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二卷 > 第1724章 遇到大麻烦了(三合一)

第二卷 - 第1724章 遇到大麻烦了(三合一)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7-4-1

按理说,李爽不小心跌倒,扑倒人家女孩子身上,起码应该马上起来道歉才好。

可是他呢,非但没有半点后悔和抱歉的意思,反而一脸陶醉,使劲嗅了嗅。

先是占了女郎的便宜,而后又不思悔改,不主动道歉。

这人家男朋友哪里能答应,先是怒视一阵,随即一把抓住李爽的胳膊,一只拳头嗖得朝李爽的脑袋砸来,嘴里还用西班牙语大骂道:“**你妈的。”

别看这个足球先锋,长得五大三粗,身强体健,对付一般的人或许还管用。

可是对付像李爽这样的江湖老手,根本不起不到任何作用。

还没等这位先锋打中他,李爽悠然一笑,便抢先发难,顺手抄起桌上的一个龙舌兰酒的玻璃瓶子直接迎了上去。

他的速度奇快,且龙舌兰的瓶子硬度非常高,这一砸,当场把那位先锋的手骨砸碎。

先锋疼得惨叫一声,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

这时,李爽在那个meinv的胸上轻轻地啃咬了一下,才意犹未尽地从她身上起来,一副大流氓的样子。

准确地说,他就是个大流氓。

嘿笑道:“哎呀,真香啊,小jie,多少钱能陪我睡一晚啊?”说完,胡乱地从屁股兜里抓出一把钞票,在女郎的面前晃了晃。

“你***!”先锋呲牙咧嘴,紧紧攥着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李爽虽然听不懂,但猜也猜到了。他目光一寒,狠狠地骂道:“老子吃你女朋友豆腐,是给你面子,别他M的给脸不要脸。”

说完,又手起瓶落,这一次,砸中的是先锋的右腿。

咔擦!

这一下,李爽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因为力气太大,龙舌兰酒的酒瓶都给震碎了。连硬度如此高的龙舌兰酒瓶,都被震碎了,不用多想,这名先锋的腿会成什么样子了。

只见这名先锋的大腿腿骨直接被砸断,不少玻璃渣子划破皮肤,嵌入血肉之中。

就算现在送入医院,一两年之内别想踢球了。

当然,李爽还是手下领情了,没有直接干掉他,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

这先锋,是足球队的灵魂人物之一。

他要是受伤了,如果替补不行,这支足球队便会一蹶不振,别说在国内国际的大赛上赢球了,连一些二流的球队都未见得踢得过。

这还得了!

这不是把大家的饭碗给砸了吗。

顿时,这球队的其他人都不干了,赶紧一个接着一个站了起来,一个教练怒视着李爽,指着他的鼻子说道:“知道我们是谁么,你们必须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西班牙)

他还愚昧地把这人,当成了普通的混混。

殊不知,这人居然是要找他们老板麻烦的辣手人物。而这些人,不过是双方争斗的牺牲品而已。

这时,罗振宇跑了过来。

李爽歪了歪脑袋,问道:“这***外国人在说什么?”

外国人?!

罗振宇笑了。

按理说,你和我才是外国人,他们才是本地人。

他熟练地将对方的话翻译了一遍,而后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事先准备好的口罩。将其中一个,递给李爽。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风景宜人,没有什么雾霾,空气也没有污染。

所以戴口罩的,大部分都是医生或者从事有刺激性、危害性活动的工人。再有,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罪行的犯罪分子了。

一看到对方戴上了口罩,这些球员心里都咯噔了一下,心说该不会是竞争对手特意找的打手来找自己的麻烦吧。

虽然有这样的顾虑,但此时他们已经被愤怒占据上风,再者说对方只有两个人,而他们这边有四五十号人。

在占理的情况下,这帮人那肯就这么放过他们,这帮人一下子就群情激奋,抄起啤酒瓶什么的,朝李爽和罗振宇打了过来。

李爽“啪”得一下,摔出之前早就准备好的一件收缩钢管,与之对阵。

爱表现的李爽自然是主动冲在前头,顶住大部分压力,罗振宇则在他身后,帮他赶走想偷袭他打的人。

别看对方人手众多,但是根本不会打架。

还没到一分钟,李爽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拿下了。

这些人骨折得骨折,脱臼的脱臼,躺在地上嚎啕呻吟不已,别说今年的几场大赛了,就是三年以后的世界杯都未必能够赶上。

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些球员和教练是够冤枉的,平白无故地遭到一场无妄之灾。可是,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他们也不冤。谁让他们选错了主子,选错了效命的对象。

