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二卷 > 第1089章 营救【五合一】

第二卷 - 第1089章 营救【五合一】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6-1-6

  “你这个该死的叛徒,我不会放过你的。”(蒙)阿日斯兰怪叫一声,就要冲上来将这个可恶的人撕碎。就算撕不碎,咬他几口肉下来也是好的。

      可 惜,一头草原上的猛虎中了人下的夹子,连最低等的小狗崽子都敢跟它呲牙咧嘴了。他的上身被帮得严严实实,只有脚是自由的,他刚要起身扑上去,后面两个大汉 一人一脚踹在他的后膝盖窝处。阿日斯兰膝盖一弯,重重地跪在地上。他刚要挣扎着起身,后面两个大汉像两座大山一样,死死摁住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挣扎了好一会儿,阿日斯兰这才放弃。只见他牙齿都要咬碎了,恶狠狠地骂道:“你不配是长生天的子民,不配当成吉思汗的子孙,腾格里会惩罚你的。”(蒙)

      “行了行了,我不吃这一套,你跟我说这个没用。”“送货人”耸耸肩膀,抱着手臂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个人,可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居然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自己的祖宗是谁都忘了。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生活在草原上,根本不配像狼一样活着。他就像草原上的硕鼠,就应该生活在阴暗潮湿肮脏的地底下。

      旁边的“探长”又翻了几遍那本书,依旧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把书展开,送到阿日斯兰的面前,问道:“对这本书熟悉吧?”

      阿日斯兰低头一看,顿了片刻,随后大声说道:“不知道!”

      见阿日斯兰的反应有些“异常”,“探长”更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他阴阴地笑了笑:“阿日斯兰,挺有手段啊,在那种情况下还能留下线索。快点说,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要是解不开这本“天书”的秘密,己方随时可能被谢文东找到。一旦被谢文东找到,以谢文东的能力和手段,现场的人除了阿日斯兰以外,恐怕一个也活不成。正是由于这种想法根深蒂固,“探长”才迫切地想找到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阿日斯兰的反应显然有些奇怪,只见他连看都不看那本书一眼,梗着脖子硬气道:“你***是聋了吗,我说我不知道。”

      “呼呼呼!”“探长”的怒火噌一下就上来了,只见他胸膛一起一伏,指着阿日斯兰连连道:“给我打,给我打到他说位置。”

      左右答应一声,五六个人一拥而上,对着阿日斯兰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很快 ,阿日斯兰全省上下都被打肿了,鼻子被打流血了,肋骨断了几根,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

      他使劲往地上吐了一口血牙,骂骂咧咧道:“你们给老子记着,老子今天受的罪,总有一天我会十倍百倍地要回来。”

      “恐怕你等不到那个机会,一旦谢文东放弃了对你的救援,就是你的死期。”

      “你恐怕等不到那一天,谢先生的为人我清楚。就算你把我藏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被他找到。倒是你,你该担心自己的脑袋要不要搬家了。”阿日斯兰一边忍着疼,一边大声囔了出来。

      他说的,正是“探长”所担心的。所以,他必须赶紧地破解这本书的秘密,断掉阿日斯兰留给谢文东的线索。

      可是,这该死的线索到底藏在哪里,“探长”都快把这本书翻烂了,还是没有发现。

      这时,“送货人”说了一句话:“如果阿日斯兰不说,我们又找不到这个线索,不如把这本书给毁了吧。这样不就一了百了了?”

      探长使劲摇摇头:“恐怕没这么简单。谢文东如此看重这本书,肯定说明他已经得到了什么线索。我们必须知道他得到了什么东西,才好做出相应的对策。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费这么大劲,也要搞到这本书的重要原因。”

      “送货人”想不通了:“我们已经换了四五个的地方了,谢文东还能找到?”

      这 名“探长”显然对谢文东研究得恨透彻,也极为忌惮。他点点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知道谢文东在想什么,我们才能提早做好预防。谢文东这个人太聪明了, 曾经不知道多少人都败在他的手里,我们不得不严加小心啊。对了,我让你检查这本书有没有定位器,你检查了吗?”

