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最新章节 > 第08章 水天一色(四)

最新章节 - 第08章 水天一色(四)

所属目录: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 : 2015-7-19

  第08章 水天一色(四)

      “砰砰”两颗致命的子弹从邹加强手里的枪膛射出,直插两个杀手的脑门。

      两位杀手连哼都没哼一下,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谢文东把身子靠在墙角,深吸了口气。又摸了摸胸前的两个弹洞。暗道:”好险啊,防弹衣又救了自己一命。看样子自己得找个机会,好好感谢一下黑带了。”

      正想着,谢文东随手甩出金刀,将总统套房里的房间开关击碎,整个刹那间漆黑一片。如此一来。门外的光线没有照到谢文东等人,却把杀手的位置暴露的清清楚楚。

      谢文东就势一滚,从墙角闪到门后。这个地方很是关键,门外的光已经照不到这里了。这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他紧贴着墙壁,漆黑的房间和他的衣服混成一色。

      因为套间里有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邹加强,杀手们冲锋起来很有顾虑。他们先派出一个杀手做先锋,其他人殿后。这时候,门口的灯也被聪明的杀手打碎。里外里成了一片黑暗的世界。

      这位杀手经验丰富,一露脸把放下身段,在地上匍匐前进。

      这种姿势虽然很狼狈,但是却是最有效的。大汉蠕动着,手指不停地扣动着扳机。他的脚已经到了谢文东的近旁。

      枪口指向前方,子弹四面八方飞驰着。大汉很聪明,他知道单一的方向,是不可能把谢文东等人的位置暴露出来的。

      他只是猜到谢文东可能在房间的某个位置,却不知他要找的人就在他身边。就是现在,谢文东纵身一滚,金刀便顺势滑过大汉的肚皮。

      谢文东对老爷子送给自己的东西很有信心,别说大汉就穿这几件衣服,就是再加五件,金刀也能把它们划开。可是当金刀触到大汉的身体时,谢文东这才意识道“不好,防弹衣。”

      杀手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手里的微冲当即调转枪口。

      谢文东反应很快,当即抓住大汉的枪管往上一抬。

      “哒哒哒”,微冲一梭子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到了天花板上,谢文东忍着被枪管烧灼的疼痛,当即调转刀口,以极快的速度,把金刀刺进大汉的身体。金刀刀尖从大汉的下颚进,舌头上出。真正意义上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这样死,那太痛苦了。

      大汉嘴角艰难的抖动着,脸部的肌肉也在急剧抽搐着。

      谢文东倒是“仁慈”。一甩手,金刀又划开他的脖颈。锋利的金刀和强大的力道,直把大汉的脖子削断。

      不过,他的脖子并没有掉下,而是被一层皮连着。鲜血从大汉破裂的大动脉喷涌而出,溅的一米多高。

      其手段的残忍度。简直让人可怕。不过,这种人不需要同情。当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就应该想道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一切,对于谢文东和里面的杀手来说,都很漫长,但是在时间上,却相当的短。门外的头目听到了不寻常的惨叫声,马上派人冲过去。不过,这次的杀手可不止一个,而是八人。

      探路的那位,以死暴露了谢文东的确切位置。此时的八人,对谢文东来说。比先前的两人威胁可不是八倍,而是二十倍。

      “扑扑扑”无数的子弹扫了过来。好在有大汉的身体作为挡箭牌,又加上身上套着防弹衣,不然谢文东此时就已经成了刺猬了。

      他的反应极快,除了手臂上中了两枪,划出两道口子。倒是没什么大碍。

      “咚”,谢文东一脚揣在大汉的腹部,大汉受力,像一个沙包被扔了出去。

      尸体向这一批的杀手们飞来,借着远处射过来极为暗淡的光亮,杀手们本能的反应就是开枪。又是一阵乱枪,当满是弹洞的大汉掉落在近前时,杀手们才回过神。死的是自己的兄弟。亲兄弟般的杀手们,为了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疯了一样,向屋内冲。

      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形的沙包飞了过来,这次杀手们学乖了,不敢开枪,只是抽身闪躲。

      “咔嚓”,人形沙包重重摔在杀手们的面前。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见地上那人传来极微弱的一个声音:“救我。”(英)

      “是查尔斯!”(英)

      他们口中的查尔斯,就是那位只剩下半条命的黄眼睛、高鼻梁的美国人。本来他只有半条命,经这么一摔,连半条命都没有了。只听到他说了一句“救我”之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杀手们手慌脚乱,赶紧去准备施救。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形的沙包摔了过来。这个“沙包”跟查尔斯摔得姿势不同,前者是屁股着地,后者是脑袋着地的。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谁会去琢磨一个人是屁股着地还是脑袋着地。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这人还是自己的兄弟。

      黑暗中,有人传来一个关心的声音:“你是谁?”

