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最新章节 > 第19章 夺命黑客(二)

最新章节 - 第19章 夺命黑客(二)

所属目录: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 : 2015-7-19

  伯尔科夫怔了怔,抬起头问道:“那王先生的意思是?”(英)

      王镇宇悠然而笑:“把今天抓走的洪门弟兄都放了。”(英)没等伯尔科夫说出自己的顾虑,他又补充道:“你不用担心拜登帮会来报复,我们洪门会派专人保护你的安全。如果你硬是要站在与我们敌对的人那边,我也没有办法,对付洪门的敌人,我们可向来不会心慈手软的,伯尔科夫先生不仅要小心自己的安危,同时,也要照顾家人的安全哦。”(英,以下对话内容皆为英语,不赘诉。)

      伯尔科夫听完这话,猛然打个激灵,脑袋嗡嗡做响,汗如雨下。

      王镇宇瞧瞧他惊慌的样子,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往他面前一推,说道:“当然,我也不会让督查先生你白白帮忙的,这只是一点小意思而已,另外,我也是善忘的人,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今天的一切,我都当没有发生过。”

      伯尔科夫思前想后,好一会儿才擦擦冷汗,道:“王先生的要求,我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我怕难以向上头交代。再者,也容易引起媒体和民众的怀疑。”

      王镇宇听完,仰天而笑:“你可能不知道,东亚传媒也是我们洪门的产业。诺,记者都给你带来了,只要督查先生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一个专访就行了,其他的都不用管。”

      听了王镇宇的话,两位随行的记者兄弟从包里拿出话筒和摄像机。

      伯尔科夫倒吸一口凉气,美国第一大传媒集团——东亚集团居然是洪门的产业,这事怎么他以前不知道。震惊过后,伯尔科夫暗自苦笑,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恩,专访就在这吧,把我的手下放开。”伯尔科夫淡淡道。

      王镇宇满意地点点头,冲手下的弟兄点点头,手下兄弟受意,把人都放开。不过出于谨慎,保镖们的枪都没还给他们。

      在众人的注视下,伯尔科夫走到旁边的书桌边坐下。两位兄弟一人拿着话筒,一手拿着摄像机:“现在是东亚传媒独家新闻播报时间,今天白天洛杉矶警方有一次大规模行动,我们采访到了洛杉矶特派督查——伯尔科夫先生。伯尔科夫先生,请问......”

      两人一问一答,开始了访谈。这种访谈持续的时间很长,也很枯燥。王镇宇和狼歌对这种访谈兴趣缺缺,听了一会儿后都跑到走廊抽起了烟。

      王镇宇深吸一口,有些伤感道:“唉,白白死了两个兄弟。要不是这个狗屁督查有用,老子非把他撕了不可。”

      狼歌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到时候向社团多申请点抚恤金吧。”

      王镇宇的烟抽得很快,基本上一根烟抽五口就到烟屁股了。他没有接话,默默地从烟盒掏出一根新的点上。

      “对了,阿宇,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我们办的太顺了?”狼歌脸色一正,思索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就是感觉太顺了,顺的让人心里发虚。

      王镇宇向上吐出一个烟圈,定眼骂道:“顺个屁,老子白白损失了两位兄弟,你还说顺,是不是要多死点人你才开心。”两人都是在一起多年的兄弟,嘴里不干净并不代表恶语相向。

      狼歌也没往心里去,继续道:“听说这个伯尔科夫是个硬骨头,但是你看,他哪里有一点的硬气,连一点当官的气势也没有。”

      还别说,是有点奇怪。王镇宇深吸一口烟,鼻孔里喷出一道烟雾道:“你不会觉得这个伯尔科夫是假的吧,这又不是拍电影,怎么可能。”

      狼歌想想也对,自嘲而笑:“也许是我太多心了吧。”他掏出电话,给谢文东打去电话:“东哥,事情办妥了,那个督查答应放人并且不再和我们作对。”

      电话那头的谢文东也是一愣,心道这几个堂主还挺得力,这么短的时间就搞定了。

      “做的好,我记你们一功。”听那边没什么事情,谢文东舒了口气:“没什么事就挂了吧。”

      “这个......”狼歌支支吾吾,一副欲言又止的语气。

      谢文东抬了抬眉毛,有些奇怪:“怎么了,狼兄还有别的事?”