      “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那后面有没有人跟踪?”

      “没有!”

      “那就好。”

      两人正聊得起劲,就在这时,蒙古包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咳嗽声响过以后,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过来:“你真的确认没有人跟踪你?”

      听完这句话,两个人同时一激灵,几乎是异口同声道:“外面是谁?”

      “是我!”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晃如众人的眼帘。此人身材欣长挺拔,身高在1.78——1.8左右,衣着高级西服,打着领结,脚下蹬得是一双锃亮的皮鞋。光是这一身行头,就超过了两万美金,华丽端庄的让人敬畏。

      再看他的五官,五官匀称精致,皮肤白皙,长得好像比gu娘还漂亮。这种相貌,不用化妆就可以扔到韩剧中当男主角。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他的脸上有一道挺长的浅色疤痕,看上去就像一块白玉上多了一条绺裂纹。

      探长看到这人,好像当场看到了鬼。他的嘴巴长得老大,好像一口气能吞下九十颗鸡蛋,指着来人哆哆嗦嗦道:“你….你….你…..”

      因为太紧张了,他“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倒是旁边的“送货人”脱口喊了出来:“你是谢文东的一个随从。”

      完了!谢文东居然真的通过了书本上留下的线索找到了这里。谢文东的随从既然都到了,那谢文东肯定离这里不远了。他的额头上立马渗出了汗珠,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

      来人没有看“收货人”,倒是饶有兴致地看向那个“探长”,好奇地笑道:“看样子,你认识我。”

      “探长”使劲呼吸了几口气,最后重重地说道:“你是向旭!”探长是青帮的干部,向旭以前又是幽灵猛虎帮的高级干部,前者认识后者,后者不认识前者倒也一点不奇怪。

      向旭脸上挂着笑容,幽幽道:“是徐锐派你来的,还是更上面的星君派你来的?”

      “探长”并不正面回答向旭的问题,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不正面回答向旭的问题,向旭又怎么会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见他拿着犬神剑,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阿日斯兰:“我要带他回去。”

      向旭的武功,探长知道。别说是他,就是七位星君能打败他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这么说,他这是要打算认输了吗?

      当然不是。

      熟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任你钢筋铁骨,在热兵器面前也把你融化成铁水。而且,如果能擒获或者杀死这个最大的“叛徒”,绝对是大功一件。

      探长恶向胆边生,目光一寒,指着面前的向旭道:“兄弟们,你们谁能够把他抓住或者杀死,我会向上头申请奖金五百万,连升三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在蒙古包里面的这些人赶紧掏出枪来,想把眼前的这头猛虎射成筛子。

      可是,向旭哪有那么容易被干掉。出身特种兵,而且在军区比赛中得过冠军的他枪法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还没等他们开枪,向旭已经抢先拔出枪来,扣动了扳机。七八颗子弹,几乎是在一两秒之内便被倾泻出去。

      本来,这些子弹颗颗都可以要人性命的。不过向旭这个人不怎么喜欢杀人,如果不是逼到顶点,把对方打残打废打得没有反抗能力,已经是他所能接受的最大限度了。

      枪声落下以后,那些准备开枪的枪手无一例外,右手手腕处都多了一颗弹孔,鲜血从弹孔中潺潺流了出来。他们只觉得手腕一酸,手枪不受控制地脱手而去,一时间惨叫声四起。

      在他们惨叫的时候,向旭身形化作一条闪电,快速地来到众人身前,没见他如何用力,轻轻用脚一挑,就把地上的阿日斯兰给挑了起来。犬神剑沧浪一声出鞘,又沧浪一声入鞘,再看阿日斯兰,身上的绳索全都被割断,断裂的绳索掉落下来。

      向旭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menggu长刀,丢给了阿日斯兰,言简意赅道:“是谢先生让我来的,你没事吧。”

      阿日斯兰接过向旭手中的长刀,往下比划了一下,感觉挺顺手的,感谢道:“多谢兄弟相救,谢先生呢,他在哪里?”

