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二卷 > 第1720章 彭真中计

第二卷 - 第1720章 彭真中计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7-3-31

那人赶紧答应一声,带着彭真的手下们迅速赶了过来。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众人彻底傻眼。这到底是什么组织,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杀伤力,一下子就将四位精干的保镖全部杀死,并在老大眼皮子底下,将后者心爱的女人掳走。

“对方只有一个人。”彭真发抖的手上夹着一根香烟,喘着粗气说道。

手下全部吃了一惊,一个人,这...这是一个人做到的,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皆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连老大的女人,都敢抢,这来者不善啊。

彭真抖了抖手上的烟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给我列个单子,把跟咱们有过节的人全部找出来。只要是有嫌疑的,全部给我筛一遍。碰到反抗的,一律干掉。”(西班牙)

众手下起身应是,然后对昔日或者近期的对头,展开一场大筛查。当然,别人是不会愿意这么让他们筛查的,所以发生冲突是难免的。

不过,这些可疑对象都不是彭真手下的对手。

这其中有三条很重要的原因,第一条彭真的手下人训练有素。第二条,彭真花重金请了很厉害的杀手,第三条,彭真是属于先发制人。

短短三天时间,很多老大莫名其妙被干掉,里里外外加在一起,有接近二三十号,全部被彭真给秘密做掉。一时间,阿根廷黑道人心惶惶,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

然而,即便是杀了这么多人,彭真的女人还没有找到。而且,他隐隐感觉,那个可怕的敌人依然逍遥天外。

“到底那个人是谁呢?”彭真在办公室内,扶着额头一筹莫展。这才三天的时间,他整个人廋了八九斤,基本上是成斤成斤的肉往下掉,眼窝深陷,目光呆滞。

除了关心自己的女人怎样外,他睡不着的原因,更是从来没有人敢那么羞辱自己,敢这么挑衅自己的权威。他一定要把那人挖出来,把他剁成肉酱。

可是,人海茫茫,要想找到一个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男人端着一杯牛奶咖啡进来了。他把牛奶咖啡轻轻放在彭真的面前,声音低低地说道:“彭哥,你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喝点咖啡提提神了。”

这个男人,是彭真的几个心腹之一,之前在青帮的时候,就跟着他了。尤其是在彭真离开青帮,在世界各处飘荡的时候,他也是一直跟在身边。除了能力过人以外,还非常衷心。

别人都是称呼他为“萨博大哥”,只有这个叫陈浩炎的,偶尔称呼他的真名。

“叮咚!”当“彭大哥”这三个字进入彭真耳膜的时候,他猛地转头看向陈浩炎,只觉心里有蓝紫的闪电突然划过,一派清晰,可只是仅仅一瞬间的闪耀,之后便又化为一片混沌黑暗。

他眼睛一凛,肃声喝道:“我知道是谁了,原来是他,原来我把他给漏了。”

陈浩炎听得糊涂,挠了挠后脑勺问道:“彭大哥想到是谁了?”

彭真霍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重重一拍桌子:“张广,肯定是他。之前那个掳走我女人,杀我兄弟的杀手,无意间对我说了一个‘彭先生’。当时我倒没有太注意,现在想来,这不对劲,除了张广,谁知道我姓彭?”

其实,陈少河给彭真留的提示,可不止“彭先生”这一处,前者临走之前,还故意吹了一首汉语的《北国之春》口哨,间接地表明,他是中国人,从而让彭真迅速联想到张广身上。

只可惜,彭真当时差点吓尿了裤子,居然用了三天,才明白过来,可谓是后知后觉的笨蛋。

不过这笨蛋,总算是没让陈少河失望,思想现在终于回到了“正轨上”。

陈浩炎嘴唇动了动,疑声问道:“张大..张广怎么会看上大哥的女人?”

这人啊,一旦形成了主管判断,就算没有理由,都能找出理由。

这就跟疑人偷斧的例子一样。

注:疑人偷斧,成语,比喻没有依据地去怀疑他人。启示我们主观成见是认识客观真理的障碍。当人以成见去观察世界时,必然歪曲客观事物的原貌。

彭真十分肯定道:“就是他,除了你和他,阿根廷没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那个杀手,却喊了我叫彭先生,不是张广是谁。另外,早在青帮的时候,这小子就是个贪财好色之辈,背着韩非糟蹋了很多小姑娘,听说还觊觎过丁洁。我跟了傲天以后,他就各种看不顺眼我。肯定是上次,上次我跟他无意间碰面的时候,露西被他那双狗眼珠子给盯上了。这次,就新帐旧账跟我一起清算了。”

陈浩炎知道自己的这个大哥,武力强于智力。虽说有时候也很精明,但在盛怒之下,理智便会荡然无存。

他赶紧友善地提醒道:“彭大哥,先别生气。这事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如果真是张广过来寻仇,何不顺手把大哥给杀了呢,何必放虎归山。”

他这话,说得确实有点道理。

不过,在彭真看来,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奇怪的。而当时那个杀手那么羞辱自己,可比直接干掉自己要来的痛快。看着活人难受郁闷痛苦戴绿帽子,肯定比对着一个死人要好。

当然,这话彭真可说不出口。他大手一挥,武断道:“不用多说了,我现在就去找他讨个说法。去,把人手给我叫上。”

陈浩炎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大哥,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先派人调查一下。”

“啪!”彭真现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当场拿出大哥的气势,发号施令道。

陈浩炎被吓得一哆嗦,赶紧遵命:“是,属下马上就去叫人。”

这会儿,彭真已然中计,正一步步掉进谢文东所设置好的圈套之中。

而另外一边,针对张广的行动,也早已上演...

 
下一篇  第1721章 李爽耍手雷            上一篇  第1719章 凌辱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