      狼歌伸手抢过王镇宇手上的烟,重重吸了一口,还是把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东哥,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进行的太顺利了。”他把刚才发生的事简单地和谢文东说了说。

      谢文东多聪明,眉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听完狼歌的话,他的眉头拧成个川字,照他这么说,事情还真的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首先,上头下派的督查,地位比洛杉矶警察局长还高,居然会和保镖睡一个房间,这事怎么听怎么怪。

      其次,也是狼歌所怀疑的。对方答应的太痛快、也表现的太懦弱了,不像是能用出铁血手腕对付洪门的人。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强调自己的身份,这很违背常理。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小警察,在被坏人制住之后,起码也会亮明自己的身份,以震慑对方。

      这些看上去毫无关联的线索串联在一起,谢文东冒出可怕的念头——他们找到的伯尔科夫,可能并不是真的伯尔科夫。

      不过念头归念头,他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他的眼珠转了转,道:“既然假的伯尔科夫找到了,那真的伯尔科夫也就不远了。你用母卡,把周围几间房都打开看看。”

      “对啊”,狼歌一拍头,如梦方醒道:“还是东哥考虑的周到,我这就去办。”

      挂断了电话,狼歌对王镇宇说道:“东哥也觉得这里面有问题,让我们把这几间房打开看看。”

      王镇宇点点头,叫来部分手下,一手拿起手枪,一手拿起房卡,谨慎地往旁边的门口挪去。

      “叫大家都小心一些。”王镇宇向手下的兄弟摆摆手,示意众人先躲闪到走廊的两侧。接着,他身子紧紧帖着左侧的墙壁,伸出手将母卡放到识别处。滴滴滴滴,门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

      王镇宇接连打开伯尔科夫房间左右,对左对右共四间房间。打开房间后,四个枕头几乎同一时间抛入黑暗的房间里。

      枕头不抛还好,这一抛只听左边的那间房内突然枪声大作。和之前的那个房间一样,这间房也设置了光控消音器手枪。只是瞬间,房门被打得木屑横飞,千疮百孔,满是大大小小的窟窿。至于那个枕头,早打的不成模样了。

      想不到自己的猜想居然是真的,真的伯尔科夫很有可能就在这个房间。

      众人虽然早有准备,但是本能的双手抱头,卧倒在地。

      等枪声渐弱,王镇宇知道里面的子弹打完了。他心中暗喝一声,飞身蹿了进去。

      当他人还在半空的时候,就已顺手将房间内的打开。灯光驱散了黑暗,在他落地的时候,就已将屋内的情况扫了个大概。这个房间里有一男四女,男人惊恐地躲在女人的后面,只露出一双机警的眼睛。

      四个女人衣不蔽体,手上各自拿着一把手枪。在王镇宇落地的瞬间,四把枪喷射出火舌,枪中的子弹被一股脑儿地打了出来。

      王镇宇吓了一跳,忙抽身闪躲。他的枪法不弱,在四个女人开枪的同时,他斜着身子也扣动了扳机。堂堂青龙堂堂主,当然不是白给的,女人没有打中他,他六枪中的三枪,皆打中了目标。

      房间内响起数声痛叫,三人闪躲不及,中枪倒地。

      另外一人见状,马上褪下打空的弹夹,换上一个满的弹夹。但她准备继续射击的时候,王镇宇腰眼一挺,两脚猛蹬地面,飞身将其扑到。

      那女人看上去柔弱,下手却异常凶狠,和王镇宇滚在一起,扭打成一团。

      那人死死地用剪刀腿夹着王镇宇的脖子,

      后者憋得面红如血,实在是没办法就近往女人的大腿根一咬。大腿根是人最怕疼的地方之一,女人哎呀一声怪叫,紧如铁钳般诱人的大腿呢随之松开。王镇宇扬起手掌,用枪把照女人的后脖颈砸了过去。女人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我是洛杉矶的稽查伯尔科夫,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男人哆哆嗦嗦地掏出一把手枪,指着王镇宇的脑袋道。

      王镇宇背着手,一脸淡然地走了过去:“伯尔科夫先生,你让我好找啊。”

      这个伯尔科夫和刚才的那个假伯尔科夫,不管是神态、身高、胖瘦,都极为相似,难怪王镇宇他们会认错。

      王镇宇是个聪明人,脑瓜子比不上谢文东,但与孟旬、张研江还是有得一比。

      他很快联想到,这些人肯定是拜登帮派来保护伯尔科夫安全的。他们事先用不同的证件开了1023和1024两间房,前台电脑上显示伯尔科夫入住的是1023号房间,其实他真正入住的1024房间。难道,拜登帮早就知道己方会来找伯尔科夫,这是一个陷阱?!

