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最新章节 > 第458章 死掉的“谢文东”(下)

最新章节 - 第458章 死掉的“谢文东”(下)

所属目录: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 : 2015-7-19
谢文东说完这句话后,赶紧把申少鹏见过来:“申老爷子,麻烦您过来看看这具干尸。”

  申少鹏正痴迷于破译几块木板上的神秘文字,听完谢文东的话后,好一会儿才过来。不出意外,他第一句话也是:“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巧合?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干尸估计死了有两千年以上了。”

  “两千年,这人居然死了两千年?真是不可思议。”任长风忍不住问道:“这是巧合吗?”

  申少鹏不置可否:“在这个地方,出现任何奇怪的事都不要感到奇怪。我好奇的是,这口棺材里怎么是个男人?”

  虽然知道棺材里的并不是谢文东,不过李爽还是心有余悸,他迫不及待地说道:“我说申老头,你看了这么久,看出点什么没有?”

  申少鹏把从几张木板上得到的线索进行了整合:“那些文字,还没有破译出来。不过从棺材上的图案分析,应该讲得是龙阳一族的祭祀大典。祭祀大典,对于龙阳一族来说非常隆重......”

  “等等,你说祭祀大典,我想知道他们祭祀的是什么东西?”谢文东一阵见血地问道。既然龙阳一族不是普通的人类,他们崇拜的应该不是上帝、观音菩萨什么的。如果能知道他们祭祀的是什么,就能推测他们的文明到底到了哪种程度。

  申少鹏点下头,赞叹道:“谢先生真是观察入微啊,一下子就说到了重点。”

  李爽和任长风齐声急道:“别卖关子了,快说。”

  申少鹏四下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们崇拜的应该是一块石头,一块会飞的时候。”

  “陨石!”

  这是人的第一反应。

  申少鹏摇头:“没那么简单,那石头还会发光。”

  说起发光的石头,谢文东正好有一块。他心中一动,谨慎道:“是不是一块会发七彩石头?”

  申少鹏不明白谢文东是什么意思,凝注道:“谢先生为什么要说那石头发的是七彩的光?”

  谢文东吸了口寒气,神色复杂道:“大约几个月前,我在偶然间得到了一块会发七彩光芒的石头。传说这块石头来自天外,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还有这种事?”申少鹏似乎比谢文东还心急:“谢先生,快,快说说那块石头。”

  谢文东简单道:“传说战国时期的鲁国,有一个叫石申的人。这个人是天文学家,占星学家,在风水学上也非常有造诣。又一次,他得到一块陨石,这块陨石在阴天会发光。他觉得这是个宝贝,就把它献给了当时的鲁王。

  鲁王想在百年之后飞升天界,就让工匠把陨石雕刻成石棺的模样。工匠在雕刻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块会发着七彩光芒的奇石,便把这块奇石呈给了鲁王。鲁王得到那块石头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后来,鲁王活了九十岁才死,那块发光的石头也陪了葬。

  后来,努尔哈赤和皇太极都得到过这块奇异石头的线索,但最后都是无缘见到它一面。前不久,我在机缘巧合中得到了那块会发七彩光的石头。”

  “那块石头现在在谢先生身上吗?”申少鹏手心都攥出了汗,切声追问道。

  谢文东摇摇头,如是道:“没带。这个故事太荒谬了,所以没怎么在意,石头也一直放在美国。”

  申少鹏遗憾地叹了口气,老神在在地点点头:”明白了,我明白了。龙阳一族崇拜的是唯物主义,从这点看,他们的文明程度确实非常高。”其实不用他说,这座地宫的存在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

  “哎呀”,李爽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早知道就把那石头带过来了,没准那帮野人真把我们当神,送我们几卡车宝石呢。”

  “你想得美。就你这模样,不把你炖了就算看得起你了。”

  “我这模样怎么了,耶稣、玉皇大帝、佛祖哪个长得不磕碜,爽爷我比他们强多了。”

  “如果你是神,那你这个神也长得太没溜了,跟个棒槌似的。”

  “操!”

  谢文东摆摆手,打断了两人的话:“好了,先听听申老爷子怎么说。”

  该说的,申少鹏都说得差不多了。

  他揉了揉鼻子,接着道:“我们手上有关龙阳一族的资料实在是太少。没办法,只能寄希望于破解那些木板上的文字了。只要破译了上面的文字,一切谜团就都迎刃而解了。”

  李爽和任长风是急性子,急着上炕般说道:“大概要多久?”“到底需要多久?”