      向旭:“谢先生还没来,只有我一个人到了。”

      “啊?”阿日斯兰不可思议地看着向旭,好像在说这家伙疯了吧,只剩一人就敢深入龙潭虎穴,不要命了。

      他没有说话,但向旭好像知道他想说什么,嘴角高高翘起:“我要是不出手,你都快被人打死了。我喜欢带活人,不喜欢带个死人。”

      阿日斯兰眼皮翻了翻,一副无语的样子。

      因为他们正站在人群中央,如果这时候开枪可能殃及无辜。一名大汉尖叫着拔出手上的开山刀来,照着向旭的脑袋就要劈去。

      还没等他的刀劈中目标,阿日斯兰已经抢先一步,将手中的蒙古长刀格挡上去。

      “当啷!”

      那把开山刀竟然被阿日斯兰手中的menggu刀一砍两段。那人也没想到自己的刀能断,顿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阿日斯兰连想都没想,抬起刀刺了过去。

      刺啦!这把menggu刀毫不费力地将眼前这人的身体刺穿。

      “大家不要害怕,他们只有两个人,我们这边有上百号兄弟,我就不信就凭他们两个人,能逃脱得了我的手掌心。”探长嘴上这么说,自己却一点一点向门口退去。那个“送货人”看罢,也跟着探长往后退。

      蒙 古包的青帮人马还在奋力抵抗着,但是对于向旭和阿日斯兰来说,这种抵抗简直就称不得有效的抵抗。想想看,街头的小混混怎么能打得过训练有素的士兵。时间不 长,蒙古包内到处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血腥味道,放眼看去几乎没有一个幸运的人。向旭不杀人是不假,可阿日斯兰可没什么忌讳,招招都是冲着人命去的。阿日斯兰 也是在用这种方法,发泄着心中的怨恨。

      此刻,“探长”和“送货人”与几十号枪手一起,将这座蒙古包呈扇形包围住

      听着里面的惨叫声越来越小,这些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咕噜”,“送货人”吞了口口水,凝视着眼前的蒙古包,对旁边的“探长”道:“你的兄弟,好像都完了。别犹豫了,开枪吧。”

      “不能开枪啊,里面还有咱们的兄弟!”一名干部劝道。

      探长想了想,心一横,冷然下令道:“开枪,开枪把这些人全部干掉。”

      众枪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万一这里面还有幸存的自己这边的人,这不成了自相残杀了吗。

      见大家都没有动手,探长的声音立时高了几十分分贝,怒目圆瞪道:“这是命令,谁不服从家法帮规处置。”

      他是老大,既然他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大家也没有别的选择,壮着胆子拼命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哒哒哒!”……”

      五花八门的枪械,集体喷射出火舌,子弹好像不要钱似的一股脑儿地倾泻出去。

      足足射击了有半分多钟,外面的人才停了下来。

      再看眼前的这座猛虎包,被打得千疮百孔,草屑横飞。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灰尘,腥臭的气味,让人闻了忍不住反胃。即使是见惯了生死的老江湖,都有一种严重晕车的恶心感,更别说那些还没有见过这场面的新手了,他们忍不住低身大口呕吐起来。

      “进去看看。”“探长”命令手底下还算精干的手下进去查看情况。

      “是,探长。”两名手下答应一声,换好弹夹,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包门。

      定眼看去,只见地上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多具的尸体。他们扫了一圈,发现尽是己方兄弟的尸体,那两个人就这样凭空不见了。

      “探长,人没了。”里面闯来一阵不可思议的声音。

      外面的人一听这个,第一反应那就是不可能。两个人明明就在蒙古包里面,怎么可能没人了?难不成向旭和阿日斯兰能学土行孙,遁地飞了?能学孙悟空,七十二般变化跑了?

      探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眉头猝然皱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旁边的“送货人”更是感觉到末日要到了一样,如果被阿日斯兰活着跑出去,自己将从此过上亡命天涯的生活。

      犹豫了一会儿,探长才张口大声道:“你们好好找找,看看房梁上有没有人?”

      里面的人一开始没有什么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没有人!”

      妈的!今天真是撞了鬼了!