世界有因就有果,有果则有应。要怪,就能怪他们运气不好吧。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酒吧里的客人都惊呆吓傻了,人们一个个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冲进来凶神恶煞一般的李爽和罗振宇两人。

“不相干的人立马滚蛋!”李爽怒视着酒吧里的客人,抬腿踢翻了一张空桌。

在坐的客人如梦方醒,吓得激灵灵打个冷战,一股脑的站起身形,争先恐后的向外跑去。这时候,一名服务生来到李爽近前,问道:“你……你们是谁?要干什么?”(西班牙)

没等他的话说完,李爽已抓起一张椅子,对准服务生的脑袋恶狠狠砸了下去。

嘭!椅子结结实实地砸在服务生的头顶,将其直接砸晕在地,鲜血从他的头顶流淌出来,人业已昏死过去。

哗。

还没来得及逃走的顾客见状,无不吓得魂飞魄散,尖叫连连地向外蜂拥。

酒吧里的骚动,很快就惊动了看场子的人。

这时,酒吧的里端走出一行人,看上去有十来个人的样子,为首的一位是个中年人,身材瘦高,向脸上看,脸色蜡黄,浓眉大眼,鼻梁高挺,是个黑人。

这黑人是张广的手下,自然也就认识这帮球员和教练。

看到他们的样子,黑人紧紧皱起眉头,说道:“朋友,你们这是怎么个意思啊?”

旁边的罗振宇,将对方的话翻译成中文。接下来两边的对话,也是由罗振宇翻译。

“怎么个意思?当然是找姓张的麻烦!”(中)随着一声话音,李爽将一张酒桌抓了起来,高举过头顶,然后向旁一轮,嗡,沉重的酒桌被他硬生生甩飞出去,正砸在吧台里的酒柜上。

也多亏吧台里的酒保反应够快,及时蹲下身子,不然这一桌子就得砸在他的脑袋上。

黑人的脸色沉了下来,听不太懂对方在说什么。他从肋下掏出一把长长的军刺,恶狠狠地说道:“你们是故意来找茬的了?”

旁边的人,也有不少拿枪的。

如果不是这里还有客人,怕误伤到别人,现在没准就爆发一场枪战了。

不过,李爽对此并不为意,优哉游哉地掏出两个淡绿色圆圆的东西,嘿笑道:“别***在老子面前动刀动枪的,老子不吃这一套。”

看场子的黑人一众,看到那俩玩意儿以后,顿时吓得一哆嗦。

原来,那东西不是别的,是JK弹珠手雷,杀伤半径十米,弹珠一百八十颗。如果在现场爆炸,他们这些人,估计都得撂在这里。

黑人虽然很火大,但也不敢轻易挑起火并。他郑重说道:“我要挑战你!输了,随便你处置。”(西班牙)

李爽等得就是这句话,他嘿嘿一笑,对着面前的黑人,竖起了中指。

在国外,竖中指这是将其侮辱人的手势,跟国骂的意义差不多。

黑人听完以后,腾!怒火由李爽的心底里一直窜到头顶,他再忍不住,猛然大吼一声,箭步向前窜去。

他的速度极快,当他快要接近李爽的时候,身子腾空跃起,窜到一张酒桌上,然后由酒吧上蹦下来,对准那名李爽,居高临下用军刺就是狠狠一刺。

这些人是混社会的,李爽对付他们,可没对付那些球员那么手下留情。

别看胖子体态笨拙,走起路来跟九十岁的老太太似的。可真要是动手,那敏捷度,那节奏感,那速度,都会让你忘记他是个胖子。

等对方的拳头,快到自己跟前的时候,李爽身躯左右摇晃了几下,便轻松躲过对方的攻击。之后,手中的收缩钢管一挥,直接硬生生地打在黑人的面颊上。

咣当,庞大的身躯当场坐到地上,屁股贴着地面,向后滑出好远才停下来,他左侧的脸颊已变成血红一片,左侧的下额骨都被李爽的收缩钢管打碎,坐在地上的身躯左右摇晃了几下,接着,一头向前抢倒,再也站不起来了。

此情此景,令在场的众人无不大惊失色,他们这位老大的本事是知道的,整条街都没人敢碰他。可是,今天居然一下子就被一个来历不明的胖子

他的出手让众位打手心头一震,此人不简单啊,到底是什么人。有人不留痕迹地向左右望了望,一名服务员立刻会意,赶紧给张广打去电话,说他们这里的球员被人给打残了,现在场子也快被人砸了。

