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二卷 > 第1048章 最无奈的选择

第二卷 - 第1048章 最无奈的选择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6-1-6

 谢文东说得挺严重,实际上白血兄弟的受伤情况远没有他说的这么严重。如果他真的想抽出几十人去帮弗拉基米尔,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之所以说得严重些,是有别的考量。

      “好了,这件事谢先生不用管了,我自己想办法解决。那谢先生怎么看待徐锐这次在战斧内部的所作所为?咱们该怎么应对?”自从有了谢文东在身边后,弗拉基米尔已经懒得动脑子了。明明一些很简单的事,他觉得也得先问问谢文东,这样心里才感到踏实。

      谢文东没有立刻作答,而是盯着弗拉基米尔看了好一会儿。

      弗拉基米尔被谢文东看得浑身不自在,半开玩笑道:“谢先生,你这是做什么,我对你可不感兴趣。”

      “我对你也不感兴趣”,谢文东拿出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巴上。一边点燃一边说道:“你不会忘了吧,你才是黑带的教皇。万一哪天,我要是不在俄罗斯了,你是不是都不知道干什么了?你要想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可堪大局的首领,就得善于面对困难,琢磨应对的办法。”

      弗拉基米尔:“......”

      这是谢文东给弗拉基米尔最后的机会。如果弗拉基米尔可以应对这次黑带的危机,他或许会暂时选择不动他的位置。如果弗拉基米尔无法应对黑带的危机,他将狠下心去实行自己的计划。

      “走,吃饭去。”谢文东一挽弗拉基米尔的肩膀,一副亲近的样子。

      弗拉基米尔在谢文东的雪园里吃了顿午饭。酒菜很丰厚,他却味同嚼蜡,食之无味。他是带着希望来请教谢文东的,却是带着失望离开tangta皇宫的。在未来的几天时间里,弗拉基米尔想了好几个办法,既想破坏徐锐吞并战斧的计划,又想抓住徐锐手下精锐的杀手。

      可跟徐锐较量己方下来,弗拉基米尔连续败下阵来,没有一阵赢过。别说搞破坏了,就连他自己都被徐锐手下的杀手逼得上蹿下跳,一连几天都没睡好觉,精神差到了极点。

      谢文东在了解这些后,终于决定将预谋已久的计划付之行动。他决定不带弗拉基米尔玩了,自己正面与青帮交手。

      谢文东想出的办法,也是刺杀。当然了不是真的要杀了他,只不过让他受伤,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到那个时候,谢文东就会有足够的时间,将黑带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他让何浩然从自己训练的上万本地人马中,挑选了四十名忠心且办事老练的精锐,冒充徐锐的杀手,主要执行行动计划。

      又另外挑选了二十名伤势较轻的白血兄弟,担当预备队。这样即便前面的那些人在行刺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他们也好将任务继续下去。

      因为把战斧的总部tangta皇宫作为礼物送给了谢文东,弗拉基米尔临时住在明楼外一个大据点内。

      这个大据点的条件虽然不如tangta皇宫那么好,那么大,但居住环境也不差。皇宫里有的东西,这里也全都有。

      这天晚上一点半钟,弗拉基米尔刚刚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这几天,他的睡眠质量非常不好,经常半夜惊醒。他时常幻想,或许有一天自己正在熟睡,徐锐的杀手已经站在自己的床边,用手枪顶着自己的脑袋。

      为了有一个好身体,有一个好睡眠,他扭开了放在床头的安眠药盖子,从里面倒出三粒。

      他把药片含在嘴巴里,正准备找水送服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铃声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一看,打电话的是谢文东。

      谢文东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难道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来不及找水,他赶紧把嘴里的药片吐了出来,摁下了手机的接听键:“喂,是谢先生?”

      电话那头,传来谢文东深沉略带磁性的声音:“是我。”

      弗拉基米尔坐在床沿便,用干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谢先生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急事吗?“

      谢文东在电话那头紧张道:“我收到消息,徐锐手底下的那批精锐杀手,今晚准备对你动手。你赶紧收拾收拾,马上从据点里撤出来。”

      这几天,弗拉基米尔也确实遇到过来自徐锐杀手的几次刺杀,他的心里早就有了准备。所以一听是徐锐的杀手又来了,他并没有表现得很慌张,语气平淡道:“让他们来好了,我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只要他们刚到这儿来,我保证他们有来无回。”

      “不是这样的”,谢文东迫切地说道:“这次的人手,不用于以往。我得到得情报显示,这次的敌人携带了大杀伤力武器过来,就是想把你置于死地。快来不及了,带着你的保镖走后门出来,先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我马上派一支人马去接应你。”

      一听谢文东这话说得这么严重,弗拉基米尔有些犹豫了。他皱着眉头,确认道:“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恐怕比我说得要严重的多,别耽搁了宝贵的时间。”谢文东假装为弗拉基米尔着想,实际上却是在给后者挖坑,引导着后者往坑里跳。

      听谢文东的语气不像是假的,弗拉基米尔点头如捣蒜,赶紧说道:“好好,我听你的,这就出去避一避锋芒。”他从衣柜里找出一套新的衣服,披上,换上鞋袜裤子,叫上身边的保镖,风风火火往大据点的后门赶去。

      如果他呆在据点里,谢文东的人确实不好动手。可现在他离开了,这就方便多了。

      “教皇,咱们去哪儿?”司机扭过头来,问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也不知道去哪儿,随口说道:“去tangta皇宫吧,谢先生说会派一支人马来接应我们,我们上去迎一迎他们。”

      “是,教皇。”司机发动汽车,缓缓加速离开黑带新据点。三辆车跟在弗拉基米尔所乘坐汽车的后面,保护着他的安全。

      他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凌晨一点四十。这个时候,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下一篇   第1049章 午夜血梦            上一篇   第1047章 借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