      探长一咬牙,从手下的手上抢过一把m16,大喝一声:“老子就不相信,好端端的人能飞了。所有人跟我一起,进去。”

      众人会意,在探长的带领下,慢慢往蒙古包里走。

      谁知道,刚一靠近蒙古包包门,刚好能通过蒙古包上的子弹眼看清楚里面的情况时,里面枪声骤起。

      两排要命的子弹从里到外打了过来,领头的探长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胸口就中弹了。没一会儿工夫,就一命呜呼了。他身边的十多号手下连是怎么回事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倒在地。

      开枪的,是阿日斯兰。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消失,消失了的人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果不了解其中奥秘的人,肯定会觉得向旭和阿日斯兰刚刚表演了一场大型的经典魔术——“大变活人”。

      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消失不见得呢?

      其实,答案就在“探长”的最后那句话上。

      他的原话是:“你们好好找找,看看房梁上有没有人?”

      没错,在子弹未有来领的时候,他们是躲在房梁上。

      (小型或者原始的蒙古包普遍没有房梁,是由木栅,撑杆,包门,顶圈,衬毡,套毡及皮绳、鬃绳简单组成。可一些大型或现代的蒙古包,有时候会加几根圆柱横梁,构成更加稳定的结构。)

      可是,有人要说,那两个人在里面的时候,回答了没有啊。

      难不成,向旭在短短半分钟之内,就能收买或者胁迫他们,让他们听令于自己。

      其实,根本就不用那么复杂。

      那声音其实并非那两个枪手发出来的,而是由向旭模仿着发出来的。

      那个时候,大家的精神都非常紧张,即便他学的不像,也没人会注意到那点。其实,自打那两名枪手刚一进入蒙古包的时候,就被“从天而降”的向旭用剑鞘给敲晕了。他们用这两个人的身体做掩护,就等着外面的人进来。

      等他们一靠近这里,刚刚把两把突击步枪攥在自己手里的阿日斯兰便冷然开枪。将外面的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一看到这个架势,“送货人”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他这时候被紧张而神秘的气氛逼得要发疯了,已经来不及想阿日斯兰为什么还活着了,他连反抗一下子的决心都没有,吓得拔腿就跑。

      下一秒,杀得一身是血的阿日斯兰端着两把枪从蒙古包里冲了过来。从这一幕当中,不难看出此人的凶悍。他之前明明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可这时候居然生龙活虎,好像焕然新生一般。

      阿日斯兰一边疯狂地扫射周围的帮众,一边发了癫似地寻找着那个草原狼的叛徒。几秒钟后,他在远方发现了一个奔跑着的熟悉的身影。

      “我要替成吉思汗消灭你这个可耻的叛徒。”他左右找了找,发现一辆摩托车,摩托车上有钥匙,他拧开钥匙发动马达箭一样冲了过去。

      他没有管向旭,并不是他恩将仇报,也不是他不仁义。而是他觉得,以向旭的身手,绝对有能力保护自己。

      听着身后阿日斯兰不停地叫着自己的名字,“送货人”吓得是魂飞魄散,心里一直念叨着完了完了,要是被阿日斯兰追上肯定就死定了。

      都说在人被逼入绝境的时候,往往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

      他甩开两条大腿,速度快得像草原上狩猎的狼。还没等阿日斯兰追上自己,“送货人”已经跳上了自己开来得悍马越野车,以不可思议地速度掏出钥匙,启动了发动机。

      “嗡!”

      悍马轿车发出霸道的狮吼之声,然后以小时百公里的速度往前狂奔而去。

      阿日斯兰的这辆摩托车,在草原上撑死了可以跑到一百码。可对方的起始速度就达到一百码,最高一百八十码。速度相差如此之多,怎么能追的上?

