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0章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遇到这件奇怪的事,和陈卓欣有关。

    陈卓欣,原白衣血杀的第三小组副组长,是个能力、才干、忠心都俱佳的人物。此人,于数年前被谢文东打入基地组织充当内应。

    由于能力出众,这些年在基地组织的地位,节节攀升,目前,已经升级到了第五号人物这个重要的位置。

    这些年,由M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对基地组织展开了疯狂的围剿。所以,基地组织的日子并不好过。

    自然,陈卓欣也是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好在,陈卓欣的背后靠山是谢文东,所以,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自身的安全,只是有些漂浮不定罢了。这种生活过着过着,也就习惯了。

    之前,谢文东让陈卓欣打入基地内部,为的就是想在合适的时候,打垮或者收复这个全球头号恐怖组织,让它成为自己麾下的一股特殊力量。

    这事光是想想,就很过瘾。

    然而,后来谢文东的步伐迈得太快,实力扩张的极其迅速,连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国家,都得看他的脸色做事。

    这人站的位置越高,野心也就越大。

    逐渐的,已经对一个“小小的”基地组织不敢兴趣了。

    再加上,这么多年一直很忙,他也没空腾出手去处理这件事。

    所以,陈卓欣一直处在“潜伏期”,没有被启用。

    当然,陈卓欣本人也没有闲着,除了一步步扩大自己在基地的影响力外,也利用自己的身份,暗暗为谢文东提供着便利——主要是和阿拉伯国家合作的白道公司提供着方便。

    比如,煤炭,石油,天然气等方面。

    谢文东本人倒和陈卓欣联系不多,谢文东旗下的“大财神”之一的喻超和他联系的倒是非常频繁。

    而这个“奇怪”的事情,实际上也是喻超告诉谢文东的。

    本来,喻超是要打电话给三眼处理的。因为这事跟寒冰组织无关,也不算特别大,三眼,高强他们完全能够胜任。

    只是喻超不小心,把拨给三眼的电话,误拨给谢文东了。

    当谢文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的时候,喻超也愣了,赶紧看了一下手机,随后赶紧说道:“哎呀,东哥,怎么把电话打到你这里来了?”

    此刻,谢文东正在面见天候的一把手巩聪。听他汇报,升龙族投降过来的宫九干部千子的劝降进展。

    并且告诉谢文东,这女人的表现还算不错,当天就劝服了她身边的那二三十号人马,全部入了天候。并且,正打算跟那些关押的俘虏进行接洽,制定了不少方案。

    谢文东一听是喻超的声音,也顿时有些就错愕。不过,他很快乐了:“哎呦,是什么风把喻大财主给刮来了。你可很少给我打电话的啊,都是我打电话管你要钱。”

    喻超听完,顿时老脸一红:“我知道东哥很忙啊,所以,轻易不敢打扰你啊。”

    “得了吧你”,谢文东翘起二郎腿,打趣道:“你就是怕我管你要钱,你个死抠。钱留着不花,就是纸,就是数字,花出去的才叫钱。每次管你要钱,就跟抽你肋条骨似的。”

    旁边的巩聪听完乐了,也充满了好奇。这人是谁啊,难得东哥说话这么轻松,还开起玩笑起来了。

    感觉自己的汇报也差不多了,巩聪冲谢文东说道:“东哥,我的汇报就差不多了,你先忙,我告辞了。”

    谢文东冲他点了点头,随后听到喻超在电话里大倒苦水:“老大,我又不是发行货币的,更不是印钞的,那数字,那纸钞,不是得一点点挣,一点点累加啊。我这吭哧吭哧挣个半年,您那边一句话,就直接要走了。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喻超是谢文东身边的老人了,是原来金鹏老爷子留给他的能人,能力非常出众,要不然,谢文东也不会让他管理自己资金的重要“财神”之一了。

    当然,这小子胆子和能力一样大。

    要知道,敢当着谢文东的面,吐槽谢文东的人,这可没多少。

    偏偏谢文东还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行了,我的喻大财主,知道你挣钱不容易。大不了,年终奖多给你发点咯。”

    喻超老神在在说道:“哪里还有年终奖,我自己的内裤都当了,用来贴补公司的财政了。”

    谢文东:“哈哈,那我回头让人给你寄几套内裤。跟我说说,是喜欢三点式的呢,还是喜欢蕾丝花边的。”

    喻超干咳一声:“东哥,这么久不见,你咋口味这么重了啊。”

    “你这兔崽子,敢这么对我说话,信不信我揍死你。”谢文东假装生气。

    喻超这会儿,立马怂了:“嘿嘿,我是跟东哥开玩笑的,跟东哥开玩笑的。好了,我知道东哥忙,就不打扰你了,我找三眼哥有点事。”

    谢文东随口问了一句:“找张哥有什么事啊?”

    说到这里,喻超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正色说道:“跟陈卓欣有关。东哥还知道陈卓欣吧?”

    谢文东:“当然知道,不就是那个被送到基地的兄弟么。他怎么了?”

    “他...”喻超说到这里,语调一下子就压低了:“他失踪了。”

    “失踪了?”谢文东心里一动:“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失踪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喻超:“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在他失踪前,他跟手下兄弟说,他知道了东哥最想要得到一件东西的线索。问他什么东西,是什么线索他也不说,很不耐烦地支开所有人,直接就走了。然后,现在我们的人已经三四天联系不到他了。”

    谢文东听完,这就奇了怪了,自己最想要得到的一件东西,那是什么东西?

    还有,好端端的人,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谢文东隐隐约约感觉,这事不但奇怪,而且,很不对劲。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不惧风霜山路远,但求出门遇贵人。
下一篇   第3311章 文东会六大元老齐聚          上一篇   第330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