      沙包没有答话,倏地从地上窜了起来:“Iamok。”这是熊章庆是从美洪门兄弟哪里学来的几句日常用语中的一句,没想到这时候却派上了大用场。

      听沙包说的是英文,杀手们本能地问道:“我们还有多少人在谢文东的手上?”

      “呵呵,不好意思,听不懂。”这次熊章庆用的是中文。这一声大喊,如同平底炸雷,直震得两旁人耳朵嗡嗡作响。借着极其微弱的光亮,杀手们看到一个眼睛放着光,露出两颗深白虎牙的年轻人在对着他们笑。

      熊章庆直奔他去,手中的开山刀高高举起,手臂猛地向下一抡。他趁手的兵器是一把锋利无比的苗刀,这次来的匆忙,苗刀落在美洪门给自己安排的住处。换了一把兵器,虽然很不习惯,但这一点也不辱没他“剃头罗刹”的威名。寻常人在黑暗中束手束脚,战斗力也最多是平常的三成。可他不一样,在望月阁受训的时候,就有一项专门训练弟子在黑暗条件下的反应情况的。就算是闭着眼,他还是能发挥到巅峰状态的八成左右。

      熊章庆眼睛一眯,开山刀已经划过一位杀手的脖子。那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捂着肚子摔倒。那人身体晃了晃,一头栽在地。

      熊章庆一把开山刀在黑暗中杀得杀手们鬼哭狼嚎,地上的断手断脚横七竖八散落的到处都是。

      这时,门外又进来数人。一看伤亡情况,数人同是一惊。其中一个身材中等偏瘦的人,这人连看都没看,对准黑暗甩手就是一枪。

      这一枪是盲射,子弹化作一颗流星,飞驰而去。

      熊章庆只觉得脸庞一热,他顺手一擦,一股热流顺着他的手指缝里滑落。

      是血。

      “东哥,点子扎手。”熊章庆赶紧提醒谢文东。话音未落,又听到啪啪啪几声枪响。熊章庆的手臂,肩膀上各中一枪。

      闻声杀人?!对方居然能闻声杀人,这简直太恐怖了。

      谢文东点点头,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敢动,袁天仲等人也不好动,袁天仲等人不好动,对方也不好动。虽然谁也没看见谁,但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上气。静,静的落针可闻。

      “谢文东,你不该来美国,更不该自作聪明和我们作对。”黑暗中,一人用生硬的汉语说道。

      谢文东听得很清楚,不由的心里一动。直到现在,他还没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行踪会暴露。他自诩此次行动足够隐秘,除非是身边的兄弟出卖,要不然对方绝不可能早作部署。

      见谢文东没有回答,门外数名杀手的汗水顺着面颊流下。谢文东急,他们比谢文东更急。洪门是洛杉矶的第一大帮,高手如云。如果拖到援军赶来,他们非得全军覆没不可。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谢文东开口,只要他开口,这些精锐杀手就有很大的把握在黑暗中将其击杀。

      那位中等身材的人又道:“你们中国人总说自己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其实我们美国人才是世上最聪明的。实话告诉你,安排这次行动的人,只不过是我们的一个使者。只是一个使者而已。他已经把你研究透了,你的好奇心、冒险精神和你的兄弟是你最大的弱点。只要抓住这几个弱点,想困住你不难。你们中国人,其实就是一群笨猪。想跟我们斗兵斗法耍手段,你们还差得远。”

      “噗”,袁天仲、熊章庆、邹加强三人听了这些话,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往脑门上顶。他*妈*的什么屁话,我华夏五千年文明,岂是你一个历史只有几百年的国家能比的上的。斗兵斗法,我们才是你的祖宗。还有,你敢说东哥自作聪明,真是瞎了你的王*八*眼。三人蠢蠢欲动,要不是自己有保护东哥的重任,他们真向冲上去和这群不长眼的老王八“理论理论”。