      阿日斯兰也很着急,一手开着车,一手丢掉突击步枪,一手拔出从敌人那里缴获的手枪,对着前方的车辆连连扣动扳机。同时,将档开到最大,油门扭到最低。

      双方你追我跑,在这片漂亮的草原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拉力战。双方一飙,就飙了十多公里。

      前面的“送货人”开着开车觉察出不对劲了,以悍马车的性能,早应该把后面的阿日斯兰甩出几十条街才对。可现实却是,后面的人和摩托车,像鬼影一样,一直牢牢地咬在后面。

      “妈的,肯定是刚才的那阵枪,不知道伤到汽车什么地方了。”

      “送货人”又一看油门,乖乖,油箱已经见底了。油箱里没油,这是他早就知道的,因为着急送书,所以一直挺到了“接货人”这里。本来想到“探长”这里加些油,没想到出了向旭这档子事,所以一时居然忘了。这一忘,给他埋下了大祸。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难不成真的是长天生要灭自己。

      与其等着油箱彻底没有,或者后面的阿日斯兰追上自己,还不如停下车来和他干一场。

      想到这里,“送货人”咬咬牙,玩了一个漂亮的一百八十度漂移,迎向了阿日斯兰。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干掉阿日斯兰,然后带着青帮给他的钱,永远离开草原狼,永远离开这片草原。

      没想到对方居然停了下来,阿日斯兰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也放慢了速度。

      最后,双方在距离不到十米的地方,展开对持。

      阿日斯兰沉默了一阵,抢先开口道:“我的兄弟,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蒙)

      “送货人”迟疑了一下,从车上的车座底下掏出一把一米多长的mengu弯刀,熄火,然后从车上跳了下来,站稳脚跟后,回答道:“事情没办好,我认了。不过,就凭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你有自信能打得过我?”

      确实,阿日斯兰现在看上去很惨。浑身浮肿,整个人胖了一圈。他的一只眼睛被打得发青,身上的肋骨也断了不少,嘴巴也歪了,右脸也肿得老高。寻常人别说打架了,就是动一动都得哀叫上半天。

      可是,阿日斯兰不是普通人,多年来在生与死之间摸爬滚打,已经把他锻炼成一匹坚强的草原狼。草原狼在面对强敌时,即便浑身被咬得全是伤,也会战斗至最后一刻。

      阿 日斯兰看着眼前这个昔日的好兄弟,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他忽然发觉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有时实在很难了解。他为很多人做过许多事,施过很多恩,那些人有的 已背弃了他,有的已遗忘了,有的出卖过他。他觉得自己并没有为谢文东做过什么,但谢文东却不惜为他千里迢迢而来。这就是真正的友情。这种友情既不能收买, 也不是可以交换得到的。

      如果说阿日斯兰是一匹狼,那么“送货人”现在就像是条野狗一样,悲苦、无助、寒冷、饥饿。

      一头狼对一条狗,通常不会有很多的话。所以,阿日斯兰也并不打算跟他多说废话。

      他丢掉手中的枪,也从肋下抽出一把同样长度的menggu刀,跳了了摩托车:“打不得过,试试你就知道了。”(蒙,以下对话皆为蒙,略)

      “那就不要怪我留情面了。”送货人大喝一声,刀拖着地,一路小跑朝着阿日斯兰而去。一开始,他的速度并不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速度越来越快。等快到阿日斯兰的身边时,他纵身一跃,跳上摩托车的车头,然后重重地劈了下去。

      一阵破空声呼啸而来,气势万千,震耳欲聋。

      阿日斯兰从来没有觉察到,这个人居然远比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人,还要厉害这么多。

      现在阿日斯兰身上受着伤,不敢与之硬碰硬,只有侧身一闪,躲过这要命的一刀。送货人手中的蒙古刀没有砍中阿日斯兰,倒在草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砍痕。

      刚才的这一闪躲,让送货人有些诧异。真是难以置信,阿日斯兰都这个样子了,还能有这么快得速度。惊讶归惊讶,该动手还是得动手,双方没有二话,厮杀在一起。

      双方拼杀了几十招,你给我一刀,我还你一刀。你给我一脚,我还你一脚。累得气喘如牛,浑身上下狼狈不堪,依然没有分出胜负。送货人没想到,这个阿日斯兰这么禁扛,都这个样子了,还这么难缠。

      他 眼珠转了转,故意用谎话刺激阿日斯兰:“阿日斯兰,知道葵英为什么要帮我做事么?不是我逼她去的,是她心甘情愿的。她想把你踹了,早就跟我好了。还别说, 你的眼光还挺高,葵英那骚货的床上功夫真不错,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不知道她跟你上床的时候,会不会给你**(敏感词,我就略了吧),反正跟我上床的时 候,喜欢帮我**…..”