  申少鹏简单地撂下一句:“少则一两天,多则一两年,甚至五六年。”

  还要在等五六年?那时候估计东哥和张娅婷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李任两人毫不留情地齐齐甩出一句:“**!”

  谢文东明白好饭不怕晚的道理,他不像两人那样着急,静下心来查看这第七口棺材。第七口棺材是最特别,也是最恐怖的,李爽和任长风两人咧咧嘴,开溜去看其他几口“meinv棺材”了。同样是死人,那些还养眼些。

  谢文东细细看着这具干尸,不知道为什么,他越看这具尸体,其模样就越像任长风。等他甩甩头,再看干尸的时候,这干尸又有点像张娅婷了。看了大约有十五分钟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应该破解了“谢文东干尸之谜”。

  要想解释这其中原理,还得从我们的眼睛结构说起。

  每天我们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这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不管是走路、吃饭,还是看书、学习、工作,一时一刻也离不开这双眼睛,那么眼睛为什么能看见东西呢?

  从外面观察,我们眼睛有眼白和眼珠两部分,其中黑色的眼珠最外面是一层薄薄的透明角膜,角膜内有透明的液体叫房水,房水后面又有个有弹性、可调节曲度的晶状体,晶状体的后面还有透明的胶状物叫玻璃体。它们都是能透过光线的。包裹它们的是三层膜,最里面的一层叫视网膜,上面有许多感光细胞,可感受光的刺激。中间一层叫脉络膜,上面有许多色素,它的作用是使眼球里面保持黑暗(像照相机的暗房一样),以免漏过其他光线而影响视觉。当物体上的光线透刚才讲到的角膜、房水、晶体、玻璃体时,被折射聚焦到视网膜上成一倒立的像,而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受到光线的刺激,产生冲动,由视觉神经传到大脑即形成了视觉。

  如果外界某种东西改变了其中某一个步骤,我们可能看到的东西就是虚的,抑或说是假的。这个,如果人的脑海里正在想着某个人,他的眼前就可能出现某个人的影像。

  我们在回到刚刚发生的那一过程。首先是李爽,那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可能正在想谢文东的话,所以他看到的是谢文东。然后,他用声音(这干尸怎么像东哥啊)传递出信号,迫使任长风也想到谢文东,然后他也看到了谢文东的模样。之后是谢文东本人,然后是申少鹏。

  这种解释听上去非常匪夷所思,但在理论上确是存在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改变了大家的眼睛成像过程?

  谢文东四下搜寻一番,视线最后落到了那个奇怪的青铜酒瓮上。棺材里,怎么会有酒瓮,这于情于理都不合啊。怀着好奇,谢文东弹出金刀,将酒瓮的瓮盖挑开。

  酒瓮挑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种红色的淤泥一样的物质。谢文东明白这种东西叫做封泥,用来隔绝空气用的。如果这里面装得是酒,那不得了了。这可是超过两千年的醇酒,一滴的价值就堪比一箱飞天茅台。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它对古代的酿酒和人文都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如果里面装的不是酒,那它又是用来装什么的呢?

  臆想千遍百遍,不如亲手一验。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谢文东小心翼翼地用在封泥上打了一个小洞。如果这里面真的是酒,用不了几秒钟他就能闻到浓烈的酒香。然而,事实并非如他所愿。他既没有闻到酒的香味,也没有闻到别的奇怪的味道。

  难不成,是洞打得太小了,谢文东又试着把洞口弄大一些。过了十几秒钟,酒香味还是没有飘出来。这下,谢文东几乎可以肯定,里面不会装得是酒。下一步,他把酒瓮上面的封泥全部剥离掉。然后拿出珍贵的、平时舍不得用(是他们在地宫生活重要的火源)的打火机,打了一下。

  噗!一点黄豆大的火苗冒了出来。虽然只有黄豆那么小,但照亮漆黑的罐底还是够了。

  谢文东探头一看,他看到了。。。。。。

  精彩,敬请期待。
下一篇  第459章 富可敌国的宝藏(一)            上一篇  第457章 死掉的“谢文东”(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