累得筋疲力尽,没什么可供他吸取的时候,他便动了杀机。

    唐寅还是那个唐寅,以杀人取乐,随性而为,管他是不是自己要投靠的对象,根本就是随着自己的高兴来。既不怕人家的报复,也不怕人家的怨恨。

    全世界唯一能够改变他的,恐怕只有谢文东一个了。

    也只有跟谢文东一起处事的时候,他的神经能够正常一些。

    除此之外,他的神经就没有正常过。

    比如现在。

    在感觉这些人教不了自己多少,再跟他们打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后,唐寅便想到以最快的方式把他们“扔掉”。

    而“扔掉”一堆“废物”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直接干掉他们了。

    这不,只见唐寅从肋下一抹,亮出了两把银月弯刀。

    唐寅这次杀掉他这些“师父”的方式,比较特别,那就是用的他们自己的武功。不过,唐寅和巩聪一样,都是天资卓绝的武功高手,善于吸纳和改进。

    就拿之前的“骨爆”这一门功夫来说,唐寅用得已经比“原作者”要杀伤力大多了。另外,和“骨爆”这样很神奇的武功套路,还有很多。

    唐寅两把弯刀快如闪电,这些督军的中下层高手,很多连他是如何出招的都没有看清楚,就已身中致命一刀,倒在血泊之中。

    每一个银光闪过,总有血光喷射而出,唐寅如同红了眼的恶魔,见人就杀,格斗场内,绝望的惨叫起不时响起,刺鼻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没用上一分钟,格斗场的三十多位中低层的格斗选手,全部毕命于此,只剩下最后一个疤面男子。

    这个疤面男子,那可真是“疤面”。

    脸上,起码有五处刀伤,每一处刀伤,都被针缝过伤口,伤口好了以后,就像一条又一条的蜈蚣,爬着脸上,让人只看一眼,就容易记住他。

    作为中级赛场,最赤手可热的参赛选手,以前的格斗王者,就连那些大师台柱子看了他,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的家伙。

    此时,看着身边的朋友(亦或者对手),全都在唐寅的刀口下一个个倒下,他几乎被惊呆了。

    像他这么高身手的人,他倒是也见过。可是,像他这么凶狠残暴,杀人不眨眼的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当最后一位参赛选手倒下之后,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神志有些模糊,对着面前的唐寅,大声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中)

    他的口音,居然带着一些北方口音。

    唐寅先是呆了一下,随后说道:“我是来找你们台柱比武的,他们不肯出来,我只有把他们打出来。”

    疤脸男吞了吞口水,随后,歇斯底里地喊道:“你Tm的找台柱,关我们什么事,我又不是台柱...呜呜呜~~”

    四周气疯了、急疯了的大老板们,这会儿再次吓呆了。他们还从未看过,疤脸男这么强悍的一个对手,居然在格斗的赛场上,被人给吓哭了。

    在他们看来,这个身材欣长,五官俊俏的男人,已不再是人,是野兽,是魔鬼,总之不是人。

    本来,他们还想在这里继续看会儿,看着这里的台柱子,怎么给他们的手下报仇,看他们如何处决这个疯子。

    然而,唐寅刚刚的表演,太过震撼,吓得他们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赶紧陆陆续续遁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看到他哭了,唐寅方才停手,双刀下垂,血珠顺着刀尖向下淌,他边笑呤呤的说到:“如果你求我,我可以不杀你!”

    “变态!”疤面汉子清醒过来,对唐寅怒目而视,厉声喝道:“你真他妈是个变态!”

    “变态?哦,这个称呼我喜欢!”唐寅走到他近前,悠然笑问道:“好多年没人叫我这两个字了。为了感谢你,我决定也送你去见阎王,让你和你的兄弟们团聚。”

    “老子是姓耶稣基督的,不会去见阎王,去见阎王的是你!”疤面汉子挥手就是一刀,直向唐寅的胸口劈去。

    唐寅不慌不忙,身形一飘,向后让了让。疤面汉子急冲两步,连续又砍了三刀。

    “牛皮吹得太大,可不好,会要命的。”唐寅躲闪的同时,无奈的晃了晃脑袋,当疤面汉子再想抽出刀的时候,他腾的一下从地上窜起,跃到空中,脚尖一点汉子的脑袋,身子不可思议的折射到疤面汉子的身后。

    疤面汉子暗叫一声不好,回身再想出招,已然来不及了。

    身形下落的同时,唐寅一把抓住疤面汉子的头发,向后一拉,让其脑袋高高仰起,接着,另只手中的弯刀绕到他的脖子前,正打算直接割了下来。

    这时,唐寅的身后,响起一阵断喝:“朋友,何必做事这么绝呢?给人留一条活路好不好?”(中)

    唐寅扭头过来,发现,自己的身后,多了六个人。

    这六个人,个个五官狰狞,杀气腾腾,气势远比台上的这些人要强多了。

    唐寅很聪明,一下子就联想到,这些人,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大师级选手”“台柱子”了。

    他呵呵一笑,幽幽道:“人,可以留一条活路。不过,蚂蚁需要留活路吗?”

    身上的疤脸男,感觉到一股透骨的凉意。同用恳求的口吻,连连说道:“救我,救我,六位大哥,救我。”

    刚才那位说话的台柱子,眯了眯眼睛,随后也还算耐着性子说道:“朋友,我想你不会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吧?肯定是有什么诉求,说吧,是要钱还是要什么?只要你提得出来,我们都可以满足。”

    “哈哈”,唐寅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就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的。有人跟我说,打败了你们,就可以获得进入督军高层的入场券。我想,打败的意思,就是杀掉吧。”

    说完,手中的弯刀轻轻一抹,只听嘶的一声,一股血箭在疤面汉子的喉咙处喷射出......
下一篇   第3439章 督军&唐寅的未来          上一篇   第3437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