      葵英,正是阿日斯兰喜欢的那个女人。她是什么人,阿日斯兰非常了解。可明明知道对方说得是假话,明明知道对方是为了用这话来刺激自己,阿日斯兰依然气的七窍生烟。他顾不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仓促狠狠地劈出一刀:“我非得杀了你不可。”

      他的身上有伤,本来就不能太用力。现在又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刀的威力可想而知。

      只见送货人轻轻松松往上一挑,将阿日斯兰弹开。

      受这一刀,阿日斯兰的身体忍不住往后退去。

      抓住这个有利的战机,送货人飞起一脚,一脚踹在阿日斯兰的肚子上。这一脚,饱含着送货人的坏劲,加上又是踢在阿日斯兰的柔软的小腹上,后者立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惨哼一声往后退去。

      送货人得势不饶人,看准阿日斯兰倒地的方向,就要上前补一刀。

      阿日斯兰连想都没想,就地一滚,闪到一边。蒙古刀没把他的脑袋劈开,倒是把他的衣服,连带着一块半两重的皮肉削了下来。要是刀锋再往里面进个一寸半寸的,阿日斯兰的这条胳膊就没了。在这个鬼地方,谁没有了手就宣告谁的死刑。

      也许正是因为刚才的这一吓,让阿日斯兰重新振作起来,本来复杂的心绪也变得更加纯净。

      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连看都没看,反手就是一刀。

      没想到阿日斯兰在受了这么重的一刀后,还能反击。送货人连想都没想,下意思地回刀格挡。

      “当啷!”一声脆响后,送货人的刀横着飞了过去。因为下盘不稳,后者一个趔趄,直接从草坡顶上滚了下去。一直滚了十多米,才停住。

      阿日斯兰大吼一声,迈着大步从草坡上跑了下来。送货人被摔得七荤八素,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原来刚才的那一摔,不小心把他的腿给扭伤了。

      “兄弟,不要怪做大哥的手辣心狠,全因为你自己太不争气了。”阿日斯兰高高举起沾着血渍的蒙古刀,眼圈通红道。

      “大哥,我错了,饶命饶命。”

      “不杀你,我没法向兄弟们,向那些因为你而死的人交代。”紧握着反蒙古刀的阿日斯兰猛地一挥,空气中闯来一声清晰的钢铁切开皮肉和骨头的声音。阿日斯兰这一刀,正好削中了送货人的头颅,一瞬间这人便身首异处。

      解决了这个叛徒,阿日斯兰的心情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显得十分沉重。他虚脱地坐在旁边的草地上,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草原上清新的空气。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他的眼前。

      阿日斯兰抬起头,看到了一双漂亮之极的脸。他霍地站了起来,欣慰道:“兄弟,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有没有事?”来人正是向旭。

      听到向旭没事,阿日斯兰放心了。他又问道:“那些枪手呢?”

      向旭抱着犬神剑,双腿悠闲地交在一起:“跑的跑,伤的伤,死的死,已经没有威胁力了。”

      阿日斯兰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站起来。对向旭重重一弯腰,右掌心贴在心脏的位置上,感激道:“多谢兄弟仗义相救。”

      “没事,我们回去吧,谢先生他们该等急了。”

      “恩。”

      二人坐上向旭开来的一辆吉普轿车,返回草原狼总部。在路上,他们遇到了谢文东前来增援的白血部队。

      一听是向旭一个人,将阿日斯兰从几十上百人的龙潭虎穴中救出来,白血兄弟们都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们都在想,东哥新收的这位兄弟,能耐未免太大了点吧。