      呀~肯定是的。那个假伯尔科夫实在拖延时间,是在等警察赶来抓他们的现行。

      一想到这里,王镇宇寒毛都竖起来。他故作镇定,慢慢从肋下抽出刀来:“是你跟我走,还是我带你走?“

      伯尔科夫颤抖着抖动手里的手枪,冷声喝道:”你想干什么,我是洛杉矶的督查伯尔科夫,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对我动手......。“

      王镇宇呵呵一笑,淡淡道:“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就是杀掉一切向我开枪的人,不管他的身份有多高,能力有多强。现在,我们来赌一赌,看你的子弹打穿我脑袋的那一刻,我的刀能不能插进你的心脏。”王镇宇步步紧逼,对伯尔科夫手里的枪熟视无睹。

      都说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伯尔科夫就算胆子再大,他不敢扣动扳机。正犹豫着怎么办才好,王镇宇霍地突步上前,把脸凑到伯尔科夫脸部五厘米的地方,断喝道:“我不怕死,你呢。”

      伯尔科夫全身一哆嗦,手里的枪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摆出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道:“你杀了我吧,杀了我美国政府不会放过你,FBI不会放过你......”

      时间紧迫,王镇宇没时间跟他扯淡。他掏出刀来直接对准伯尔科夫的脖子:“别他妈跟我废话,现在跟我走。”

      这时,两位兄弟快步走了进来,嘴巴凑到王镇宇的耳朵边道:“宇哥,狼歌已经和1023里的人交上手了。”

      王镇宇点点头,对两位兄弟道:“把他的嘴堵上,想把他带走。”

      “王镇宇,你好大的胆子!”伯尔科夫怒声吼道:“我现在是洛杉矶警察局的督查,你竟敢明目张胆的绑架我,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王镇宇耸耸肩耸耸肩,笑道:“我也不想这样,很抱歉!”

      见他语气柔和,伯尔科夫胆子更大,呵斥道:“你现在马上放我离开,不然,别说你脱不了罪,你的老大谢文东也会和你一起倒霉!”

      “少说废话,现在跟我走!”一位兄弟一把将伯尔科夫的脖领子抓住。

      他的身份是很吓人,当然,吓唬旁人可以,但吓唬不住洪门的弟兄。只要是上头一声令下,别说是杀一个小小的督查了,就是要暗杀当今的美国总统,他们也不会犹豫一下。

      伯尔科夫怒喝一声:“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放开。”

      那位弟兄看了看王镇宇,后者暗暗点了点头。那位兄弟得到堂主的同意,拳头像暴雨般砸向伯尔科夫的面门。这几拳打的,直将伯尔科夫的四颗门牙打掉,鼻子、嘴巴里哗哗地流血。后者发出阵阵尖锐的惨叫:“**你妈的,打死我了,你打死老子了。”

      “闭嘴!”另外一位兄弟皱起眉头,冷声说道。他根本听不进去,依然嘶喊个不停。

      前者欠了欠身,将手里的枪简直塞进他的嘴巴,冷声道:“妈的,再叫一声我让你脑袋开花!”

      看着满面狰狞、目现杀机的洪门弟子,伯尔科夫傻眼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体会到,拜登帮给人带来的是害怕,而洪门给他带来的却是恐怖。。

      他的嗓子发出咕噜噜的怪响吓得说不出话,只是呆呆的点点头。

      两位弟兄把伯尔科夫秘密押离希尔顿大酒店,而狼歌众人正对假伯尔科夫等人斩草除根。伯尔科夫被他们掳走的消息,万万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然洪门要顶住的压力可就太大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下一篇  第20章 庆功宴(一)            上一篇  第18章 夺命黑客(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