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9章

作者: 曹三少
    哗啦!

    大魔王的这一刀,直接从韩非的脑袋顶上,一直开到腹部位置。人差点,被一劈成两半(尽管现在这种情况,跟一分为二的区别也不大)。

    韩非的两只眼珠子,直勾勾的永河,鲜血撒了一地,五脏六腑也流了一地,让人看着触目惊心,让人直反胃。不少人看到这里,忍不住俯下身子,大口呕吐起来。

    人脑,是人体当中,最为神秘和最重要的器官之一,无法再生,无法替代。这个地方遭到破坏,就算你用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其生存的概率也为零。就算你把脑袋换了,也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那个人了,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并且,这个韩非就是真身,而非替身。

    也就是说,韩非从这一刻,才算真正的死去,再也活不过来了。

    说起来,韩非这次死得说冤也不冤。

    冤的是,他的一腔抱负,还没有得到施展,就被人家给提前终结了性命。

    不冤的是,他这条命,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些年活着,都是白挣的。而且,在这期间,有机会狠狠地将谢文东揍一顿,也算是值了。

    至于死状这么惨,这或许,是他得到这些年,应该付出的代价吧。

    至少他死后,有很多人替他伤心,替他流泪,至少,他是个真正的男人,真正努力地搏斗过。

    现场先是安静了一下,然后跟炸了锅似的。

    无数寒冰众人,呼喊着韩非的职位和代号,一个个眼睛都红了,赶紧上前抢下他的尸身,并且很多人义愤填膺,想要冲上前去干掉永河,替韩非报仇。

    说实话,他们也算重情重义,有血性的人,这个时候的表现,还是很让人敬佩的。

    永河不愿意跟这些人交手,那样太不公平了。

    他迅速往后退去,随后再次挥了挥手,指挥手下说道:“给我上。”

    话音刚落,以余利勤、暴君等神君为首的干部,再次携威而来,杀将过去。

    由于分部最牛逼的钻石干部黑蝙蝠被永河打废,理事韩非被杀,给寒冰一众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触动。

    加上副会长亨鸿不在现场指挥,故而内外乱成了一团。大家群龙无首,谁也指挥不了谁,很快防线就崩溃了。

    这样,暴雪组织得以长驱直入,冲进分部最为核心的地带。

    眼看着大势已去,开始有许多的寒冰组织成员,向暴雪投降。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的样子,这座天空分部,正式落到了暴雪组织的手里,甚至连副会长亨鸿,都被余利勤、暴君两位神君联手擒获了。

    三人身上都有新伤,明显是经过一番搏斗的。然而,亨鸿最终不能以一敌二,就这样输给了他们。

    本来,余利勤想直接把亨鸿干掉,毕竟此人是寒冰相当重要的一个头目。杀了他,绝对可以重创寒冰组织。

    可是,暴君却反对这样做,这活得总比死得要好。是死是活,还是交给宫主亲自发落吧。

    就这样,副会长亨鸿被五花大绑,送到了永河的面前。

    别看自己现在还是阶下囚,可是,这个副会长亨鸿,倒还真是条汉子,不卑不亢,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认怂。

    永河上下打量了一下亨鸿,乐了:“呵呵,这不是寒冰最得意的副会长亨鸿么。刚刚,不是还囔着要杀了我这个叛徒,为组织清理门户么?”

    亨鸿:“叛徒!落到你的手里,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M的”,余利勤听完之后,上到前来,手高高扬起,作势就要扇他几个嘴巴,好让他长长记性。

    可是,还没等他的手落下去,永河就拦住了他:“小余,住手。”

    余利勤的手,在距离亨鸿的脸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呆了一下,随后愤愤说道:“老爷子,这小子太没有礼貌了,我教训教训了。”

    “算了”,永河挥了挥手:“他是副会长,也算是要脸面的人。这样羞辱他,还不如杀了他。”

    余利勤:“那就杀了他吧,他留着也是个祸害。”

    亨鸿:“对,杀了我,用刀对着我的脖子砍下去,一了百了。”

    “呵呵”,永河淡淡地笑道:“你想死,我偏不让。给我带句话,给会长还有那些**(寒冰组织真正的大脑组织)笨蛋。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会百倍地拿回来。”

    亨鸿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一开始,一众暴雪成员还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之后,大家才明白过来,明白过来的众人“啊”声一片,嘴巴张大得都能塞下一整只烧鹅。

    余利勤想不通:“什么?老爷子的意思,是把他给放了。”

    永河:“嗯。”

    余利勤:“可是,可是,为什么啊?”

    永河:“我需要他给我传句话。”

    余利勤:“传话的人,可以是任何人,为什么是他啊。这是只大老虎,放虎归山留后患啊。”

    永河呵呵一笑:“他不是大老虎,充其量只是只小猫咪。而且,只有他亲自说话,才更加有分量。好了,我意已决,来人,送他出城。”

    虽然大家都想不明白,老大为什么不杀了这小子,可是,既然是他下的决定,大家当然得毫无条件服从。

    没办法,余利勤等人,只好照办。给了他一辆车,并且,亲自安排人送他离开。

    临了上车,亨鸿还撂下一句狠话:“这事,咱们没完。”

    “嘿,这家伙,不知好歹是不是。”余利勤怒火中烧,愤怒不已,冲他比划了一下拳头。

    永河:“小余,那个连体人黑蝙蝠现在在哪里?”