      一路上,他们没有再碰到什么危险,一行人平平安安地回到了草原狼总部。

      草原狼总部。

      谢文东下榻的蒙古包内。

      “东哥,老大人已经回来了。”库勒一脸喜悦地冲进敞篷内,兴奋地说道:“我们正在清理总部前任安保总长洛力的心腹。真想不到,这个王八蛋会因为钱勾结外人,绑架大哥。还用老大威胁嫂子,让她给他顶罪。得亏是东哥聪明,要不然我们可就冤枉了嫂子了……”

      库勒一口气说了半分多钟,字里行间尽是崇拜、感谢、赞美、幸运。也难怪,库勒和阿日斯兰亲如兄弟,感情很深,要是后者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真不知道该痛心成什么样子。

      阿日斯兰救回来了,谢文东本该高兴才对。可是,他的脸上看上去平淡的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金眼跟在谢文东身边多年,多少能猜出他在想些什么。他走过来,轻轻地问道:“东哥实在担心老鬼和无名?”

      “恩,这次救下阿日斯兰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我不知道在这两位身上,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谢文东摇头轻叹了一声。金眼脸上露出着自信的神采:“不管接下去怎么样,总算是开了个好头,不是吗?”

      “呵呵,也对。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吧。”他看了看手腕的手表,恰好是晚上九点钟,也是谢文东承诺要揭开所有秘密的时间。

      他站起身来,对库勒道:“前面带路,我们去看看阿日斯兰。”

      库勒张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谢文东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光看他这个样子,他就知道自己想问什么。谢故意卖了个关子:“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在那本书上到底找到了什么吗,跟我去见阿日斯兰,一切就都明白了。”

      “呵呵”,库勒傻笑一阵,心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东哥啊。他一引手,礼貌道:“东哥这边请。”

      在库勒的带领下,谢文东一行人来到了草原狼总部最大的那个蒙古包——也是阿日斯兰所居住办公的蒙古包内。

      几百个平方内,挤满了草原狼大大小小的干部。这些干部将阿日斯兰团团围住,嘘寒问暖。医生正在给阿日斯兰包扎伤口,后者谈笑风声地跟大家讲话,不时还满怀歉意地看了看那个叫葵英的女人。

      在距离阿日斯兰蒙古刀七八米的地方,谢文东一行人正好碰上了迎面走来的向旭。

      谢文东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向旭,关切地询问道:“向兄没受伤吧。”

      向旭摇了摇头,抱歉道:“对不起,谢先生,我自作主张提前行动了。”

      谢文东并不怪罪,宽慰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能审时度势,做出行使有效的策略,这点很好。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不出意料的话,咱们明天一大早就得出发了。”

      “多谢。”向旭朝谢文东笑了笑,抱着犬神剑缓步离开了。

      谢文东也笑了笑,然后继续往前走。

      快走到蒙古包前的时候,库勒高喊一声:“东哥到了,快让条路出来。”(蒙)

      草原狼的干部们一边笑着和谢文东打招呼,点头示意,一边尽量往后挤,给谢文东等人让出一条道路来。

      走在充满笑意和感谢的目光中,谢文东本来沉重的心轻松不少。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种众星捧月,喜欢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

      看到谢文东来了,阿日斯兰强忍着疼痛,从毛毡上站了起来。

      谢文东看他受伤不轻,赶紧让他坐下:“快坐下,小心你的伤。”

      “东哥,我没事,不用担心,请坐请坐。”

      谢文东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和阿日斯兰好一阵寒暄。没想到一年多没见,再次见面竟然是这幅场面,真叫人感叹世事无常。

      耐着性子等他们问候的差不多了,库勒忍不住地问道:“东哥,老大,那本书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啊?”

      “书,什么书?”阿日斯兰顿了顿,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想起那个什么探长,拿着一本书也问自己里面有什么秘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选择了坚决不与对方合作。现在想来,那本书与自己的这段经历应该大有关系。

      他也歪着脑袋问谢文东:“是啊,东哥,那本书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秘密就是…..”谢文东坏笑地环视了一圈:“……”

      “秘密就是,没有秘密!”

      “没有秘密?”周围惊讶声一片,什么叫做秘密就是没有秘密啊?库勒皱着眉头,挠着头,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谢文东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   第1090章 解密            上一篇   第1088章 风雨中这点疼算是什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