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7章

作者: 曹三少
    其实,谢文东并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人,尤其是这种也说不得什么太光彩的事。

    那次的事也是在机缘巧合下发生的,一句半句地也说不清楚,反正谢文东从不勉强女人,这点倒是他从出道到现在,一直遵守的道德底线。

    这跟他的性格很像,他虽然是坏蛋,可不是混蛋,勉强女人做那种事的人,就是个混蛋。

    那件事发生的很隐秘,连他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未必知道。

    他今天主动抖搂出来,是想看看,这个瞎子,到底是不是韩非本人。他自己,也是鼓足了勇气的。要知道,只有爆料的消息足够重量级,才能够炸出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为了验证这个,他不惜把这件早就尘封了的往事,扔出来。

    瞎子听完这个消息,脸色明显就变了。不过,他还是憋住心火,好像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时,谢文东见状,继续添加猛料:“不相信?我记得丁洁住在金鼎大厦的2305房间,门是深红色的。丁洁的家虽然不大,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共也只有一百二十来平左右,可布置得非常温馨和谐,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很有家的感觉。

    在墙壁上,茶几上,电脑边,随处可见你的照片。有的是你的独照,有的是你们两个人的合照,每张照片韩非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或嬉笑、或生气、或可爱,或高兴.....总之,这里有你和丁洁相处时的大部分状态...”

    谢文东的记性很好,仔细一回忆,还真的把当初的事回忆起来了。

    还真别说,这个瞎子,真是沉得住气,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无动于衷。

    谢文东也不慌不忙,继续说道:“...我记得,当时我们喝了很多红酒,她微醺着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是内裤,然后是胸衣,我记得,她当时穿的是紫色的,然后...”

    谢文东居然真的把他如何跟丁洁发生关系的过程,说了一通,那叫一个巨细无遗,那叫一个得意啊。

    别说是韩非了,就是佛陀听了都受不了啊。

    这可是一个极其劲爆的消息。

    如同在平静的海面上,扔下一颗原子弹,其不单单谢文东身边的诸位兄弟听了,鸦雀无声,就连里面的几个人听完,也全都闭上了嘴巴。

    再看那个瞎子,原本还算镇定,一下子就崩溃了。

    只听他使劲揣打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五官扭曲,嘶吼道:“谢文东,我***早知道,就该几天前做了你。你这个混蛋王八蛋,畜生垃圾,狗屎臭虫,跳蚤,狗娘养的。一个女人都不放过,你TM的还是人么?”

    谢文东从对方的反应中,一下子就明白了。

    此人定是韩非无疑。

    因为,只有自己的爱人,被自己仇家上了,才有这么大的反应,才会这么伤心欲绝。

    意识到这点之后,谢文东刚才那种惊悚和头皮发麻,全身汗毛炸起的感觉,又回来了。

    好家伙,韩非居然没死。

    而且,一藏就是藏这么多年。

    他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气势夺人道:“你还不承认你是韩非?你这个本该死掉的死人,为什么还会活在这个世上?”

    韩非精神这会儿已经崩溃了,狮吼道:“因为我TM的命不该绝,因为我的尸体被扔到水池里喂鱼的时候,被一个医生给救了。后来,他给我做的手术,我才活到了现在。”

    谢文东:“那个人,想必就是寒冰的人吧。”

    而且,谢文东推测,韩非可能当时并没有彻底死透,只是出于假死状态。那个时候的任长风,李爽他们,哪里知道,一个人除非把他的脑袋全部打烂,否则,还有很小的概率能活。

    经过一系列更换器官,甚至是对其使用了“星辰之泪”这种神秘的陨石,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科技,可怕的科技的力量。

    韩非不置可否,而是像在控诉生命的不公似的,继续吼道:“一开始,我被当作试验品对待。那帮畜生,把我当成狗,把我当成老鼠,反正不是人,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一年,整整一年。后来,才有人把我认出来,解救出来。

    可是,我被禁止跟以前的所有人接触,禁止告诉他们,我还活着...从那个时候,韩非就已经死了,就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寒冰组织至高无上的理事之首,是手握乾坤的天之骄子。你说的那个丁洁,我根本不认识,根本就不认识...”

    说到这里的时候,韩非是满框泪水,鼻涕都流了出来。

    谢文东知道韩非能走到今天,肯定是十分不容易的。可是,没想到,居然这么不容易。不过,他能在这么短短五六年之内,就爬到寒冰理事之首的位置,这足以说明他的能力。

    这时,谢文东也动了一些侧影之心,也算是给自己,给韩非留点面子吧。

    他干咳了一声,撒谎道:“其实,我刚才是诈你的。我的确偶然将遇到过丁洁没错,可是,我是救了她。

    他当时被青帮的几个小流氓迷.奸,是我识破了对方的奸计,把对方赶跑的,至于说的那些激情的情节,全都是我编的,你知道我的叙述和想象力很强的。

    你是我最尊敬的对手之一,你的女人,我绝对不会碰。”

    这句话,说得不卑不亢,可谓给足了韩非面子。

    虽然他这话,是在糊弄鬼,可是,只要韩非相信就够了。之所以要圆这个场,是因为在这件事上,他做的确实有愧。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只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这对自己,对韩非,对丁洁的名誉,都很有好处。

    那么,韩非愿意相信吗?

    他当然愿意相信。

    他当然愿意相信二人发生关系的事是假的,

    因为如果是真的,他心底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人都是有这种心理的,如果心里愿意去相信的事,就算这件事再离奇古怪,也会说服自己去相信。这是人的本能,也是自我保护自己的天性。
下一篇   第3268章 谢文东vs韩非          上一篇   第326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