这会儿,张广正为丢失的那上千万比索的军火恼火着呢。

忽然听说,麻烦又找上门来了。动手的,是个厉害的胖子。另外,还有个瘦瘦的随从,类似翻译一样的人跟在旁边

之前,张广也从那两个幸存者的口中,打听到抢军火的是一胖一瘦两个人。

再听完这名服务员的描述,又气又喜:“好啊,这次可不能让你们这么跑了。他们可能就是抢走我们军火的那两个人,你让他们务必顶住,尽可能活捉他们,三分钟之内我就过来。”

服务员哦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伙同另外一名服务员,将酒吧的大门关死,试图将李爽和罗振宇困死在这里。

“老大说了,他们就是抢军火的人,不能杀,只能活捉。他马上赶回来。”(西班牙)服务员大声喊道。

这时候,剩下看场子的人,也都陆续到场,前后加起来,大概有二十来人。

这边,人群中又窜出两名大汉,箭步来到李爽近前,二话没说,举刀就砍。

李爽单脚向旁一勾,挑起一张椅子,探手将其抓出,而后将椅子向上一擎,只听当啷、当啷连续两声脆响,两把片刀皆被他举起的椅子挡住。

不等对方收刀,李爽的脚已抢先蹬了出去,正踹在一名大汉的小腹上。

那名大汉吭哧一声,身子都被踹得弹跳起来,落地时,双膝跪到地上,身子疼得佝偻成一团。

另一名大汉脸色顿变,怒吼一声,身子向下一低,避开李爽手中的椅子,将开山刀横划向他的小腹。

李爽连躲都没躲,只是把举起的椅子顺势向下一砸,就听嘭的一声,椅子不偏不倚,正砸在对方持刀的手腕上,将对方的手中刀直接砸落在地。

那大汉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反应,李爽紧接着的一拳又到了,狠狠击在他的头顶上方。

大汉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如同挨了一记闷棍似的,一头扑倒在地,眼前发黑,神智迷糊,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这一会的工夫,李爽已接连打到三人,而且都是一击就打得人倒地不起,在场的张广手下弟子们面面相觑,心中都生出胆怯之意。

人群中,另外一名带头的黑人干部眸中射出精光,沉声喝道:“兄弟们一起上!”

随着他一声令下,十多号打手的齐刷刷地举起手中的武器,一同向前拥去,与李爽和罗振宇展开了一场大混战。

双方人员犬牙交错,乱战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

李爽经验丰富,实战能力极强,罗振宇这个洪门小堂主,身手也不错。

而张广手下的则是人数众多,双方各有优势,打起来好不热闹。

且说李爽,他被七、八名张广手下的帮众围在当中,周围的片刀、棍子不时地向他周身要害招呼过来。

如果换成旁人,这时候恐怕早就伤在对方的刀棍之下,不过李爽却丝毫没露出下风。

他丢掉收缩钢管,从对方的手里抢过一把片刀,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在他的身体周围接二连三的传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刀与刀在碰撞中也时不时的有火星子迸射出来。

他以一敌众,非但没有手忙脚乱,反而还把周围的大汉们逼得连连后退。此情此景,让混在人群里的另外一名黑人干部眉头拧成个疙瘩。

他不留痕迹地绕到李爽的背后,趁着他正全力应对周围大汉的围攻时,黑人干部悄然无声地抽出一把明晃晃的欧洲武士长剑。

这把长剑足有一米五那么长,看上去不像是打架的,倒像是件臆造品。不过,光看外表,还是很吓人的。

他双手握住剑柄,默默地等待时机。

这时候,有三名大汉一同冲到李爽的面前,三把片刀全部是立劈华山的向他猛砍过来。

李爽深吸口气,提起片刀,向头顶一横,硬接对方的重刀。

当啷!对方的三刀齐齐砍在他的片刀上,强劲的力道冲撞着李爽身形一阵摇晃,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两步。