      谢文东听的很清楚,原来是这样,那这个拜登帮还有点意思。他心里一动,不过他并不生气:“就凭隐忍,韬光养晦这点,就够你们美国人学个几百年的。真正厉害的高手,不是把刀放在手上随时吓唬人,而是藏在心里,只有不叫唤的狗才能咬到人。”

      谢文东摇头道,暗暗道:“耍手段”他说着话,手腕一振,金刀落入掌中,又道:“这就叫做耍手段!”说完,肩膀一晃,金刀脱手而出。他和那人分站在墙角拐弯处,并不能直接看到对方,谢文东这个小动作那人自然也没发觉。金刀飞出,谢文东猛然一拉手腕,银线一紧,金刀在空中打个旋,又飞了回来。不过它不是飞向谢文东,而是直刺向贴在墙壁另一端的那人面门。

      现在,谢文东的金刀已练得收放自如,如火纯青,他自知自己枪法不如人,在关键时刻,金刀是他的最后一颗棋子,闲暇时没少苦练。刚才,他和那人说话时,已经判断出他的位置,至于这一刀能不能奏效,谢文东也不知道,只是碰碰运气。

      那人把全部精力全都集中在观察谢文东等人的动静上,哪知斜刺里飞来一刀,当他发现时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

      这一刀不偏不正,正中那人左目,由于是回收,力量并不大,就算如此,那人还是痛叫一声,双手握住眼睛,血水从他手指缝中流出。谢文东听见叫声,心中一喜,手臂用力想回一缩,金刀在那人眼中带着一道血水飞出。

      拜登教的其他杀手不明白怎么回事,见队长连连痛呼,纷纷上前一看,只见他满脸是血,一支眼睛肿起好高,鲜血直流。那人狂叫道:“不用管我!三点钟方向,杀死谢文东!”(英)

      还没等杀手们朝谢文东的方向倾泻弹药,只听左侧拐角处突然一阵大乱,叫声连连,惨呼不断。

      杀手们心中一惊,不明白怎么回事。这时,一个负责警戒的慌慌张张跑进来,喘息道:“有……有敌来袭!(英)”带队的队长听后暗叫一声,用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看拐角处,狠狠咬了一咬牙,捂着眼睛,挥手道:“该死的,来的这么快!(英)”一声令下,数名杀手打开从消防楼梯狼狈逃窜。

      片刻之后,打外面又进来一批人,皆是黑衣,有人打着手电往里扫了扫,毛腰轻轻喊道:“东哥?邹哥?”

      墙后的谢文东和邹加强看了一眼,齐声道:“自己人!”没错,来得正是接到袁天仲电话,赶来青龙堂堂主王镇宇。那些黑衣人是邹加强手下的猎鹰堂杀手。

      王振宇提着手枪,小心翼翼道:“东哥,加强,你们没事吧。”

      “啪嗒”,谢文东手握金刀,小心地把套房里的电灯打开。

      灯光驱散了黑暗,原本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被打得稀巴烂。墙上地上满是子弹孔和子弹壳,地上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着,弥漫的血腥味和死亡的味道让人闻之作呕。

      “镇宇,派几个人把章庆送到医院。”谢文东走到王镇宇面前,吩咐道:“那些杀手都跑了?”

      见谢文东说话有理有条,不像是受了伤,王镇宇放下行心来,先是吩咐几个手下把熊章庆抬走,后答道:“干掉十二个,其他的都逃掉了。东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杀手是哪里来的?”

      谢文东揉了揉下巴,幽幽道:“是拜登帮。”

      “拜登帮?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袭击东哥?”王镇宇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拜登帮的帮主是不是疯了。他难道不是东哥的身份,难道不是道堂堂世界第一大帮——洪门的实力到底如何?!

      谢文东点点头,阴笑道:“我说过,大老虎都是小老虎慢慢长大的。这个拜登教很有意思,既然他们想玩,我就陪他们玩。要玩,他们就得把我把哄高兴了。要不然,他们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王镇宇郑重一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谢文东环视周围被打得一塌糊涂的总堂套房,话锋一转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从帮里拿点钱出来,堵住一些人的嘴。”

      把消息封锁,这事对谢文东来说轻而易举。他旗下的东亚传媒(原来福克斯广告公司)是美国最大的传媒公司,是控制舆论导向最厉害的杀手锏。至于警察那边,只要钱话的到位,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天下乌鸦一般黑,美国FBI(联邦警察)并不像电视、电影里那么睿智和伸张正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下一篇  第09章 开战(一)            上一篇  第07章 水天一色(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