    余利勤精神一振,赶紧把注意力,从亨鸿的身上挪开,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根据情报,他正在分部的医疗室内,接受麻醉治疗。”

    永河:“此人是个极其危险的角色,你和暴君两个人去看着他,绝对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

    余利勤恭恭敬敬地一拘礼:“是。”

    然后,他和暴君两个神君,赶紧往分部的医疗室走去。

    然而,还没等他们走到医疗室的位置,一个暴雪的小弟,慌慌张张地和余利勤撞了个满怀。

    他本人倒是没什么,反倒是把那个小弟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余利勤低头看了一下,知道这是自己这方面的人,忍不住冲他撒刚才窝火的气:“你M的眼瞎了,走路不看路的?那两个瞎眼珠子如果用不着,我帮你扣了去。”

    小弟一看余利勤,顿时吓得大叫一声。先是使劲对余利勤说一阵对不起,然后惊慌失措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那个四只手的怪物,杀死医疗室门口的七八个守卫,逃了。”

    “什么?”余利勤吓了一跳,真是越怕什么来什么。

    他赶紧推开小弟,跑到医疗室内查看。果然,门口横七竖八地倒着七八具尸体,全都是己方的人。而医疗室里的医生和护士,则全部被打晕在地。

    再看医疗室内的钻石级干部黑蝙蝠,已经毫无踪迹。

    “快快快”,余利勤一边打电话给永河汇报,一边赶紧召集人马,追踪其下落。

    可是,哪里还能找得到人,人好像就此人家蒸发了一样。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永河倒是格外的平静,也没有怪罪余利勤和暴君,只是简单地说道:“他终究是,钻石级干部啊。”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这场大战,是以暴雪组织大胜,寒冰组织大败而告终。

    除了夺到这个最重要的分部之外,还抓获了俘虏六七百名,击杀黄金级(含)以上的干部二十多名,可谓战功卓著,大有所成。

    这个消息,不单第一时间,传到了寒冰组织高层的耳朵里,也传到了谢文东的耳朵里。

    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之后,令双方都大受触动。

    好家伙,对于寒冰组织来说,短短的两三天不到的时间,就丢了一个分部,四个据点,连理事之首韩非都挂了,钻石级干部被打残了,手下更是伤亡被俘无数,上下人心惶惶,军心不稳。现在他们在澳大利亚的势力,就只剩下一个总部了。

    而谢文东感到震惊的是,这个永河的胃口,居然这么大,同时对五个地方发力。如果不是张振坤和向旭两个人碰巧插一杆子,这五个地方,恐怕都得落到对方的手里。

    如果真是那样的二话,这对自己以后和暴雪之间的对阵,实在是太不利了。

    谢文东暗暗皱眉,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想要在以后的澳大利亚战场掌握主动,就必须自己抢占先机。

    而再没有拿下寒冰组织的总部,更为快捷有效的办法了。

    只是,谢文东有所顾虑,现在自己手底下所用的人手不多,如果抢先攻打的话,可能吃不到什么好肉,没准还可能把自己的门牙给崩坏了。

    但,这方面的准备,又不得不做。

    谢文东想到这里,咬了咬牙,不管什么有多大的困难,该准备还是得多作准备。

    而另外一边的永河,也打算趁热打铁,找一个合适的时候,对寒冰组织的总部,发动攻击。

    当然,因为是要面对寒冰组织在澳大利亚最强大的部门——“仓库”。

    所以,准备也需要相对比较多的时间。

    至少,十天半个月之内,发生激烈冲突的可能性不大。

    可是,半个月之后,那情况可就不好说了。

    这么说的话,天空超市的这场大战,并不是结束,反倒只是个开始。

    而在这大战到来之前,谢文东还遇到了一件怪事......

    至于这件怪事,到底是什么,精彩敬请期待,咱们明年(2019年)继续解密,哈哈。

    ps,2018年最后一天,也是老曹忙忙碌碌的一天,嗯,今天写了小一万字,总算完成了昨天的承诺,把这个桥段写完了。

    总结一下今年吧。

    今年,老曹过得说顺,也不顺。不顺是因为,和相恋了七年的初恋分手了,离开了北京,离开了那座本来就很陌生的城市。

    还遇到过很多不愉快的事,伤害了一些不愿意伤害的人。最后有的人留下来了,有的人最终却离开了。但不管是初恋也好,往日的朋友、兄弟也好,愿你们余生过得开心,快乐。

    说顺,是说今天遇到了很多可爱的兄弟,豪气的盟主。是你们的支持,让老曹在事业上,越走越远,感谢大家的陪伴,也感谢各位衣食父母的帮助。

    嗯,让老曹在今年,买了个小小的房,小小的车。虽然房子不是很大,车子也不是很贵,但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的内心曾经起过很多的波澜,但此刻是平静的。

    因为,生活本就有各种不容易。别人不能免于其外,我也同样如此。

    唯有,坦然相对,

    唯有,对这个世界充满感恩。

    2018,我们风雨同在。

    愿2019,我们依然风雨同路,继续回味一场青春的记忆,延续坏蛋的辉煌。

    各位兄弟,

    各位姐妹,

    咱们,

    2019年,再见!
下一篇   第3310章          上一篇   第3308章 韩非vs永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