而正藏于他背后的黑人干部双目猛的一眯,意识到机会来了。

他默不做声地抬起手中剑,健步如飞,向李爽的背后直冲过去。人未到,剑先至,剑锋直取李爽的后心。

小心!”罗振宇在后面看得清楚,脸色顿时一变,异口同声地大叫道。

别瞅李爽五大三粗,显得非常笨重,但动作快得出奇,就在对方的刀锋马上要触碰到他的后心时,他突然顺手抓过一个小混混,往自己身后一扔。

“哎呀!”这第二名黑人干部万万没想到,这个胖子的速度这么快。

他下意识地收刀,不过因为这剑实在是太长了,刺出去就不好收了。

黑人干部的动作只完成了一半,剑锋业已刺到自己同伴的身上。

扑哧!黑人干部这一剑虽说没有刺中那名小混混的后心,却在他的肩膀上刺出个血窟窿,力道之大,将他的肩胛骨都刺透,剑尖在他的身前探了出来。

而且,还把李爽的后背给捅了个不小的窟窿,虽然不是致命的,但也痛得不轻,鲜血很快就把他的衣服给染红了。

“啊……”李爽疼得闷哼一声,赶紧往前迈了两步。

黑人干部没想到自己这样也能伤到对方,顿时欣喜若狂。

他也顾不得查看自己的手下怎么样了,赶紧猛然拔回钢剑,紧接着,身形高高跃起,把剑当成刀来用,借助下落的惯性,对准李爽的脑袋恶狠狠全力劈出一剑。

“我来帮你,大哥。”罗振宇大喝一声,直接将旁边这人踢开,迎上那名黑人干部。

这名黑人干部快,罗振宇的动作也不慢。

他不退反进,与此同时,抬起胳膊,将对方持刀的手腕挡住,嘭,随着他的格挡,对方黑人头目的钢刀在距离他头顶四寸左右的地方停下来,再砍不下去一分一毫。

黑人头目脸色顿变,他还没反应过来,胳膊一翻,顺势抓住他的手腕,再向回一撸,黑人头目手中的钢刀已不可思议地落入他的手里。

罗振宇把夺过来的钢刀抡圆了,对准黑人头目的面颊恶狠狠拍了过去。

他是用刀面拍,而非是刀刃砍,即便如此,黑人头目也受不了,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钢刀的刀面正拍在黑人头目的面颊上。

后者就觉得脑袋嗡了一声,眼前发黑,直冒金星,人也随之不由自主地向后连退。

其实,罗振宇这一刀完全可以杀了他。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虽然跟李爽的时间不长,但罗振宇也多多少少知道他的脾气。如果就这么把伤到自己的敌人干掉了,估计这位爽大哥就会认为自己的面子丢大发了。

他猜的没错。

“哎呀,别杀他,别杀他,让我来动手。”李爽果然急得跟什么似的。

几步上前,嘴里大骂道:“草他m的,敢刺老子,老子要你的命。”

根本不给他喘息之机,向前进身,直接将这名黑人头目刺了个对穿。

除了心脏破裂以外,还割开了好几根动脉。

嘭!李爽的这一刀,直接把黑人头目推翻,后者声都没吭出来,当场口鼻窜血,扑通一声倒地。

而他手下的那七、八名青年也没好到哪去,只这一会的工夫,这些青年无一幸免,全部被打趴在地上。

有些人是当场晕死过去,有些人则是受了伤,身子在地上佝偻成一团,哼哼哑哑地叫个不停。

这时候,有服务员在二楼探出头来,大叫道:“老大哥,快来这边……他们还在这里。我们从里面锁上了。”(西班牙)

这名服务员口中的老大哥,正是张广,他已经带着自己的精锐手下赶到了。

张广一听,立马激动起来,急忙说道:“快,快用钥匙把门打开。”

旁边有人,随即掏出酒吧的备份钥匙,赶紧去开门。

这时,李爽和罗振宇都听到了他们的喊声。

“快走,张广来了。”罗振宇赶紧大喊道。

李爽虽然不怕张广,但是如果被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份,那就前功尽弃了。

他虽然有些冲动,但是这点大局观,还是有的。

李爽一招手,指了指后门道:“咱们从后门出去。”

“后门出不去,锁上了。我之前趁着上厕所的时候,勘察过了。”罗振宇着急道。

李爽狞笑一阵,掏出一个深绿色的玩意儿:“锁上了,就把它炸开。”

看到这里,罗振宇恍然大悟,嘿嘿一笑,向李爽翘了翘大拇指:“好主意。”

说完以后,两人迅速往后门跑去。

等张广带着精锐,拿着枪械,从酒吧的正门冲进来的时候,后门突然传来两阵剧烈的爆炸声。等他们循声而去的时候,发现后门被人用手雷给炸开了一个大窟窿。

不用说,那一胖一瘦两个人,肯定是顺着这里跑了。

张广看到一片狼藉的酒吧,被打伤的球员和打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火苗子腾腾地往下冒,狠狠地跺脚道:“追给我追,一定要找到他们。另外,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封锁这一带的街道,就说有恐怖分子。”(西班牙)

旁边有人从来没有看到老大生这么大的气,顿时吓了一哆嗦,连忙答应。

照理说,李爽和罗振宇这会儿已经圆满地完成任务,可以直接逃出升天了。

可等他们出来以后,却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之前,他们是把奔驰车停在酒吧的门口,如果从正门出去,能够轻车熟路地找到车子,迅速离开现场。

可他们出来的,是后门。这东南西北一颠倒,再加上后边有追兵,他们也就摸不准方向了。

 
下一篇  第1725章 兄弟之义            上一篇  第1723章 李爽占便宜(三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